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果有灵?
作者:浪激天涯  发布时间:13/07/2018   浏览次数:1148

 [本文首“诗情话宇法兰西”微信公众号,西360”网站原作者同意转载]

 

 
瓜果有灵?
 
人和动物有灵是不争的事实。植物是否有灵呢?黄瓜呢?西红柿呢?
 
早就听说过世上有些民族崇拜万物比如萨满教信徒,什么这树那藤,这草那花,这座山那块石头,这条河流那个水潭……等等,都是敬拜的对象。都是敬拜但又因文化不同而方式不一样,或者说因为生存方式不一样形成了不同的文化,这是个大话题,点到为止。
 
我现在觉得我的瓜菜也是有灵的。我不敬拜但我会呵护。
 
这个灵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加权计算,其方程式应该是既简单也复杂。
 
主要权重自然是天时。“靠天吃饭”是经验不是口号,有点无奈有点抱怨。不少果树有“大年”“小年”之说,意思是大年挂果多,小年挂果少。小年时,无论你多么呵护也不可能有大年的产量。但你呵护了,有可能果子的质量会提高。还有说,这年出什么,那年出什么……经验之谈很丰富。
 
我一方小小的园地也不免有很多观察心得、种植经验。
 
今年鱼翅瓜前期比往年漫长。三四拨雌花开过了还没有雄花亮相。(顺便回答不少朋友的惊叹:雄花雌花都能分清啊?像黄瓜、南瓜这类瓜,带瓜的花就是雌花,就是说最后会长出瓜来如果授粉成功的话,不带瓜的花就是雄花。鱼翅瓜和南瓜很相似,从藤到叶到花很难分清。雌花的花蕊很庞大分几瓣但看不见花粉,雄花很苗条就一支但上面一层厚厚的花粉)
 
 
第一次雄花开的时候,同时有三朵雄花五朵雌花,正逢巴黎的大热天,雄花雌花都开得很扭捏。为了保险起见,我特意去邻居奶奶家借了一朵雄花,那一天奶奶家没有雌花,雄花待那儿只能被浪费。(关于借花,也有朋友提问。所谓借就是摘过来人工授粉,但我的经验是人工授粉,鱼翅瓜并不喜欢,于是现在就把摘来的雄花放在雌花附近的叶子上,等蜜蜂来传粉。)借完花,一直看到有蜜蜂飞来飞去才放心离开。我以为我的行为够得上关爱了,这几个瓜应该感受得到的。话说这鱼翅瓜很娇气,在没有成器之前不能触碰,你敢碰它,它就敢流产给你看。我满怀希望等待第二天。因为授粉成功后的瓜第二天会显出水淋淋的肤色,远远就会看见发亮的光晕。没授上粉的瓜都是毛茸茸的,不止是不发光,简直就像黑洞,所有的希望都会被它吞没殆尽。
 
 
果然,五个黑洞。我的希望在雌花开时平均分成五份,它们就像五个孩子,每一个都承载着未来佳肴的重任。随着时间前移,“万一有一个不成器呢” ?心理慢慢发生变化。于是不断重新排列组合每一份的重量。最坏的打算是,只要有一个成器,那么我的希望终究有所攀附,那就不难将其放大数倍。万万没有打算的是,一个也不成器!五朵雌花配四朵雄花,一个瓜都不成,这是什么事件?典型的“黑天鹅”,非常小概率的事件。我沮丧到了极点,眼看度假前是吃不上这瓜了。除了对着它们慨叹其工作效率不好,还能如何?怎样安抚自己啊?唉,反观自身,这几天因为热,睡不好吃不好,无精打采的,上班也是效率不高啊。而且我还热伤风了,精神状态模糊了整整一星期。人心换瓜心,罢了!
 
“东方不亮西方亮”。看看黄瓜和樱桃西红柿还是很悠然的样子,希望的着力点慢慢移过来。于是给它们拔草的心情也柔软细腻起来。可能的话,“鸡蛋”真的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啊!
 
 
我对黄瓜和西红柿的关注明显少于鱼翅瓜。原因是知道它们迟早会出果子,且果子不少。 “物以稀为贵”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鱼翅瓜则是要计数的,一根藤子上一次只能长一个瓜,大的瓜没摘之前,别的瓜休想成器,这大概和关爱无关而和肥力有关了。这并不是说我就不会去数黄瓜了。数哪种瓜都是很自然的行为而且会产生极大的乐趣(突然更加理解葛朗台数钱)。面对一个小黄瓜,会不由自主地左右偏头甚至绕到不同的方位观察长势,估算还有几天可以摘收。对不同瓜藤上的瓜,则会给它们分组:哪几个是同一天的,哪几个外形更好看……我越排列似乎它们就越按我的想法成长。
 
