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是如何防患“伊斯兰极端化”的?
Quelles sont les politiques de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en France ?
作者:儒思忧  发布时间:22/02/2019   浏览次数:2125

  

 “反犹太主义正在象毒药,象胆汁一样地蔓延。它在出击,它在腐化精神,它在杀人。”

 

法国内政部长克里斯多夫卡斯岱内尔(Christophe CASTANER)如是说。同一天(2019211),他还透露:2018年法国受统计的反犹太人行为达到541起,同比激增74%......

 

2019215日,法国媒体披露,在巴黎13区的邮箱上,曾从德国集中营生还的已故法国女政治家西蒙娜维依(Simone VEIL)的肖像被涂上纳粹十字;人们感到愕然......

 

2019216日,法国哲学家阿兰芬基耶尔克劳特(Alain FINKIELKRAUT)在巴黎街头被参加第14次“行动”的“黄衫党”人士公开辱骂为“犹太复国分子混蛋”,在整个法国引起轩然大波......

 

2019219日,法国东部克瓦申海姆(Quatzenheim)镇的阿尔萨斯犹太人墓园里,近百座犹太人坟墓遭亵渎破坏;马克龙总统亲自到现场察看......

 

当晚,包括现任法国总理和近一半政府阁员以及两位前总统在内的近2万人聚集巴黎共和广场,声讨反犹太主义和传播仇恨的行径......

 

正是在这一令人错愕﹑郁闷和愤怒的背景之下, 2019220日晚,在法国犹太机构代表理事会(Crif - Conseil représentatif des institutions juives de France)举行的第34届年度晚宴上,应邀出席的法国马克龙总统在演讲中大声疾呼:法国面临着可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反犹太主义“前所未有的复现(résurgence inédite)”。

 

马克龙说:“最近几年来,反犹太主义又开始在法国杀人了(A nouveau, depuis plusieurs années, l’antisémitisme tue en France)......

 

为了应对这一局面,马克龙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 法国将在现行法规中,拓展“反犹太主义/antisémitisme”的概念,把目前还只被视为一种人们可以赞同或不赞同的“意见(opinion)”的“ 反犹太复国主义/antisionisme”纳入被现行法律惩罚的“反犹太主义/antisémitisme”罪行(délit)的范畴。

 

“反犹太复国主义是反犹太主义的现代形式之一(L’antisionisme est une des formes modernes de l’antisémitisme)”, 马克龙斩钉截铁地说道。

 

显然,法国社会正在被各种仇恨毒化。仇恨犹太人﹑仇恨外国人﹑仇恨伊斯兰教﹑仇恨精英﹑仇恨政治人物﹑仇恨代议制民主﹑仇恨富人......

 

仇恨的蔓延正在促使法国社会走向“极端化”。

 

“极端化”将是未来法国政府和社会需要面临的一个毒瘤。

 

然而,应当说,最近几年以来,尤其是2015年巴黎遭受恐怖袭击以来,法国政府对于这一“极端化”已经有了清醒的认识并有所防患,开始了某种去极端化/déradicalisation或者确切地说 预防极端化(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与极端化作斗争﹑打击极端化(lutte contre la radicalisation)的进程

 

当然,这儿的“极端化”首先是指“伊斯兰极端化”;它应该是导致今日法国社会撕裂的诸多诱因之一。

 

那么,法国防患“伊斯兰极端化”的现状如何呢?

 

 

 

 

一﹑如何定义“极端化”?

 

在涉及“极端化”之前,首先需要谈到恐怖主义。

 

最近几年来,法国连续经历了一系列恐怖凶杀惨案,使得原先并不被法国政府当局视为优先问题的恐怖主义自2012年起成了法国政治舞台上的一个重大议题。

 

在预防恐怖主义方面,法国曾一度落后于其他欧洲国家,只是到了最近才真正得到重视。法国政府最初想到,还只是为了阻止有可能从事恐怖主义暴力行动的人士重新回到法国国土:2014年,法籍年轻人赴叙利亚参战问题成为法国的一个敏感政治话题,于是便产生了制订专门针对这一人群的特殊措施的想法。20151月《查理周刊》恐怖杀戮案之后,防患恐怖主义的步伐则突然加快,并一时成为中心议题,包括 开设“去极端化中心(Centre de déradicalisation)”在内的各种提议应运而生......

