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斐尔《园丁圣母》重现卢浮宫

frc 873a7b52abd9d3419fd09290182e96f5

拉斐尔《园丁圣母》修复后 1507-1508年 卢浮宫

 

拉斐尔的名作《园丁圣母》经过六个月的精心修复,今年四月在卢浮宫大画廊重新与公众见面。

 

卢浮宫作为世界一流博物馆,藏有拉斐尔数量众多的作品: 12幅油画和50多幅画稿。是意大利境外收藏拉斐尔作品最丰富的场馆。这点足以令世界各大博物馆艳羡。

 

卢浮宫的拉斐尔作品品相良好,上一次的修复还要追溯到1983年为庆祝拉斐尔诞辰500周年,卢浮宫修复了那副巨大的《弗朗索瓦一世的圣家族》。

frc 3eae95206cd0211b8fed3d133afbe6a6

拉斐尔《弗朗索瓦一世的圣家族》1518年 卢浮宫

 

一转眼纪念他逝世的500周年也到来了。

 

天才拉斐尔英年早逝,只活了短短的37岁。但他在人世间的存在宛如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天际线,直至今日我们仍仰望星空,追寻他闪烁的光迹。

 

卢浮宫的《园丁圣母》保存状况相当良好,500多年来没有什么明显损坏。只是岁月久远,画面表层有些许氧化,颜色变得暗淡了,所以这次的修复主要是去除表层的氧化物。

 

frc fcff682da1789e150801173960b3a192

拉斐尔《园丁圣母》修复前 1507-1508年 卢浮宫

在拉斐尔众多的圣母像里,这幅《园丁圣母》(或被称为《花园圣母》)尤其引人注目。这是他24岁时候的作品,是他在佛罗伦萨时期的作品。

 

温柔美丽的圣母玛利亚目光低垂,她怜爱地望着自己的小宝宝耶稣基督。旁边的小表哥约翰单膝跪下,略带崇拜的眼神望着人间未来的救世主。

 

当我们站在画前,我们的目光首先被处于中心位置的年轻美丽圣母所吸引。但我们快速扫过整个画面时,就明白了画家的用意是从小约翰的目光引向耶稣宝宝,然后随着小耶稣的目光,我们的注意焦点又回到美丽温柔的圣母玛利亚。

这种目光眼神的交流是非常动人的,使三人之间的动作表情相互呼应,情感彼此交织流动。

 

多少艺术家都来歌颂赞美圣母玛利亚!圣母像经过千年的发展,到了拉斐尔这里,高高在上的神已彻底走下神坛,圣母玛利亚款款地向我们迎面而来,像一位真正的人间母亲!从她的端庄美丽中我们读出了爱、慈悲和关怀,我们感受到了人间大爱。

 

悲伤失望时,我们就来好好地欣赏拉斐尔的圣母玛利亚吧,你一定能从中受到安慰、得到救扶!

 

画中,圣母穿红裙、披蓝袍,这种传统色调是基督教义赋予她的高贵颜色。同时拉斐尔擅于借鉴当时托斯卡纳地区的美丽流行衣着与发型,圣母那高高的束腰、金色发辫上若隐若现的薄纱,今日看来仍是那么美丽动人。

 

frc 0f76b4045c4b2252abac645b7c30503f

他们三人身处一片美丽开阔的原野,我们观画人感觉到风和日丽、心情平静舒坦。圣母停下阅读,低头与儿子用目光深情地交流,我们感受到她目光中的温柔与怜爱。小耶稣宝宝抬头望着母亲,眼里是满满的信赖和依恋。旁边单膝跪地的小约翰,好像也被这圣洁温柔的一幕感动,向小耶稣投去仰望崇敬的目光。

 

草地上郁郁葱葱,紫罗兰象征着圣母的谦逊,耧斗菜预示着未来的耶稣要为人类的救赎作出自我牺牲。

 

frc 70826855d4b8f042691c9c08e0c709c2

Auguste-Gaspard-Louis Desnoyers 版画 1801年 

法国国家图书馆

 

画面的背景视野开阔,远远的地平线上,托斯卡纳的丘陵微微起伏,道路、河流蜿蜒曲折。左后方,一棵树笔直挺立,右后方的村庄教堂恬静和谐。年轻的拉斐尔在对自然风景的处理上,从北方弗拉芒绘画中得到很多启发。在这等清新优美、和谐的氛围里,我们的心怎能不平静放松?怎能不心怀良善?

 

拉斐尔的圣母像已登峰造极,他笔下的圣母已完全化身为人间的温柔母亲,这种美丽贤良的形象有着巨大的善的感召力!

