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宪法委员会收到第1000个“QPC(合宪性优先问题)”

1000“QPC(合宪性优先问题)”的登记立案再一次从数据上表明了“QPC”程序在法国的成功和受欢迎的程度……

 

 

frc 93f418f8dcf29202a2a1bcf1761c1027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2022425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在忙着审核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结果的同时,迎来了法国宪政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象征意义的事件:就在425日这一天,它收到了第1000个“QPC”,也即“合宪性优先问题”。

 

QPC(合宪性优先问题)”程序在萨柯齐任总统时通过“2008723日宪政法律”(loi constitutionnelle)设立,自201031日起正式生效。

 

据法国宪法委员会当天发布的新闻公告,这第1000个“合宪性优先问题”是由法国最高法院(Cour de cassation)刑事庭于2022422日递交的,涉及刑事诉讼程序中网络连接数据资料的享用问题,要求宪法委员会审核刑事诉讼法典99-3和第99-4(articles 99-3 et 99-4 du Code de procédure pénale)条款是否符合宪法。

 

根据法国宪法第61-1条规定,任何一个在法国“受法院判决的人”(justiciable)在某一级法院受理现行案件时提起的“合宪性优先问题”在通过国家行政法院(Conseil d’Etat)或最高法院(Cour de cassation)递交宪法委员会后,宪法委员会拥有管辖权,可裁定某一项法律规定是否损害由宪法保障的各项权利与自由。

 

十二年以来,这一法国公民拥有的新权利使宪法委员会得以对法律行使合宪性“事后审查(a posteriori)(也即在法律颁布之后进行审查),而在此之前,它只能在法律颁布之前并在公权或议会权力提诉的前提下才能对法律进行合宪性审查。

 

2019年春天起,由宪法委员会处理的法律事后提诉(saisines a posteriori)总数已经超过了1958年该机构设立以来所作的法律事先提诉(saisines a priori)审核总数。

 

据宪法委员会网站提供的数据,自201031日至20211231日,宪法委员会总计收到978个“QPC”问题,其中来自国家行政法院的437个,来自最高法院的541个;对这些“QPC”合宪性优先问题的审查结果包括:认定合宪裁定543个,部分不合宪72个;完全不合宪203个;延迟效力111个;保留意见133个,其它决定30个;

 

宪法委员会现任主席罗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认为,第1000个“QPC”问题的登记立案再一次从数据上表明了“QPC”程序在法国成功和受欢迎的程度;法比尤斯甚至把“QPC”看成是一个真正的“公民问题”。在今年年底前,宪法委员会将开放一个专门关于“QPC”的创新门户网站,帮助全体公民对在各地各类法院提起的“QPC”问题的时事有一个完整的了解。

 

 

frc 8dfe0358c9cd8d82c2b05ecc276a2168

 

 

[附]:法国的“QPC”到底是怎么回事?

QPC(合宪性优先问题)” 拉近了“宪法”与公民的关系,使它成为每一个在法国生活的人(包括外国人)可以运用的捍卫自己权利的有效“武器”。

 

可以说,“QPC”是一场使法国宪政和法治国家又前进了一大步的静悄悄的革命。

 

不了解“QPC”,恐怕很难理解“法治国家”,也很难真正理解法国当今社会……

 

 

 

frc 5143c9a02797b2932dbb880ee876c835

 

 

法语里有一个经常遇到的词,叫“justiciable”,意思是“受法院判决的人”﹑“归法院管辖的人”,其实就是“打官司”或提起司法诉讼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个公民,每一个生活在法国﹑无论拥有什么国籍的人都是一个“潜在的”“justiciable”,都有可能涉及“官司”并受法院的判决。

 

从10多年前的201031日起,法国发生了一场静悄悄的﹑但却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变革:从这一天起,在法国生活的所有“justiciable”又多了一件捍卫自己基本权利与自由的“新式武器”。它的缩写名字就叫“QPC”,全称是“Question prioritaire de constitutionnalité”,汉语可译为“合宪性优先问题”。

 

这一“QPC”或“合宪性优先问题”到底是怎么会事?为什么它对每一个在法国生活的人都很重要?

