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coursup”平台出了什么问题?
Qu'est-il arrivé à Parcoursup ?
作者:儒思忧  发布时间:03/06/2018   浏览次数:1361

 

 

 

Parcoursup”无疑是最近法国的一个焦点话题,尤其是对于不少有应届高中毕业生的家庭来说,它简直就是“折磨人”的代名词......

 

 

Parcoursup”成为35万高中毕业生的“煎熬历程”

 

 

2018522日下午18时:对“Parcoursup/高等课程”平台进行实时考验的时刻(heure de vérité)到了......

 

依照既定的时间表,812 056名法国应届高中毕业生和改换专业的大学生都迫不及待地同时登录全新改版后第一次实时发布录取答复的“Parcoursup”大学招生注册平台,使1分钟前还运行正常的“Parcoursup”网站顷刻瘫痪,学生们不仅无法知道自己填写的各个志愿专业是否被录取,而且连自己的在线注册档案都不能调用!

 

这一令无数高中毕业生焦虑到气急败坏的场景持续了大约足足半小时;幸亏法国高等教育部还算有些远见,早已考虑到81万人一窝蜂同时登录可能导致的悲剧性后果,事先部署了备用网站和服务器;这时,它们被紧急启动,力挽狂澜于既倒,终于扭转局势,心急如焚的学生们也终于收到来自各大学的今年第一批录取答复。

 

此前,法国国民教育部长Jean-Michel BLANQUER(让–米歇尔布朗凯)522日上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肯定地表示,根据国民教育部的估计,“一半以上”在Parcoursup”录取平台上填写报名志愿的学生可在当天下午18时便得到一个“肯定的(positive)”录取答复;高等教育部长Frédérique VIDAL(弗莱黛丽克维达尔)则也在媒体访谈中与国民教育部长遥相呼应:“从今晚起,平台即可发出100多万个录取建议(propositions),总的来说,一半以上的注册高中生将可收到1个或几个录取建议” 。

 

 

 

Parcoursup”录取平台第一天录取建议公布后的结果是:436224名候选学生得到至少一项录取建议,375934名学生还没有录取建议或在“排队等候”中。

 

这也即意味着:37.6万名法国应届高中毕业生走向高等教育的“受难之路”从此开始了。

 

这些没有得到录取建议或在“等待名单”中的学生从这天起直至714日每天半夜做梦醒来或早上起床后的做的第一个动作将是登录“Parcoursup”录取平台,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查看是否已经收到录取建议,或观察自己的“排队名次”前挪了几个位置;

 

法国国民教育部为了“安定人心”,每天定时发布“Parcoursup”录取平台的“指数(indicateurs)”,更新公布获得录取建议的人数和尚在等待名单的人数。

 

根据这一准确的官方统计,523日至31日的“受难人数”演变情况如下:

 

 

日期

收到至少一项录取建议的

学生人数

没有录取建议或在等候名单中的学生人数

2018523

436 224

375 834

2018524

458 376

353 682

2018525

473 507

388 551

2018526

486 023

326 034

2018527

500 604

311 452

2018528

526 262

285 794

2018529

551 274

260 781

2018530

561 278

250 777

2018531

569322

242733

 

截至531日,在569322名已收到一项录取建议的学生中,326362人至少收到一项录取建议,但还未最终决定接受,227410人已最终接受一项录取建议,15550人在接受一项录取建议后离开了Parcoursup”录取平台;在250777名没有录取建议或在“排队等候”的学生中,205739人在等待一项建议, 5468人已要求所属大学区区长给予辅导陪伴,24537人得到选拔性专业(filières sélectives)的负面答复,6989人在收到一项录取建议前离开Parcoursup”录取平台。

 

这一组冷峻的数据其实掩藏着一个值得思考的“差异”现实:依照“Parcoursup”录取平台的设计逻辑,凡最早得到录取建议的,都是学业成绩优秀的学生,也就是说,一个学业档案出色的学生填写10个专业课程志愿可能在第一天就一下子收到10个录取建议;相反,凡未得到录取建议或被列入“排队等候”名单的,大多都是成绩相对较次的学生;这一差异在地缘分布上也可以表现为:巴黎和其它大城市的学生一开始收到录取建议的比例肯定远远高于在郊区或乡村地区学校就读的学生;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Parcoursup”平台一公布录取结果,全法国最贫困﹑年轻人最多的巴黎近郊“93省”的学校教师和省议会议员便公开指责新招生制度给予贫困郊区学生“双重惩罚”;而法国政府高教部拒绝按学区公布录取结果也是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排队等候”尽管是在系统设计的预料之中,而且也只是一种暂时的过渡状态,因为录取名额或“位置”会随着规定选择时限的到来而逐渐“释放”出来;

