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愚人节尾巴上的话

今天,2020年4月1日,一个好日子,双倍犯二,双倍归零,还是愚人节,非常符合这个时代的调性。从今天起,考虑写点不一样的。

过去是、现在也是媒体编辑,过去是、现在也还是撰稿人,甲方乙方都干过。目前在媒体行业刨食,手头在翻译一本(目测至少)60万字的法国革命史,平均每个月写一篇对读者相当不友好的五六七千字长文,平时没事在朋友圈发发几十上百字的牢骚。长篇、中篇、短篇都不缺。

 

很热闹,不空虚,但也有点担心:刨食自不必说,长文的写作方式,现在对我来说越来越是一个套路,主题限定得很窄(虽然我仍然相信它是有意义的),下笔路数经常是类似的。虽然你可以说,这意味着个人风格的成型,但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一种僵化。说实话,自己对自己都有点厌烦了。

疫情期间的隔离,也加剧了这种倾向。自己是个比较宅、不太热衷社交的人(哪怕是数字形式的),所以并没有被隔离禁足真正打击到,甚至想到不必花时间通勤而暗自庆幸,但日复一日困在家里,缺少外部世界的刺激因素,仍然是个致命的问题。

所以,也许会不定时放飞一下自我。在朋友圈里,这种放飞是经常性的,但身为一个被限流、被屏蔽、被悄悄更改朋友圈权限的盯防对象,对微信这套把戏实在无话可说。就算是公众号,也已经被删过几次文章了。

具体怎么放飞,还没有想好——也许飞一次,这个号就炸没了。所以,如果你们有什么期待,不妨留言告诉我。

 

10 Gong Ke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龚克,首发于 “塞纳风云录”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