“明天”上不上班?或法国的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全国团结日”模式

其实,经过近一年半时间的“禁足”和“远程工作(télétravail)”,法国人对于“明天”—也即“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究竟上不上班、开不开门的问题应该已经比较习以为常,甚至淡漠;但另一个问题则似乎随着疫情的日益减轻、社会经济生活的慢慢复苏而正在渐渐浮上“台面”:

 

法国政府是否应该(或是否有可能)参照“Lundi de 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的模式,再把某一个例假日变成为某一全民公益事业捐赠的“要上班的例假日(jour férié travaillé)”?

 

Lundi de 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全国团结日“模式”又是怎么一回事?

frc 5893d508cc4281ebcd042f28fa5d148d

明天当然是指2021524“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

 

“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原本是一个由1801年拿破仑和教会签署的政教和解协议(Concordat)”所规定的基督教节日,属于法国典型的活动节日”(fêtes mobiles)之一,也就是说,这个复活节后的第7个星期日之后的星期一,虽然每年都在同一个周日(jour/星期一),但却不在同一天(date);例如:前年2019年是610日,去年2020年是61日,而今年2021年则来得比较早,是524……

 

圣灵降临节星期一这一天究竟要不要上班,这一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最近十多年来,已在法国变成一个很复杂﹑很令人纠结的问题……

 

而这究竟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按法国传统规定,这一天原来是个不工作(chômé)的宗教例假日(jour férié)

frc df0a30f240889ef37f6e654a5f525fc2

 

可是,2003年夏天一场酷暑,改变了这一本来很简单的宗教例假日的命运。那一年夏天,法国15000多人超乎寻常死亡,其中82%75岁以上的老人。

 

这一惨剧引起了整个法国社会的强烈反应。

 

法国人恍若从噩梦中被惊醒,发现大自然居然能如此轻易地玩人命于股掌之中:一场持续几星期的高温竟可以夺取这么多人的生命!所以,从当时的总统﹑总理﹑部长直至普通百姓,内心都仿佛受了一次重大的冲击,整个社会也仿佛遭受了一场集体耻辱。

 

老年人问题便由此突然被推到了社会和公众舆论的前台。

 

在这一特殊背景下,为了更好解决老年保障所需的资金来源,当时由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任总理的法国政府通过立法,决定在每年11个法定例假日中取消一天,把全国受薪人员这一天的工作所得全部用来改善老年人的生活条件,并把这一天正式定名为全国团结日(Journée nationale de solidarité)”

 

frc 91dfab04bdc0c5326e2fc2c863ec119c

 

这部法律还作出了几个重要的体制性规定,包括设立一个名叫生活自理团结金全国管理局(Caisse nationale de solidarité pour l’autonomie – CNSA)”的专门机构,负责有关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照料以及老年和残疾人护理的各种资源的分配;同时,还设立了一种新的捐税,即生活自理团结税(Contribution de solidarité pour l’autonomie -CSA)”;这项捐税最初的税源设计是:取消一个法定例假日,全体受薪人员在这一天无偿工作,把所得的收入用于老年人护理,由“CNSA生活自理团结金全国管理局负责管理。

 

然而,这一本该是件皆大欢喜的好事也曾一度扰乱了法国人宁静的传统例假习惯,给不少人的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和混乱,其间当然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产生这一混乱的根源是因为在2004年,法国当时的拉法兰政府提出了一个只有法国人的想象力才能创造得出的概念:宣布每年的“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这一天为“un jour férié travaillé”应工作的例假日

 

可是,2004年法国政府把这一天变成应工作的例假日时,为了避免冲突,只是选定这一例假日作为全国团结日,但却没有对具体实施方式作强制性的规定例如:彻底取消这一传统宗教节日,而是让各部门和企业自行商定这一天到底需要工作,还是休假;但无论工作还是休假,雇主都必须得缴纳这一天所得的钱给一个专门成立的管理机构也即生活自理团结金全国管理局(CNSA)”

 

 

frc 4797b9eb2d7a04e385ee9195ea2f618d

这样一来,对于不少法国人来说,原先很简单的这一例假休息日却变成了一个复杂到令人头痛的日子,因为许多人都弄不清楚这一天到底是该工作还是该休息?到底有哪些企业机构照常开门营业,又有哪些公司单位关门休息?

