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与北方,达芬奇与弗莱芒绘画
作者:海霞  发布时间:01/12/2019   浏览次数:185

  [本文首“海霞艺术讲座”微信公众号,西360”网站原作者同意转载]

 

 
卢浮宫,达芬奇逝世五百周年大展,人潮汹涌。我挤在人群中,似乎看到了两幅早期弗莱芒风格(les primitifs flamands)的作品。奇怪!达芬奇一生的活动范围,除了意大利就是法国,怎么策展人会弄来两幅北方弗莱芒画派的人物肖像?
 
 
前不久在比利时看了很多15、16世纪的早期弗莱芒绘画(或称佛兰德斯绘画),对这类肖像的特点记忆犹新。那种典型的四分之三侧面,脸部表情的平静与淡定,是北方佛莱芒肖像画所特有的。
 
我仔细端详其中一幅……哦,这幅肖像竟然是意大利画家Antonello da Messina 的作品,名字叫《Le Condottière》。
 
 
Antonello da Messina《Le Condottière》1475年 
卢浮宫
 
Le Condottière 就是雇佣军头目的意思。幽暗的背景前,男子用锐利的眼神注视着我,尖挺的鼻子,双唇紧抿,薄薄的上唇处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嗯,这的确是一名职业军人,不怕死的雇佣军。当时的意大利半岛局势非常不稳,十几个彼此独立的公国或共和国对立冲突,战事频繁,胆大无畏、挣钱卖命的职业军人很有市场。
 
画家Antonello da Messina年轻时在那不勒斯学艺,当时的那不勒斯属于西班牙阿拉贡王国,经济文化繁荣,是北方佛莱芒艺术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艺术的交汇之地。很显然,Antonello da Messina在这里接触学习了北方早期佛莱芒绘画。他还是意大利半岛上最先使用油彩颜料的画家之一,北方佛莱芒大画家凡•艾克(Jan Van Eyck)发明的油彩颜料。
 
这幅肖像是意大利画家学习早期佛莱芒画派的代表作。
 
我又仔细看另一幅。
 
 
哦,这次猜对了!的确是佛莱芒地区布鲁日(Bruges)的著名画家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的作品。画中人的名字为Bernardo Bembo,是当时威尼斯的名门望族,外交官、人文主义学者。
 
 
汉斯•梅姆林《手拿罗马像章的男子》
1471-1474年 安特卫普王家美术馆
 
此人于1471至1474年之间曾担任威尼斯驻勃艮第公国的大使,布鲁日当时属于勃艮第公国,身份尊贵的大使自然有机会请到当时佛莱芒最著名的画家梅姆林为自己画像。
 
这幅画像的旁边展出了一幅红外线透视图,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达芬奇年轻时候的一幅作品:《吉内薇拉•班琪》(Ginevra de’ Benci)。
 
 
嗨,可惜这次特展没能借来收藏在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原作。这是达芬奇留存在世的最早的肖像画。
 
 
《吉内薇拉•班琪》1475-1476年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画中的女孩圆圆脸,有着宽阔的额头,眼睑微微低垂,神情温柔、略带忧郁,似乎若有所思。她有着独特的杏仁眼、宽宽的双眼皮儿,淡淡玫瑰色的小嘴几乎没有轮廓线,全靠朦胧的色调来巧妙过渡。头上的金色发卷精巧细致,衬托着姑娘白皙明亮的小脸儿。
 
这个美丽的女子是佛罗伦萨的才女、名门闺秀吉内薇拉•班琪,她写的诗歌在佛罗伦萨人文学者圈里备受赞赏。她的家族从事银行业,跟美第奇家族交往密切。刚才提到的Bernardo Bembo从勃艮第公国回来后即被派往佛罗伦萨当驻外大使,他认识了吉内薇拉•班琪,对她怀有一种柏拉图式的爱慕之情,就像彼特拉克对他梦中情人劳拉的爱恋。当时佛罗伦萨贵族圈里推崇这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他们用诗歌和绘画来称颂女性的美丽善良,纯洁节制,来慨叹理想爱情的可望不可得。
 
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是Bernardo Bembo向年轻的达芬奇订购了这幅肖像,作为结婚贺礼赠给新婚的吉内薇拉及她的家族。
 
作这幅画时,姑娘16岁出头儿,达芬奇也只有23岁。
 
姑娘背后簇拥着刺柏枝(genévrier),这种植物可能用来象征姑娘的名字Ginevra 吉内薇拉。
 
这是一幅画在白杨木板上的画,画的背面绘有互相缠绕的月桂枝、棕榈叶和刺柏枝,拉丁文卷轴上有 “virtutem forma decorat”,意思是“美丽为美德增色”。
 
 
这个姑娘身后的风景跟刚才Bernardo Bembo的那幅背景非常相似,都是北方早期佛莱芒风景画的特点,山川河流、树木尖塔,秀丽清晰。请对比两图的背景。
 
 
我们还可以对比一下同时期达芬奇的另一幅绘画《拿康乃馨花的圣母子》中的背景,似乎更具有我们习惯的达芬奇“雾状渲染法”(Sfumato)朦朦胧胧、轻纱笼罩的感觉。
 
 
《拿康乃馨的圣母子》1474-1476年 
慕尼黑 Alte Pinakothek
 
很多专家推断《吉内薇拉•班琪》背景的画法很有可能是是订画人Bernardo Bembo的意愿,他刚从勃艮第宫廷来到佛罗伦萨,对北方佛莱芒画家的特点很了解,很欣赏。他希望达芬奇用同样的方式来描绘风景!
 
不管怎么说,年轻的达芬奇肯定熟悉了解北方早期佛莱芒画家的特点,15世纪的意大利与北方国家的确是频繁交流和互相学习的,有意大利和佛莱芒地区的画家南北游走,或者商人、银行家、外交使节互相走动,将作品从北带到南,从南又传到北。在那个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时代,他们有自己的办法完成彼此的交流和互动。
 
另一幅达芬奇年轻时的作品《音乐家》也是明证。虽然这幅画没画完,但显而易见它也受到了北方佛莱芒画派的影响。
 
 
《音乐家》1483-1490年 米兰 
Pinacoteca Ambrosiana
 
黑暗背景上的音乐家表情专注,身体动作略显僵硬,如果说达芬奇年轻时从北方弗莱芒画派那里学到了秩序与节制,那属于他独有的美丽温柔、神秘朦胧的特点要在后来的几年里显露端倪。
 
是的,他即将走上真正的自由创作之路。
 
 
海霞写于2019年11月29日巴黎

 

 

 

相关信息
  • 我要赞赏
  • 最低金额:1.00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任意金额: 欧元 [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以等值人民币支付]
  • (重要提醒:为了避免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其它银行卡支付程序受阻,请您先复制这一链接(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502#notice),退出微信,然后在游览器网址搜索框中直接贴上这一链接打开即可)
发表评论



À NE PAS MANQUER
“G-面包”小指南
[详细]
F360 WEB TV最新视频
LES DERNIÈRES VIDÉOS À VOIR

法兰西360调查
VOTRE AVIS COMPTE
您是否支持法国的“黄衫党”运动?
[更多调查][查看结果]
右侧360调查下面广告01
特约专栏作者
LES BLOGU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