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声锋|民众是怎样“造就”暴君的?——读法国思想家拉博埃西(La Boétie)的《论自甘为奴》

[*作者©杜声锋,旅法独立学者。曾在法国、亚洲区、中国跨国公司任高管数十年。]

Du3 04 discours

艾蒂安·德·拉博埃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1530年出生于波尔多附近的小镇Sarlat, 卒于1563年。正象许多英年早逝的天才人物如莫扎特、王勃等人一样 ,天妒英才,拉博埃西也只活了有33岁。拉博埃西人生虽短,但留下了几篇论著(文)和近三十首十四行诗,其中最有名的是《论自甘为奴》(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亦有翻译成《自愿奴役论》,或《论自愿的奴役》等)。而且根据其挚友及遗嘱执行人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1533-1592) 的记载,《论自甘为奴》是拉博埃西18岁之前写就的册子,开始时主要在其朋友、文化人和新教徒中以《反对一人暴政》(Contr’Un)的书名流行,“他以论文的形式,… 弘扬自由的荣耀,反对一切暴君 (XIII, Livre I,P.183-184)。

1574年,《论自甘为奴》以选段的形式在时评杂志《晨醒》上第一次正式发表,1577年全文得以正式出版。该书出版近450以来恐怕是法语著作中被引用、被阐释和被以各种目的而使用最多的书籍之一” (II, P.7)。

一、拉博埃西之问”

自古以来,暴政或暴君一直存在,如古希腊、古罗马,二十世纪的德意法西斯和斯大林极权专制,以及当下的伊朗伊斯兰政教合一政体等等。

这些专横、暴戾、压榨、恐吓、非人性、昏庸、腐败的暴君为什么能够产生和维持其存在呢?

这个疑问或悖论一开始就困扰着拉博埃西。因此,书的开头部分他就写道:“我只是想弄弄清楚,为什么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乡镇、这么多的城市、这么多的民族时常会忍受一个独一的暴君,而且这个暴君的力量恰恰来自于他们的赋予,暴君能对他们进行伤害是由于他们的忍耐,如果他们不是放弃反抗而选择忍受的话暴君就不敢对他们施加任何痛苦” (I, P.109)

而且,“这样的暴君远远无法与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大力士和希伯来圣经中的勇士参孙相媲美,他往往更是属于一个国民中最猥琐、最懦弱、最女性化的人,既没有上战场打仗的骁勇,也没有沙滩竞技的耐力,更没有力量指挥千军,而只会像弱女一样亦步亦趋” (I, P. 110-111)。

这就是拉博埃西描述的暴君的典型画像或形象;也有研究者认为他是暗指或暗讽他那个时代的法国国王查理九世或亨利三世。这小子真够胆大的(I, P.111,及注释2)。

啊,上帝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来指称这种情况呢?这是一种何等的不幸啊?这更是一种邪恶,一种不幸的邪恶吧?我窒息,我不知怎样道说(I, P.110)

这就是著名的关于暴政或暴君的“拉博埃西之问”或“拉博埃西之困惑”。

Du3 01

二、民众何以自甘为奴?

如果二个人、三个人或四个人一起不敢反对暴君,人们可以说势单力薄或者缺乏勇气;如果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甚至上百万人、无数的人还是忍受一个暴君,那就不单单是胆小的问题,那可能就是不愿意对抗暴君了:与其说是服从,不如说是服务;与其说是被统治,不如说是被暴虐;他们的父母、妻子、孩子,甚至他们的生命都不属于他们自己。他们的土地任暴君践踏,他们的财产任暴君掠夺,他们的身体任暴君鞭挞,他们的妻女任暴君奸淫,他们的儿子任暴君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或扩充土地而被派往战场当炮灰,如此等等(I, P.116)。这些无法名状的痛苦或奴役都被千百万民众、几百个城市、整个民族默默地承受了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代复一代。这是何等地悲惨与悲哀啊!

