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是怎样实现“免费撒尿”革命的?

 

一个城市公共道路上人们“撒尿”的方式不仅可以折射出这一城市执政官们的执政理念及其“以人为本”意识的程度,而且也可能成为使一个城市或国家的执政官名垂青史流芳百世的“政绩”里程碑……

 

巴黎的“免费撒尿”革命在左派市政府的坚持下终于彻底完成,法国首都街头终于呈现了一种崭新的充满21世纪现代人道主义味的“公厕”景观!

 

对于还在犹豫是否来巴黎的各国游客,现在又多了一个说服的理由:来吧,至少街头撒尿是免费的!

 

 

 

作者 |巴黎行人© 法兰西360

 

 

 

法国穷人从前的美好理想大概是“免费刮脸”。

 

因为法语有一个叫做“Demain on rasera gratis(明天将可免费刮脸/胡子)”的短语,恐怕就是这一理想境界的写照吧?所以在上个世纪,法国各路左派还都把它当成鼓动民众参加社会运动口号。

 

然而,时至今日,大概是由于“免费刮脸”的经济成本太高,这一理想还没有在法国实现:如今,无论住高尚别墅还是挤贫民窟社会廉租房的法国人,还依然一律得自掏腰包去刮胡子理发。法国共产党也因空许“免费刮脸”这类无法实现的诺言而失信于民,政治影响力从战后最高时的20%多降到了2007年的连2%都不到……

 

所以,在2001年巴黎市镇选举中获胜的以社会党为首的左派,在入主巴黎市政府后,向巴黎人所作的施政承诺已不再是“免费刮脸”,而只是“免费撒尿”!

 

frc 5d17cfcf93231e4b2e6f698ea5556374

 

经过近五年的不懈努力后,10年前,也即2006214日,当时主管城市环境卫生和绿地事务的绿党籍(Les Verts)巴黎市副市长伊夫龚达索(Yves CONTASSOT)终于骄傲地向全世界庄严宣布:巴黎市内公共道路上的“街头卫生间(sanisette)”从此正式实行免费!

 

人们终于又可以在巴黎“免费撒尿”了!

 

 

巴黎“公用尿池”的历史沿革

 

公共“尿池”这类“粗俗”话题,在许多高雅或自以为高雅之士看来,可能不足挂齿,但却属于全世界管“吃喝拉撒”的城市父母官们必须妥善处理的一件大事。它对一个城市的居民和过客的重要程度甚至可能远远超过“鸡的屁(GDP[生产总值]”之类的抽象概念。

 

因为,对于愈来愈习惯于“闯荡”世界的公民来说,谁都可能有过这样的 “尴尬”经历:在某一大都市大街上独自或与朋友一起正走得兴致勃勃的时候,忽然“内急”需求油然而生,可却苦于从一片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放眼望去,不见有任何可“方便”之处!人在那种焦急煎熬中的孤独无援之感,除了会产生“如厕难难于上青天”的刻骨铭心的感慨外,还可能导致和那个城市结下“不解”(汉语的语义真是神得“解气”!)的“怨仇”!

 

因而,可以说,一个城市公共道路上人们“撒尿”的方式不仅可以折射出这一城市执政官们的执政理念及其“以人为本”意识的程度,而且也可能成为使一个城市或国家的执政官名垂青史流芳百世的“政绩”里程碑。

 

早在古罗马帝国,有一位声言“皇帝必须站着死”的名叫韦斯帕希安(VESPASIEN)的皇帝,便是一位因创建“公共尿池”和征“撒尿税”而虽“臭”名昭著、但仍功不可没的历史人物。

 

韦斯帕希安曾让人在罗马城内到处置放陶土大罐,供市民撒尿使用,并因此设立了一种名为“Chrysagyre”的撒尿税;居住在罗马的每户家长须按人头和包括狗、驴、牛在内的牲畜头数(尽管它们从不使用那些“尿盆”!),每四年缴纳一次。

 

他儿子迪图斯(TITUS)不好意思去收取这一从尿水中榨取的税款,韦斯帕希安皇帝便对他儿子说出了一句迄今依然令人震憾的名言:“钱是没有气味的!(L’argent n’a pas d’odeur !)”。

 

frc 9c9dfc71f3be1ff81c2188b807c3ca9f

 

说起今天巴黎的“公厕”系统,人们自然而然地还会想起这位古罗马皇帝。

 

