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皮埃尔·米尼亚尔:“惟有左翼联盟才能从勒庞那儿夺得很大一部分平民选票”

政治其实也就是探测各种事件;我注意到一种社会民主的模式由于不善于阻止全球资本主义毁灭性的后果而遭受了失败。我认为在今天,考虑到人口的演变,一种新的政治激进(une nouvelle radicalité politique)必不可少……

 

惟有一个植根于平民阶层的左派才能赢得胜利……

 

 

frc 901911bcbe8d1d082787aea424b0e9af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 《玛丽亚娜》(Marianne)

 

 

在马克龙连任当选的第二天,法国著名律师、左翼社会活动家、人文主义者及随笔作者让皮埃尔·米尼亚尔(Jean-Pierre MIGNARD)就发出了两项警报。首先,他认为马克龙总统必须迅速开展一项重大的选举体制改革;其次,他呼吁法国左派应当走上联合之路。

 

皮埃尔·米尼亚尔律师可非等闲之辈。

 

他出身社会党,是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及其前女友赛格兰娜·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的亲密朋友(他们三个孩子的教父)

 

早在2012年奥朗德当选总统之前的2007年,罗雅尔作为社会党候选人参加总统竞选与萨柯齐(Nicolas Sarkozy)角逐时,让皮埃尔·米尼亚尔曾是罗雅尔的支持协会“Désirs d’avenir/未来的愿望协会的主席(直至2009)2011年,他是专门监督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初选的社会党高级委员会(Haute autorité du Parti socialiste)”的三人成员之一,并任主席;

 

在参加统一社会党(PSU)和社会党活动期间,让皮埃尔·米尼亚尔曾多次担任全国执行委员会或理事会的成员,并在历次总统大选中先后支持过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雅克·德劳尔(Jacques Delors)、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赛格兰娜·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和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2016122日,就在奥朗德宣布放弃连任竞选的第二天,让皮埃尔·米尼亚尔即转而支持马克龙,成为2017年马克龙竞选团队政治委员会的成员。

 

然而,在今年2022年总统大选中,让皮埃尔·米尼亚尔在第一轮却投了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票,并且和不少左派人士一样,在第二轮时为了阻拦勒庞当选而才改投马克龙。

 

皮埃尔·米尼亚尔于2004年在邦岱翁索邦巴黎第一大学(Université Paris I Panthéon-Sorbonne)通过了题为网络犯罪与网络迫害:在失序与全球谐调之间(Cybercriminalité et cyberépression : entre désordre et harmonisation mondiale)的比较刑法博士学位论文,获得优秀评语和评审委员会祝贺。

 

 

frc ca54bf47c440ccb56550c65a6f2584c2

 

作为律师,让皮埃尔·米尼亚尔是Lysias Partners律师事务所的创办人兼执行委员会主席,事务所业务除了仲裁﹑中介﹑调解企业法﹑商事刑法﹑公共采购合同与竞争国际公法与欧盟法等传统专业之外,还涉及环境经济﹑气候法﹑能源转换与生物多样性﹑核安全法数码经济与新技术﹑无人驾驶飞机与机器人职业伦理与行为守则报刊﹑媒体﹑工业与知识产权等全新领域,并特别关注新技术和社会演变正在带来的最新的前沿法律问题,善于构建创新解决方案,为新的法学理论的思考研究和新判例的创立而作出许多积极贡献。

 

皮埃尔·米尼亚尔曾代理过在法国社会和舆论界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案子,例如:法国空运联盟DC-10爆炸受害者赔偿案巴黎市政府各大要案欧洲隧道诉讼案“Erika号油轮翻船案等等,都曾经是法国各大媒体连篇累牍地头条报道的著名案件,在法国可谓家喻户晓。

 

