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今晚)的“白夜”是怎么回事?

 

作者 |让居易© 法兰西360

 

2015103日,巴黎进入第十四个“白夜”。就象每年夏天的“巴黎海滩(Paris Plages)一样,巴黎白夜也已突破巴黎城市的藩篱,被法国国内和世界上其它大城市竞相效仿;这也表明在这个愈来愈走向金钱消费至上、生活节奏愈来愈快速、匆忙的世界里,依然还有象巴黎人那样的“夜游神”一族,还执着于悠哉游哉地在黑夜的星火和灯光里发现和欣赏他们所居住、生活或工作的城市的另一种面貌,追求那种夜游途中在街头巷尾与当代艺术(装置、作品)和艺术家们不期然而遇的激动和美感……

 

巴黎人喜欢-也善于-带着诗意、幽默和轻松,享受“白夜”,享受艺术,享受生活……

 

下面这篇文章是十四年前为第一届巴黎“白夜”而写的。十四年后,虽然巴黎“白夜”的夜游线路和节目更多,“夜游神”的队伍也更庞大,但是,巴黎“白夜”的某种精神还是依旧……

 

2015102日第十四个巴黎“白夜”前夕附记

 

(本文节本曾刊载于20021024日《南方周末》。

 

法语有时候有点黑白不分。比如,现在大多数学校教室和各类会议室里用于书写演示的那块板明明是白色的,可法语却偏称它是黑板(tableau);同样,105日至6巴黎市长贝特朗·德拉诺埃在人流如潮的市政厅里遇刺的那个夜明明是个黑夜,可法国人嘴里却口口声声(报刊杂志也白纸黑字地)说它是白夜(Nuit Blanche)

 

巴黎(有人意译为不眠夜”)白夜虽无圣彼得堡每年六月初出现的那种日照通宵的极地景象,但却与著名俄国小说白夜》的作者妥斯托也夫斯基及同名电影的意大利导演维斯康丁(Visconti)不无某种联系,尤其是从发起组织者的初衷来看。

 

因为,巴黎市政府推出白夜活动,首先是为了创造一个别具一格的文化艺术节。巴黎人嗜节成性是人所共知的。曾多次长期在巴黎拉丁区生活过的美国作家海明威写过一本讲述他巴黎生活的书,书名干脆就叫《巴黎是个节日》,可见巴黎的节日气氛对他所造成的印象之深。

 

frc f94ee34c2431c89fbd00f33d793be10d

 

而对于巴黎人来说,十月初几乎是一个夏天假日记忆已渐趋淡漠而万圣节和圣诞节尚为遥远的青黄不接的节庆荒漠。无节的日子不好过。上台才一年多的法国左派巴黎市政府熟谙民心决定弥补这一空白,创设文化白夜活动,也即把巴黎市内众多尽人皆知的名胜景点或鲜为常人知晓的场所彻夜开放,同时邀请一些当代艺术家,让他们各显神通,挪用某些奇特场所,施展灯光照明、音乐、摄像、造型、行为等各种艺术手段,展示当代艺术的魔力。而节日的目的是吸引好奇的巴黎人走出家门,光顾这些特地开放的景点和场所,在色、香、味齐全、视觉、触觉、味觉、嗅觉、听觉觉觉愉悦的气氛中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透过当代艺术创作,把历来属于个人乃至隐私范畴的夜生活转变成一种大规模的集体艺术经历,使市民们可在一夜之间自由占据他们所熟悉或陌生的城市空间,随意尽兴地进行观赏、交流、游荡、沉思、娱乐,从无处不在的艺术氛围体验中改变那种文化是件复杂的、只属于精英阶层的事的成见。而朦胧的夜色又可有助于解除人们面对艺术创造时的那种腼腆。“使人们与城市、夜晚和艺术重修和好”,这大概就是巴黎首届“文化白夜”的主旨。依照这一主旨,共设计衍生出30白夜活动的正式入选In)节目、9编外(Off)节目和无数与之配套的个人创举及非正式活动,形成一个遍及巴黎20个市区且内容与风格迥异的文化白夜的丰盛菜单,供巴黎人和各类游客按各自的口味通宵点单享用

