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史中的抹大拉的马利亚

frc ee1f4bfb65f4c348fab8166dc65548d5

圣经人物和故事贯穿了整个西方艺术史。圣经的女性人物中,除了圣母玛丽亚,最受艺术家欢迎的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了,西方人更多称其为玛丽亚玛德琳娜(Marie Madeleine)

 

抹大拉的马利亚作为耶稣复活的第一见证人,自古以来就备受信徒的尊重与爱戴。

 

抹大拉的马利亚到底是谁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公元591年,罗马教皇格里高利一世认可四福音书中提到的的三位女性为同一人(其中两位叫玛利亚,还有一位没有具体名字,被称为有罪的女子” : Marie de Magdala, Marie de Béthanie 和 la Pécheresse),给了她们一个统一的名字: 玛丽亚玛德琳娜

 

从中世纪到近代,欧洲画家和雕塑家塑造出了丰富多彩的抹大拉的马利亚“玛丽亚•玛德琳娜的形象。他们根据福音书的记载,将她表现成孤独的忏悔者、苦修者,或者是美丽高贵的慈悲女性。时而她化身为耶稣的坚定追随者、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时而她又走进俗生活,成为人群中的你和我。

 

我们将惊奇地发现,同一个主题人物,在不同时代、不同的创作思路下,它呈现出的形式会出乎意料地大相径庭

 

frc 7fe28e413264fe5a4e78d0e80b921a4f

frc 79862be63fd8aee8eb563ebe8103aef3

木雕 布鲁塞尔Jan Borman 作坊 约1500年 巴黎中世纪博物馆

 

这是一尊北方弗拉芒地区(今天的比利时)著名木工作坊制作的精美木雕。优美娴雅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手持一个香膏或没药的罐子。因为在圣经新约故事里,她曾用珍贵的香膏给耶稣洗脚,用眼泪和头发给他擦脚。在耶稣被卸下十字架后,她同其他妇女一起用没药涂抹他的伤口。

 

frc 343826f25967ab186c3ddad85fc3fe4b

Dieric Bouts 1440年 柏林 Gemäldegalerie 

 

《西蒙家的晚宴》这个主题画面里,一个有罪的女子在耶稣的面前跪下来,把珍贵的香膏(或香水)倒在他的脚上,和着泪水用头发给耶稣洗脚、擦脚,用最虔敬的动作表达自己愿意追随耶稣,从“罪恶的生活”中解脱出来。      

frc 247968ac8d073c594cdffcbad02b6af8

Gregor Erhart 1515-1520 卢浮宫

 

这尊椴木雕像是五百年前德国雕塑家Gregor Erhart 的杰作。温柔美丽的马利亚姿态优雅,披散的长发半遮着她的身体。据说她隐修在法国普罗旺斯的一个岩洞里以后,头发就成了她唯一的衣服。艺术家给木雕上了颜色,金色略卷曲的长发巧妙地遮掩着她曼妙的身姿。

 

frc ef28f330f687d8c3c73d1145d45951b0

Jan Lievens 1625-1631年 Musée de la Chartreuse

Douai, 法国

frc cc377a407534ebf8198e8b5edf146f37

多纳泰罗 1455年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博物馆

 

艺术不仅仅是赏心悦目,有时也有触目惊心的作品。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雕塑先驱多纳泰罗(Donatello)晚年的这件作品毫不留情地向我们展示了老年的抹大拉的马利亚,苦修生活令马利亚瘦骨嶙峋、形容枯槁多纳泰罗创作这个作品时已70岁,他已不避讳现实的丑陋真相及岁月的尴尬,作品反倒流露出一种悲怆庄严的宗教情感。

 

他想告诉我们,美是力量,丑也是力量。

frc 46f6ea3dd2507e32355ae6561a94ce74

Rogier van der Weyden 1450-1452年 卢浮宫

 

北方画家罗杰韦登的细致写实。人物五官很美,但表情总略显冰冷呆板。

frc ee1f4bfb65f4c348fab8166dc65548d5

Le Pérugin 1500年 Galleria Palatina, 佛罗伦萨

 

这是佩鲁吉诺笔下高贵恬淡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画家擅长表现一种理想化高贵的美。看那衣物的皮毛镶边、金线刺绣,精美得无与伦比!仔细看她胸前衣领上的刺绣,正好拼出玛丽玛德琳娜的字样。文艺复兴时期南北方的画家相比,论人物的灵动高贵,还是意大利的画家更胜一筹

他的高徒拉斐尔将把圣经中的女性形象推上艺术史的巅峰。

frc 910a178949a40de5424011c54f286f09

提香 1531-1535 Palazzo Pitti, Florence

提香的雍容华贵和世俗气息的美。

 

frc e4444ff794164283e54f508c678b1d30

委罗内塞 《抹大拉的玛利亚的皈依》1548年 伦敦国家美术馆

富足的威尼斯共和国培养出的提香、委罗内塞等绘画大家,擅长用明亮鲜艳的色彩来表现抹大拉的玛利亚落入凡尘的华贵之美。

 