造成民众“自甘为奴”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般人和传统的做法是倾向于从暴君的角度和责任方面去寻找。拉博埃西则不然,他力图从民众(和暴君的帮凶们)方向去寻找原因和解答。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习惯方面的原因

像动物和植物一样,人天生是自由的;自然赋予人类的是自由或自由意志而不是奴役和屈从。

在自然赋予人类的自由也是理性的。“在我看来,我们不仅生来就具有自由,而且还具备保卫自由的欲望 (I, P.119)。拉博埃西引用动物的例子来证明这一点。动物们都隐约地知道它们生来就是自由的,自由是它们最宝贵的资本和禀赋:鱼儿离开水就宁愿死去,有些动物如果常年一直被关在小黑屋里见不到光它们也宁愿寻找各种机会死去;有些体型大一些的动物被人类捕捉后自动条件反射地用前爪、后脚、嘴和牙以及尖角等拼命地跟人对抗,直到挣逃成功或者战死;大象在被猎人逼到死角时,会拼命地用象牙撞树,以撞落其巨大的牙齿留给猎人、作为交换而让猎人放过它一命,因为它知道生命的可贵和自由的崇高及不可让渡!

“牛在重负下还会呻吟不满,鸟在笼子里还会叽喳抗议”  (I, P.121)

动物们都对屈从于人深感不满和试图竭尽全力重回自由,那么为什么比动物高级而天生也拥有自由的人类反而忘记和放弃了自己本初的自由、毁掉自己的自然人性而屈从为奴呢?

第一个原因就是人类世代的习俗或习惯(la coutume)。

暴君的来源有三种:一是通过某种选举或推选而拥有暴君之位;二是通过武力攫取;三是通过血缘或继承关系获得。

第一种情况,比如罗马的一些执政官,是由上百人的元老院推举而上的;现代的有希特勒纳粹法西斯主义、斯大林极权主义等(X, P.264-270)。通过武力获取暴君地位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古希腊时期在斯巴达威逼下雅典的“三十人僭主集团”,古希腊时期西里岛上主要城市锡拉库扎的德里斯(Denis)暴君,以及凯撒等。属于继承的就更多了,比如古罗马的不少皇帝加暴君,英法西国王等。

不管哪种方式,暴君们一旦夺取或获取高位,一定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只会通过各种手段使其越来越巩固,越来越持久。起初也有人进行反对或反抗,少数情况下取得成功,多数情况下虽替天行道但功告不成。久而久之被统治者就接受并习惯了暴君的统治和凌辱。如果说第一代受奴役的人是出于被迫和无奈的话,那么第二代第三代开始就把奴役状态看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们来到世上一睁开眼情况就是如此,见怪不怪了,从由被迫变为自愿或主动为暴君服务了。造成这一结果的推动力就是习惯或习俗(I, P.124) 。

人在自然状态下的自由意志是相当微弱的,它可以有两个发展趋向,一是进行冷漠自由(liberté d’indifférence)的选择,即不在乎、无所谓、啥都行,也就是笛卡尔说的“最低层级”的自由选择;另一方向是向理性和向善的方向发展,后一种发展是需要理性和伦理道德作为支撑或支持的,也就是笛卡尔说的走向“至善”(le souverain Bien)(VIII, P.468-474)。一般大众尤其是在古代和拉博埃西生活的时代即启蒙运动之前的时代是很难具备第二种条件和素质的。所以,人类慢慢地遗忘了他们先人们所拥有过的自主和自由,由被迫接受驯化、慢慢习惯奴化、勉强配合服从、到主动地自愿地接受被奴役了。拉博埃西举例说明,一个出生在一年之中有六个月处于黑夜的北极地区的儿童,当他有一天猛然见到光明的时候是极度不适应的,他一定会觉得生活在黑暗中才是正常的!“人们不会抱怨失去他们从来没有过的东西,只有享受过快乐才会感觉到后悔,只有回想到曾经有过的幸福才会感知到眼下受奴役的痛苦” (I, P.130) 

