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8月31日戴安娜在巴黎车祸身亡的那天晚上,希拉克总统到底在哪里?

 

获知戴安娜去世的消息后,法国政府却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尴尬:总统府怎么也找不到希拉克:整整一个晚上,总统失踪了!

在几个小时内,我们想方设法和总统取得联系,但都无济于事。我们在爱丽舍宫的同事们也无法回应我们的一再请求,觉得非常尴尬。我们始终没有找到总统。

 

frc a1ebd81e422422fbc24089b31589af65

 

 

作者 |柳庄人 © 法兰西360

 

今年831日是英国前王妃戴安娜(Lady Diana)在巴黎车祸身亡25周年纪念日。

那是1997年,法国右派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左派社会党若斯潘(Lionel Jospin)总理“同居(cohabitation,又称共治)”还不到3个月。

面对这一震撼全世界的突发事件,按照常理,依照戴安娜王妃的身份,法国的最高领导人希拉克总统,或至少是总理应在第一时间赶到实施抢救的巴黎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Hôpital La Pitié Salpêtrière)进行慰问与哀悼……

 

frc cae9e7b2475786d91ea818d19b15a09d

 

然而,当时的法国政府却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尴尬:总统府怎么也找不到希拉克:那整整一个晚上总统“失踪”了!

2017827日,趁戴安娜去世20周年之际,皮埃尔阿兰·缪埃在法国东部共和报(L’Est républicain)上首次公布了当年总理府的“值班日记”节选,披露了法国政府最高层当年应对这一突发事件的“内幕”。

1997830日深夜车祸发生后,第一个接到报告的,是在马提尼翁宫总理府值班的若斯潘总理的经济顾问皮埃尔阿兰·缪埃(Pierre-Alain Muet)。他当时在值班记录簿上写道:“130分,警察署长办公厅主任告诉我戴安娜王妃在巴黎阿尔玛桥(Pont d’Alma)遇到严重车祸。”

据缪埃回顾,这是一个他曾足足接收了300400个电话的“疯狂之夜”。

 

frc c9c7a515d6f20f26c86e6d0b1364f5a0

 

车祸事故发生于025分。在027分,也即2分钟之后,巴黎SAMU医疗急救中心和消防救援队已赶到现场施救。他们当场确认了戴安娜男友多迪·法耶兹(Dodi Al-Fayed)和司机已经身亡;戴安娜王妃伤势极为严重,他们决定先就地施救,一个小时后转送至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

140分,当时的内政部长让皮埃尔·舍维纳芒(Jean-Pierre Chevènement)抵达医院;随之到来的是英国驻法国大使迈克尔·杰(Michael Jay)

当时手机还不普及。在缪埃值班的总理府的一个套房内,两部座机一直在不断地响着,医院不断把最新的诊断与治疗情况通报给总理府。

深夜2点时,缪埃感觉戴安娜的病情不妙,决定立即通知若斯潘总理和希拉克总统。

这一夜晚,若斯潘总理和近一半内阁部长都在拉罗歇尔(La Rochelle),准备在31日参加社会党的夏季集训(Université d’été);若斯潘预定发表重要演讲。

所以,若斯潘的办公厅主任奥利维埃·希拉麦克(Olivier Schrameck)在接到缪埃的电话后,拒绝立即叫醒在酒店休息的若斯潘总理。平时被许多人称赞智慧过人的希拉麦克很缺乏政治嗅觉:他认为若斯潘第二天要作的报告比戴安娜重要,因为戴安娜已和查尔斯王子离婚,已不属于英国王室,而且在巴黎也是作私人旅行,他却完全没有料到戴安娜之死将在全世界引起的震动……

半夜3点时,情况生变:内政部长让皮埃尔·舍维纳芒通知缪埃医生关于戴安娜病情的悲观预测;内政部长坚持立即叫醒总理,并且一旦戴安娜去世,就让总理立即返回巴黎。缪埃很犹豫,便在时任若斯潘总理传媒交流顾问的马纽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的手机上留了一个短信。

然而,总统府方面没有任何回应。整个夜晚,总统府值班官员一直只是回复“总统在睡觉(Le Président dort)”,并任由总理府处理一切。

410分:让皮埃尔·舍维纳芒通知我戴安娜去世。”缪埃在值班簿上写道。他立即再次拨打奥利维埃·希拉麦克和也在拉罗谢尔的总理政治顾问阿基利诺·莫莱尔(Aquilino Morelle)的手机,告知情况。这下确定无疑了,若斯潘将返回巴黎,但他们还是决定让他再睡一会儿,一个小时后再叫醒他。

715分,缪埃接到若斯潘总理的电话,告诉他8点钟飞巴黎。

戴安娜去世的消息一确认,内政部长让皮埃尔·舍维纳芒也立即打电话通知总统府。

而总统府的值班官员还是继续一成不变地回答:“总统在睡觉”……

 

frc c33b8b1f6ee1ccf3e46fe271af29a660

 

那时,总统府其实也是一片慌乱。

因为那一个晚上,希拉克根本就没有在爱丽舍宫!

