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内讧、谎言与录像带:复盘2020巴黎市长之争(一)

 

 

本文首发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

此为全文第一部分2600字

阅读需5-6分钟

 

 

6月28日,法国历史上最漫长的一场市镇选举落下帷幕。在疫情黑云压城、即将席卷全欧之际,法国政府坚持在3月15日举行了第一轮投票,但随后形势急转直下,举国进入居家隔离状态。在时隔三个半月之后,第二轮投票才得以完成。

当后人回想2020年这场选战时,让人记忆犹新的最大赢家,可能不是任何一名候选人,而是新冠病毒。

当然,政治上的较量毕竟有输有赢。此次市镇选举延续了去年欧洲议会选举的趋势,见证了绿党的迅猛上升势头。而在巴黎,和此前预料一致,现任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以  48.49%的得票率拔得头筹,比两位主要挑战者的得票总和还要多,并在7月3日的市议会投票中连任成功。在接下来的六年中,法国首都仍将处于社会党的版图之中。

然而,最近半年以来(甚至两年以来)法国政坛各方势力围绕巴黎市长之争,并不像计票数字所显示的一样波澜不惊。

在伊达尔戈表面上兵不血刃的胜利背后,是来自对手的各种“神助攻”,以及一波席卷整个法国的“绿色浪潮”。

frc 26ff4ebb89b7ed18ec950c7cc9d3a3f2

在伊达尔戈表面上兵不血刃的胜利背后,是来自对手的各种“神助攻”

 

格里沃:性与录像带

 

法国并没有美国式的国会“中期选举”,但总统和执政党同样面临类似考验。对2017年上台的马克龙来说,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和2020年的市镇选举,二者合起来相当于执政半程的民意投票。

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疑欧和民粹的极右翼政党声量历来超出常规。2014年国民阵线(FN,后改名为国民联盟RN)得票达到24.86%,力压人民运动联盟的20.81%和社会党的13.98%,成为“第一大党”,着实让该党党魁玛琳娜·勒庞颇为得意;而在2019年选举中,新成立不久的共和国前进党(LREM)虽然以22.42%微弱落后于国民联盟的23.34%,但同样获得23席,算是堪堪打了个平手。

因此,2020年市镇选举对于执政党的民心向背,仍然极具考验。在这种背景下,巴黎就成为对共和国前进党来说最有诱惑力的战利品,如果能把近20年来一直把持在社会党手中的首都拿下,无疑具有标志性意义。加上现任市长施政接连受挫,看上去“变天”大有胜算。

因此,从2019年初开始,党内就在酝酿由谁来出马角逐巴黎,先后表达意愿的达到近十人之多,甚至连总理菲利普都被传言有意亲自出马(但他本人后来明确否认)。

最终,政府发言人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成为执政党中占优势的领跑者。他早早就表露意愿,并在2019年3月底辞去发言人职务,全力投身竞选(从法律上说,他入阁之前担任议员,辞职后恢复议员身份,但由于竞选而无暇顾及议会事务,还因此遭到批评)。

虽然马克龙很晚才对本党人选表态,但从那时起,外界普遍认为志在必得的格里沃得到了马克龙本人的支持(格里沃自己私下也如此放风)。

格里沃的选举政纲,非常典型地将追求安宁稳定的中产群体作为主攻对象:例如市政府为有意在巴黎安家的家庭提供最高10万欧元的房贷补助、创设市立补充医保体制、为单亲家庭报销每年50小时儿童看护费用、安装5000个监控摄像头和噪音监测器、暂停全市所有工地施工六个月、对不文明行为罚款翻倍、加大预算防治鼠患,等等。

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他打算将巴黎东站搬到郊外,原址建设一个纽约中央公园式的大型绿地,这一“异想天开”招致政界和媒体很多质疑、甚至嘲笑之声。

frc 29abf4a7f75b7eeb03e0ff31cb77845f

政府发言人格里沃成为执政党中占优势的领跑者

 

