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胖子在法国为什么有名?
Pourquoi Bettane et Desseauve sont-ils si célèbres en France ?
作者:柳庄人  发布时间:25/11/2016   浏览次数:2330

 « C’est le terroir qui fait l’appellation, ce n’est pas le cépage » Michel BETTANE

“造就产区的是风土味,而不是葡萄品种。”米歇尔贝丹

 

« La vérité est dans le verre » Michel BETTANE

“杯中见真相。”米歇尔贝丹

 

« La vie est trop courte pour qu’on s’arrête chez de mauvais vignerons. » Thierry DESSEAUVE

“人生苦短,不必在劣质酒庄驻足停留。”切里德梭

 

 

 

 

 

20161125日至26日,由两位被业内同行亲切地称为“胖子”的法国酒评专家–米歇尔贝丹(Michel BETTANE)切里德梭(Thierry DESSEAUVE)–创办组织的第11届巴黎“Grand Tasting”评酒会又如期在卢浮宫卡鲁塞尔展馆举行了。

 

乍一听Grand Tasting这个既非100%法文又非100%英文的名称,人们可能会觉得茫然或奇怪:这一既不象传统集市(foire)沙龙(salon),又不是酒展(vinexpo)﹑但每次却被观众挤得几乎水泄不通的活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Grand Tasting:一个欲与“嘎纳电影节”试比高的葡萄酒节

 

两年前,曾在Grand Tasting期间有机会问过“两胖子”之一的切里德梭这一问题。

 

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Grand Tasting是一个葡萄酒节,就象电影节一样;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象‘嘎纳电影节’那样著名,成为‘嘎纳葡萄酒节’的话,那将意味着我们的挑战成功了!”

 

“我们希望选择最好的酒和最好的酿酒人,并向公众展示;给予公众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业余爱好者与最优秀酿酒人见面和品尝他们的酒的机会”;

 

“其次,就象电影节一样,可以对某一酒庄举行‘回顾展(rétrospective)’,以帮助人们理解某一产区﹑某一主题的特性,特别是通过Master Class(大师讲堂),或者通过与某一佳肴搭配品尝进行分享”。

 

德梭还说:我们试图在Grand Tasting的两天内成为一个葡萄园中的葡萄园(un vignoble des vignobles)使所有葡萄酒爱好者都能够发现法国、意大利以及全世界葡萄酒品质的多样性。”

 

 

近年来,这个每年只存在两天的“葡萄园中的葡萄园”不仅愈来愈红火,而且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人们发现愈来愈多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是“慕名而来”,有的还是“初出茅庐”,希望在这个即使有钱平时也难以得到的环境中体验和“摸索”葡萄酒的入门之道。

 

对于一个希望发现和了解葡萄酒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只要花30欧元门票就可以在两天之内任意品尝由350多位酿酒人带来的3500多款酒,而这些酒又都是从入选当年《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的8000多款酒中精心挑选出来,可谓是精华中的精华。

 

一位已经喝得微醺的小伙子曾经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来这儿太值得了!第一是可以挑选你认为最好的酒品尝,而这些酒的价格,平时我是怎么也花不起钱去喝的。而在Grand Tasting期间,只要你愿意并且挺得住,你可以从早喝到晚,在3500多种酒里任意挑选!第二是这儿有最懂酒的人为你服务,给你讲解你正在喝的这款酒的特性,而且当场可以和相近的或差别很大的其它酒款作横向或垂直比较;这是训练“味蕾”对比和把握各种风土特色最好不过的机会!

 

 

至于酿酒人们,虽然他们一个个累得够呛–不仅要给一只只不断伸来的酒杯添上酒,而且还要不厌其烦一遍遍地讲解他的风土和他的酒–,但还是一个个喜笑颜开;他们欣赏Grand Tasting来宾的层次和高质量的交流,特别是好奇而又乐于分享酿酒人故事的年轻人,并从中发现法国葡萄酒文化得以承传的希望.....

 

因此,年复一年,卢浮宫卡鲁塞尔展馆的“Grand Tasting”成了一个使所有人皆大欢喜的葡萄酒嘉年华,一次(圣诞和新年)节日前的节日。它的名声早已超越巴黎和法国边界,开始在伦敦﹑在香港和在中国国内流行......

