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毛装”引入了法国政界?
Qui a introduit le « Col Mao » dans les milieux de la politique en France ?
作者:儒思忧  发布时间:30/03/2017   浏览次数:2104

 

 

“毛装”与法国总统大选(1) :是谁把“毛装”引入了法国政界?

« Col Mao et 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en France (1) : Qui a introduit le « Col Mao » dans les milieux de la politique en France ?

 

 

与知识界和时装界把“毛装”和切格瓦拉的贝雷帽(béret du Che)一样当作抗议者的“着装符号(dress-code)”欣然接受的情况不同,法国政坛对“毛装”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距离....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说起“毛装”,法国人更喜欢,或更习惯于说“毛领(Col Mao)”装。

 

当然,在中国更确切的叫法是“中山装”。因为知道孙中山的法国人相对不多,而穿着“中山装”领导中国的“毛(泽东)”却给法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很久以来,“毛装”在法国已成为一种习惯说法,一般人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应该说,“毛装”是和中国“文革”一起被引入法国,并一度成为法国流行的时尚的。

 

据有人考证,最早一件“毛装”是在远洋货轮船长多特莱斯姆(DAUTRESME)家族于1968年开张的一家“法国东方与中国公司(CFOC)”的店铺里出售的。那是一件从法国土伦旧货市场收来的靛蓝色旧“毛装”工作服。

 

那是一个巴黎拉丁区法国“文革”方兴未艾的年代。人们致力于抗议和抛弃一切,甚至都想摆脱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秩序﹑成功或社会地位的“西装革履”。

 

“毛装”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引入法国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毛装”在巴黎一上“市”便受到民间的青睐:除了衣服本身朴素和易于工作时穿着的特性之外,来自当年法国左派年轻人羡慕不已的“文化大革命”的“故乡”中国的“毛装”所承载的象征性意义,决定了它在那个年代非受欢迎不可的“宠幸”命运......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当“毛装”在巴黎圣日尔曼德普莱(Saint-Germain-des-Prés)街区一亮相,就被既讲究实用,又喜欢时髦的画家凯撒(César)如获至宝地接纳;在1967年拍摄记录片《中国女人》(La Chinoise)时就已使用过“毛装”的新浪潮电影导演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自然不甘落后,从此也常常披着“毛装”出没于巴黎街头或拍摄现场;

 

当年已在巴黎时尚界声名斐然的皮埃尔卡丹(Pierre CARDIN)﹑艾马纽埃尔恩加罗(Emmanuel UNGARO) ﹑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坎佐(KENZO)﹑阿妮艾思(Agnès B.)等设计师则更是用尽想象力,不仅使“毛装”一步“登天”,一下从中国的“水稻田(rizières)”田埂跳到了巴黎“宫殿级(palace)”豪华酒店“里茨(Ritz)”的时装“T”台上,而且还演绎成了适合各类品牌和“钱包”的大众消费品;

 

至于“龟缩”在拉丁区的“毛派”知识分子们,则更是把“毛装”和“毛像”与“小红书(Petit livre rouge)(毛语录)一起当成了必不可少的时髦“宠物”......

 

总之,“毛装”很快风行法国,获得普通法国人的接纳和喜爱。

 

但是,“毛装”的流传也深深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由于不少法国人认为,“毛”的政策曾导致了大量中国人受害致死,是20世纪全世界最惨绝人寰的政策之一,所以,也有人把“毛装”看作是某种专制统治的象征,如同希特勒的胡子一样的令人反感,并予以断然拒绝。

 

与知识界和时装界把“毛装”和切格瓦拉的贝雷帽(béret du Che)一样当作抗议者的“着装符号(dress-code)”欣然接受的情况不同,法国政坛对“毛装”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距离。

 

那么,“毛装”当年是如何被引入法国政坛的?而且这又是谁的功劳呢?

 

法国国民议会(Assemblée Nationale)是法国政治权力中心之一,是一个政治家聚集的地方,当然也是法国“政坛”最具象征性的一个场所。

 

长期以来,法国国民议会议员们的权力和“威严”除了反映在他们制订通过的一部部让普通民众肃然起敬﹑生畏的法律之外,也体现在他们穿戴的服饰之上:议员进入国民议会所在的波旁宫(Palais de Bourbon)时,必须穿西装,佩领带。

 

虽然国民议会内部运作条例对议员的着装规定很简单,只是要求“衣冠端正”(Tenue correcte exigée)而已,并无硬性规定哪些服装可穿,哪些衣服被禁。然而,自从议会存在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议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打破这一规矩或“习俗”,穿“奇装异服”出入这庄严的国民议会圣地。

 

 

然而,1985417日早上,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时任法国左派社会党政府文化部长的雅克朗(Jack LANG)身着一件由设计师梯埃利缪格莱尔(Thierry MUGLER)设计制作的“毛领”上装走进了国民议会半圆形会场(hémicycle) !

