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喜欢逛巴黎书展?
Pourquoi j’aime déambuler au Salon du livre de Paris ?
作者:巴黎行人  发布时间:20/03/2016   浏览次数:3980

 今年(2016)36届“巴黎书展”可以说是旧颜换了新貌。

 

首先,是展览的法文名称和视觉身份(identité visuelle)都变了。正式法文名称改为“Livre Paris/图书巴黎”;书展的口号成了“Vivez le livre !/体验书籍!”。

 

现场布展方式也作了重新设计,除了“厨艺/culinaire”﹑“学问与知识/savoir & connaissances”﹑“青少年/Jeunesse”和“宗教﹑文化与社会/Religion, culture & société”这四大主题“公园/Square”之外,还设立了“文学/Scène littéraire”和“连环画/Scène BD”这两个“舞台”,分别用于组织近800场不同主题的读者与作者之间的讨论和见面交流聚会。

 

今年巴黎书展一个最大的创新是首次设立了一个为期两天,而且完全免费的“墙外/Hors les Murs”文化活动展 Livre sur Seine/塞纳河上的图书”;它于书展正式开展前的一个周末–即2016312日至13日–在巴黎杜勒里公园(Jardin de Tuilerie)对岸的塞纳河沿江码头上举行。

 

和往年一样,近1200家法国和各国出版商参加今年的巴黎书展;在短短的4天展期中,共有3000多名作者到场签书,并组织800多场读者与作者的面对面交流;约20万人光顾书展,其中包括4万多名年轻人。

 

今年巴黎书展的贵宾国是韩国。

 

和“巴黎农业展”一样,巴黎书展也是法国政治家“亲民”和“造势”的一个大舞台,一个各派政客塑造与“营销”形象和扩大媒体影响力的必争之地。

 

据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女文化部长奥德莱阿祖莱(Audrey AZOULAY)陪同下,“轻松地”参加了在书展开幕前一天的“首展晚会/soirée avant-première”。之所以强调“轻松地”,那是因为,“知书达理”的参展出版商和书商们没有象不久前“巴黎农业展”的农民兄弟们那样粗暴地以怒吼和辱骂迎接总统,使奥朗德能够在不同的展台前驻足翻阅书本,不时地和人们谈笑风生,并随意吐露自己的阅读爱好......

 

法国右派“共和党”各位正摩拳擦掌准备参加明年总统大选初选(primaires)的“前总理”﹑“前总统”和“前部长”们,不仅都暴露出写书的“癖好”,已纷纷出书,抛出自己的“政纲”,而且都悉数到场,在各出版社展台坐台签书,展开一场即使不算“匕首相见”﹑“你死我活”,至少也是“不共戴天”﹑“势不两立”的暗中搏斗。而如何不把这些“亲爱的敌人”安排在同一个时段出场签书,则也是每年各出版社和书展专门设立的“礼宾处/Service de protocole) ”要面临的最头痛的问题之一(一个书展居然要是一个“礼宾处”,这“来头”已可见一斑!)......

 

除了是政客们明争暗斗的舞台之外,巴黎图书展也是一个“美”展。

 

图书展是巴黎成千上万各色各样且规模大小不一的沙龙展览中唯一一个我每年都去看的展览。

 

这倒并不一定因为想买书–我家附近还剩有一家(原来有两家)全法国罕见的一周七天营业且每天开到半夜十二点的著名书店,基本可以满足任何时刻突然冒出来的购书念头–,而主要是因为爱“美”,喜欢那儿的特殊气氛。

 

我虽然也极喜欢巴黎每年一度的农业展,几乎年年不漏,可是,在凡尔赛宫一号展馆5万多平方米的空间里,陈列出不计其数的各色图书,与聚集成百上千头牲畜或堆积琳琅满目的商品,给人的感觉毕竟还是大不一样。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虽然不学无术,也愈来愈少读正经书,但却还依然保留着一个奇怪的癖好:大凡离家出行,哪怕只是一次在外过一夜的小旅行,也不管行程是否真允许阅读,总要在行包里塞上一本书,心里才会觉得踏实;平时出门赴约,哪怕只是去餐馆与朋友小聚的途中,手里也必须总要拿份报纸,少了这一“道具”,就象初恋约会的姑娘忘带胸罩或涂坏口红那样的感到不自在……

 

所以,每年去巴黎图书展(套用一句中学生语言)“书的海洋”里漫无目的地“晃游”几个小时,可以说是一项自己给自己发放的“年度奖金”,总能让我感到某种若非“精神”至少也是视觉感官上的满足。

 

我说“视觉感官”的满足那是一点不假的。首先,展览空间的美术设计,从主色调到各类功能展厅的形状,每年必定变样,可谓花样翻新,创意概念迭出,再配上各出版社不知动用了多少设计师设计出的每一本书都不同的封面装帧风格,使得你即便不去翻动那无数不知凝聚了多少人类知识创造结晶的书页,而仅从展馆现场的整个氛围里,就能感觉到一种无以言表的精神和视觉上的舒畅和“快感”;信步走在纵横交错的展道上,面对这些一个人无论活几辈子都不可能读完的书籍,一种矛盾的心情定会油然而生:一方面因顿觉自己的渺小﹑无知﹑有限而萌生几近绝望的谦逊,另一方面却也因发现自己从属于这一人类,尤其是属于这一以喜爱书籍为标志的文明共同体而窃窃自喜……

