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社论:警察暴力是失败的写照

一次常规的拦路检查导致一名男人死亡,示威者被打倒在路上,警察近距离发射球弹枪……政府必须回归到它的基本使命,即为警察配备执法行动手段,反过来同时保证必要的控制。
 
frc 10eca432342ab77d09f011bb93426da7
法国警察在驱散黄马甲示威者时使用暴力
1月9日周四,法国各大工会联合发起的反对退休改革示威,再次被名副其实的警察暴力(根本无需加引号)所充斥。多个视频显示,示威者被公务人员打倒在地,或者一名警员近距离发射球弹枪(LBD)——巴黎检察机关已经对这种极其危险的举动展开调查——这些景象足以让任何公民感到厌恶。
不幸的是,这些景象之外,还要再加上塞德里克·苏维阿(Cédric Chouviat)之死的消息,1月5日周日,在巴黎塞纳河畔,他在一场警方羁押行动中心脏病发作,令人惊愕的是,两天之后,这名以送货为生、同时也是五个孩子之父的42岁男人,死于喉部折裂引发的窒息,而原因则是他曾经被多名警察强按在地上制服。对于一次常规的道路检查来说,无论这名司机犯了什么错误、有过什么行为,这种结局都令人无法接受。
2019年的一个特征,是关于警察暴力问题的争论重燃战火。而2020年同样在这种不祥的基础上开局。到目前为止,法国当局采取了两种态度:首先是在这个问题上坚决否认存在警察暴力(尽管包括《世界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都记录了相关事实);而马克龙在2019年8月迈出了扭扭捏捏的一步,承认一些示威者受到“令人无法接受的伤害”。
 
frc d01a05f9066db5a06ac2e076e3336c30
1月3日一名送货员在例行检查中与警方发生冲突,两天后死于喉部折裂引发的窒息。
等级序列上的运作失灵
作为托辞,警方的第二种论调,是大力宣扬一部分示威者的行为激烈程度——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种话术的危险之处在于,它将双方的暴力等量齐观,军警部队固然应当掌握暴力的垄断权,但它同样应该有所节制。它所采纳的逻辑,是一个阵营打击另一个阵营,而不是在共和体制下,一个警察采取行动维护公共利益。它也忘记了1968年巴黎警察局长莫里斯·葛瑞默(Maurice Grimaud)所告诫的信条——“把一个示威者打倒在地时,警察也是在自我打击,看上去是在公然损害整个警察职能。”最后,面对这个国家各种抗议模式的演进,这种做法也流于一种战略性的失败。
在接受《观点》报纸(L’Opinion)的采访中,刚刚提前退休的国家警察总监埃里克·莫尔文(Eric Morvan)仍然陷在这种死胡同中。他反对使用“警察暴力”(violences policières)的字眼,倾向于称之为“警察个体的暴力”(violences de policiers)。这种遣词造句上的细微差别,将错误个别化,让单独的公务人员承担责任,给这些行为的系统性原因罩上一块遮羞布。而要说到后者,首当其冲的就是警队普遍的士气低落状态、缺乏执法手段、失去职业意义感、培训不足,以及等级序列上的运作失灵。
谴责警察暴力,不是要忘记公务人员队伍用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为自己的制服增添光彩,也不是要使数以千计的警察的可敬行为陷于尴尬,他们曾经(包括在示威中)遭受羞辱和嘲讽,并冒着生命危险保护法国人。相反,谴责警察暴力,是向众多不辱使命的警察致敬。并且提醒政府应当承担的使命:为警察配备执法行动手段,并且反过来确保必要的控制,以便严格遵守共和体制的各项原则。
 
(法国《世界报》2020年1月11日社论)
 
frc 73d1af44facc2e959493572a21ec6d4c
1月9日,法国警察在示威活动中以极近距离开球弹枪
10 Gong Ke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龚克,首发于 “塞纳风云录”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