 

创作这幅圣母像时年轻的拉斐尔在佛罗伦萨。在这里他遇到了年长30岁的前辈达芬奇。达芬奇的杰作《圣家族》对拉斐尔影响至深,特别是那稳定的金字塔形构图很大程度上启发了拉斐尔,从他的多幅圣母画像中我们可窥见端倪。

 

frc e7836f52c2a0e8dcaaa6a60dd9595435

达芬奇 《圣家族》1503-1519年 卢浮宫

 

请看今日收藏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草地圣母》及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的《金翅雀圣母》。他们在构图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均采用了达芬奇开创的人物金字塔三角形的稳定结构。

拉斐尔的悟性极高,他擅于博采众长,又能消化吸收,最终形成了他自己的优美和谐风格。

frc 304c78fc5366ddaa1e01f4c8b90e8ca0

拉斐尔 《草地圣母》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1506年

frc d69cff3a71c2c62626ae1fab949d57f7

拉斐尔 《金丝雀圣母》乌菲兹美术馆 1506-1607年

画中的十字架和金翅雀都是小耶稣未来悲壮命运的预示和写照。

 

卢浮宫的《园丁圣母》是这三幅相似作品中创作时间最靠后、最令人称道的一幅。

 

这幅作品当年的订购者是谁?我们很难得知。瓦萨里后来给拉斐尔写的传记里提到过一位锡耶纳的买主。据说这幅画当时还未画完,24岁的拉斐尔已被罗马的教皇尤利乌斯二世召唤,在好朋友布拉曼德的催促下,1508年他匆匆奔赴罗马。他留下了这幅画,可能由好朋友Ridolfo Ghirlandanio帮他完成了圣母的美丽蓝袍。但这次修复中卢浮宫的专家并未发现蓝袍的画法用色与其他部分有什么明显差别。

 

这幅画很有可能在锡耶纳时被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委托人买走,带到了法国。法国王室第一次在艺术品清单中提到它已经是路易十四时代了。1720年,一位名为 PierreJean Mariette的法国艺术史学家称它为美丽的园丁” (la Belle Jardinière),从此,园丁圣母的美名不胫而走。

 

它是拉斐尔30多幅圣母像中的杰出代表。

 

现存世的4幅草稿 (2幅在卢浮宫,1幅在尚蒂伊城堡,1幅在华盛顿国家画廊) 能帮助后人理解他的创作过程,请看下面尚蒂伊城堡与华盛顿国家画廊保存的两幅草稿。

 

frc 09f70f96bbdcbbfeff35ed25dd2f04ca

左边: 尚蒂伊城堡     右边: 华盛顿国家画廊 

从草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圣母的头部动作有较大改动。尚蒂伊城堡的画稿里表现的小耶稣尚年幼,是一个蹒跚学步、还需母亲托扶的婴孩。华盛顿的那幅已是最后油画的底稿,尺寸大小、人物动作已与最后的油画完成品完全一致。拉斐尔已决定将小耶稣画得年龄大一些,眼神动作中已有坚定独立的精神气儿。

 

和前辈达芬奇相比,拉斐尔作画修改得很少,而且说他绘画的速度极快。他短短的37年为后世留下的数量众多的作品就是明证。当然,这种高效也与他画室弟子的密切配合分不开。

 

透视表明,这幅作品画在三块竖条的杨木板上,板与板之间有布料填充,防止画板变形。文艺复兴时期,画在木板上的画远比画布上的作品高贵,你们可以去查证,教皇国王等达官贵人订购的作品往往是绘在木板上。画布上的油画要随着画布质量、油画颜料的改进而逐渐登堂入室。

 

卢浮宫把这次修复工程交给修复师Frédéric Pellas负责。主要是去除氧化层,露出画作原本的模样。岁月久远,画面表层氧化,如当时含有铅成分的绿色颜料已变成棕色调,画面显得暗淡了。这次的修复主要是去除表层的氧化物。

 

六个月的除尘、清除氧化层的深度清洁使画作恢复了原本的清新、明亮和雅致。

作品修复完毕时因为疫情卢浮宫已关闭,所以目前一时还找不到特别清晰的作品新照片。我翻拍了一个新杂志上刊登的一张照片(文章一开始那张),的确能看出修复过的作品色彩鲜明,圣母红蓝两色的衣裙更加鲜艳。人物肌肤更粉润健康。尤其是背后的风景,蓝、绿两色使河流、山丘的层次更加分明,加强了画面透视的纵深感。

 

拉斐尔在世时被赞誉为被上帝眷顾的神一般的人物,他的圣母像的确是出神入化,继续给500年后的我们以崇高的美的享受和感动。

 

疫情过后我们再一起回到卢浮宫欣赏这幅文艺复兴时期的杰作吧。

 

06 Haixi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海霞,首发于 “海霞艺术讲座”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