 

“去极端化(déradicalisation)”或“极端化(radicalisation)”概念便是在这一背景之下被推倒了法国社会舆论的前台。

 

而,尽管“极端化﹑激进化/radicalisation”已成为近几年法国时事政治中出现频率愈来愈高的一个概念,它也还是具有某种不定性和争议性。例如,究竟如何界定“极端/激进”? 一个人从哪一个时刻开始可被认为是“极端分子(radicalisé)”? 在暴力行为之前?还是在过渡到行为那一刻?

 

“极端化/激进化”说法最初出现于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后的美国,它指的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认同暴力极端主义(extrémisme violent)的一个过程(processus)

 

虽然这一概念目前常常与伊斯兰极端激进主义(islamisme radical)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并不只限于伊斯兰激进主义:暴力行动(action violente)也可以与其它意识形态相关,例如:新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等等。

 

因此,关于这一概念,在法国被比较普遍接受和引用的,是巴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主任研究员﹑出生于伊朗德黑兰的法国籍社会学家法拉德柯斯洛卡瓦尔(Farhad Khosrokhavar)的定义,即:“极端化指的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接受一种与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相关的暴力行动形式的过程;这种带政治﹑社会或宗教色彩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从政治﹑社会或文化层面对既定秩序进行质疑”。这一定义涵盖了各种形式的极端化,强调了“暴力(violence)”﹑“意识形态(idéologie)”和“与周边环境决裂(rupture avec l’environnement)”这三个“极端化”的特征,并且特别指明了“极端化”是一个“过程/进程(processus)”,而不是一种“突然转变(basculement)”。

 

“极端化”是一个基于长时间段(temps long)的逐渐演变的“过程”这一概念,恐怕应该也是理解法国政府的各种预防 “极端化”政策措施的一把“钥匙”。

 

 

 

 

 

二﹑制度背景:法国的“政教分离”与穆斯林人口

 

法国是个传统的天主教国家。教会与国家之间的竞争与冲突关系经过几个世纪的漫长演变之后,通过1905年制订颁布的“政教分离”法律(Loi sur la laïcité)得到了最终解决。

 

这部法律确立了一种迄今依然有效的法国式的“政教分离(laïcité)”;它除了确立信仰自由﹑保证各种信仰权的自由行使以及要求教会中立等原则之外,还作出了至今仍然影响深远的三项重要规定:即:第一,政府不干预宗教神职人员任命;第二,政府不得对宗教活动提供任何公共补助;第三, 对于1789年大革命时期被收为国家或市政府财产的教堂建筑,其产权依然归国家或地方市政府所有,但国家和市政府须免费提供给教会作为宗教活动场所使用。

 

然而,法国1905年的“政教分离”法律实际上调节的只是国家与当时作为最主要宗教的天主教会之间的关系;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上个世纪60年代非殖民化以来,由于大批穆斯林移民的到来,一方面使得法国本土的宗教信仰“版图”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而另一方面,政府与宗教,特别是势力逐渐扩大的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依然受1905年“政教分离”法律的制约。

 

 

 

 

 

这一制度性制约在有效规范国家与宗教之间关系的同时也造成法国穆斯林人口与社会及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上的某种紧张,其中尤其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由于国家不干预神职人员的任命,使得某些法国以外的伊斯兰教国家或伊斯兰教派,包括某些极端主义教派利用这一空子,向法国派遣阿訇等神职人员,行使影响力;

 

第二,由于政府不能为穆斯林教徒建造清真寺提供任何补贴,导致一方面某些大城市穆斯林教徒集中的街区清真寺建造困难,宗教活动场所匮乏,常常出现街头跪拜祷告的场面,引起穆斯林居民与其他信仰的居民之间的紧张,另一方面,也为其它伊斯兰国家教派的地下资金进入法国建造清真寺提供了方便,其中也不乏极端主义教派趁虚而入;

 

依个人之见,这大概是法国“政教分离”背景下,一个可能触发某些穆斯林人口不满,甚至导致个别人由此走向“极端化”的不容忽略的因素。

 

 

关于法国的穆斯林人口

 

由于法国法律禁止作任何与人口种族﹑宗教及政治信仰有关的统计,所以没有官方的准确统计数字。

 

近年来,不少极右组织在各种场合所声称的法国有“2千万穆斯林人口”的说法显然属于不可靠的编造。

 

据美国最权威的宗教人口独立研究机构“Pew Research Center/PEW研究中心”于2017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提供的数据,2016年法国的穆斯林人口(不仅仅是信徒)约为570万人,占总人口的8.8%;该机构估计的2010年的法国穆斯林人口是470万人,也即6年时间内增加了100万人。

