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青钢│中法文学博士班

DU Qinggang 1800 x 600 px

DQG06 8 wuda

白云悠悠,天湛蓝,环一眼珞珈山,我满心欢喜,因为我考取了武汉大学中法博士班。

那是两国间的高端合作,谐称法埔军校。法方投入了巴黎八大、波尔多三大、艾克斯三大,皆为国际名牌。项目始于1986,止于1992年。头两届为预备班,留法资助仅一年,拿法国的硕士。从我们那一届起,改成博士班,学员在武大读一年,获奖学金后,赴法攻博三十六个月,主要写博士论文(最少300页)。每届预设十人,有的只招了九个,宁缺毋滥。大部分课程由法方承担,每周25节以上。常住的教师有四人,为首耐夫斯,衔教授,称福楼拜专家,人高马大,仪表堂堂,后来做了巴黎八大副校长。下接拉瓦迪和娜丁勒博士,当时一家人,也教法国文学。德比奈夫人主讲语言学。四头举八臂,水平都高。娜丁勒后来成了法国知名作家。两届预备班的头领是古荷独瓦教授,也来自八大,十年前不幸病故。中方负责人是张泽乾院长,在博士班,他教文学翻译,所著《翻译经纬》加重了中方的份量。与项目配套,建了中法图书中心,法国一年资助20万法郎,连续投七年,北京没有的法语书,这儿有。每届还加配两轮法国名家讲学,一次派二人,为期一个月。我们那一届来的是波尔多三大系主任杜布瓦;艾克斯三大资深教授雷蒙·让,诗人-学者格雷兹;巴黎八大派出马提厄,著名诗学家,我后来跟他读的博士。最最勾人的,10人设9个奖学金,法5中4。为期3年。法方奖学金比中方多500法郎,若论文需要,到期还能延长6个月。项目实行末位淘汰制,最后一名回家抱娃娃。若成绩合格论文通过,可获巴黎第八大学的硕士文凭,当时叫DEA。也是一大收获。

DQG06 1 Paris8

 

 

开课仅一周,我们各自借了十几本书,全理论经典。如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邦尼勒维斯特的《语言学问题》,罗兰·巴特的《现代神话》《零度写作》,巴什拉尔《空间诗学》,德里达《论差异》,热奈特的《叙事学 》等等。苦读两个月,我们深切感出,20世纪以语言学为轴心,要攻下博士,必须掌握现代语言学。于是我们从所指、能指、历时、共时等基本概念入手,一个个的啃,一页页地嚼。德比奈夫人引路有方,成效卓著,只是精神困扰多,在课堂上经常冷嘲热讽,由着性子训人,开了骂口,没完没了。

DQG06 3 Saussure

 

 

 

那日太匆忙,我把刚借的六本书放在课桌上,夫人见了劈头讥讽:你在卖弄才学,还是张扬个性。我立刻收起书,憨憨一笑,心头悻悻然。两个月后,她骂另一位同学,耗去半小时,我没忍住,拍桌而起:尊敬的夫人,我们从全国各地坐到这里是来听您讲课的,不是听您骂人的,时间宝贵,有些话,您该课下讲。这等侠义需要冲动,更需勇气,我们能否出国,一半取决各科老师给的成绩。德比奈夫人愣片刻,轻声说:你给我镇定。在她眼里,我瞧见一团异火,乖乖坐下。夫人继续行课,尾段很精彩。当天下午,我应令去外招,德比奈给我做了一顿简易西餐。我受宠若惊,手足失措,一遍又一遍赞扬她的课。说的大实话。通过德夫人,我认识了现代语言学,习得丰厚。

DQG06 2 Neefs

 

 

 