 

而且,习惯了假日的法国人还是不习惯在圣灵降临节星期一这一天工作:全国团结日推出后前三年的实施经历,大概只好用一片法国式的混乱进行描述:据当时统计,在2005年至2007年这三年的圣灵降临节星期一,虽然法律规定它已变成应工作的节假日,但实际上,只有40%的法国人这一天真正上班。

 

而造成大多数法国人这一天依然不上班的原因有多种多样:有的是因为企业老板为了避免工时安排的麻烦,干脆送一天假给员工,自己掏企业腰包,把应缴的钱缴给国家老年与残疾人团结基金;而有的法国人则是自己申请在这一天动用自己的RTT(缩短劳动时间)假,这样也等于多上了一天班(抵消了一天的带薪假)……

 

于是,每年本已多假的五月份,一到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在法国便会出现一番有趣景象:谁也弄不清楚这一天谁在工作,谁可以不工作;而且许多场景简直象卡夫卡的小说一样,令人哭笑不得。例如,按规定,中小学生可以放假,但老师们这一天却需要上班。又如,运输公司照理这一天应该工作,但是,交通管制部门却又把这一天作为例假处理,禁止货运车上高速公路,也就等于断了运输公司的后路,弄得老板们不知如何是好……

 

经过三年怨声载道的大混乱之后,法国政府于20084月份通过立法,决定放松对全国团结日(Journée nationale de solidarité)”实施方式的限制,纠正了先前法律硬性规定取消圣灵降临节星期一为例假日的做法,改由通过企业或行业协议自由实施

 

如果把这句读过ENA(法国国立行政学院)Sciences Po(巴黎政治学院)的人最拿手的晦涩的行政语言翻译成普通法国平民都能懂的大白话,那就是:从2008年起,“Pentecôte(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又成了不上班的节日了!

 

frc ed74f68c182fecefd79642ee05f8099d

 

 

然而,不上班归不上班,2004年法律规定的全国团结日为老年人白干一天活的原则还依然得实行;也就是说,企业每年必须把工资总额的0.3%统一缴纳给生活自理团结金全国管理局(CNSA)”,但为了不加重企业负担,每个员工每年须为企业无报酬工作一天;至于这一天如何安排,则有一系列不同的可能性,例如:

 

通过企业的内部协议(accord d’entreprise)规定;

如果企业没有内部协议,也可遵循本行业的相关协议(Accord de branche)

也可以在职员全年的带薪假(congé)中或者在“RTT(缩短劳动时间假)”中减少一天;

有的选择某一个星期六上班一天,或者每年总计多工作7个小时;

有的企业老板选择把这一天作为礼物送给员工,使员工多得一个假日;

也有的企业采取把这一天的工作时间平均分摊到全年每个工作日的做法;例如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就要求每个员工每天多工作1分钟52秒,以完成这一无偿劳动日

 

因此,从2008年圣灵降临节星期一起,法国人又可以照样搭桥休假,在海边或乡村的阳光下,从容地忘却开头几年应工作的节假日所带来的混乱……

 

frc 73040ef2ae05f5e1ae365360a6a50c85

而最重要的是,生活自理团结金全国管理局每年照例可以获得约22亿欧元全国受薪者一天的劳动成果;仅2017年一年,该机构可得到23.7亿欧元的收入;而这一对员工来说是无偿劳动日的法国全国团结日设立13年来,共获得资金近300亿欧元。

 

法国政府把这笔钱主要专用于改善老年人和残疾人的生活处境;例如,2017年,在得到的23.7亿欧元的收入中,有14.20亿用于老年人,9.47亿用于残障人士。

 

这一资金已被用于投资法国政府已列入由议会于2015年底通过的人口老化应对法律的各项开支,例如:老年人居家护理补助(Maintien à domicile des seniors)以及一项1亿欧元金额的老年与残疾人社会医疗机构投资补助计划;以全国团结日方式筹得的资金不仅使一些养老院能够雇用专门护理人员,而且也可以为那些留在自己家中生活的老人提供居家照看补贴。

 

那么,时至今日,法国人在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到底是该上班,还是在家休息呢?

 

Randstad集团最近完成的一项研究,这几年,大约30%法国人还是需要在圣灵降临节星期一上班,另外70%法国人则与从前一样,这一天还是不上班的例假日 ”……

 

 

(图片来自网络)

  

frc 3e43eafde5277d2c44d659ec9e5e96e3

以下本站广告:

frc 89960f81faf220a7d513c7a7b971622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info@falanxi360.fr 或 微信号:PietonDeParis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