 

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和法国人口研究所(INED)曾于2010年发表过一项名为行迹与根源(Trajectoires et origines)的人口调查研究提出了法国穆斯林人口占总人口比例8%的估计依此推算在法国现有6636万总人口中,穆斯林人口约为530万人左右。

 

因此,根据这些严肃可靠的研究数据,法国有500万至600万穆斯林人口这样一个估计应该比较符合现实。当然这也意味着伊斯兰教已经是法国的第二大宗教,法国的穆斯林群体也是欧洲最大的穆斯林共同体。

 

 

 

 

 

 

三﹑与法国伊斯兰“极端化”相关的最新数据

 

据法国政府“预防犯罪与极端化部际委员会(CIPDR-Comité interministériel de prévention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 la radicalisation)2018223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法国目前共有2600名年轻人和800个家庭通过中央政府设在各省的省政府极端化预防及家庭陪护小组(CPRAF)网络受到监管与陪伴;

 

全法国共有101个“极端化预防及家庭陪护小组(CPRAF)”,每个省都设有一个,此外,还有90个作为各省政府合作伙伴的“监管与陪伴(prise en charge et accompagnement)”协会或机构;

 

全国共有25000名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务员和社会工作者接受过与预防极端化相关的专门培训。

 

全法国共有1123名被确定为“极端分子(radicalisé)”的普通法(de droit commun)在押囚犯(détenus)504名因伊斯兰恐怖主义犯罪事实而遭羁押的囚犯,都曾经受过OsnyFrenesFleury-Mérogis三座监狱“极端化评估区(QER)的甄别评估

 

另有635名因“极端化”而接受监狱“职业融入与缓刑”部门(SPIP - Services pénitentiaires  d’insertion et de probation)的“开放环境(en milieu ouvert)”监控跟踪,其中135人因伊斯兰恐怖主义犯罪(85人受司法监控,50人被判“开放环境监控”),另外500属于普通法罪犯但被监狱行政当局鉴别认定为“极端分子”。

 

除了这些被监禁和在监狱外受监管的“极端分子”之外,截至2018220日,全法国共有19745人被列入“预防恐怖主义极端化举报处理档案(FSPRT – Fichier de traitement des Signalements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à caractère Terroriste)”,其中10960人被“受理(pris en compte)”,4604人已“结案(clôturé)”,3557人受“注视(en veille)”,624人处于其它状态(autres statuts)

 

 

 

 

 

 

 

四﹑法国反恐与预防“极端化”的法规体系

 

从历史上看,法国的反恐法律常常是发生在法国国内或国外的恐怖暴力事件造成的结果。

 

例如,18001224日巴黎最早的一起 汽车爆炸恐怖事件导致参议院于180114日确立了对“危险人口”实施“不经判决的放逐(déportation sans jugement)原则 1893年由于发生无政府主义恐怖爆炸事件议会通过了一些后来被视为恶法(lois scélérates)”的法律,它们赋予政府包括镇压无政府主义者﹑限制新闻自由或集会自由等在内的特别权力;在后来20世纪60年代的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法国议会则订立了“特别权力(pouvoirs d’exception)紧急状态(l’état d’urgence)”组织法。

 

但真正对“恐怖主义”概念作出最早法律定义的, 198696日第86-1020号“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该法律还作出了延长拘留时间和对赞扬恐怖主义定罪(incrimination d’apologie du terrorisme)等规定。

 

1991年以来,法国议会又先后出台一系列法律,通过增加警察权力﹑延长羁押时限﹑提供窃听可能和实施身份检查等措施,使反恐机制获得演变发展。

 

2012年以来,特别是2012322发生默哈迈德梅拉(Mohammed Merah)恐怖枪杀案以后,法国更是频频立法,加强反恐措施。

 

201212月起至今,法国议会在短短的6年时间内共制订通过了17部反恐法律, 其中14部在奥朗德总统治下颁布生效,仅发生两起重大恐怖袭击案的2015年一年,就颁布了5部反恐法律, 2016年也有5部与反恐相关的法律出台;马克龙任总统后,也先后于2017711日﹑20171030日和2018329日颁布了三部与反恐﹑紧急状态与国内安全相关的法律。

 

 

 

 

2014年起,法国年轻人赴伊斯兰国战区参战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起极大关注,成为一个令法国全社会担心的公共政治话题;而这些恐怖分子都是出生在法国并在法国度过童年这一事实尤其使舆论和民众震惊。

 