1819世纪,巴黎城市规模扩大,民众在公共道路上的撒尿需求也日益突出。1770年前后,巴黎警察总监德萨尔蒂纳(de SARTINES)开始派人在巴黎的各个街角设置便桶(barild’aisance)。到了1834年,受命担任塞纳河省省长的克洛德-菲利贝尔朗布多(Claude-Philibert RAMBUTEAU)伯爵决定效仿韦斯帕希安皇帝,在巴黎街道上修造公用男厕,并干脆将其命名为“韦斯帕希安柱(colonne vespasienne)”;尽管后来也有人戏称“朗布多柱(Colonne Rambuteau)”,或俗称之为“tasse”、“pissotière”,等等,但“vespasienne(韦斯帕希安)”却从此成了法文里“公共小便池”的最正宗说法!

 

当然,与当年古罗马皇帝的做法的不同之处,是这些小便池均供免费使用,巴黎市民也并没有因此另缴“撒尿税”。从那后,公共小便池便在巴黎街头如雨后春荀一般地涌现;到20世纪初,甚至已多达1230处!

 

免费小便池的普及使当时的巴黎男士们不再在街道上、庭院角落或门洞里随地撒尿,城市的清洁和卫生面貌获得大大改观。

 

巴黎街头这种承袭古罗马韦斯帕希安皇帝的发明的男用公共小便池一直延续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末。19591221日,当时巴黎议会中的右派趁着一次夜间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陆续取消市内免费公共小便池的议案。

 

巴黎街头的“韦斯帕希安柱”的丧钟敲响了。1980128日,巴黎市议会右派多数派又通过一项关于准许建造首批四个收费厕所的议案;自此,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巴黎人“免费撒尿”的历史终于暂告结束。

 

 

frc e470ad357bd9c7a195df0bd53fe26637

“收费”与“免费撒尿”之争

 

1980年起,被称作“Sanisette(街头卫生间)”的新一代收费厕所开始出现在巴黎街头。

 

这是一座座密封、男女通用、用后可自动消毒清洗的坐式现代化厕所,其舒适和卫生程度当然与只有两块旁侧金属板遮掩的“韦斯帕希安式”小便池不可同日而语。然而,40生丁欧分(最早的价格是1法郎)的硬币投币收费,使许多(尤其是流落街头的)穷人无法再消受这种“奢侈”,而即便是有能力支付的人,也不一定身上随时有40生丁(欧分)的银币(尤其是在这个到处使用信用卡的年头!),因而也时常出现虽腰缠万贯而却不得入这只收区区40生丁的街头“卫生间”之门的情形。

 

渐渐地,受“收费撒尿”制度之害的巴黎男人们又恢复了19世纪“韦斯帕希安式”小便池出现以前的老习惯:又在街道拐角、地下过道、大楼内院或门洞里偷偷地“方便”起来,甚至不惜冒罚款之险(按规定,随地小便者可被罚款的金额高达450欧元;每年都有2千多人因随地小便而被罚)

 

久而久之,巴黎街头巷尾的滚滚尿流使某些地段角落终年臭气冲天,居民和行人只能捂着鼻子忍着恶心躲避。据巴黎市前副市长伊夫龚达索介绍,在这“随地小便”的人群中,不仅仅只有被政客和媒体文雅地称为“无固定住处者(SDF)”的流浪汉,而且也有许多都是西装革履之族。

 

2001年左派入主巴黎市政府后,决计改变这一状况,推动“免费撒尿”革命。

 

因为,在巴黎市的左派执政官们看来,巴黎街头厕所是否收费,并非一个单纯的经济或者简单的环境卫生和城市形象问题,而是涉及到所有人的最低限度卫生享受权(droit minimum à l’hygiène)以及正在不断扩大的因被社会排斥而流落街头的贫困群体的人的基本尊严。当时,在巴黎议会,曾有议员大声疾呼:在21世纪的今天,在巴黎这样一个现代化国际文明大都市,居然还出现因公共厕所收费而迫使人们不是憋尿,就是随地小便,从而危害健康和公共卫生,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臭(丑)闻”!