长期以来,皮埃尔·米尼亚尔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 Paris)法学院教授商事刑法学,在新闻学院传授传媒法课程。他是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CCNE)成员,同时还是许多法国著名人士的私人律师,其中包括国家议会议员﹑地方政府议员﹑政府部长或前部长﹑大型企业领导人等。

 

皮埃尔·米尼亚尔还是法国Témoignage chrétien(基督教见证)》杂志编辑部共同主任,曾撰写发表过多部专著。

 

2016年年初出版的新作《罗伯特.F.肯尼迪:民主的信仰》(Robert F. Kennedy, la foi démocratique)一书由法国时任总理Manuel VALLS(马纽埃尔瓦尔斯)作序。

 

 

frc 2916f41eaff17e1958f41bc70a541bca

 

多年前,他曾与前法国总统奥朗德﹑现任外交与欧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前总统府秘书长让皮埃尔儒耶(Jean-Pierre JOUYET)合著出版了《左派在动》(La gauche bouge)一书。

 

皮埃尔·米尼亚尔与人合著出版的著作还包括:《核安全:法律与全球管理(Sûreté nucléaire, droit et gouvernance mondiale)、《气候危机与多边主义》( La crise climatique et le multilatéralisme)、《数据帝国:论社会、算法与法律》( L’Empire des données : essai sur la société, les algorithmes et la loi)等。

 

 

 

frc e8574fc0f434fcbbbc5cd95df9ddd5a6

 

2022425日,让皮埃尔·米尼亚尔接受法国《玛丽亚娜》(Marianne)杂志的访谈,就马克龙连任当选后的法国政坛局势及其演变发表了看法。

 

以下为《玛丽亚娜》杂志记者哈德里安·布拉歇(Hadrien Brachet)与让皮埃尔·米尼亚尔对话内容的中文译文。

 

 

《玛丽亚娜》杂志:在第一轮投给了让吕克·梅朗雄之后,424日您又把选票投给了马克龙。现在他连任当选了,您对他的第二个任期有什么期待?

 

皮埃尔·米尼亚尔:也许应当稍站到一定高度,看清选举结果的性质。这是一次混合投票(vote mêlé)。人们可以认为,在投票给国家元首的58%选民中,只有一半人是真正或基本认同他的政纲的。马克龙自己也承认这一点,认为他是那些为了阻拦极右当政而选择他的人的选票的受托人(dépositaire)。这是他的某些部长所没有的姿态……

 

从现在起应当提出的重要问题是:马克龙将怎样对待使他得以胜选的这一半选民?第一个回应必须是制度性的。让政治生活的各个主要流派—包括民族主义阵营、自由派集团、各种左派联盟—在国民议会得到代表是必不可少的。不应该只让这多极势力之中的某一极独大。马克龙提到了“新方法”,但应当走得更远,召集一个委员会,准备议会两院联席会议(congrès),假如需要修改宪法和选举法的话。如果在这方面无任何作为的话,就没有任何东西可被听见。

 

《玛丽亚娜》杂志:其它的改革呢?

 

皮埃尔·米尼亚尔:关于退休的法律,按相同条件动用宪法第“49.3”条(即授权政府通过“法令”而不是议会表决采纳退休方案)是不可思议的;随着通货膨胀和能源涨价将出现一种困难局面;无论如何,人们将面对一个脆弱的国家,不稳定风险不断增加;气候危机也将总有一天需要阻挡;关于乌克兰战争,在竞选时也很少谈及我们究竟能够走到多远这一问题。

 

《玛丽亚娜》杂志:在这个星期天晚上的胜选演说中,艾马纽埃尔·马克龙希望把自己置于联合和团结的气氛之下。可他的任期却受到黄马甲危机的深刻影响,而且在五年之内,玛丽娜·勒庞明显获得了长进;您觉得马克龙真有能力联合吗?