 

 

《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葡萄酒的圣经”

 

 

然而,贝丹和德梭这两胖子在法国的名声还不仅仅是由于Grand Tasting”的成功。

 

以他们俩名字命名的《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Guide Bettane & Desseauve des vins de France)早就在法国被誉为“葡萄酒的圣经”,如锦鸡独立于数量众多的葡萄酒指南﹑专业杂志或报刊专号之林。在每年九月份法国各地酒市(Foire aux vins)季节到来之前的八月底,无论是大小酒庄的酿酒人﹑专业批发或经销商,还是餐馆﹑超市或个人葡萄酒爱好者都会翘首以待,盼望这本实用指南的出版上市。

 

《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的发布之所以是法国葡萄酒界一年一度的重大事件,首先当然是因为两位年鉴作者作为国际公认的独立酒评人的卓著地位和声望。

 

 

《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作者之一的米歇尔贝丹素有法国帕克(Parker français)之称;就连美国评酒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自己本人也公开承认“米歇尔贝丹是欧洲最重要的酒评家。

 

生于美国的法国人贝丹原来是法国古典文学职衔教师(agrégé des lettres classiques),因在音乐和文学艺术之外生性酷爱葡萄酒,于1977年注册参加“法国葡萄酒学士院(Académie du Vin)”在巴黎举办的品酒课程,从此与“酒评”结下不解之缘,在1980年代初加盟《法国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成为该杂志的“台柱“;1995年起,与德梭一起创建“法国最佳葡萄酒及酒庄排行榜(classement des meilleurs vins et domaines de France)”,该排行榜很快便成为一本葡萄酒爱好者的年度购酒参照指南。

 

米歇尔贝丹常年奔波往返于各产区的葡萄园和酒庄,被人誉为“葡萄种植区的活的记忆(mémoire vivante du vignoble)”,他不仅熟悉每一块山坡的地质和葡萄株,而且一一品尝过从上个世纪至最近的所有年份的酒。贝丹渊博的酿酒文化修养使他能够对葡萄酒作出独立而可信的评判,并成为享誉国际的评酒专家;而这也奠定了《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在人们心目中严肃可靠的形象基础。

 

另一位作者是贝丹几十年的“老搭档”切里德梭德梭的科班记者出身使他对行使严格而公正的评判权利情有独钟。1989年至2005年,德梭曾先后担任《法国葡萄酒杂志》主编和社长;他写的《葡萄酒之书》(Le livre du vin)曾获得首届“爱德蒙罗斯切尔德最佳葡萄酒书籍奖(Prix Edmond de Rothschild du meilleur livre sur le vin)”;德梭不仅酷爱葡萄酒,而且创意丰富,具有管理才能与经验,是和贝丹组成的这一对“双簧”中的重要驱动力;而《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在短短10年时间内成为全法国葡萄酒各类选购指南中最“抢眼(le plus lisible)”的参照工具书,德梭的才能功不可没。

 

《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是一本帮助葡萄酒专业经销商﹑侍酒师﹑餐饮从业者和普通葡萄酒爱好者了解和选购当年上市的法国产葡萄酒的实用指南。它的内容包括葡萄酒年度时事分析﹑各类年度明星榜及排行榜以及按14个产区排列的入选酒庄和酒款的介绍﹑评语及评分。贝丹与德梭以及一个由近10名评酒专家组成的团队是在品尝近50000款不同的葡萄酒之后,才把其中的8600款–也即只有6%–作为当年产酒中的优秀酒款被选入当年版年鉴。

 

《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的“理念”和特征大概可以用“挑选严格(sélectif)”﹑“独立(indépendant)”﹑“全面(complet)”和“可靠(fiable)”这四个语词进行概括。

 

依照贝丹与德梭在“社论(Editorial)”中的解释,“挑选严格”含义是,法国葡萄酒业正在经历黄金时代;在所有葡萄园里,年轻或已不怎么年轻的酿酒人们怀着热情,极其精心周到地工作,以酿造出各种价格档次的神奇好酒;可怎么才能碰上这些酿酒人和他们的酒呢?两位年鉴作者认为,唯一有效的办法是,每年尽可能彻底地将全法国所产的葡萄酒品尝一遍!为了达此目的,贝丹与德梭团队每年都要品尝近5万款酒,从中筛选出符合标准的好酒;

 

“独立”指的是,年鉴评酒人的身份首先是记者,既不是酿酒人,也不卖酒,甚至也不对葡萄种植者提供顾问业务;和法国其它葡萄酒指南不同的是,《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不是由酿酒人团体联合编写,而且所有酒都经过两位作者和评酒人团队的亲自品尝,并因此而被法国媒体称为“由真正喝过酒的人自己写的书”;

 

“全面”的意思是,对于每一地区﹑每一葡萄园或每一个产酒人,无论其规模或名声大小,均一视同仁,按同样要求予以对待。该年鉴与其它指南不同的是,它不仅仅局限于给酒评分,而且也对酒庄所产的全部酒及其匀称性(régularité)﹑葡萄园土地的潜能以及酿酒人本身作出评价!