只有少数人,象古希腊神话中的尤利西斯(Ulysse)和“三十人僭主集团”时期的崇尚自由和城邦民主的雅典少数人一样,他们既仰望天空也脚踏实地,宁愿选择“润出去”远行流浪或海上漂流,也不愿意接受暴政、委屈为奴。

所以,很不幸,人们长期形成的奴性习惯已经深深地侵入人们的意识甚至潜意识之中,并且互相影响从而形成强大的群体心理惯性(有学者认为拉博埃西是现代群体心理学或大众心理学的开创者),习惯就成为人们自甘为奴的第一大原因(I, P.130) 。

Du3 02

2、规训和宣传的作用

暴君独裁者们大多都是宣传、欺骗、阴谋、愚民、恐吓的高手,要么祖上遗传,要么无师自通,要么佞臣授计。

削弱民智:古代土耳其的暴君深知,与其他途径相比,书籍和阅读是最可能使人智明心启、互相感染与影响、从而认识和仇恨暴政的。因此,在他们的国度里面,是不需要也不允许有知识有文化有独立思考(想)的人存在的。“在暴君统治下,人们做事、谈论和思想的自由全部都被剥夺了”,也不允许人们之间自由沟通和交流(I, P.132)。

驯化民意:作者援引古希腊斯巴达改革家来古格士(Lycurgue)养狗的故事来说明教育或驯化的重要性。来古格士养了两条同一个母狗生的小狗,让它们从小吃同样的奶,但是,一个平时圈在家里喂养,另一个让它跟猎人一起出去打猎,经常听到猎人的喇叭声和号角声。一天他把两只狗带到一个广场上,在他们面前数米处放了一盘骨头和一只活的野兔,圈养的狗直奔盘子而去,打猎的狗奋力去追赶那只兔子。这说明教育和驯化的作用是多么的大呀。历代帝王尤其是暴君们都精通驯民之术,老百姓被他们驯化得宁肯自己身经百死,也要拼命地保卫暴君和他的邪恶的王法(I, P.126)。(中国古代的《商君书》传授的技巧与古希腊罗马土耳其波斯相比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啰!)

故弄玄虚:古埃及的帝王们经常若隐若现,出现在公众场合时往往头冠上放一只猫、或一个树枝、或一撮火焰;古罗马皇帝韦斯巴芗(Vespasien),当他从亚述帝国的战场获胜经过亚历山大港回罗马时,他的随行人员中传播说他用他的神手沿途治好了很多跛子、聋子和瞎子,以神化自己、糊弄百姓。希腊伊庇鲁斯(Epirotes)国王皮洛士(Pyrrhe)夸耀说他粗大的脚指头可以给人治病尤其是能治好老鼠传染病。即使法国的国王们,也争先恐后地在身上头上佩戴蟾蜍皮、百合花、细颈瓶、金制火焰饰品等,以显示自己的高贵和与众不同(I, P.140-141)。这些伎俩都是为了使暴君们自己得以美化、神秘化、超人化、神化。他们也创造各种宗教迷信为自己的统治服务(I, P.142)

娱腐百姓:暴君们深知群众喜欢贪吃贪玩和爱沾小便宜。于是在古希腊有定期的欢乐酒宴、给公众分发四分之一袋小麦等大型活动;在古罗马有剧院斗兽场游戏中心和千人盛宴等。屁民们载歌载舞、饭饱酒足,不亦乐乎,完了齐声高呼“国王万岁”!民众就像鸟儿爱听人类模仿其声音一样、就像鱼儿为了诱饵轻易上钩一样,给他一点好处他就灿烂,给他一点温柔他就自甘被奴役。但是,但是,“可怜笨拙的人们呀,你们知道吗,暴君返回给你们的只是他之前从你们那里夺走的一丁点儿?” ,“是换取你们奴役的诱饵,是让你们失去自由的些微代价,是他们暴政统治的工具而已”。你们一时快乐了嘴巴,而失去的是你们的财产、尊严 和自由(I, P.137-138)。

Du3 05 discours

3、小暴君们的帮凶

大暴君们是怎样统治、控制和保全自己的呢?

