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驿站苇兹莱(Vézelay)之行

本文原标题为“朝圣 追寻丢失的自己?

 

frc 6b3369fcf84dd0450a50cb80cac195c6

 

朝圣 追寻丢失的自己?

 

作者 || 浪激天涯

 

见过太多的山川水色、人世兴衰,无力选择,因此饥渴。那是瘦弱的灵魂使劲从虚胖的肉身上挤出臂膀,摇晃呼喊。有人充耳不闻,有人心生疑惑,有人恐慌不安。

于是,需要一种暂停,需要一盏明灯,照亮前路、照亮有缘人的内心。

朝圣,向着一个目标,沿着一条道路,直线追寻,或许我们就能遇见丢失的那个自己。

朝圣,岂是专属宗教信仰?

 

“国庆长周末,去苇兹莱(Vézelay)玩几天,去吗?” 五月的一天,朋友来约。

 

法国国庆是七月十四日,假日。今年的国庆正好在一周的正中间,周三。搭桥有点远(法国人喜欢将周中假日与周末连起来,叫搭桥)。朋友说的长周末就是搭桥的意思。但七、八月也是一年的度假时段,于是答应朋友一起去。

 

frc 91abf3afba3d9e1caa766c1defa88045

 

苇兹莱离巴黎不到三小时车程,不算远。从没去过,但听过无数回。

地处“永恒山丘”(colline éternelle),苇兹莱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朝圣驿站。山顶有上千年的罗曼式大教堂,其建筑本身就是难得的艺术品,更因为有抹大拉的玛丽亚(Marie de Magdala, ou Marie Madeleine)的遗骸(八卦故事可以参见《达芬奇密码》)。它曾在三百年间位居天主教的第四大朝圣地,仅次于耶路撒冷、罗马和圣地亚哥。现在仍然是法国境内的四条去往圣地亚哥的朝圣路线的出发地之一。

十字军第二次和第三次东征在这里召开誓师大会,并由此地出发。

 

宁静的清晨,不时会看见三三两两的背着大包的朝圣者走下山坡。走向心中的圣地。

 

曾经,小镇有近万人居住,可以想见其繁华。现在只有不足五百个居民,但不掩其最美小镇的鲜活。一条主要街道直通山顶教堂,两边还有两条侧道。一家接一家的艺术馆、工作室、朝圣者之家……被鲜花、藤蔓点缀着,让古意深厚的石墙顿显活力。

 

frc f449bd1a4332b2ffbb6165e90ab76d1e

 

也许正是因为小镇是通往圣地亚哥的重要驿站,让不少作家选择在这里安歇。人生路上的一个驿站何尝不是宇宙间的一个回望之地?

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1866 -1944)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几年。其住所变成了博物馆(le musée Zervos),我们去时正在展出毕加索的作品。

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 ,1897-1962),一个非常现实的超现实作家,写尽了人间情色的各个面相。皈依天主教又很快脱离,最后却选择暂停在朝圣的路上。或许正像他说的,他带着深深的宗教信仰在写人间最不堪的一面。

……

宗教信仰可以与教堂教会无关。

 

绵绵细雨中到达小镇,沿着石板路走向山坡上的大教堂。靠近教堂时,看见一个诗歌朗诵表演的广告,就在一小时后的“声音之城”(La cité des voix),好巧。

更巧的是,误打误撞,听了一个两对男女四人演出的小型音乐会的后半段。非常美妙,尤其是四声部合唱。演出结束,观众久久鼓掌不息。

诗歌朗诵表演,三男两女五人,一对印度男女以哼唱和鼓声做背景,另外三人朗诵加表演。泰戈尔、兰博、雨果、波德莱尔……生死、爱恨……一个多小时不停歇。

 

从教堂的遥远神秘到观演的即视参与,这转折似乎一点不突兀。接纳不同,其实并非宗教目的。

 

出游总是少不了美食的。小镇有一个四星酒店,酒店里的美食接近星级,食品摆饰增添了不少亮色。

 

frc 361f6f88ee426cca425ccb046f10e6ec

 

徒步朝圣之路,一直走到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当然是了不起的朝圣。

我们这样蜻蜓点水,算不上宗教意义上的虔诚,但谁说我们不是在繁忙的间歇匆匆地拽一把走偏的自己,向着心中的圣地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2021-07-18

 

 

09 Langjitianya 900x383

 

frc d26313905879fd282fa9681ab02da698

名言名句

 

即使没有希望,抗争仍是希望

“Même sans espoir, la lutte est encore un espoir.”

——  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浪激天涯,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诗情话宇法兰西“ ,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