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内讧、谎言与录像带:复盘2020巴黎市长之争(二)

本文首发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
此为全文第二部分2600字
阅读需5-6分钟
前文参见《性、内讧、谎言与录像带:复盘2020巴黎市长之争(一)
 
frc 77435d0fc545e1c544837cbefd3c3341
华丽服装和蜘蛛胸针是维拉尼的标志
维拉尼:内讧
2017年以菲尔茨奖获得者身份当选议员的著名数学家塞德里克·维拉尼(Cédric Villani),表露出对巴黎市长一职有兴趣的时机,其实和格里沃相去不远。
他本人、以及媒体经常津津乐道的一点是,既然巴黎的首任市长正是一位数学家——大革命时期的让·西尔万·巴伊(Jean Sylvain Bailly),那么为什么不能再出一位“数学家市长”呢?
巴黎首任市长是位数学家,这一事实并不足以保证后世的数学家就应该当上巴黎市长,何况这位首任数学家市长因为杵逆民意而去职,最终死在了断头台上。

frc e2a9297dbbd2af948b6851c92cc245e1

巴黎首任市长让·西尔万·巴伊(Jean Sylvain Bailly)
 
不过在维拉尼看来,他与格里沃竞逐党内提名的本钱,恰恰在于“民意”,和走上层路线的格里沃不同,他自认为更受党内中下层的欢迎,而民调也显示,如果是他和现任市长伊达尔戈对决的话,胜率比格里沃更大(不过该民调是由维拉尼团队请民调机构所做,因此可靠性不免存疑)。
因此,他一直寄希望于进行一场党内初选,和格里沃真刀真枪地分出高下。但共和国前进党却对这个主意不感兴趣。最终,党内的选举提名委员会将竞逐巴黎市长的提名资格直接给了格里沃。
但维拉尼并没有知难而退,在格里沃正式代表共和国前进党参选之后,他仍坚持参选,被称为“异议”候选人。而且在马克龙亲自出面劝退的情况下,他依然不为所动。这让党内忍无可忍,于一月底将其逐出阵营,但用一种凡尔赛式的优雅口吻称“注意到维拉尼先生不再是本党成员”,仿佛是维拉尼出手在先,党部只是后知后觉而已。

frc 914cd79a5467fb222426b64306a0a87d

然而,放在竞逐巴黎的版图内,维拉尼的胜算比格里沃还小,多项民调都显示,他在首轮的支持率只有约10%。即便他和维拉尼捐弃前嫌,两人支持率相加也才勉强追上伊达尔戈,何况两人的支持者群体还未必兼容(他的一些铁杆支持者此前宣布脱离共和国前进党)。
政治立场游离的维拉尼(他曾说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还不是中间派”)一度将目光投向绿党的贝利亚尔(David Belliard),但直到第一轮选举之前,两人都未能达成协作。

frc 66bbc4e7f32423267856935ac056ce45

维拉尼和格里沃:两败俱伤的竞争
当格里沃因不雅视频丑闻退选后,维拉尼曾看到一线希望,但之前他同党内高层的冲突、尤其是对马克龙的无视注定了他无缘得以扶正。而接替格里沃出马的布赞,在首轮投票之后似乎全无斗志,甚至指责选举是一场“假面舞会”,这让维拉尼再度看到希望,他暗示可以接替布赞,成为该党的正牌候选人,但他在首轮中仅获得7.88%选票,甚至低于预期,而要收编获得17.26%选票的布赞,这种“蛇吞象”的操作无异于奢望。
最终,维拉尼在第二轮中仍然不得不孤军奋战,结果遭受惨败,只获得了微不足道的0.94%选票,甚至低于激进左翼的不屈法兰西党(1.06%)。而布赞得票同样不升反降,从17.26%跌到13.04%。
这位数学家用一场内讧,亲自演示了何为1+1纵然以菲尔茨奖得主的最强大脑,也难以精确计算这场内讧的后果。