法国政府开始意识到“极端化”现象的严重性,并从此把预防“极端化”作为一项反恐的重要手段;“预防极端化公共政策”这一概念正式形成;历届政府先后制订﹑发布并实施了一系列与预防伊斯兰“极端化”相关的重要政策措施,其中包括:

 

20144月公布的“打击恐怖主义全国计划(Plan national de lutte contre le terrorisme)正式把预防极端化作为反恐的一个重要部分

 

2014429日内政部长发布第一份通函(Circulaire)决定成立极端化预防与救助全国中心(Centre national d’assistance et de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CNAPR)”;

 

201659日公布了“反恐怖主义与极端化行动计划(Plan d’action contre la radicalisation et le terrorisme – PART),扩大动员参与行动的范围,把体育俱乐部﹑国民教育部或家庭补助金管理署等机构也列入预防“极端化”的行动角色范围,并增加预防“极端化”专门预算和人员编制,加强有关预防“极端化”的培训;

 

2018223日,法国政府在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总理主持下宣布了一项新的“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Plan national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确定了防止极端化的“五大轴心”和60项具体措施(参见后面简介)

 

 

 

 

 

 

 五﹑法国预防伊斯兰“极端化”的组织机构与运作机制

 

 

目前,法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由中央政府主导的多层次组织机构和运作机制(参见“示意图”)

 

在这一组织机构中,中央政府(Etat)承担关键角色,负责通过各类不同机构促动与组织预防“极端化”的公共行动。

 

在这一架构中承担核心角色的是一个叫做“预防犯罪与极端化部际委员会(Comité interministériel de prévention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 la radicalisation – CIPDR)”的机构。这是一个在成立于2006年的原“预防犯罪部际委员会(CIPD)”的基础上于2016年“扩建”的机构, 也即在原来预防犯罪的事权之外,新增加了“预防极端化”的职能。 

 

该跨部委员会由总理﹑或经总理授权由内政部长主持,由政府18个相关部委 20名部长组成,其中包括:内政部﹑生态转换与团结部﹑司法部﹑欧洲与外交部﹑军队(国防)部﹑国土协调发展部﹑团结与卫生部﹑经济与财政部﹑文化部﹑劳动部﹑国民教育部﹑农业与食品部﹑公共行动与财务部﹑高等教育﹑研究与创新部﹑海外事务部﹑体育部,等等;

 

“预防犯罪与极端化部际委员会”负责制订犯罪与极端化预防领域的政府政策方针,管理“预防犯罪跨部基金(FIPD),负责相关领域公务人员和社会工作者的培训,传播与提供有关资料工具等。部际委员会设有一个总秘书处,由一名专职秘书长负责日常工作。

 

在最近几年,不少中央政府所属 机构也被赋予防患“极端化”的事权和手段;例如,“警惕与打击邪教部际工作组(Mission interministérielle de vigilance et de lutte contre les dérives sectaires – MIVILUDES) 被要求负责从邪教失控角度审视暴力极端主义问题;又如,隶属总理府的 专家顾问机构“国立安全与司法高等研究院(INHESJ)”也承担了“极端化”问题的研究,并为各级地方政府提供相关培训。

 

除了中央政府的中央机关和各省派驻机关(例如,由省长领导的省政府在法国是属于中央政府的派驻机构) 之外,市镇(commune)﹑省(département)和大区(région)三级地方政府(collectivités territoriales)以及各类社团协会也被结合参与各项预防措施不同环节的具体落实与实施,由此形成了一个覆盖整个国土不同层级的伊斯兰“极端化”预防系统。

 

 

 

 

 

 

 

 

六﹑“预防是为了保护”:最新“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

 

 

这一名为“预防是为了保护(Prévenir pour protéger)”的“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Plan national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是法国总理菲利于2018223日在里尔市举行的一次“预防犯罪与极端化部际委员会(CIPDR)”会议上正式宣布的。

 

本届法国政府充分认识到了“极端化”已对法国的安全和社会和谐构成了持久的威胁。这一新的“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作为一项与政府正在推动的监狱﹑城市政策改革以及与法国穆斯林对话等政策连贯一致的“工程(chantier)”,比2014年的“打击恐怖主义全国计划(PLAT)”和2016年的“打击恐怖主义与预防极端化行动计划(PART)”更直接针对“极端化”,它围绕五大轴心,对原先以“侦测(détection)”﹑“培训”﹑“开放与封闭环境监管(prise en charge en milieu ouvert et fermé) ”以及“发展研究”为重点的预防政策作了调整,并提出了60项具体措施。