 

可是,由于涉及近2530万学生,人群基数庞大,而且为时漫长,整个程序过程将至少持续至7月中旬,所以,“排队等候”正在给学生﹑家长,甚至教师造成强大的心理冲击,许多未得到录取建议的学生和家长以及有的整个班级都在“排队等候”中的高中老师们在每天面对“排队等候”结果时,心中甚至感到某种失望﹑受侮辱,甚至被伤害;这一情形无疑是法国政府国民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所始料未及,而且正在危险地演变成人们对法国政府大学招生体制改革的不满,Parcoursup”录取平台也正在凝聚高中毕业生和家长们愈来愈普遍的失望与怨言......

 

一个法国国民教育部长和高等教育部长都特别担心和焦虑的问题正在渐渐演变成一个事实,那就是人们正在把Parcoursup”新平台的特征与“排队等候(liste des attentes)”这一“恶名”挂起钩来,就像人们一提起它的前身APB”录取程序就立即想到“抽签(tirage au sort)”那样......

 

 

一项“匆促上阵”的改革

 

2018年是“Parcoursup/高等课程”平台,也可以说是法国综合大学学士课程招生改革元年。

 

法国这次高等教育入学制度改革完全可以用“匆促上阵”一词来形容:它的一个前所未有的特点是,从设想到实施总共只用了不到6个月时间,而且是在被议会最终通过之前即已开始实施!

 

迫使法国国民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不得不“匆促上阵”的原因是:运营并主宰法国高中毕业生命运近10年的“APBAdmission Post-bac”大学录取程序于2017年夏天连连呈现故障,先是六月初几十万高中生未收到任何录取建议,随后又发生体育﹑心理学等“紧张专业(filières en tension)”采用“抽签”录取学生的方式,导致人们对“APB”程序普遍怨声载道。

 

于是,刚于20176月份立法选举后上台的法国政府高等教育部长一上任便马不停蹄地制订废除“APB”程序实行高等教育招生改革的方案。

 

 

这一被法国政府视为“哥白尼革命”的大学招生新平台Parcoursup”与原来的“APB”程序相比,最大的变化之一是彻底放弃原来“APB”的基于每位学生的志愿排序(ordre des voeux)和以住地为选择标准的算法(algorithme)

 

对于每个学生来说,可以填写的志愿数量已从原来的24个减少到最多不超过10个,不再有最少志愿数量的限制,也不再需要对这些志愿进行排序(classement) 每一个志愿的候选申请由相关学校的教学团队进行审核;然后,学生再在得到录取答复的专业课程中,最终选择他决定修读的课程;

 

除了“志愿”方面的变化外,引入“期待条件(attendus)”是这次法国大学录取改革的另一个重要举措,也是Parcoursup”大学录取平台增加的一个重要新内容

 

所谓“期待条件(attendus)”,就是对法国大学各专业课程直至目前以心照不宣的方式(tacitement)要求的知识和能力(connaissances et compétences)予以明确规定(explicitées),以此帮助高中毕业生作出清醒明白的志愿选择(formuler des choix éclairés)

 

这些“期待条件”由高等教育与研究部组织高等教育各类角色共同制订,分为学士课程和C.P.G.E高等专业学院预科班课程两大类,官方名称叫“Eléments de cadrage national des attendus pour les mentions de Licence et les C.P.G.E./学士课程专业及高等专业学院预科班(C.P.G.E.)期待条件全国框架因素”,对法国综合大学学士课程的45个不同专业方向(mentions)和理科﹑经商及文科类各专业的CPGE预科班确定了全国统一的“期待条件”,于201712月初正式公布,并于2018122日在Parcoursup/高等课程”大学录取平台上线

 

因此,这一Parcoursup”大学录取平台前所未有的特色之一,就是在为学生提供相关专业课程资讯的同时,还公布了该专业对学生知识与能力背景的期待要求,或者说“录取条件”;使得高中毕业生在了解该专业课程信息的同时可以对自己是否适合修读这一课程进行对照,以此帮助学生选择并最终确定最符合自己个人情况的升学志愿。