 

雅克朗的这身“奇装异服”使会场里那些虽然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但却都有点昏昏欲睡的议员们顿时眼睛一亮,顷刻间都醒了过来,许多议员仿佛受到冒犯似地大喊“Scandale/太不象话啦!”。

 

面对右派议员们的激烈反应,雅克朗毫不示弱,镇静从容自回应:他有权“爱怎么穿着打扮就这么穿着打扮”!

 

一时间,一场口水战迅速展开。风度翩翩的文化部长成了大多数右派议员的“众矢之的”,半圆形会场因这一“毛装”的“入侵”而几乎吵翻了天!

 

据说,那天当雅克朗穿着“毛装”刚到国民议会大门口时,一位身着燕尾服的议会庶务员(huissier)看到雅克朗的这身打扮,大惊失色,大喊来人,让拿东西来遮住雅克朗的上身以便不让议员们看到这身在他眼里肯定“惨不忍睹”的“毛装”...... !

 

这一“轶闻”今天看来令人捧腹,但确实是对当年法国政界保守和开放势力之间较量情形的一种非常形象的注解;

 

同时,它也告诉人们:原来,雅克朗不仅仅是“音乐节”和“文化遗产日”等家喻户晓的法国文化节庆的“开山鼻祖”,而且还曾为“毛装”首次进入国民议会立下过“汗马功劳”!

 

今天,离当年雅克朗穿“毛装”勇闯国民议会已有足足30多年。

 

时过境迁。即便是在法国政界,“毛装”也早已不再是“洪水猛兽”。不仅如此,曾一度被中国政界领导人“冷落”的“毛装”似乎还正在与本届法国总统大选发生着千丝万缕﹑出人意料的关系呢......

 

 

(图片来自网络)

 

 

 

下文预告,敬请关注:

 

“毛装”与法国总统大选(2) :马克龙是“毛派”吗?

« Col Mao et 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en France (2) : Emmanuel MACRON est-il un « Maoïste » ?

 

“毛装”与法国总统大选(3) :原来菲雍也喜欢 “毛装”......

« Col Mao et 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en France (3) : Enfin F. FILLON aime aussi le « Col Mao »...

 

“毛装”与法国总统大选(4) :梅朗雄:真的披着 “毛装”上阵的候选人

« Col Mao et 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en France (3) : J-L. MELENCHON, un candidat qui fait campagne en portant son « Col Mao »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2812#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支持“法兰西360”& 赐福长者与患病亲友 —“G-面包一次性预购特别优惠活动”说明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G-面包”是怎么回事?[观 看]
[更多视频]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

最新评论
LES COMMENTAIRES

[Michel_ma] 其实就是 分管xxx业务的副部长,例如分管美洲事务的外交部副部长,但是为了尊称,我们见了副部长,省略了“副”,直接叫 部长;另外,国务部长,其实就跟我们的国务委员类似
[Ida] 我没有种植的经验,去年九月朋友送来兩个鱼翅瓜,我还是首次食用,当时留下了几粒瓜籽想着也许春天试种一下!這是我首次想种鱼翅瓜,一直没有什么心得,第一次见到带肚子的花就以为一定有成果,以为鱼翅瓜很粗生,不知情下就摸了一下小肚瓜,哈哈,果真不日的就流產给我看...我怕鱼翅瓜伸展太广太快,吞拼整个花园,我早就将苗放在盆中侷限它们的根部蔓延四处,我还修剪了它们的蔓,以为可以令鱼翅瓜更集中气力长瓜,谁不知粗生的鱼翅瓜就一直在耍娇气,接下的兩星期已经停止长蔓,就是给我发一下脾气...
[Pauly] 可以联系作者吗?
[Pauly] 喜欢
[honghong] 一派胡言,就这水平?
[让居易] 谢谢你的提醒!你说得很对!在写文章时的确有过你说那种担忧和疑虑;“法式政治课”也许更合适一些.....当然在文中还是特别注意了对“洗脑”的界定...... 作者
[Voyageur] 您对法国Bac哲学题的宣传非常有益。不过这篇文章中用“洗脑”来描述法国哲学教育,虽然加了引号,虽然您也说了它与通常说的洗脑相反,借用它来描述,也是严重的错误,尤其是这个词反复出现,人们会自然回到洗脑的本身意义上,最后文章给人留下的唯一记忆,就像您文章的题目所说:法国哲学教育=洗脑。法国哲学教育是培养自由思考,洗脑是消除自由思考。Wikipedia: L'expression lavage de cerveau regroupe des procédés qui auraient la faculté de reconditionner le libre arbitre d'un individu par la modification cognitive, peut-être aussi physiologique et neurologique, du cortex cérébral. 借用正好对立的概念来描述对方,会误导很大一部分国人,人们会说,原来不过也是另一种洗脑罢了。
[浮云枫] 期待早日出版。订20本。
[秦志莺] 虽说是父母养育孩子,其实孩子们是来帮助我们学习的。
[一群众] 不错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