每个艺术家用自己的自由想象来表现从未谋过面的圣经人物。

 

frc dc5cf474b1b7be16d87c7a53b0d0d5e5

Bronzino 不要碰我》1561 年 卢浮宫

布隆奇诺Bronzino)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晚期的矫饰主义画家(Le Maniérisme),这幅作品他赋予了人物一种蜿蜒曲折的近似舞蹈的动作造型,人物的脖颈、腰身、四肢被有意拉长,用今天 凹造型 这个流行语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再加上画面色彩明亮、质感光滑,有一种奇特夸张的舞台戏剧感。矫饰矫饰虽然不能说矫揉造作,但故意摆出姿态对这个画家来说是必须的。

 

frc ac406e0e903d4139c9adc56eac18e96b

Le Greco 1584年 Worcester Art Museum 美国

 

十六世纪后半期的格列柯(Le Greco)糅合了矫饰主义和拜占庭艺术,开创了难以划分流派的独特风格。这里他用极其现代的手法描绘出他心目中的抹大拉的马利亚,天空风卷云涌,马利亚在祈祷,在倾听来自旷野的呼唤。身旁的骷髅头骨和透明玻璃瓶,表现的是西方人对尘世生命短暂虚无的思考与醒悟。

frc ca065e190fa04a63a3cdccff7f54ae0c

卡拉瓦乔 《忏悔的玛德琳娜》 1594-1596年 

Galleria Doria Pamphilj, Rome

frc 01d63b54e67eaefb4c937d5f506f7515

卡拉瓦乔 《冥想中的玛德琳娜》1606年 罗马 私人收藏

 

桀骜不驯的天才画家卡拉瓦乔(Le Caravage)用对比强烈的明暗光线法将抹大拉的马利亚“拉回凡尘,他笔下的马利亚在沉思、在下决心改过自己以前罪恶的生活(妓女?),或在神光的照耀下进入沉醉迷乱状态,一颗泪珠正滑过脸颊。卡拉瓦乔的宗教画如此像现实中的场景!是的,在教会眼中,他常常将神圣的圣经人物画得过于像凡俗之人,有亵渎神灵之嫌疑   

frc bdefd0946cf5870aa8af819d9412d4e8

拉图尔 《忏悔的玛德琳娜》1640-1645年 卢浮宫

frc 88af72d933a2f06e0e96332dbc94ceee

拉图尔 1628-1645年 华盛顿国家画廊

 

法国的拉图尔(Georges de la Tour)继承了卡拉瓦乔的明暗对比法。他笔下的马利亚在烛光的映照下沉静动人。马利亚化身为普通平凡女子,在暗夜的烛光下静静思索如火焰般转瞬即逝的生命的价值。宗教的主题和人物在此已转化为具有普世价值的人生哲学思考。画面的气氛纯净如水,非常适合焦虑的现代人。

 

对抹大拉的马利亚的描绘在艺术史上从未停止过。我们看几幅近代的。

 

frc c0aca1fb02467374ebaff111cd664451

Jean-Jacques Henner 《玛德琳娜在旷野》1874年 

Musée des Augustins 法国图卢兹

 

与印象派画家同时代的肖像画家 Jean-Jacques Henner 画过一系列的玛丽亚•玛德琳娜的作品。他笔下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更像一个美丽健康的理想型女性,她在荒凉的旷野、在黑夜里熟睡了,脸上带着安详的神情。若不是那浓密的长发、身边的香水瓶,谁能辨认出这是在旷野修行的马利亚

frc 0a86b4becabe299ab0dfa1c0e9887c47

Jean Béraud 《法利赛人家的晚餐》1891年 奥赛博物馆

 

请看这幅奇特的作品画家Jean Béraud 大胆地在这幅1891年的作品里,将传统的圣经主题《在法利赛人西蒙家的晚餐》融合现实,将巴黎当时的很多政要名人、知识分子做原型画进了画里,一位有名有姓的高级交际花跪倒在耶稣面前,她被描绘成了现代的抹大拉的马利亚!这是一幅富有寓意的作品,它对当时19世纪末法国第三共和国时期的政治社会危机表达了讥讽批评。

 

无独有偶的是,画中的交际花人物原型 Liane de Pougy 多少年后悔悟她的放荡不羁、悲喜交加的人生,晚年时她发愿加入多明我修会,在祈祷修行中度过余生。

 

frc 84410d99cfee4c45e76cd17442a36870

Auguste Rodin 1905 Musée Thyssen-Bornemisza, Madrid

 

请看雕塑家罗丹的一个作品,他用满腔的炽热深情来表现抹大拉的玛利亚紧紧拥抱着受难的耶稣,两人的身体姿势拼命往相反方向用力,像我们今天舞台上的现代舞蹈,表达出一种强烈的张力和巨大的悲怆之情。

 

frc e60fbc3878d61d426f3e7e6fc131d659

Maurice Denis 《不要碰我》1895年 

Musée départemental Maurice Denis

这是法国那比画派(les Nabis)的著名画家莫里斯德尼(Maurice Denis)1895年为一花窗玻璃设计的图稿。他笃信基督教,很多作品以很现代的方式表达他的内心信仰。

抹大拉的马利亚在花园里遇到已复活的耶稣,耶稣对她说: ”不要碰我,我还未到我的天父那里去。去告诉我的弟兄们我要到天父那里去……“ 美丽温暖的色彩、简练有力的轮廓线,传达出希望和慈爱。

 

马利亚是耶稣复活的第一见证人,她将复活和新生的信心传遍全世界。

 

海霞写于2020年3月15日巴黎

 

06 Haixi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海霞,首发于 “海霞艺术讲座”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