 

巴黎是一座在一天24小时的每个时刻都有其特殊魅力的城市。而令世人神往的夜巴黎则更是神秘而富于传奇色彩。巴黎白夜节目的策划不仅充分彰显这一文化资源特色,而且还因许多当代艺术家的创造性参与而处处别开生面,让那些即使老巴黎也感到惊喜不绝。

 

frc 39ebc0f00f6cd1c6acadef70e94a3dba

 

105日至6白夜活动的30个正式景点中,除了卢浮宫、凯旋门等名胜延长开放时间,让人体验夜游乐趣外,最吸引人的恐怕要数那些对现存公共场所的艺术挪用设计了。例如,埃菲尔铁塔自1889年建成以来,通宵开放的日子屈指可数,而在这个巴黎白夜,不仅观众可以彻夜登塔,观赏巴黎夜景,而且,那天晚上,著名的法国女造型艺术家、故事作者索菲·加尔(Sophie Calle)别出心裁地把铁塔顶层原来埃菲尔的办公室、平时陈列着埃菲尔与人交谈的逼真塑像的小间临时改装成她的卧室;她身着睡衣,躺在床上。凡登上塔顶的游客,可以依次逐个进入她的房间,在床前用五分钟时间向她讲述一个故事或表述一个心愿。每个访客的使命是用生动的故事阻止艺术家入睡,由此使她在3百多米高的埃菲尔铁塔顶上度过一个不眠之夜。据说,在那晚登上塔顶的几千名巴黎人中,有近百人不惜在高空站等几个小时,最后终于有幸与这位魅力无穷的女艺术家床前相会,向她娓娓叙说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frc f7d92b3ebfdfb67e97a3c33548b99da7

 

位于市内东北角的巴黎殡仪馆旧址也是这次白夜中吸引人数最多的场所之一。这个占地两公顷、由九个带拱顶地窖的巨型金属结构大厅组成的建筑群建成于1873年;最初属于负责丧葬殡仪的教会所有。1906年法国政教分离后,殡仪馆归属巴黎市政府管辖并实行垄断经营;直至两年前殡葬市场开放竞争前,它一直是每年近三万巴黎人从人间通向天国旅途的最后一个停靠站。这组具有19世纪末工业建筑典型风格并被列为受保护历史文物的楼群现已闲置。而巴黎白夜则使得这个原先陈列棺木、柩车和丧葬礼器的肃穆悲壮之地忽然焕发青春,展现出担当文化使命的能力:当晚,有7千多巴黎人涌向那里,欣赏和参加同时设在那里的多场通宵电子音乐会、视像作品滚动演播以及原产地红葡萄酒鉴别品尝。经此弄得鬼神不宁的喧嚣白夜考验后,据说巴黎市政府将准备正式把这个旧殡仪馆改作一处大型文化艺术活动场所。

 

耸立在塞纳河边的法国国家图书馆新馆无疑为这次白夜活动提供了一个最具现代感的节目。这座开馆不久的现代化图书馆主楼临塞纳河一侧的玻璃楼面被改造成一个由20×26个窗户矩阵构成、面积为3370平方米的世界上迄今从未实现过的巨型计算机显示屏。这些受灯光反照的窗户随着一台主控电脑的指令燃亮或熄灭,不断变换显示各种画面和图案;画面设计人和观众可以通过手机或互联网向主控电脑发送指令,让这一巨型电脑荧屏显示自己通过专门程序制作的图象。游戏爱好者甚至还能通过手机在这一奇特的荧屏上玩拼图游戏。这一非同寻常的现代化装置引得无数夜游者在塞纳河岸边驻足观赏,惊叹不已,使那天晚上塞纳河游轮的灯光黯然失色。

 

frc 26a0844fc86e4a7276774b26cb0d5f87

 