不是他们的骑兵步兵禁卫军在有效地保护着他们,而是五、六个人在保护维护暴君,暴君通过他们来控制全国。这五、六个人由于各种原因获得了暴君的信任、得以与之接近,并整天围绕在他身边,与他分享快乐、掠夺财富、参与迫害、为他拉皮条生意。这五、六个小人一方面伺候好暴君让他舒服,一方面对下面的人表现的比暴君更加残暴,以表示他们的衷心和能力,巩固自己在暴君面前的地位。

在这五、六人之下,又形成六百人、六千人、十万人、上百万个人的酷吏集团,他们层层把关、层层效忠、互相保护、层层盘剥、层层恐惧,完成对整个社会、所有地区和省、所有村庄和所有人的监视、虐待和控制(I, P.146)

这些成千上万的大小佞臣即小暴君们,虽然能够卖身求荣,分得一杯羹,但是他们天天生活在不断的加码逢迎和溜须拍马之中。他们的不正当的财富也是难以保全,随时都可以被没收,其本人还会被打入大牢甚至丧失小命(I, P.150)。他们不仅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大暴君的指令和满足其嗜好,更要主动去做大暴君想到但还没有说出来的、去想他还没有想到的,如此撵展滚推,永无终日(I, P.148-149)。

另一方面,暴君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他的家属和身边最亲近的人,因为它从来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暴君的理想状态是:既不爱人也不被人爱;暴君还要求下属对其绝对忠诚,不绝对就是不忠诚(I, P.145)。尼禄(Néron)皇帝的亲生母亲阿格里皮娜(Agrippine),三婚时嫁给她的叔叔克劳迪(Claude)皇帝,把尼禄带到皇家,并通过诡计把他弄成了皇位的继承人。阿格里皮娜毒死了克劳迪并扶植尼禄上位当了皇帝;尼禄当了皇帝后嫌母亲干政碍事,又下令把她给杀了。尼禄还亲手杀死了他最宠爱的皇后波培娅(Poppée)。暴君就是这么狐疑、独断、暴掠、残忍,古今无大的差异。古代暴君们连自己的军队都不轻易相信,所以他们常常花大价钱招募雇佣军为主为其去打仗(I, P.152-153)。(普京的瓦格纳军队是否也有这个意思呢?)暴君们也是千万不能让他身边和手下之中存在能人、强人、有独立思想、有雄心的人的,因为那样对他形成挑战,使他极度的不安全。但是吊诡的是:往往是暴君身边的人将某些暴君亲手杀死的(I, P.135)

所以,拉博埃西奉劝助纣为虐的大小酷吏暴官们:你们悠着点,好自为之吧。一方面你们在暴君面前没有任何人格自由和尊严,没有任何生命的安全和保障;另一方你们经常与老百姓打交道,欺负和压榨老百姓,老百姓见不到暴君,但是熟知你们的名字、熟识你们的面孔,他们一有风吹草动首先要干掉的就是你们!对于其中罪大恶极者,历史通过书籍和记载也会记录下他们的罪恶,使他们代代背锅、世世受辱,臭名远扬、遗臭万年(I, P.154-157)。

如此等等。

拉博埃西总结道:与其指责和怪罪独裁者和暴君,不如首先审视民众自己包括助纣为虐者,因为是你们的麻木、冷漠、贪婪、无知、易骗导致了暴君的出现和维持。每个人一出生就具备自由的种子和基因,但是由于我们的意志薄弱,以及上述种种原因,我们从被迫服从、配合服从、放弃抵抗,直到固执地、无可救药地自甘为奴,深深地生活在无自由无尊严的悲惨之中。“是民众自己奴化自己,自己割掉自己的喉管,在做自由人或做奴隶的选择中,放弃自由而选择枷锁,默认邪恶而不是将它驱除” (I, P.113-114)。哪怪谁呢?只有怪我们自己吧!(I, P.117、)

Du3 03 la boetie

三、民众怎样脱离奴役境地?