 

至于“可靠”,《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作者主张以“读者为鉴”,或按他们的法语原文说法,是把读者当“判官(juge de paix)”。因为读者是有理性和判断力的;只凭“关系”不讲评判标准和原则的“不靠谱的胡评”或无聊吹嘘之辞,说一次两次可以,但绝对长久不了。

 

而贝丹与德梭编写的“年鉴”以及发表于各种法国报刊的评酒专栏文章已连续走红20多年,深得法国读者的喜爱;读者们虽然要求严格,但却年复一年地对贝丹与德梭的“年鉴”表现出这一“专一(fidélité)”的热忱,这无疑是对作者信誉和评判质量的一种肯定,恐怕也是该“年鉴”能够在法国每年众多的葡萄酒指南和出版物中保持出类拔萃地位的主要原因之所在。

 

此外,《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之所以在法国年年走红的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它的实用性了;按法国媒体的推介说法,这是“一本能起指引作用的指南(un guide qui guide)”;所谓的“指引作用”,就是“年鉴”每年推出的一系列“年度明星(Les stars de l’année)”和“年度排行榜(Les palmarès de l’année)”,无论对葡萄酒业界专家,还是业余爱好者,都具有一种帮助选择决策的“指点迷津”的功效。

 

 

这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贝丹和德梭对法国葡萄酒的“中国新前景(Nouvel horizon chinois)”以及中国人独立创造的“葡萄酒想象物(nouvel imaginaire du vin)”的独到见解,认为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国葡萄酒市场的“惊人发展(développement spectaculaire)”将可能对欧洲酿酒界,乃至欧洲产葡萄酒的风格造成重大影响。

 

基于这一分析,贝丹和德梭近年来十分关注中国的葡萄酒业界的发展,并从2015年起,正式推出了《贝丹与德梭法国葡萄酒年鉴》的中文版;中文版的出版人是北京VINOTACHE/天裕风范公司及陶然天艺术空间总经理庄武英先生,由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

 

 

贝丹与德梭:一对充满激情﹑感性和睿智的“老搭档”

 

前几年因负责一个名叫“Cap33/航向法国”的网络视频(Web TV)项目,曾有多次机会采访贝丹和德梭,发现这两人虽然在法国乃至世界酒评界名声卓然,但却非常平易近人,天真直率,而且两人都有非凡的语言感染力,常常妙语连珠,听他们解说和评论一款酒的特性和故事,使人总有某种“栩栩如生”的感觉,仿佛他们拥有一种魔力,可以顷刻间使你和所喝葡萄酒之间的距离消失......

 

以下几个片段摘自两年前对贝丹和德梭所作的一个专访,它们可以从另一角度说明他们两人在法国为什么这么有名。

 

贝丹:“因为写政治学博士论文枯燥无聊,每天去葡萄酒学院消磨时间”

 

“我进葡萄酒行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当时在巴黎做一篇很枯燥乏味的博士论文,有些空闲时间;当时我得知巴黎有一家很有意思的葡萄酒学校,叫‘Académie du vin(葡萄酒学院)’,是由一位叫斯迪文斯普利耶(Steven Spurrier)的英国人创办的;这家学校开设评酒课程;所以,我在巴黎高等研究实践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études)上完课后,每天下午都去那儿消磨时间。”

 

“我的老师是米歇尔多瓦(Michel DOVAZ);我们一开始便相处很好;我对他略有所知,但特别是因为我能说英语,所以,斯迪文斯普利耶马上就让我教品酒课,学生是那些希望了解法国酒的澳大利亚外交官。不知不觉地,我跟斯迪文和他的葡萄酒学校合作了近十一年。”

 

“我在那儿结识了一位来学习品酒的年轻女士,她刚刚收购了《法国葡萄酒杂志》(Revue du vin de France);她叫尚达尔勒库迪(Chantal LECOUTY);她是我的学生,也是米歇尔多瓦的学生。当时,她请我和米歇尔一起帮助她重振《法国葡萄酒杂志》。”

 

“我就是这样进入酒评界的。假如当年我对写一篇枯燥无味的关于政治语汇的博士论文不感到那么无聊的话,那么,今天也许我不会是一个葡萄酒业界的人。”

 

 

贝丹:“我和帕克是好朋友,互相很了解”

 