博士班以文学批评为主体,一年间,我们依托十余作家,学了符号学、主题学、叙事学、原型批评,还有手稿研究,那是耐夫斯的专长。授课模式大同小异,先开参考书目,轻说理论,重读文本,主攻分析和论证,那是我们的短板。每一课头,我们要做两场课堂报告:解说一篇文论,做一次文本分析。后来带博士,我借取这一套,效果颇好。却要多读书,你有一缸水,才能从容舀出一瓢。给我们上课的中方老师是叶汝琏教授,年近六旬,倾心兰波,热恋夏尔,中西学养深厚,曾与卞之琳、冯至同栏发表诗作。与他谈法国文学,收获常在只言片语之中。点拨几句,我茅塞顿开。讲起课来却沟沟坎坎,如茶壶里的汤圆,有货倒不出。那日讲法国当代诗歌,他仰望老图书馆,高吟:热内·夏尔,啊,啊,啊!具体的,你们读,有问提出。尔后分发一沓资料,我们安然自习。老先生故去已二十年,时间在说,他译的法国现当代诗依然卓越,热内·夏尔,没有谁比他译得更好。两期短期讲学各显神通,威力更大。杜布瓦条理清晰,旁引博证,观点独到,原文大段背出。上他的课,我们常常目不转睛。雷蒙·让深入浅出,风趣生动,一笑两酒窝。马提厄的课细丝严缝,一环套一环,稍为分个心,就云里雾里。在我们的课堂上,他灵感泉涌,提出几条后来y在法国有较大影响的诗学理论,如隔离内扩说。

0000 YE Rulian

 

 

 

格雷兹还加办一场讲座,专题介绍华裔学者程抱一的《中国诗学》。我们不以为然,嘀咕他班门弄斧,听过却口服心服。对作者妙解的唐诗,他又妙一解,诗情更浓,给出众多宝贵信息。比如,法国作家几乎都读过《中国诗学》,其中的虚实观影响最大。末尾定论:上下五百年,程抱一是中法文化的最优摆渡人。此语中肯,属于灼见。论渊博,程抱一不如《中国文明》的作者格拉奈;论创建,不如他女儿程艾兰。却常常用几句话几个词在长江与塞纳河之间搭起一座美观实用的桥梁。往后走,又别样的绚灿。1998年,小说《天一言》轰动法国,获费米娜大奖。 2002年,当选法兰西院士。与程大师我见过两面。第一面在复旦举办的学术会上,他讲米修,我也讲米修。回到宾馆,我们又在咖啡吧畅谈两小时。大师与米修挚交,八十年代初在《外国文学研究》发表长文,译诗七首,首次向中国读者介绍这位酷爱华夏文化的法国诗人。那篇纪实文为我写博士论文提供了重要支撑。第二面见于巴黎拉丁区,我乘公汽去使馆教育处,已院士的程抱一在索邦对面等车。那是一个周末,风暖人熙,车未停稳,涌出一帮阿少。院士笑一笑,退候下一班。我向他挥手,他没看见。我却窥得法国文学讴歌的两个字 —- 平等,看见了交合西方文明的东方从容。

DQG06 7 francois cheng

 

 

 

一如挤车,末位淘汰残酷了学业。为能出国,我们夜以继日读书,绞尽脑汁表现,千方百计讨好各科老师。留法的巨诱来自我们的贫穷。那一年我带薪学习,已评讲师,月供才105块。到了法国,一月奖学金就有3600法郎,相当于我国内三年的工资。再打打工,立马万元户。为了缓解学习压力,我们在武大一周玩两次牌。打跑得快,带点彩,关一张牌罚两分,极限两毛。各备一个铁罐盒,里面装零分钱。我们住枫园三舍,邀牌时,摇一摇铁盒,立马有人回应。也摇盒。几十秒,常常摇出七八个,包含经管院的。手气好时,我可添一盘粉蒸肉。背运时,一周少吃两份鱼。承蒙班主任冯学俊老师关照,我得到一笔校级补助,获款120元,等同眼下一万二。办完涉外手续,买了书,还剩30元,我邀五位同学去湖边小馆开怀搓了一顿。记得很清楚,我们点了楚风鱼, 青椒肉,大河虾,麻婆豆腐,配两盘蔬菜一碗蛋花汤,连啤酒一共花去12元。吃得胃舒肠欢,心花怒放。我笃信一条:独自得了好处,必须反馈些许,否则难有后续。汉字的笔画告诉我,“舍”得给“予”才能“舒”。

0000 fengyuan

 

 

 

 

 