其实,跟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拉博埃西何尝不知道民众处于被奴役的状态,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还有暴君们掌握的外部的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呢?自甘为奴,不如说是被迫为奴(V, P.17)

他之所以说面对暴君和暴政,民众自甘为奴,一方面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另一方面,更是为了刺痛民众的神经、激活民众意识、激发民众的抗争!知耻而后勇。自由的钥匙掌握在人民的手里,而不是其他人的赐予(V, P.24)

这种以反题推出、印证和突出正题的论述方法和实践在哲学和政治著述上是一次(个)大胆且成功的尝试,是一场类似于伽利略对天文学认识论范式颠覆的革命(VII, P.272)。精神病学中经常以病态来说明常态,拉博埃西的《论自甘为奴》是“一部关于自由的病理学”,正像亚里士多德说的“暴政是正常社会政治联系的病理学”一样 (III, P.18)。

那拉博埃西给民众的具体建议又有那些呢?

首先:民众们要有获得自由的欲望(désir)。哀莫大于心死,如果民众连摆脱奴役和获得自由的欲望和想法都没有,那从何谈摆脱奴役的行动和结果呢?!因此,拉博埃西有些夸张地说:“自由,只要他们愿望,他们就可以得到”!(I, P.115)。虽然现实中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但是燃起对自由欲望、向往和渴望是摆脱奴役走向自由的第一步。

但是,民众也要防备和根除自己和同伴们争当大小暴君的欲望。法国当代哲学家勒夫尔(Claude Lefort)在评论拉博埃西的《论自甘为奴》时说的几句经典的话振聋发聩,如雷轰顶:“我们不用迟疑就可以认定,统治的基础和秘诀在于,所有人,无论他在社会等级链条中处于什么位置,在他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的主子的时候,都具有把自己认同为暴君的欲望。这种认同链导致了即使是排名最后的那名奴隶也希望自己是上帝。如果说在一个主子下面全部人都是奴隶的话,这个真理下面隐藏着另外一个真理,即每个人都想在其他人面前成为那个唯一的大写的“一”字的人(即暴君)而导致我们所有人都被奴役的状况”。只有自不为奴、也不奴役他人,才是为人为政之正道也!

其次:要自主自立的意识和勇气。拉博埃西认为,民众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自由种子和基因,只是被千年压抑、万丈掩埋,是大梦初醒的时候啦,是站立思考的时刻啦。

后世笛卡尔讲的“我思故我在”,康德的从自在走向自为,黑格尔的他律和自律的辩证法,基本上都是沿着这条路线走下去的。人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自主意识后,才有反思、有认知、有勇气、有行动。

对自由的欲(渴)望使我们抬起头来,自我意识的确立使我们挺起身来,对摆脱奴役的勇气使我们迈出步来。勇气是指向两个方面:一是对自己,二是对暴君。

对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启蒙问题。在“什么是启蒙?”一文中,康德说:“所谓启蒙,就是使人类走出其自己承担责任的受监护的状态。受监护状态是指:没有他人的指导人们就没有能力运用自己的理解力。… 请拿出你的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解力吧!这就是启蒙真谛” (XI, P.5)。跟小孩子一样,人类的理智和判断力的开发和运用也是(需要)监护陪伴的;一旦受监护,监护者不愿轻易放弃监护(权),受监护者也会形成路径依赖,所以打破监护状态是不容易的。只有少数人可以达到自我启蒙,从而获得自由,其他许多人都需要(被)启蒙。不过没有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的互动工作,绝大部分人会得到启蒙、走向自由。这个时候独裁者说的“你们愿意怎么推理就怎么推理吧,但是必须得服从于我”就会坍塌(V, P.8)。“当包含着自由思想倾向和召唤的信封被慢慢打开之后,将会对人民的精神状态产生影响(人们将会逐步地自由行动),最后将会对国家的治理方式产生影响,这时人们不仅自己受益,他们对待人类的方式也会改变,人类将获得它应有的尊严,而不再被仅仅看做是一台机器” (V, P.17)。