 

 

frc 1d098b64f0f1d77a48d47b7b28d76189

 

所谓“QPC”或“合宪性优先问题”,在法律上又叫“合宪性先决问题(question préjudicielle de constitutionnalité)”,它指的是这样一种情形:在诉讼过程中,某一诉讼当事方可以对适用于本案判决的法律本身是否符合宪法提出疑问,要求宪法委员会进行审查并作出裁定。

 

由于法律的合宪性问题具有“优先性”或“先决性”–也即说,法院不能依据违反宪法的法律规定来进行判决–,所以,在宪法委员会对此“合宪性优先问题”作出裁定之前,法院将暂停相关案件的判决。如果宪法委员会裁定相关法律违反宪法,法院则将永远排除使用该法律判案,而这事实上也就是通过“QPC”程序废除违宪的法律或法律条款。

 

因此,“QPC”实际上意味着法国宪政史上的一个革命性进步:它不仅为普通公民的权利保障提供了又一个有效的“武器”,而且对整个国家的司法组织和宪法委员会本身的机构运作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依照法国第五共和国体制和法律效力等级原则,作为人民意志代表的议会两院表决通过的法律必须符合宪法。

 

 

frc 8a001d57afb0c633f199aeb4dd560018

 

 

而法律的“合宪性(constitutionnalité)”审查职能则由一个专门的宪法委员会(Conseil constitutionnel)来行使。宪法委员会共有9名成员组成,分别由总统﹑国民议会议长和参议院议长各任命3人;到2016年为止,所有在世前总统均为当然的终生成员,例如,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希拉克和萨尔柯奇都是当然成员;宪法委员会成员(或称“宪法法官”)任期9年,任命后不得撤换,也不能连任,每三年更换三分之一;最近一次部分更换后任命的3名新成员于20192月正式就任。

 

直至201031日前,法国的合宪性审查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

 

第一是提诉方式(saisine)上的限制:即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向宪法委员会要求对某一部法律是否符合宪法进行审核,自1959年宪法委员会成立后,起初按规定只有总统﹑总理﹑国民议会议长﹑参议院议长这四位国家最高政治人物才有权提请合宪性检查;1974年起,提诉人扩大至60名联署国民议会议员或60名联署参议员;公民不能直接或间接向宪法委员会提诉;

 

第二是合宪性审查仅限于“事先审查(a priori)”,审查对象只是已获得议会两院最终表决通过﹑但还没有经总统签署正式颁布(promulgation)的法律;宪法委员会须在一个月内作出裁定;任何法律一经正式颁布后,便不可能再送交宪法委员会请求审查其是否符合宪法。

 

据估计,自1958年直至2010年,在法国所有已颁布生效的法律中,大约只有7%经过宪法委员会的合宪性审查。

 

然而,法国2008728日的宪法修改和20091210日的组织法律对合宪性检查作了新的规定,也即引入了“QPC” 或“合宪性优先问题”条款,随着这一规定的生效,法国合宪性检查原来的两大局限已被完全打破。

 

因为,自“QPC”或“合宪性优先问题”生效后,任何受法院判决的诉讼当事人有权在法庭上对适用判案的法律的合宪性(constitutionnalité)提出争议;而且这一“优先问题”可以在除了重罪法庭(cour d’assises)以外的任何法院(包括各级普通法院﹑行政法院及其它专门法院)﹑在诉讼的任何阶段(初审﹑上诉﹑最高上诉)以及在任何诉讼程序(紧急审理程序﹑普通程序)中提出。

 

 

frc b2014137fb6adab263a2985b1ab092e1

 

审理案件的法官在收到一个“QPC”请求后,必须立即检查核实:

 

1)受质疑的法律规定是否适用于他需要裁定的争议案;

2)该法律是否已经被宪法委员会审查并宣布为符合宪法;

3)所提问题“不缺乏严肃性”(ne pas être dépourvu de caractère sérieux)–这里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关于这一条件,法语句式中使用的是双重否定,这事实上意味着对它可以比肯定句式–“所提问题必须具备严肃性”–作更加相对灵活的解释。

 