 

对于招生的各综合大学来说,当名额有限而填报志愿的学生人数较多时,则可以根据这些“期待条件”对候选人是否具备这一专业课程的成功条件进行衡量,并优先录取那些符合这些全国统一规定的“期待条件”的候选人。

 

 

 

 

然而,这一新的招生程序一公布,即遭到一部份人的反对和质疑,他们认为法国政府试图变相设置综合大学入学选拔制度(sélection à l’entrée de l’université)

 

直至2017年年底,这些反对呼声只限于很小范围;但在今年3月和4月份逐渐形成小气候,除有部分大学教师拒绝参加审核候选学生档案资料并对他们进行“排名”外,部分激进学生封锁校园事件也频频发生,在全法国70所综合大学中,曾有15所学校被部分封锁。

 

3月底蒙贝利埃大学对一个被反对大学改革的激进学生占领的阶梯教室进行暴力清场的场面引起了媒体的注意,从此法国媒体频频出现巴黎和外省大学校园被部分或全部占领的消息;

 

由于法国政府面对激进大学生采取强硬立场,同时也由于反对改革的学生的街头抗争动议没有得到大多数学生的响应,所以,反对派学生只好在某些学校采用阻挠考试等行动;但这些纯属政治性的为反对而反对的非理性行为不仅一直未能得到理解﹑响应与支持,而且随着被占校园的一一清场而逐渐式微......

 

 

 

 

在这一背景下,法国政府国民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对于Parcoursup”大学录取平台运作的成功寄予很高的期望。事实也确实如此,这次法国高等教育招生改革能否顺利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Parcoursup”平台是否能良好运作,并被高中毕业生(和家长们)接受,至少是不出纰漏,不导致人们对“APB”程序“抽签”录取那样的痛恨和“群起而攻之”......

 

然而,从录取建议发布10天后近30多万学生和家长对遥遥无期且无任何有效应对之策的“排队等候”产生的强烈情绪反弹来看,法国政府希望“Parcoursup”平台和大学新招生体制尽快被人们顺利接受的前景并不容乐观。

 

尽管国民教育部长和高等教育部长一周来利用各种场合和各种媒体反反复复地强调:开始几天没有收到录取建议并不应该担心,这一等待纯属正常,未来1015天情况会发生变化等等,试图以此让高中毕业生和家长们放心,但在学生和公众舆论中,“Le mal est fait/木已成舟,为时已晚”:“排队等候”对30多万学生造成的焦虑和担忧等心理压力已足以使人们忘记这项改革本来应当带来的“利好”,而“排队等候”也毫无疑问地将成为这届法国政府大学招生制度改革的一个代名词,一个怎么也无法洗却的负面烙印......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要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学生“排队等候”,就得先了解Parcoursup”新平台与以前“APB”平台完全不同的运作逻辑。

 

和原先“APB”平台上学生先对自己的志愿排列顺序,然后平台完全依照“算法(algorithme)”对候选人分级(classer)进行一次性分配录取不同,“Parcoursup”平台实施的法国大学入学录取新规则主要依靠两大支柱:一是由大学学士课程教学团队根据学生档案资料审核情况对候选人进行前所未有的“分拣(tri)”并排名,二是学生的录取答复在522日至96日之间以每天不间断的方式进行发放,也就是从程序角度说,原先可以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分三个阶段完成的录取现在变成了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

 

由于学生不再对自己的志愿按喜欢程度排序, 平台无法按照这一排序一次性提供一个最佳录取建议,而是导致出现这样一种情形:档案资料优秀的学生会被他申请的所有或大部分学校的专业所录取,会在录取程序开始阶段一下垄断许多名额,导致其他学生在开始时得不到录取建议,或被列入“等候”名单;只有当规定的选择时间到期﹑收到多个录取建议的学生接受其中某一个建议时,其它的名额才会被陆续释放,分配给“排队等候”的人;在一定程度上,许多人等待的时间取决于最先收到录取建议的人作出选择决定的时间......