即便政府发言人的角色为格里沃积累了全国性的名气,他也比其他对手更早进入竞选状态(尤其大力向旅法华人华侨群体示好),但这种名气却似乎难以转化为声望。

这种尴尬局面或许来自于多重原因:一方面,格里沃虽然曾在奥朗德和马克龙两届政府中任职,但并没有展现出独当一面的专业能力,更多地是出现在镜头前做公关,同时也缺乏主政地方的经历。甚至在2019年1月5日的“黄马甲”破门抗议中从办公室仓皇撤离,被《世界报》称为“第五共和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一位部长从办公室逃离”。

frc 1b36a6bec39e391a0892090aa14ce0f0

2019年1月5日的黄马甲运动中,抗议者破坏了格里沃的部长官邸大门

 

另一方面,在担任政府发言人过程中,他锋芒毕露地捍卫本党立场、对政敌频频出言不逊,甚至对本党的竞争者也恶语相加,这种作风让他失掉不少分。

2019年9月,《巴黎人报》在访谈中直言不讳地说他在批评者心目中的形象是——“冷漠、愤世嫉俗、咄咄逼人”。

直到2020年初,格里沃在民调中仍然只排第三,支持度约为15-17%,远远落后于对手。更糟糕的是,历次民调中甚至显示不出他有追上对手的任何势头或迹象。这种尴尬局面既让党内不安,也让挑战者始终抱有幻想,从而导致分裂局面迟迟无法消弭。

直到不雅视频被曝光,彻底终结了格里沃的雄心壮志。

2月10日,一段手机拍摄的不雅视频被泄露到网络上,其内容是一名男性正对女性调情,并裸露下身自慰,当事人正是格里沃。而视频的发布者则是俄罗斯流亡艺术家帕夫伦斯基(Piotr Pavlenski)。

这对于格里沃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事发之后,他除了投诉帕夫伦斯基之外,在政治上几乎未作抵抗就举手认输,视频丑闻发酵次日,就宣布退出巴黎市长竞选。

frc 5a368b024669db5dd8edea18c3cd1f12

视频丑闻发酵后,格里沃宣布退出巴黎市长竞选

 

按照帕夫伦斯基的说法,他此举的目的是揭露格里沃借家庭价值观进行政治宣传的“伪善”,但媒体很快就曝光了这一事件背后错综复杂的内幕:

格里沃曾将多段不雅视频发送给法学院女生塔德欧(Alexandra de Taddeo),却声称并不熟悉对方,而后者则曾是帕夫伦斯基的女友。帕夫伦斯基是流亡到法国的俄罗斯激进艺术家,而这种“散发黑材料搞臭当事人”(kompromat)的手法,正是俄罗斯当局对本国异议人士和政敌的惯用方式(最典型的就是1999年俄罗斯前检察总长斯库拉托夫被偷拍召妓视频而身败名裂);出面为帕夫伦斯基辩护的是法国律师布兰科(Juan Branco),后者此前曾激烈反对马克龙、并在黄马甲运动中声名大噪,甚至有报道说帕夫伦斯基是先征求布兰科的意见,随后才在网络上散布视频的……

frc b5d5cae61ca65e3cdd8f0205f705f495

不雅视频事件另外两位主角:塔德欧和帕夫伦斯基

 

 

无论背后有没有“阴谋”动机,这桩桃色丑闻显然不是像帕夫伦斯基声称的“为民除害”所能简单解释的,但确定的结果是,它不仅让格里沃竞逐巴黎市长的野心戛然而止,而且其未来政治生涯笼罩上了浓重阴影。

此外一个颇为有趣的巧合是,格里沃出身于“卡恩帮”(DSK boys)。他在2003-2007年间曾担任原社会党大佬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的助手,成为其麾下小圈子的一员,这位前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度被视为社会党2012年总统大选的有力竞争者,却在2011年5月在纽约涉嫌强暴酒店服务员而导致仕途夭折。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格里沃重蹈了前辈卡恩的覆辙。(待续)

frc ab954e09b4b34ff8b59cd9a6002c48ba

法国媒体上的“卡恩帮”照片,前排中为卡恩,后排左二为格里沃

 

10 Gong Ke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龚克,首发于 “澎湃新闻 思想市场”,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