 

frc 095b35f88094aa1ead93e241dc801643

 

因此,作为巴黎市议会多数派的左派议员们在2001年一上台便开始主张对巴黎街头的所有公共“卫生间(sanisette)”实行无条件免费开放。

 

然而,巴黎市政府左派执政者的这一政策意愿在具体实施时,也遇到了不少阻力和障碍。

 

因为,城市公共厕所设施及其管理与供水、污水及家用垃圾收集处理一样,都属于地方政府公共服务范围。而法国各地市镇提供公共服务(service public)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委托经营。在目前遍布巴黎市的“公共厕所”网络中,只有24个公共盥洗室(lavatories)属市政府所有,其中15个位于地铁站,9个为设在靠近旅游景点的露天盥洗室。

 

此外还有400多个矗立在公共道路边上的“街头卫生间(sanisette)”;而这些可自动消毒清洗的“卫生间”都属于一家私营公司-德戈集团(JC Decaux)所有;该集团根据1991年与巴黎市政府签署的一项公共服务授权经营合同,以每个月每一间1192欧元的租金出租给巴黎市政府;也即巴黎市政府每年为此须支付约580万欧元的租金。街头“卫生间”的每次使用收费为40生丁,收入归德戈集团所有。这些街头厕所的每年使用次数约为3百万人次,使德戈集团从“撒尿收费”中可以获得不少额外收入。

 

因此,当新上台的巴黎市左派市政府决定要实行“免费撒尿”时,遇到的第一个阻力就是前一届市政府与德戈集团于1991年所签的合同。由于受合同法规制约,市政府不可能一下单方撕毁契约,立即全面实施“免费撒尿”措施;而且,前届政府与德戈集团签署的合约中,有一个奇怪的条款,即,德戈集团每对一个街头“卫生间”作一次维修,该卫生间的租赁期即可自动额外增加8年!这就迫使左派市政府不得不依照轻重缓急,与德戈集团一一商谈开放“免费撒尿”问题。

 

2001年至2005年底,经过谈判,市政府先是取得了13区流浪汉夜间紧急接待中心附近的2个街头公共卫生间的免费开放,然后又把这一模式扩展到了其它10个卫生间,以便首先解决无家可归者集中地段的“免费撒尿”问题。

 

2006年起,大批街头卫生间租赁期开始届期。巴黎市议会利用这一契机,于2006年元月底通过一项决议,决定在此后的街头卫生间委托经营合同招标中引入免费使用的原则,并明文规定从2006214日开始逐步实际实行“免费撒尿”。

 

从此,巴黎的“免费撒尿”革命正式纳入日程。至2006年当年年底,巴黎街头免费开放的街头卫生间已达到200个。然后,又根据合同期限继续逐一开放…..直至2014年,巴黎市内的400多个街头卫生间已经全面实行免费开放。

 

frc 5d17cfcf93231e4b2e6f698ea5556374

 

与此同时,从2009年起,巴黎市政府开始采用由巴特里克如万(Patrick JOUIN)设计的新一代现代化街头卫生间替换旧一代,而且对新卫生间的规格作出了严格的规定,除了自动消毒清洗和环保节水节电等各种技术功能之外,还对投标者强加了两项要求,一是所有街头卫生间都必须保证坐轮椅的残疾人能够方便地出入使用;另一规定是每个卫生间都必须设置一个可饮用水龙头,以便让无家可归者和所有其他行人都能在街头得到解渴的可饮用水。

 

frc d4f9bd183069bacc1f360e47adbc7e13

 

如今,整个巴黎的400多个“街头卫生间”都已换成新一代。唯一一个作为“历史记忆”保留的20世纪“vespasienne(韦斯帕希安)”式老厕所还象一座老古董,矗立在巴黎第14Arago大道离“模范监狱(Maison de la Santé)”不远处,供人们瞻仰,缅怀过去……

 

至此,巴黎的“免费撒尿”革命在左派市政府的坚持下终于彻底完成,法国首都街头终于呈现了一种崭新的充满21世纪现代人道主义味的“公厕”景观!

 

对于还在犹豫是否来巴黎的各国游客,现在又多了一个说服的理由:来吧,至少街头撒尿是免费的!

 

 

2017116日,法国巴黎

 

 

附录(游巴黎必备)

 

 

巴黎400多个免费“街头卫生间”在各区的分布图查询网站:https://capgeo.sig.paris.fr/Apps/Sanisettes/

 

 

巴黎各个区的免费“街头卫生间”数量:

 

18区:41

15区:36

10区:31

14区:31

19区:30

13区:28

20区:27

11区:26

12区:22

17区:17

16区:16

02区:14

04区:13

05区:11

08区:11

09区:11

01区:8

03区:8

06区:7

07区:7

 

 

按开放时间计:

 

6点至22点:210

24小时开放:155

6点至1点:30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5e61d4949b7109d085bf5905b5c882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