 
莫非我潜意识里的想法产生了某种磁场并且影响到了瓜果?接下来的几天,鱼翅瓜长得欢天喜地。到今天为止,三个瓜已成功授粉(之前还有两个流产了),正在默默成长,今天开的五朵雌花配有14朵雄花,蜜蜂更是穿梭不息。明天便可知道这四朵花是瓜还是黑洞了。
 
 
花少时盼蜜蜂来,不多的蜜蜂轻轻点几下就飞走了。花多时不用盼,蜜蜂成群地飞来,今天园子里的蜜蜂数也数不清,还看见两只蝴蝶在花丛乱点(这几年来,花园里很少看见蝴蝶,偶尔可以看到一只。见到的也多是白色的。彩蝶,不知是不是追踪梁祝去了)。突然联想延绵开去,“你若是梧桐 自有凤来仪”,“你若有能量,自然生磁场”……
 
(对关心栀子花的朋友说一声,天太热,栀子花很无助,面对它我也很无助)
 
一文一诗
 
致乐趣
 
肯定停不下来 
最好增加份额 增加类别
 
瓜果替代玻璃 镜子从未缺席  
 
清脆 圆润 不矛盾不扯皮
瓜瓤储势 果皮调笑 
 
蓝天 白云 能抱紧的 也别再犹豫
精华的虚拟式 不需要判词 
 
2018-07-07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205#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 我没有种植的经验,去年九月朋友送来兩个鱼翅瓜,我还是首次食用,当时留下了几粒瓜籽想着也许春天试种一下!這是我首次想种鱼翅瓜,一直没有什么心得,第一次见到带肚子的花就以为一定有成果,以为鱼翅瓜很粗生,不知情下就摸了一下小肚瓜,哈哈,果真不日的就流產给我看...我怕鱼翅瓜伸展太广太快,吞拼整个花园,我早就将苗放在盆中侷限它们的根部蔓延四处,我还修剪了它们的蔓,以为可以令鱼翅瓜更集中气力长瓜,谁不知粗生的鱼翅瓜就一直在耍娇气,接下的兩星期已经停止长蔓,就是给我发一下脾气...
    发布者:Ida 评论日期:2020-07-11


À NE PAS MANQUER
支持“法兰西360”& 赐福长者与患病亲友 —“G-面包一次性预购特别优惠活动”说明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G-面包”是怎么回事?[观 看]
[更多视频]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

最新评论
LES COMMENTAIRES

[Michel_ma] 其实就是 分管xxx业务的副部长,例如分管美洲事务的外交部副部长,但是为了尊称,我们见了副部长,省略了“副”,直接叫 部长;另外,国务部长,其实就跟我们的国务委员类似
[Ida] 我没有种植的经验,去年九月朋友送来兩个鱼翅瓜,我还是首次食用,当时留下了几粒瓜籽想着也许春天试种一下!這是我首次想种鱼翅瓜,一直没有什么心得,第一次见到带肚子的花就以为一定有成果,以为鱼翅瓜很粗生,不知情下就摸了一下小肚瓜,哈哈,果真不日的就流產给我看...我怕鱼翅瓜伸展太广太快,吞拼整个花园,我早就将苗放在盆中侷限它们的根部蔓延四处,我还修剪了它们的蔓,以为可以令鱼翅瓜更集中气力长瓜,谁不知粗生的鱼翅瓜就一直在耍娇气,接下的兩星期已经停止长蔓,就是给我发一下脾气...
[Pauly] 可以联系作者吗?
[Pauly] 喜欢
[honghong] 一派胡言,就这水平?
[让居易] 谢谢你的提醒!你说得很对!在写文章时的确有过你说那种担忧和疑虑;“法式政治课”也许更合适一些.....当然在文中还是特别注意了对“洗脑”的界定...... 作者
[Voyageur] 您对法国Bac哲学题的宣传非常有益。不过这篇文章中用“洗脑”来描述法国哲学教育,虽然加了引号,虽然您也说了它与通常说的洗脑相反,借用它来描述,也是严重的错误,尤其是这个词反复出现,人们会自然回到洗脑的本身意义上,最后文章给人留下的唯一记忆,就像您文章的题目所说:法国哲学教育=洗脑。法国哲学教育是培养自由思考,洗脑是消除自由思考。Wikipedia: L'expression lavage de cerveau regroupe des procédés qui auraient la faculté de reconditionner le libre arbitre d'un individu par la modification cognitive, peut-être aussi physiologique et neurologique, du cortex cérébral. 借用正好对立的概念来描述对方,会误导很大一部分国人,人们会说,原来不过也是另一种洗脑罢了。
[浮云枫] 期待早日出版。订20本。
[秦志莺] 虽说是父母养育孩子,其实孩子们是来帮助我们学习的。
[一群众] 不错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