但是,启蒙不是一蹴而就的,经常还会出现反复甚至走回头路的情况,如法国启蒙运动以及大革命后一百多年才逐步走上比较稳定的民主自由之路。中国从鸦片战争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开始更难说完成了启蒙。法国哲学家阿兰说道:“与人类根深蒂固的和久远的无法确切追忆的野蛮相比,文明只是一层薄薄的和脆弱的胶片而已” (X, P.252)。所以,启蒙永远在路上,任重而道远,尤其对一些文化和政治上仍然处于前现代阶段的国家来说。

人们的另一个勇气是指向暴君的。暴君并不可怕:他周围人数极少,暴君极没安全感,没有人真正拥戴他,他也不代表正义,因为他无故戕害自己的人民、无理摧毁摧毁自己的国家、无端侵略和践踏别人的主权国家。

再次:民众一定要联合起来。暴君们最希望的就是使大家互不联系,成为一个个单子,达到其分而治之的目的。但是,上帝的使者大自然创造了我们,大家虽然身体和智力有所差异,但是作为人基本上是同一形式、相同模样,其目的就是让我们相互认识(同),成为同路人(compagnons)甚至兄弟(frères)(I, P.118)。我们天生是自由的,自然并没有使任何人沦为奴役,相反使我们成为同路人、生活在一起(I, P.119)。只有在民众之间才有真正的友谊(amitié),因为民众和暴君之间、暴君和暴君之间、暴君和走狗之间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友谊的。我们完全有可能且应该联系起来、团结起来、共同奋斗、摆脱奴役、走向自由。要知道,一个为了自身获得自由和尊严而战的队伍,面对一只极力维护奴役的军队,前者更加勇敢、更加顽强、更能取胜(I, P.134)。(看看目前俄乌战争的情况,是否能够给我们同样的启示呢?)

“人并不是只是由常识和个人利益构成的;人的本性是:如果生活中没有什么东西使他认为可以为之失去生命而战,那么他会觉得生命是不值得过活的”(X, P.270)。自由就属于人类值得终身(生)为之而战的事物。

Du3 06 discours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采取“不服务、不服从”的态度和行动

暴政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为民众给它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和支持。拉博埃西大声地说:从今天开始,停止为暴君提供任何服务,暴君就会暴毙!

“对于这个暴君,我们不需要去攻击他,我们不需要去打倒他,如果全国都不再屈从于他的奴役,他自己就自然完蛋了;不需要剥夺他什么,只需要不再给予他什么;国人不再需要辛勤地为自己做写什么,只需要不再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旦 停止为暴君服务,民众就得到了解脱” (I, P.113)。暴君就像一棵树,一旦人民不再为其提供水分和滋养,即使不去用力去推他砍他,他自己就会干枯而死掉(I, P.115)。或者说:暴君像一座泥土做成的巨人,如果失去了底座和基础,他自己就会坍塌下来,而且越高大就倒砸的越惨。

所以,拉博埃西大声疾呼:

“请您们坚定决心停止为暴君提供服务吧,这样你们就获得了自由” (I, P.117)

(这真是不愧为从远古从天宇传来的振聋发聩的天籁之声!)