 

其次,如同“情人眼里出西施”那样,我总觉得喜欢书的人都是可爱的。而每年在几天之内光顾巴黎图书展的这20万“可爱的”人群,似乎都在和我开玩笑作对:随着我一年比一年地“上年纪”(嗨,转眼都已成了小学写作文时常喜欢形容的“年过半百的老大爷”了!),它却在变得愈来愈年轻和漂亮!这大概得归功于法国政府和图书展主办机构的文化政策眼光:巴黎图书展不仅历来对18岁以下年轻人和26岁以下的大学生免费开放或享受减价优待,而且近几年还常在书展期间向年轻人,尤其是家境贫困的郊区年轻学生赠送一定数量的“阅读支票(chèque lire)”,以鼓励他们赶“书市”买书读书。久而久之,使年轻人和书籍的“感情”日渐加深,养成逛书展习惯的年轻人也愈来愈多。在书展入口处,“学生免费入口”的队伍也总是排得最长。

 

年轻人和书在一起能给人一种很纯的美感,一种充满未来气息的美。每次去书展,总能在某个意想不到的角落发现一幅幅让人差不多感动的场景:走累了的孩子们背靠一幅巨大的招贴画,席地而坐,一边休息,一边出神地翻阅着刚买的(或许还是刚刚由作者亲笔签名题词的)新书......。书展里的年轻人一多,便到处洋溢一种朝气,于是,在展厅每一柜台角落或在纵横交错的甬道上不期然地碰上“美”,或被“美”或轻或重地“撞”一下的事几乎成为不可避免。

 

我每年就是怀着这种“窥美”的私心去巴黎书展的;而迄今为止,似乎也还从未感到失望……

 

今年去赶的是开幕第一天–也即317日的–夜场(nocturne)

 

虽说是“夜场”,还是人声鼎沸,形形色色的书和人让我目不暇接。首先是撞上了比利时(但很多人以为她是法国人!)美女作家Amélie NOTHOMB戴着她那顶好像从不离开的黑色“高帽”在阿尔班米歇尔(Albin Michel)出版社的展台签书。

 

看到这位被Canal Plus电视台时事讽刺节目“Petit Journal/小道新闻”摄制组追拍的在法国连年持续畅销作家,忽然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偶尔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听她讲述过一个故事:有一次她喝酒喝多了,赤身裸体跳进了安纳西湖(Lac d’Annecy),到第二天才发现已被人运回到家,而且还是赤裸裸地趟在床上,却不知道到底是谁把她从湖中捞起,然后“赤裸裸地”送回了家!

 

前年夏天去安纳西玩时,想起了这个故事,曾把目光投在安纳西湖面上,使劲搜索“赤身裸体”的Amélie NOTHOMB;可惜没找到。那天在书展上可是“巧遇”。于是站在一边,狠狠地看了几眼不仅没有“赤身裸体”,而且穿戴得连头都盖得严严实实(并已略显出老相)的美女作家Amélie NOTHOMB......

 

就在这位常写“日本”题材故事的女作家签书的展台对面,发现海地裔加拿大籍作家﹑法兰西学士院院士Dany Laferrière在法国全国图书公会(SNL)组织的会场上向观众讲述他是如何以一本叫《我是一位日本作家/Je suis un écrivain japonais》的书名而一举成名的故事,便驻足静听了一会。

 

原来Dany Laferrière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级“标题党”!他讲述说,当知道他是海地裔黑人的加拿大出版商听到他提出《我是一位日本作家》这一书名就产生疑问:“你是日本人吗?你知道日本吗?”出版商问他。Laferrière十分冷静地回答说:你觉得“Je suis un écrivain japonais”这几个法文词有没有错?出版商说:没有啊。于是,他告诉出版商:那就行了!“文学就是这几个法语词!”至于我是不是日本人和了不了解日本,这跟文学毫无关系!他那一板一眼无暇可击的论述,说得全场听众一愣一愣的。

 

Laferrière接着介绍了当年(2006)他是如何用一本还没有动笔的书的标题,制造了一本“畅销书”,在书还没有写成,还根本没有出版之前,就在加拿大社会引起“反响”,连电视台都争先恐后地对他进行采访......

 

Laferrière趁机进一步强调在当代“快餐”社会中书的“标题”的重要性。他举例说,他的《如何轻松地和一位黑人做爱/Comment faire l’amour avec un Nègre sans se fatiguer》就是因标题而成畅销书的例子之一......

 

Dany Laferrière精彩演讲的口才彻底征服了在场的听众,时不时地引起哄堂大笑。连穿戴整齐﹑在对面展台签书的Amélie NOTHOMB都得情不自禁地朝这边投来目光。

 

的确,逛巴黎书展真的属于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17#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G-面包”是怎么回事?[观 看]
[更多视频]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