 

皮埃尔·米尼亚尔:他是共和国总统。他常常把“断裂性(disruptif)”援引为一种德行。如果他不胆大敢为,他将困难重重。一位领袖应当善于让自己的一部分追随者失望。如果他满足于一种议席的算术上微小的实际多数,同样的事情将不可避免地再次发生,民族主义将取得胜利。

 

不应当担心在国民议会有民族主义议员和左派联盟。此外,让吕克·梅朗雄说得对,惟有左翼联盟才能从玛丽娜·勒庞那儿夺得很大一部分来自平民阶层的选票。通过人民联盟(Union populaire),左派曾已起到了一种显而易见的阻拦(barrage)作用。

 

 

frc 01ed88b40dc7b66d1986ad7bf06b6e86

 

《玛丽亚娜》杂志:您曾属于“第二左派(deuxième gauche)”。2017年您曾支持马克龙。为什么您这次投了让吕克·梅朗雄的票?

 

皮埃尔·米尼亚尔:政治其实也就是探测各种事件(scruter les événements)。我注意到一种社会民主的模式由于不善于阻止全球资本主义毁灭性的后果而遭受了失败。我认为在今天,考虑到人口的演变,一种新的政治激进(une nouvelle radicalité politique)必不可少。在社会党(PS)里,我从来没有投票赞成过让吕克·梅朗雄提出的任何一项提案(motion)。但自此以来,是他做了所有其他人都不再做的工作。惟有一个植根于平民阶层的左派才能赢得胜利。现在得由共和自由派阵营来寻找与这一平民左翼阵营达成协议的各种必要形式了。

 

《玛丽亚娜》杂志:社会党正面临死亡的危险吗?

 

皮埃尔·米尼亚尔:我觉得社会党应该与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的遗产重归和好。密特朗曾经创立了一个能容得下从老左派分子直至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的政党;他实现了一种巨大的联合;应当从密特朗的做法中获得启示。吕克·梅朗雄历来就是一位充满激情的密特朗主义者,他从中得到了启示!

 

《玛丽亚娜》杂志:各个左派真的能够联合吗?它们在经济、欧盟、政教分离等各方面充满分歧……

 

皮埃尔·米尼亚尔:分歧根本不是新鲜事!您还记得在1981年,法共就并不是一个很热衷的盟友。在社会党内部也曾有一些非常暴力的言论!我祝愿社会党恢复健康,并变得强大。

 

至于生态主义者,他们应该成为这一左翼联合的实验室。每人应该能够扮演自己的角色,可以有一个很庞大的左翼议员党团。

 

《玛丽亚娜》杂志:这一联合的左派应当围绕哪些价值进行重建?

 

皮埃尔·米尼亚尔:捍卫人民和法(droit)。就像饶勒斯(Jean Jaurès)那样。饶勒斯曾是实现了使人民与法和解这一智性功绩的人;左派必须站在社会诉求、防止不稳定性与失业、公共秩序的平和管理(gestion apaisée de l’ordre public)以及司法独立这一边;当然首先是我一开始提到的这一选举改革。

 

《玛丽亚娜》杂志:您希不希望参与立法选举活动,以促成这一左派联盟的胜利?

 

皮埃尔·米尼亚尔:我一生作了很多投入。我可以尝试让那些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在一起说话。这一左派应该与艾马纽埃尔·马克龙对话。我也很想与追随马克龙的所有左翼人士说话,我要告诉他们:你们在那儿到底是为了做什么?我不对谁是左派谁不是左派打妖术官司(procès en sorcellerie),但我提出这一问题。

 

资料来源/Source


《玛丽亚娜》
(Marianne)杂志记者哈德里安·布拉歇(Hadrien Brachet)2022425日访谈文章链接:

 

Lien vers l’entretien réalisé & publié par Hadrien Brachet de Marianne :

 

https://www.marianne.net/politique/gauche/jean-pierre-mignard-jean-luc-melenchon-a-fait-le-travail-que-dautres-ne-faisaient-plus

(图片来自网络/Crédit Photos : Marianne& internet)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