 

201710月,法国国家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曾经在一份关于APB”平台“算法”评估的报告中指出,假如“APB”平台不采用它的算法,那么将可能有30万学生在一开始得不到任何录取建议。

 

 

 

 

因此,新推出的“Parcoursup”平台在程序开始时会使更多学生“排队等候”,而且等候的时间更长,这应是早已预见到了的。

 

而且,国民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事实上也早已规定了预先目标,即在今年618Bac高中毕业会考开始之前,应有三分之二学生收到一个录取建议,至7月份,应有80%人得到录取建议。对照去年的旧规则,在2017714日,还有87000名学生没有录取建议,而至9月底,则只剩下3700人还没有着落。

 

而法国政府没有预料到的是:突然被投入一种不着边际的不确定性中的30多万学生的集体焦虑﹑紧张,乃至绝望情绪对一项政策或改革措施的评价可能产生的巨大的影响;显然,这一影响力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地发酵﹑演变成对“Parcoursup”平台愈来愈大的不满:522日首批录取建议公布起,不少法国学生便在社交网络上发泄愤怒,吐槽“Parcoursup, c’est pire que Koh Lanta/Parcoursup简直比电视真人秀Koh Lanta还要糟!”。

 

Parcoursup”平台有一个功能,也就是显示出每位“排队等候”学生的“名次”;它的本意应是增加“透明”,帮助学生实时掌握自己的录取进展动态。可实际上它却反过来强化了学生们的恐慌与不安,加剧了学生们对“Parcoursup”平台的反感:比如,当一位申请巴黎一大政治学学士课程的学生在平台上获知自己被列入“排队等候”名单,而且在总共6500位申请人中排名第5000位时,学生不仅可能一时被自己前面还有4999位“竞争者”这一数字吓懵﹑产生“绝望”甚至自卑情绪,而且,他/她每天除了上网查“名次”前移的消息外,毫无任何其它办法;这种日复一日的“煎熬”自然很容易成为学生们对“Parcoursup”平台进行“差评”的原因之一......

 

 

 

 

更有甚者,据法国大学学者若埃尔法尔希(Joëlle Farcy)和赛西尔梅阿岱尔(Cécile Méadel) 2018419发表在《世界报》(Le Monde)的一篇文章分析,“Parcoursup”平台正在不知不觉中重蹈覆辙,陷入另一种形式的分配录取“非人化(déshumanisation)”和“不透明(opacité)”。

 

可以说, 以前“APB”平台被“妖魔化”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法国国民教育部没有及时公布算法(algorithme)及其运行标准,给人造成“不透明”感觉;另一则是对名次并列者(classement ex aequo)采用“抽签(tirage au sort)”裁决方式,使人觉得整个程序缺乏“人性”,并因此失去人们的信任并遭唾弃。

 

Parcoursup”平台试图弥补这两个缺陷。“APB”平台据以进行录取分配的“候选人所在学区(académie du candidat)”﹑“志愿顺序(ordre des voeux)”和“家庭情况(situation familiale)”这三项标准在“Parcoursup”平台中被“候选人素质与所申请课程的一致性(cohérence entre le profil du candidat et la formation souhaitée)”所取代。平台的新算法继续管理候选人志愿与学校录取答复的关联阶段(phase de mise en relation des voeux des candidats avec les réponses des établissements)的处理,但是,对候选人每一项志愿的排名阶段的处理却正式“下放(décentraliser)”给了各个大学。

 

为了避免机器的“自动性(automaticité)”,增加录取程序的“人性化(humanisation)”和“个性化(personnalisation)”,新的录取程序规定每个学生对每一个所填志愿都必须提供一份“动机信(lettre de motivation)”;而事实上,候选学生的这些“动机信”根本无法被各大学一一阅读审核。

 

因为首先,这一个性化质量要求与人工处理效率形成矛盾,由于需要处理的申请资料数量庞大,学校必须投入大量额外人力资源用于应付招生程序:象一所有35000人申请的学校,假定审阅每一份材料只花10分钟,按每周35小时工作计,也即需要调动一名全职人员连续工作160周或40个月才能审阅完全部申请材料;

 