frc 1567b4333c26b1c5ee1e15ccec184a46

格里沃不雅视频曝光后退出选举,布赞接替

布赞:谎言
在所有候选人当中,最令人费解的,或许就是接替格里沃出马竞选的前卫生部长布赞了。在新冠疫情即将法国暴发之际,她为什么离开部长职位去投身选举?而在首轮投票之后,为何会出现情绪崩溃、甚至称选举是场“假面舞会”(mascarade)?进而言之,她在疫情初起时信誓旦旦地表态“必要时政府会发口罩”,事后却发现几乎没有口罩储备?
和这些问题相比,她作为“救火队员”如何调整竞选政纲(例如放弃被广为质疑的“中央公园”计划),几乎是最不重要的问题了。
对于为何是布赞接替格里沃出马,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总统和总理都没有施加压力,是她自己主动请缨。
《世界报》在首轮投票两天后(3月17日)发表的人物特写中,隐约提及了布赞的内心戏:她曾和身边人吐露过担心,如果自己一直待在卫生部长位置上,而马克龙2022年一旦失败,她将何以自处?从这个角度来看,巴黎市长这样一个任期六年、不随总统进退的民选职位便有了很大吸引力。

frc 9f0df802d66d812e1053ec2b090b45eb

布赞接替格里沃后民意并没有出现明显抬升,仍居第三位
这篇人物特写将布赞在首轮投票后的悲观心态表露无遗,并由此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当时全法国上下都沉浸在一种即将被疫情淹没的恐惧之中,布赞也不例外,她声称“我那时已经知道,我们将面临海啸,我离开的时候就知道,(市镇)选举是不会进行了。”
然而,在马克龙和菲利普的拍板下,首轮投票还是如期进行了。布赞在投票后表示:“我们本该全部叫停,这就是一场假面舞会。”这种表态无异于指斥总统和总理出于政治考虑而置民众安危于不顾。
她事后道歉承认用词不妥,但同时又掩饰称,自己所说的“假面舞会”指的是在第一轮投票后各党派开始政治交易,酝酿将不同竞选名单合并,“我对这种不合时宜的交易感到震惊,所以才用了‘假面舞会’这个词。”
这种辩解之牵强一望便知,因为当时布赞所说的完全是首轮投票之前的事情——“从一开始我就只考虑一件事:冠状病毒。我们本该全部叫停,这就是一场假面舞会。上周(首轮投票前的一周)是一场噩梦。每次竞选集会时我都很害怕……
从上下文语境来看,这和首轮投票后的“政治交易”风马牛不相及,反而显示出布赞的胆怯和仓皇。

frc a3617b64f60402192f54861246ba884f

布赞担任卫生部长时声称,法国有足够的口罩储备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布赞曾出面安抚称,法国有“数千万”的口罩储备,到了有必要的时候,当局会向需要的人分发口罩,民众不必惊慌,也不必去药店抢购口罩。
然而到了疫情日蹙一日时,法国人却发现传说中的口罩储备根本是镜花水月。布赞给民众开了一付安慰剂,却无法避免随后整个社会陷入恐慌,更无法避免死亡数字节节攀升。
从这种角度看,一个不堪信任的前部长临时“空降”来竞选巴黎市长,无法有效提振民意也就在情理之中

frc 02bc4268296341a343d152ba2e705bc5

三个女人一台戏:达蒂、伊达尔戈和布赞在电视辩论中
3月中旬,在布赞的“假面舞会”表态之后,已经有人向法国的共和国法庭(CJR)提出指控,要求追究总理和卫生部长防治疫情不力的责任。到了6月底,法国从疫情冲击中喘息过来,也动用更多力量来追究“口罩储备消失”的责任。
按照此前卫生部高官的说法,2010年时,法国有10亿个外科手术口罩和7亿个FFP2(相当于N95)级别口罩的储备。但到了2020年初,这项储备缩水到1.17亿个成人外科手术口罩和4000万个儿童口罩,FFP2级别口罩则消失殆尽。
议会成立了调查委员会对此进行追查,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近十年间的历任卫生部长。布赞在败选后于6月30日接受了听证,但将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声称口罩储备不是一个特别能让卫生部长关注的问题,其重要性并不比为核辐射准备碘片、或者为对抗埃博拉病毒提供防护装备更加优先。
她否认自己曾拍板决定销毁已过期的口罩储备,也不了解公共卫生总局关于提醒储备到期、须下订单补充的信函,相反,她还暗示,管理防护设备的公共卫生总局应当为此负责,而全然不顾这是她作为卫生部长所领导的下属机构。(待续)

frc 869cd97e70dc9b9250f89bf2dabb985c

到了投票日,画风是这样的

10 Gong Ke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龚克,首发于 “澎湃新闻 思想市场”,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