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与忧伤,聊一聊绘画中的黑人形象
作者:海霞  发布时间:28/05/2019   浏览次数:649

 [本文首“海霞艺术讲座”微信公众号,西360”网站原作者同意转载]

 
 
 
(一)
 
谈论艺术史上的黑人形象之前,我们先来讲个故事。
 
圣经旧约〔創世記9:18-23〕里讲述了大洪水之后,诺亚一家成为世上仅存的人类。神与他们立约,赐福与他们,要他们生养众多,遍满全地。诺亚的三个儿子,闪(Sem)、含(Cham)、雅弗(Japhet)就成了世上万族的始祖。
 
诺亚种植葡萄酿酒,有一天,他喝多了自己酿造的葡萄酒,赤身裸体醉醺醺地躺在帐棚里睡着了。儿子含看到,就跑去把这个情景告诉了两个哥哥。闪和雅弗平时对父亲尊敬有加,于是他俩拿了衣服去给父亲盖上,为了不看到父亲的裸体,他们倒退着进入帐棚。
 
 
诺亚醉酒, 德国版画 La Chronique de Nuremberg, 1493年
 
诺亚醒来,知道含做的事后,大发脾气,说:“诅咒将降临到含的儿子迦南身上,迦南将给他弟兄做奴仆。” 又说:“上帝是应当赞颂的,愿迦南做闪的奴仆。愿上帝使雅弗繁盛,愿他的子孙与闪的子孙生活在一起!迦南要做雅弗的奴隶。”
 
相传雅弗是北方民族即欧洲人的祖先,而含的后代就是非洲人。
 
 
(二)
 
历史似乎在神的预言、祝福与诅咒里拉开序幕。至少在近代西方,圣经旧约的故事成为很多欧洲白人殖民非洲、将黑人贩卖为奴的理论源头和借口。
 
奥赛博物馆今年春夏的特展《黑人模特儿,从藉里科到马蒂斯》正是通过绘画与雕塑,讲述黑人与欧洲人的关系,揭示了白人殖民非洲,将黑人贩卖到美洲为奴,黑奴如何觉醒抗争,争取自由平等的历史过程。
 
法国博物馆界第一次选择这个“触目惊心”的主题,通过各个时代的黑人艺术形象帮助我们了解这段历史进程。
 
 
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就与非洲黑人有交往。1500年前后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麦哲伦环球航行加速了这种交往。新航线的开辟,英国、荷兰、法国东(西)印度公司的相继成立无不推动着大西洋上的贸易与交往。
 
三个世纪的黑奴交易,是欧洲白人与非洲黑人交往历程的真实写照。近代的废奴进程也无一例外地通过艺术作品呈现在我们眼前。
 
画展的好处是直观,画面就在眼前,视觉的冲击力强大。两个小时的观赏足以激发公众温柔而忧伤的情感。
 
16世纪的北方画家,经常将圣经故事里的黑博士巴尔达扎(Balthasar)入画。北方杰出的画家丟勒(Albrecht Dürer)在《三博士来朝》里生动表现了那个卷发、撅唇的黑人博士巴尔达扎(Balthasar)。
 
 
丟勒《三博士来朝》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1504年
 
而南欧的威尼斯画家维罗内塞(Paolo Veronese)更喜欢在豪华宴席的场面上,巧妙安排进黑人仆佣的身影。
 
 
 
维罗内塞《Lévi 家的晚餐》1573年 威尼斯美术学院博物馆 
 
美洲大陆的发现、环球新航线的开辟给欧洲带来了无尽财富。将身强力壮的非洲黑人用船载到美洲的甘蔗、橡胶、咖啡种植园做苦工,然后再将生产出的高利润“舶来品”卖到欧洲市场,这“三角贸易”吸引着欧洲各国加入大西洋贸易的角逐。
 
那时候少有艺术家亲自远渡重洋去发现异域风情,但从17世纪末,有年轻的黑人被带回欧洲。那个时代有个黑人仆佣相伴是地位和财富的象征。黑人儿童被带到欧洲“接受调教”、“去除其野蛮特质” 是上流社会流行的做法。
 
 
Pierre Mignard《Portsmouth公爵夫人》
 
1672年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伦敦 
 
 
Jean-Marc Nattier《扮作苏丹女子的Clermont小姐》1733年 伦敦 Wallace Collection
 
看!这画中两位路易十四、十五时代有名有姓的贵妇名媛都拥有她们异国情调的“活玩具”。
 
那个时期绘画中的黑人仆佣长着千篇一律的面孔:扁宽脸型,突出的嘴唇,倔强的卷发。绘画反映出了他们的真实地位:他们只是一个陪衬、玩偶,他们的憨厚拙朴和深棕的肤色更衬托出主人的高贵白皙。
 
黑奴交易持续了三个世纪,美洲种植园或矿场里的黑人苦力为欧洲带来了大量财富,而黑奴的悲惨境遇一直要等到18世纪末才有进步人士关注。法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想的平等自由宗旨促使了一部分欧洲人反省,美洲殖民地的恶略劳动条件也让黑人奴隶奋力抗争。
 