Du3 07 chaine

四、结尾

以上就是470多年前一名十八岁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从法国西南部的波尔多地区给我们贡献的一本传奇之作的主要内容和论点。

十六世纪初,也就是拉博埃西出生和生活的年代,法国处于从中世纪向文艺复兴进发的大变革时代;法国的变革显然落后于意大利,以至于拉博埃西感叹说:我宁愿出生和生活在威尼斯共和国!看来人们都是向往自由、和平和繁荣的。

1548年,由于法国王室决定对海盐收取盐业税,法国西南地区的渔民和盐农两万多人举行了大反抗,杀死了六名征税员、以及波尔多的总督。王室几次派兵镇压,导致上百人死亡,并判处了140参与暴动者的死刑。最后王室取消了盐业税,事件得以平息。这个暴乱、血腥和残酷的事件就发生在拉博埃西的家乡和眼皮底下,对年轻的拉博埃西肯定有很大的震动和影响。另一些大的事件是,信奉天主教的王室数次对新教徒的压制和迫害,法国西南部又是新教徒的大本营之一。1562年一月国王颁布了《一月赦令》。 再有就是1522和1555在波尔多地区发生了几次鼠疫大流行。拉博埃西本人七岁时父母双亡,成了孤儿,此后由其叔父艾蒂安抚养成人。1548年,拉博埃西到奥尔良大学在安纳·杜布尔(Anne du Bourg,男)导师名下学习法律(后者是新教徒,由于1559年在巴黎议会上反对国王亨利二世,于12月23日被判处死刑用火烧死)。

1553年拉博埃西进入波尔多议会工作,开始其职业生涯,直到去世。

Du3 00 portrait la boetie

所有这些眼花缭乱的大小事件、个人曲折的境遇,都对年轻的拉博埃西的人格生成、性格形成和思想格局产生了巨大的不可磨灭的影响和盖上了深深的烙印:他是反专制独裁和暴君的;是同情民众和异端人士的;是希望民主(那个时代是通过共和概念反映出来的)和盼望自由的;是爱好和平和社会公正正义与公平的;是希望社会不断进步而且向好向善的……

加之他天资聪颖、博闻强记,广泛阅读可以找到各种文史哲政书籍尤其是古希腊罗马的历史、文学、传记、哲学、天文书籍,又善于提炼、思考和总结,所以能在十八岁之前就写就这么一部文字虽然不多但立意、主题、引证、论述、逻辑、概括都高屋建瓴、思宇恢弘的传世之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拉博埃西虽然也从他之前的先哲们如柏拉图亚、亚里士多德、荷马、修昔底德、西塞罗、普鲁塔克、维吉尔、色诺芬、塞内卡、蒂托·李伟、马基雅维利等等那里吸取不少思想营养,但是他也为他同时代的人(尤其他的最亲密朋友蒙田)以及后学留下丰富的思想和论题资源,对他们有或大或小、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他的关于习惯(俗)的思想肯定影响了巴斯卡、孟德斯鸠、伏尔泰、康德、托克维尔、布尔迪埃等人;

他的摆脱奴役的思想和呼唤得到了法国、瑞士、荷兰、德国许多新教徒的回声和应用;

他的不合作思想极大地影响了法国大革命,许多革命者都手持他的《论自甘奴役》一书作为精神食粮和指导;马拉的《奴隶的枷锁》一书许多句子明显受到拉博埃西的影响。这一思想也影响了甘地领导的印度非暴力-不合作的独立运动。对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都有一定的影响。

他的自由源于自然和自由意志的学说影响了洛克、卢梭、格老修斯、斯宾诺莎、康德、尼采、弗洛伊德等人。

他的自甘为奴的人性异化(alienation)论影响了黑格尔、马克思等人。

他的关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保持必要张力和基本平衡力的观点影响了卢梭等人社会契约论,以及托克维尔的国家-社会平衡规律理论,以及托克维尔的民主条件(conditions de la démocratie)的理论。