“在《法国葡萄酒杂志》重组班子后的第二年,1982年份的酒便到来了。我那年在梅多克地区度假,有机会遇见了不少著名的梅多克酿酒人;我们发现天气条件极为理想;有的老经纪人(courtier)甚至说,那年是从未有过的好天气,与1929年颇为相似,所以,认为必将是一个跟1929年一样的好年份。”

 

“这一切都被一一证实,葡萄收摘和酿酒进展都非常顺利;但是,波尔多的葡萄酒批发商和专业酒商们却因为顾虑到没有办法把酒卖掉,所以不停地说1982年酒的坏话,诸如,‘太熟了’﹑‘不够酸’﹑‘只能给美国人喝’﹑‘这酒陈酿不了,所有风土味都变得一模一样’啦,等等”;

 

“而我们和酿酒人们却都继续认为这一年的酒很好;我很早–也就从一二月份起,就在《法国葡萄酒杂志》上写文章,预言将会遇到一个与1929年同样出色的绝佳年份;凑巧的是,帕克也阅读《法国葡萄酒杂志》;他在几个月后也认为这一年的酒很好”;

 

“我支持帕克的想法。因为那个年代,我和帕克成为好友已近一年时间,相互很了解。我们的意见相同,而且我们两人的职业生涯都是建立在对1982年酒的评价之上;我们都认为它是个出色的大年份,而所有波尔多酒业界人士却不愿说它是好年份;后来那些听从波尔多酒业界人士的美国记者都搞错了,而帕克却因此表明了他是独立于葡萄酒批发商的,并因此名声大振......

 

贝丹:“我对酒的感知是乐感多于其它感觉”

 

‘名酒’不是一个抽象的东西;它体现法国和欧洲老葡萄园悠久传统的历史延续性;因此,通过倾听和品尝同一地点的几代酿酒人的酒,我们便能学会识别‘名酒’;例如,我们有幸品尝20年前﹑30年前﹑50年前,甚至100年前酿造的酒,与几代不同的酿酒人交谈讨论,这些人本身又都是前辈技术的继承和拥有者;所以,名酒不是一种抽象的东西,也不是某一个个人意愿所能决定的,而是一个历史进程的结果。”

 

“当然,显而易见的是,评价一款‘名酒’的主题词(maître-mot)应该是‘平衡(équilibre)’或‘和谐’,并对该酒年份和乡土特征而言具有代表性;但主要是平衡问题;因为,美学问题对于一种酒的口味﹑酒体构成等至关重要,需要象对任何其它艺术作品那样,依照扎实的美学标准予以对待;每人有自己的标准,它又与每一位品酒人的文化和感性修养相关。”

 

“作为我个人,我喜欢音乐,在此之前曾经玩过音乐;所以,在我看来,音乐和葡萄酒有紧密的联系;可以说,我对酒的感知是乐感多于其它感觉;譬如,匀称协调﹑象乐器一样的某种音色,等等;所谓‘名酒’,就是那种不仅能获得声学的基本音调,而且还能产生尽可能多的和声的酒,我想懂声学的人一定会明白我在说什么。”

 

 

德梭:名酒是一种从头到尾都完美无缺的酒

 

假如我得用一个词来描绘‘好酒’与‘名酒’的区别特征的话,那就是和谐名酒是一种从头到尾都完美无缺的酒;颜色完美无缺,让人垂涎欲滴;香型错综复杂,富于表现力,而不是单向型的;口感既强劲,又悠长﹑深远﹑细腻﹑柔和,最终能使人立即产生再喝一杯的欲望;还有清新而持久;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即一种名酒的可藏时间久长。”

 

 

德梭:“每一种酒叙述的永远不是同一个故事”

 

“葡萄酒只有在人们发挥好奇心的情况下才有意义;如果不能激发好奇心,那你可以喝各种酒,但都只是一个味,那只是为了酒精而喝酒,人家可能把你当成酗酒鬼;这毫无意义。但是,如果人们能够刺激自己的好奇心,就会发现一种风土与另一种风土之间的细微差别和精致,以及葡萄酒的多样性,因为每一种酒叙述的永远不是同一个故事( Aucun vin ne raconte la même histoire)”。

 

随着知识的逐渐增加,人们会变得愈来愈好奇,我自己的情况就是如此。葡萄酒是一种伟大的知识,但这是一种永不会停顿的知识。愈欣赏葡萄酒,愈了解葡萄酒,人们会愈意识到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发现;我们试图在法国和国外传递的,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信息。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2776#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 这两胖子看上去就好玩!
    发布者:一群众 评论日期:2017-02-09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