如果这3个条件都具备,那么,负责事实审的法院必须暂停本案审判,并立即将该“QPC”问题移转给最高法院(Cour de Cassation)–如争议属于普通司法案件,或国家行政法院(Conseil d’Etat)–如争议涉及行政司法;最高法院和国家行政法院须在3个月时限内作出宣判,决定是否将“QPC”移转给宪法委员会审查。而宪法委员会则唯一有权在3个月内对某一项法律是否符合宪法作出裁定。如宪法法官认定某项法律违宪,那么该法律将从整个法律系统(ordonnancement juridique)中消失。

 

 

frc e489dde033399c515e525255a5513f3a

 

 

从这儿我们可以看出“QPC”或“合宪性优先问题”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首先,“QPC”或“合宪性优先问题”使法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又多了一种强有力的保障手段。

 

组织法中有关“QPC”的条款明确规定,在诉讼中对适用法律的合宪性的质疑必须与相关法律侵犯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droits fondamentaux constitutionnels)有关。

 

而在法国,“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有一个明确的所指系统,不仅仅局限于宪法文本本身的规定;这一权利系统具体包括:

 

1789826日《人权与公民权宣言》所定义的各项权利;

19461027日《宪法序言》中所陈述的各项权利;

2004年《环境宪章》规定的各种权利;

1958104日宪法和所有共和国法律所承认的基本原则所确认的各项权利与自由;

–宪法委员会判例所确认的各项权利;

 

以上几个不同的文件和法律渊源形成了一个“合宪性整体(bloc de constitutionnalité)”,也就是说,凡由以上任何一个文件所规定的权利,都具有宪法效力,都属于“合宪性”审查的范围。这也就意味着:任何“受法院判决的人”都有权以宪法保障的权利和自由受侵犯为理由,对相关法律是否符合宪法提出质疑,要求宪法委员会作出裁定。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法国的“合宪性”审查也包括“违国际条约性(inconventionnalité)”审查,也即检查相关法律是否违背法国所批准的各种国际条约承诺。

 

第二,把法律“合宪性”审查的提诉权从原来只有四名国家最高领导人和60位联署议员才能享有的“特权”转变为一种任何一位“受法院判决的人(justiciable)”,也即任何一位公民(和受法国法律管辖的人)都能使用的权利,这一巨大转变的意义非凡,它使得宪法对公民权利和自由的保障更为直接具体,也更具强制性;

 

frc 89f2460eabf4e473f3be6cf0c799a299

 

第三,“QPC”不仅能够有效阻止法院使用违宪法律处理争讼,而且也可以清除违宪法规,净化整个法律体系(ordre juridique)。从理论上说,自“QPC”生效以来,现在法国有效的法律–即所有1958年以前颁布的法律以及1958年以后颁布﹑但未曾受到宪法委员会审查过的(93%)法律今后都有被提起“QPC”合宪性审查的潜在可能。

 

从此,“法律惟有在遵守宪法的情况下才表达普遍意志(Laloi n’exprime la volonté générale que dans le respect de la Constitution)”﹑“法治国家”或“依法治国”等概念或说法在法国拥有了更深﹑更丰富和具体的含义。

 

而通过“QPC”优先问题,允许普通公民对法律的合宪性行使“事后审查(a posteriori)”也将使法国的法制模式更趋近于许多英美国家的现存体制。

 

QPC”的生效,使得原先只会在学术讨论会上被提及或只被法学专家和“圈中人”关注或感兴趣的宪法已经进入遍布法国各地的各种法庭,成为一种掌握在每一个法国公民(受法院判决的人)手中的潜在的有效“武器”。

 

它也使得诉讼当事人及其代理律师的宪法意识(réflexe constitutionnel)对于诉讼成败可能起到重要的作用。“QPC”也迫使法国的律师们在某种程度上改变职业习惯,使他们在考虑适用法律问题之前,必须首先对该法律是否符合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作出思考判断,然后再决定选择相应的诉讼理由和法庭辩论策略。

 

最后需要特别说明的是:“QPC”合宪性优先问题不只与法国公民有关,它也涉及所有生活在法国或者需要按法国法律进行诉讼的外国人:法国宪法保障所有在其国土上生活的人的权利和自由。因此,作为在法国的外籍移民,也应当关注“QPC”问题,并充分加以利用,以更好地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