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爆发。1791年,法国在中美洲的殖民地圣多明戈(今天的海地共和国)黑奴起义反抗。1794年2月4日,法国第一次通过废奴法令。同年,法国国民公会里出现了第一位黑人议员,为法国大革命出生入死的 Jean-Baptiste Belley 将军。
 
 
Anne-Louis Girodet《议员Jean-Baptiste Belley》
 
1797年 凡尔赛宫
 
当时的国民公会里出现了三名黑皮肤的议员,这是历史的进步。但好景不长,拿破仑上台后为发展殖民地经济,于1802年又恢复了黑奴制。这个制度又将持续四十多年直至1848年。
 
在这期间,只有少数的黑人有机会来到法国。当时有一种思潮,认为从人种学上讲,黑人是“低级一等”的种族。在伦敦和巴黎,竟然有动物园把黑人装进笼子,供人观赏。
 
1807年,拿破仑曾下令调查法国境内的黑人人数,以便控制下等黑种人与白人的通婚及产生后代。调查的结果是“男性黑人821名,女性黑人461名,还有13名性别不明确,共计1295人……主要居住在波尔多等港口城市。” 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但的确也表明拿破仑统治的帝国时期,法国境内的黑人很少。种族歧视的理论很有市场。
 
那个时候,黑人是没有名字的,或者充其量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而没有姓氏。
 
艺术家为我们留下了很好的例证。
 
 
Marie-Guilhelmine Benoist 《黑人女子的肖像》1800年   卢浮宫
 
这是一幅1800年的肖像画,名字就叫《黑人女子的肖像》,近代的研究使专家学者知道了这个黑人女模特儿叫玛德琳娜(Madeleine),而当年的女画家Marie-Guilhelmine Benoist 并未直接给我们留下模特儿的名字。因为在两百年前,黑人是没有名字的。女画家Marie-Guilhelmine在当时已经算很有进步思想的,她经历了大革命的很多磨难,也经历了女性画家被歧视的境遇。在这幅肖像上,这个黑人模特儿已经很有自己的个性特征,已不是千篇一律的黑人模样。
 
女画家大胆使用了上流人士肖像的四分之三侧面画法,模特黑檀木色的肌肤被浅色背景烘托,白色的头巾和衣裙、后背及扶手上蓝色的织物将模特儿映衬得高贵典雅。
 
而模特儿赤裸上身是当时对待黑人形象的一个习惯做法,“因为他们身份低微,可以像原始野蛮动物一样赤身裸体。” 可见当时这类社会偏见是无处不在的。
 
浪漫主义绘画的开山鼻祖藉里科(Théodore Géricault)也大胆启用了黑人模特儿。这个模特儿有名字,叫约瑟夫。他少年时离开法属圣多明戈到法国来闯荡。先在一家马戏团表演,后来他健美的身躯和肌肉赢得了艺术家们的欣赏,藉里科在震惊一时的名作《美杜莎之筏》中就用他做的模特儿。
 
那个在惊涛骇浪中、性命攸关时被众人举起的黑人就是约瑟夫!
 
 
 
藉里科《美杜莎之筏》1818-1819年 卢浮宫
 
这个约瑟夫运气不错,他后来成为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特别雇佣的三名黑人模特儿之一。很多画家都很欣赏他,包括大师安格尔。但直到19世纪60年代去世,他都怀有思乡之痛苦。正如藉里科为他画的这幅肖像流露出的淡淡怅惘与忧伤。
 
 
藉里科《黑人约瑟夫》1819年 洛杉矶保罗•盖蒂博物馆
 
1825年,法国的复辟国王查理十世承认海地共和国的独立。但要求年轻的共和国支付了巨额“赔偿金”。
 
一些有进步思想的欧洲白人继续为废除奴隶制奔走抗争,1833年,英国宣布废除黑奴制。
 
一方面是黑奴为殖民地带来的巨大利润财富,另一方面是进步思想、人道主义对黑奴制的日益抨击与质疑……路易•菲利普国王左右摇摆。
 
1848年革命爆发,第二共和国成立。新政府当机立断通过法令,废除了黑奴制。第二年政府向画家 François-Auguste Biard订购的这幅作品表现的就是消息传到热带殖民地,黑人奴隶们的欢呼雀跃。
 
 
François-Auguste Biard《1848年法国殖民地废除黑奴制》1849年 凡尔赛宫
 
1852年,美国畅销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发表并译成法文,加速了美国《废奴令》的颁布。
 
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全美国废止奴隶制度。1865年4月15日,主张废奴运动的林肯总统被暗杀。
 
消除种族歧视的道路,依然漫长。
 
未完待续。
 
注:奥赛博物馆特展《黑人模特儿,从藉里科到马蒂斯》2019年3月26日至7月21日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432#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