总统府值班官员在获知戴安娜去世的消息后,在爱丽舍宫怎么也找不到希拉克,而且也无法打通他的手机。

若斯潘的政治顾问阿基利诺·莫莱尔曾在2017年发表的一本书中,也确认了这一故事细节:“在几个小时内,我们想方设法和总统取得联系,但都无济于事。我们在爱丽舍宫的同事们也无法回应我们的一再请求,觉得非常尴尬。我们始终没有找到总统。”

一直到了上午930分,还是依然没有希拉克的影踪。

无奈之下,第一夫人贝尔娜岱特·希拉克(Bernadette Chirac)只好独自一人前往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代表希拉克总统,向戴安娜遗体鞠躬,表示哀悼……

只是到了831日下午,希拉克总统才现身爱丽舍宫,接见了前来巴黎吊唁前妻戴安娜、并将其遗体接回英国的查尔斯王子。

至此,险些酿成法英外交礼节事件的戴安娜巴黎遇难悲剧终于有惊无险地落了幕。

然而,“希拉克总统那一夜晚到底在哪儿‘睡觉’”这一问题却仍然一直折磨着第一夫人贝尔娜岱特·希拉克和爱丽舍宫的幕僚们……

2001年,答案终于来了。

曾长期担任希拉克司机的让克洛德·罗蒙(Jean-Claude Laumont)出版了一本题为随从他二十五年(Vingt-cinq ans avec lui)的书,讲述了他为希拉克及其家人开车当司机25年的种种经历和故事;在谈到戴安娜去世那一晚希拉克“失踪”的时候,熟悉希拉克一切行踪的罗蒙爆出了大料:希拉克总统那一晚上睡在著名法国女影星克洛蒂雅·卡迪纳尔(Claudia Cardinale)的家里……

无独有偶。

就在1997831日戴安娜巴黎遇难的那一天晚上,法国还曾发生了另外一件“失踪”事件。

这事发生在法国最大的私营电视台TF1

戴安娜在巴黎车祸丧生,对于电视台来说,当然是一个特等重要的新闻。然后,出人意料的是,当天播报这一新闻的,却不是TF1的明星女主播克莱尔·夏扎尔(Claire Chazal),而是当时的新闻部主任罗伯尔·纳米亚斯(Robert Namias)本人。

 

frc 29f06ba16e478379c0ddd875baa740d9

 

TF1电视台当时为什么要作这一临时更动呢?是因为新闻太重要、太具有爆炸性了,得由新闻部主任亲自播报吗?

完全不是。

时隔25年之后,纳米亚斯在2022816日接受法国电视娱乐(Télé-Loisirs)杂志采访时,披露了当年TF1电视台连夜组织戴安娜巴黎遇难专题新闻报道时的一个小内幕,解释了为什么当天戴安娜去世的新闻不是由夏扎尔播报的原因。

据纳米亚斯透露,在得到戴安娜王妃遇难的消息后,新闻部在凌晨430分决定打乱原先安排,在早上6点开播一个戴安娜遇难的特别节目。纳米亚斯便立即调动编辑部人员,并联系原来应主持13点新闻播报的克莱尔·夏扎尔;但是夏扎尔没有回应。过了一个小时,还是没能联系上她;所以,纳米亚斯只好作好自己亲自出镜宣布戴安娜去世噩耗的准备;一直等到6点钟,夏扎尔还是没有消息。于是,纳米亚斯就顶替夏扎尔在TF1电视台向法国人播报了这一噩耗……

 

frc 354d6d1c12aa30d342c0546f454ed55f

 

说到戴安娜王妃和法国总统们的关系,还有一个挺好玩的故事。

2009年,法国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发表了他的第二本小说,标题为公主与总统(La princesse et le président),讲述了一个鳏夫总统和一个受丈夫冷落的王妃一见钟情的故事,在很多人看来,大有影射、炫耀自己曾和戴安娜“有过一腿”的嫌疑。

前总统的这部言情小说发表后,遭到许多讽刺和讥笑,人们一致觉得前总统的这一“牛”吹得有点大,而这尤其引起了另一位前总统的“不服”。

这位前总统就是希拉克。

那一年,吉斯卡尔德斯坦和希拉克这两位“冤家对头”还都属于法国宪法委员会(Conseil constitutionnel)的当然成员,所以,还经常会在宪法委员会的会议上碰面。

 

frc ff72c0a96fc89a7588fcd48fe5e83db9

 

有一天,得到吉斯卡尔德斯坦与戴安娜“有过一腿”消息的希拉克来到宪法委员会,径自走进他的“铁哥们”、宪法委员会主席让路易·德布雷(Jean-Louis Debré)的办公室,大大咧咧地嚷嚷道:“啊,让路易,他(指吉斯卡尔德斯坦)是在吹牛吧?他真的跟她有过那事吗?待会开会时得问问他!”

与希拉克有50多年交情、并熟知他个性的让路易·德布雷一听急了:“啊,雅克,你可千万别在开会时说这么低俗的事啊!我禁止你说”……

但被这个传言困扰的希拉克却还是不依,像个老顽童似的,非要弄一个水落石出,于是,那天在开会时,还是真的故意以坐在德布雷另一侧的吉斯卡尔德斯坦能够听得见的声音问道:“他真的搞了她了么/il se l’est faite ?”这用词虽然很俗,与前总统身份不符,但却也反映了现实中希拉克喜欢女人和直率真实的“亲民性格”和人性化形象。

据说,在那天的法国宪法委员会会议上,吉斯卡尔德斯坦听到希拉克的疑问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公众号广告

 

frc c338012b109bb04a6d7e74934f071f69

 

frc 395808785babc71f74b0c30ea84c3cc4

 

frc e330123e249a3b190d53e062448c6a38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