他的关于个体和群体心理形成和横向传导的观点直接影响了古斯塔夫·勒庞、弗洛伊德等人的大众或群体心理学。

他的自由天(即自然)赋、自由至上(即使暂时被压抑或异化)的观点直接影响到萨特的“自由先于人的本质”的自由本体论观点和负责任的自由选择观点,以及德·波·伏娃的关于女性面对自由选择的焦虑时倾向于选择规避和逃逸的心理的论述(与拉博埃西关于民众由于习俗影响和在自由意志原点必须选择时冷漠后退而导致被奴役的观点何其接近!)。回避、逃逸、后退、冷漠选择是最容易做到的,但是也是最没有价值和尊严的,也是为自己(妇女和民众)“被奴役”而主动挖坑、自投落网(S.de Beauvoir, Le Deuxième Sexe, Paris, Gallimard, 1976, t.I, P.23-24)。

(以上均参考了 I, P.161-230; 以及VI, P.165-175 )

当然,本人认为,与马克思的阶级意识和阶级斗争理论相比,一方面拉博埃西的人民横向联系和互动以对抗暴君的论说显得有些笼统、单薄和不太具备具体可操作性,另一方面也显得温和得多,即强调不服务、不合作、和平非暴力反抗暴政和暴君。成效如何各有千秋吧,尤其是在当今相当的文明社会。

拉博埃西的理论如果继续推导下去,既不必然导致无政府主义(取消暴君或统治者),也更不会导致独裁、暴政、极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因为人民一旦觉醒是不会再默认或接受暴政奴役的),应该是导向现代文明的宪政民主社会:没有奴役、没有暴力、分权-平衡-制衡、公民社会发达、人民受到良好的教育、法制昌明等等。

如是,则世界和人类的前途仍然是一片光明。

2022年10月,法国巴黎

(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文献:

I: La Boétie, 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论自甘为奴》), Flammarion, Paris, 2016.

II : Étienne de La Boétie, “ La servitude volontaire”(《论自甘为奴》), Arléa, Paris, 2007.

III :  Étienne de La Boétie, “ 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论自甘为奴》), Librairie Philosophique J. Vrin, Paris, 2014.

IV : Bernard Barsotti,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 pertinence du Contr’Un de La Boétie”(《论自甘为奴,拉博埃西“发对独一暴君”的正当性》), Editions Les Belles Lettres, 2019.

V : Miguel Abensour, “la boétie, prophète de la liberté”(《拉博埃西,自由的预言家》), Sens&Tonka, éditeur, 2018.

VI : Anne-Marie Cocula, Étienne de La Boétie ”(《艾蒂安·德·拉博埃西》), Editions Sud Ouest, 1995.

VII : Anne-Marie Cocula-Vaillières, “ Étienne de La Boétie et le destin du 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艾蒂安·德·拉博埃西与论自甘为奴一书的命运》), Classiques Garnier, Paris, 2018.

VIII : Olivier Boulnois, “Généalogie de la Liberté”(《自由谱系学》), Editions du Seuil, Paris, 2021.

IX : Michel Onfrey, “Théorie de la Dictature”(《独裁专制理论》), Editions Robert Laffont, Paris, 2019.

X : Elie Halévy, “L’ère des Tyrannies”(《暴政时代》), Editions Gallimard, Paris, 1990.

XI : Le Monde de la Philosophie ‘’Kant’’ (《康德文选》), Flammarion, Paris, 2008.

XII : Norberto Bobbio, “Le Futur de la Démocratie’’(《民主的未来》), Editions du Seuil, Paris, 2007.

XIII : Montaigne, “Les Essais’’(《随思集》), Presse Universitaire de France, Paris, 1988.

以下为本站广告: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一条评论

  1. 国人的奴性成就了一个又一个愚蠢的暴君……以至于文革计生强拆维稳截访核酸运动瞎折腾一波又一波……
    可悲的中华民族屡次被弱小的外民族周秦蒙满一次次侵占奴役……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