巴黎白夜破例敞开的那些平时公众无缘涉足的公共机构或建筑也勾起了成千上万巴黎人的好奇心;其中最受注目、赢得争相观看的,自然是巴黎市政厅。作为巴黎人的公共之家的市政厅是一个在法国历史上享受过特殊地位的场所。如果说凡尔赛宫是一座象征法国王权的建筑的话,那么,巴黎市政厅则是法国现代共和国的一个特殊象征。经过王权复辟后,法国的第三共和国就是于187094日在巴黎市政厅宣告诞生。然而1871524日,巴黎市政厅曾被巴黎公社的起义者放火烧毁(这也许是至今依然有不少巴黎人仍对巴黎公社历史人物耿耿于怀的原因之一);现存的市政厅大楼为18741882年重新修建。105白夜刚刚拉开序幕,巴黎市政厅广场便早已挤满黑压压的人群,排队等候进入大楼,参观金碧辉煌名画满堂一派罗可可风格的豪华大厅、镜廊和沙龙,并欣赏特别安排的轻音乐演奏。德拉诺埃市长见巴黎市民如此踊跃响应白夜活动,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当即吩咐手下人员:一定得让所有人都进来!一时间,历来只有国王显贵政要名流和国际贵宾才能在那儿聚会庆典行施礼节的市政厅各大沙龙里数千名布衣百姓鱼贯而入,倘佯徘徊,热闹非凡;直至凌晨230分,一名后来声称既不喜欢政客,更见不得同性恋者的精神失常男子突然扑向正在亲自照应参观人群的德拉诺埃市长…….

 

就在德拉诺埃市长遇刺受伤倒下的那一刻(在送往医院急救途中,德拉诺埃市长特地对其助手下令:节日继续进行!”),在巴黎10区首次展出法共黄金时代包括毕加索在内的许多著名画家赠送给法共的画作的法共巴黎联盟党部驻地前、在拉丁区蓬杜瓦兹红水游泳馆前、在原巴黎城市压缩空气厂旧址前、在贝尔希综合体育馆旱冰场入口、在植物院自然博物馆前、在巴黎地下古墓穴的入口前以及在所有白夜活动的其它正式和非正式景点前,巴黎的夜游神们还排着至少几百米的长队,等候进入场内,一饱眼福。而在市政府特地安排的白夜交通车站前和连接各景点的街区道路上,到处是拥挤不堪的人群,热闹得仿佛法国队又得了世界杯冠军或巴黎地铁又罢了工……..。据估计,45万至50法国人和游客加入了105日至6巴黎白夜的夜游行列,远远超过市政府原先预计的10万人。

 

frc d2b915680f34ab417dbf02f52a075a91

 

这儿特别值得说明的是,在这次巴黎白夜组织过程中,受市政府委托的承办者曾经提出一个让参观者购买10欧元一张的派司然后凭此任意进入所有景点的设想,但被巴黎市市长德拉诺埃一口拒绝。他坚持所有景点活动和通宵交通车一律免费,使白夜成为一个不受任何商业操作影响的艺术行动,并让尽可能多的人借此机会接近当代艺术。巴黎市议会的各不同党派议员团虽然在许多其它问题上政见不一争议不断,但却对这一文化行动毫无异议,全体一致通过了140欧元的预算经费(相当于每个居民0.6欧元)

 

巴黎白夜因发生德拉诺埃市长遇刺重伤事件而被全世界媒体作为头号社会新闻广泛报道。但对于那天晚上有幸在巴黎市内通宵悠游的巴黎市民们来说,它首先是一次奇特难忘的文化艺术体验和愉快节日。对此,他们感谢把文化事业置于城市管理重要地位的父母官。据德拉诺埃市长目前还在养伤的巴黎皮蒂埃-萨尔贝梯耶医院人士称,医院连日收到无数巴黎市民送来的鲜花,其数量已超过当年戴安娜王妃巴黎遇难后在该医院急救时人们赠送的鲜花……

 

20021010日,巴黎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75ba177abf69e60fed9623357cfee3fa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