其次,若埃尔法尔希和赛西尔梅阿岱尔两位学者认为,即便高等教育部和学校有可能调动并满足所需的人力资源,这一人工处理方式也不足取,因为它会导致在审核过程中产生特权(passe-droits)或人的主观性等各种弊端,从而影响招生录取程序的公平性;相反,使用算法至少有两大优点,除了它的高效率,节省时间外,可以客观公正地实施事先定义好的规则。假如实施的标准明确,并获得社会承认,使用算法本身其实并不是一个问题。在这两位学者看来,“Parcoursup”平台现在真正的问题是:由于高等教育部和“Parcoursup”平台把候选学生排名这一阶段的责任转嫁给了各大学,而面对巨大的处理工作量,绝大多数大学都采用它们自己的“本地”或“自家”算法(algorithme « maison »)对申请进行处理;而这些“自家算法”顾名思义都是各有各的标准和算法,而且,申请材料在经过初步自动处理后,在学校层面还得通过受商议机密保护的申请审核委员会的审议,这些“申请审核委员会”又是最容易受主观性影响的场所,在没有充分资源手段保证的情况下,很难做到程序处理的“人性化”和“个性化”。

 

因此,若埃尔法尔希和赛西尔梅阿岱尔在她们文章中得出的结论是,“Parcoursup”平台的最终风险是:它既不能解决导致“APB”平台失信的“非人性化”问题,也无法避免“不透明”问题。

 

 

 

 

2018530日的法国《绑鸭报》(Le Canard enchaîné)披露了这样一封申请就读勃艮第大学(Université de Bourgogne)地理学专业学士课程的“动机信”:“Madame, Monsieur, je suis intéressé par votre licence proposée à l’Université de Bourgogne. Je pense qu’elle pourra m’aider, moi et mes camarades, à organiser la lutte des classes (...) et ainsi libérer les prolétaires de l’oppression bourgeoise. Signé : Eliott, lycéen en terminale ES/女士﹑先生,我对你们在勃艮第大学开设的学士课程感兴趣。我想它将能帮助我和我的同学们组织阶级斗争(......)并由此把无产者从资产阶级的压迫下解救出来。署名:ES社会经济科高中毕业班学生艾里奥特”。

 

上个星期,这位矢志搞“阶级斗争”的艾里奥特已经收到了勃艮第大学的录取答复。他在回应《绑鸭报》采访时不无傲慢地说:他之所以写这封“动机信”,就是因为想看看大学校长们是否真的象他们所信誓旦旦地保证的,每一封“动机信”都会被阅读审核......

 

由于截至531日,仍有30%学生处在“等待”之中或已被学校拒绝,所以,“每一个大学是如何审核学生申请材料和对候选人进行排名的?”这一问题已引起许多法国应届高中毕业生及其家长们的关注。

 

尽管出于公开透明的考虑,法国高等教育部在521日,也即首批录取建议正式公布的前一天,已经公布了高等教育入学录取新程序Parcoursup”平台各种算法的计算机代码(code informatique des algorithmes),但是,这并没有能够满足学生们对录取程序透明的诉求。

 

有一个名叫“高中生权利(Droits des lycéens)”的协会在2016年时就曾成功迫使政府公开了“APB”平台部分算法的源代码(code source)61,该协会主席雨果柯兰(Hugo Colin)已经向《世界报》表示:“高中生权利”协会赞赏高等教育部在公开透明方面所作的努力,但是,他认为,今年高教部公布的“Parcoursup”平台的算法只是一个次级算法(algorithme secondaire);因为新程序实行了责任让渡(transfert de responsabilités),各大学成了选择学生的主要角色,因此,今年应当公布的是每个大学的“本地算法(algorithmes locaux)”,该协会将正式向法国政府高等教育部提出这一要求。

 

 

 

 

可是,法国大学校长会议(Conférence des présidents d’université – CPU)则声称各大学没有“本地算法”,因为不同专业课程候选学生类型多种多样,既有应届高中毕业生,又有改换专业的在校大学生和国际留学生等,迫使学校对候选学生作出跟算法无关的各种评估;各学校使用的与其说是算法,还不如说是“决策辅助工具(outil d’aide à la décision)......

 

不过,无论各大学在审核学生申请和对学生进行排名时使用的是“算法”还是“决策辅助工具”,也无论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录取程序最终结果如何,有一点大概是可以肯定的,法国政府推出的高等教育招生程序改革虽然其初衷和宗旨值得肯定,但由于出台和不少技术细节处理过于匆促,导致Parcoursup”新平台出师不利,积聚了本届高中毕业生和家长们过多的不满,所以,在结束这一届招生录取后对它进行重新评估,并进行重大改造,包括重新引入志愿排序,大概是势在必行。

 

 (片来自网)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151#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