 

这“五大轴心”分别为:

 

1)面对“极端化”,形成思想防备(Prémunir les esprits face à la radicalisation)

2)扩充侦测/预防网眼(compléter le maillage détection/prévention)

3)了解与预见“极端化”的演变(comprendre et anticiper l’évolu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4)使地方行动角色职业化与评估各种实践(professionnaliser les acteurs locaux et évaluer les pratiques)

5)调适“脱离接触”措施(adapter le désengagement)

 

该计划提出的60项具体措施包括:

 

在教育方面,把精力投向学校(investir l’école),在小学加强“政教分离(laïcité)”﹑共和国价值观教育;在敏感街区加强星期三“作业陪伴计划”,使学生得到更好陪护;利用课外时间加强媒体教育;在学校传播由国民教育部与预防犯罪和“极端化”部际委员会编写的极端化预防指南;

 

该计划还准备加强对不受政府合同制约(écoles hors contrat)的私立小学的检查;因为法国的学校除了占绝大多数的公立学校之外,私立学校分两类,一类是与政府国民教育部签约的私立学校(écoles privées sous contrat),这类学校可获得政府的资助,特别是教师的工资均由中央政府承担,但作为条件,这类私立学校必须与公立学校一样,遵守国民教育部规定的教育大纲;天主教会办的私立学校大多为这类签约学校;另一类非签约学校不能享受政府补贴,但也可以不遵守国家统一的教育大纲;这类学校为数不多,但大部分和伊斯兰教会有关,通常也是灌输伊斯兰教义与教育观念的场所之一,目前有74000名学生在这类非签约私立学校上学,人数近年来出现上升趋势,也愈来愈成为人们对“极端化”的担忧之一;法国政府的这一预防“极端化”计划,准备对这类学校加强检查,并修改有关的创办申报程序。

 

在监狱方面,由于监狱是法国伊斯兰“极端化”的重要场所之一,法国政府决定对“极端分子”囚犯实行隔离措施,为此将增加1500个监狱囚禁位置;

 

在公职部门,法国总理宣布委托公职部长组织研究把受极端化影响的公务员调离与公众接触的敏感岗位的可能性,以避免这类公务员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丧失中立立场,甚至对公众施加“极端化”影响的风险;

 

对于从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圣战区域回到法国的未成年人(revenants),该计划决定采取个性化监管措施,为此,将开设3个新的“个性化监管中心(centre de prise en charge individualisée)”。

 

总之,从这一新的“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来看,法国政府已充分意识到“极端化”与恐怖主义的关系及其对当今法国社会构成的长久威胁,似乎也已做好了与伊斯兰“极端化”打“持久战”的准备。

 

当然,列入该雄心勃勃的计划的这一波措施的具体实施及其成效将会如何?这还需要拭目以待。

 

 

 

 

资料来源/Sources

 

法国政府最新“预防极端化全国计划”:

https://www.gouvernement.fr/sites/default/files/contenu/piece-jointe/2018/02/2018-02-23-cipdr-radicalisation.pdf

 

巴黎大区城市规划整治研究院(IAU – IDF)研究报告:“关于极端化预防的公共政策”:

https://www.iau-idf.fr/savoir-faire/nos-travaux/edition/politiques-publiques-de-prevention-de-la-radicalisation.html

 

关于法国近30年来的反恐法律:

http://www.vie-publique.fr/chronologie/chronos-thematiques/trente-ans-legislation-antiterroriste.html

 

关于法国1905年“政教分离”法律: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116

 

关于法国穆斯林人口:

https://factuel.afp.com/20-millions-de-musulmans-en-france-ils-sont-environ-4-fois-moins-selon-les-estimations-les-plus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本站广告:

 

 

 

 

 

 

法兰西360”网站从201991日至1010日推出中秋国庆重阳限时特别优惠活动,一次订3箱每箱可优惠155元人民币。

 

中秋国庆重阳节限时特别优惠下单链接:

优惠价:316欧元(2500元人民币)/3(90)

原价:380欧元(2966元人民币)/3(90)

 

*天然香草味: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product/show/id/115

*巧克力粒味: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product/show/id/116

 

天然香草味和巧克力味任选

3箱连订可供3个月90天消费

含国际快递及清关费用

每月1(30),分3次直接从法国发送

  

G-Nutrition老年养面包完整中文资讯链接: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topic/show/id/76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40#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G-面包”是怎么回事?[观 看]
[更多视频]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