圣诞节前夕,我们与法语系的研究生举办联谊活动,地点在外招,紧靠珞珈山北坡。上咖啡时,我发现一个美女,和半年前出现在我梦中的女孩一个样,那颗痣比较显眼。我僵愣一阵,踱过去,努力镇静问:同学好,还在研究阿波利奈儿的图文诗吗?美女头一扬,坦坦否认:不,我做翻译,主攻维昂的《岁月泡沫》,跟随张泽乾院长。我长喔一声,目瞪口呆。美女神秘一笑,夸张喝几口咖啡,悄然走开。我没去纠缠,念一句天地玄黄,退出会场。后来问张老师,却答:我没有研究维昂的女研究生啊。我又哦一声,却没交底。张泽乾也是我读外校的启蒙师,连带梦中的变体诗,我想起让我初尝咖啡的女同桌。恢复高考那年,她考上楚大法语系,出类拔萃,又发三篇小说,姹紫嫣红。在爱丽宫,我们喝过三次咖啡,平时信交密切。女同桌乐山,熟读维昂,常去武大野外写作。临毕业,却因心脏病猝死珞珈山北坡。我乘机赶回,送了她最后一程。联谊会第二天,我端庄衣着,在北坡烧了一堆钱纸。同桌若不梦告,十有八九,我上不了博士班。再往下看,钱纸灰烬里显出一个心形,极像阿波利奈尔的火焰诗。我抬起头,久久望蓝天,觅得几许安慰:在另一个世界,我的同桌更靓丽,多一颗迷鬼的美人痣,她已倾国倾丰都,又可涉阳,日子过得一定舒畅。 凡间困顿多,眼下风和日丽,十几几十年后,不知道还会飞出个什么幺蛾子。

DQG03 flemme renversee

 

 

 

拼搏一整年,我获得法方奖学金,去巴黎奋斗三年半,拿到博士文凭,我返回川外,继续教法国文学。因买了八大件,又存有外汇,我一度成为歌乐山脚的首富,独领风骚两年半。千禧年差三天,我调回武汉大学,继续教法国文学。五年前在外院大楼我接待了博士班首领耐夫斯,仿佛画了一个圆。当年的西洋美男头发全白,做了讲座,脸更红润。老首领欣然感慨:武大日新月异,中国焕然一新,生活百倍美好。更有一喜,他教过的学生好多已学成归来,在各大高校担纲。吴泓缈任武大法语系主任,耀眼于语言学。中法建交五十年,他入选中方二十五名人。王静做华东师大法语系主任,是主题学研究的名家。借娄特阿蒙之威,陈元曾领导中山大学法语系。与项目搭边的袁筱一担当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离开珞珈山后,耐夫斯与南大许钧合作,培养了一批博士。户思社做了西安外语大学的校长,后任中国对外友协副会长,才出一部象征派诗学专著。当官不丢学术,学法国文学的更能做到。那里有传统,夏多布里昂辞去大使专心写《墓外回忆录》。蓬皮杜总统编的《法国诗选》还是热门读本。德斯坦和密特朗都写过小说,绿河爱暖划红桨,各色各的情。

还有辉煌一景。北大法语系的半边天由武大博士班撑着。王东亮用符号学研究《易经》,别开洞天,当过副院长,后去联合国耀显一方,收入鹤立鸡群。田庆生学养丰厚,治学严谨,人见人怕,鬼见鬼愁。最晚归国的董强做北大法语系主任,主政傅雷翻译奖,也是二十五名人之一,还当了个我一时叫不出名的法国院士。秦海鹰、车槿山境高一维,在中法博士班,他们当老师,讲授谢阁兰和新小说,好评如潮,而今远离喧嚣,背对专横,在小别墅里做大学问,继承了北大的优秀传统。上举各位都是法国文学教授,个个大咖,指导大量硕博士。许多弟子又教法国文学,部分评上教授,也当硕博导。几代人分布全国各地,织就一张网,各具个性,后浪常常盖前浪,我的学生好多比我强,却都是武大中法文学博士班散开的涟漪。

杜青钢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一书(杜青钢、程静教授著)的几个不同价格的下单链接,供读者朋友选用:

 

微店:29.25 元人民币

 

 

DQG01 8 QR Weidian

 

 

京东:36.00元人民币

 

DQG01 8 QR jingdong

 

 

当当:22.50元人民币(限时)

 

DQG01 8 QR DANGDANG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cdf745ce58ba8c023d08c8bde5f04ad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