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法国人一懒就能“懒”出一个“休闲文明”?

 

对休闲和自有时间的追求可以说是一个法国特性。它体现了一种人生享乐观念,同时也是一种很现代的价值诉求……

 

据计算,今天,法国人的工作时间已只占生命时间的12%;每个法国人在一生中可拥有40万小时的自由时间,也即为生命的一半时间。在人类历史上,人们从未象今天的法国人这样拥有那么多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

 

在某种意义上,透过“休闲文明”这一观念,法国人为人类展示了另一种“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经济组织方式是可能的,它不只是一种幻想,而是正在成为法国和法国以外愈来愈多的人类群体的当下生活现实……

 

 

frc d8b1781d49b6db6736763382998478bf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法国人。这几乎是全世界人的一致共识。

 

他们给人的印象似乎常年不是在罢工,就是在过节或度假。

 

然而,令人肃然起敬的是,法国人一懒,居然就出了一种法式生活艺术/Art de vivre à la française”和一个已开始流行全球的休闲文明

 

这可是其他也有懒惰恶名的民族-如不少非洲人-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大概与上天对法国人的特别厚爱不无关系。

 

在许多人的眼里,法国简直就是一块上帝赐给的适合休闲的福地:大多数法国人的居住地离山区和大海都只有两小时左右的车程;在那儿,不仅有令全世界羡慕不已的美丽多姿的自然景观和美味的烹调美食,而且,更有甚者,法国人视福利为德行,把争取自由时间当作神圣事业,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奋争努力,已使法定劳动时间愈来愈短,空余时间愈来愈长,并把休闲演绎成一种全国的经济文化特征,硬是让许多国家的人们咋舌。

 

 

frc 50d1408d525ade9ab438fa33878db5f8

 

 

休闲与自由时间:一种现代价值诉求

 

早在10多年前,法国一本名叫《扩展》(L’Expansion)的杂志曾以休闲:法国的身份为题,刊出了一个关于法国休闲产业的专号,对休闲法国的现状作了深入的分析描述,并把休闲列为法国的第一大财富资源。

 

据该杂志分析,休闲不仅影响到法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且对法国的经济起着某种结构性规范作用。

 

例如,旅游业是法国经济的一个最大行业,每年滋生着1020亿欧元的营业额,在旅游行业直接和间接就业的人口达2百万人。据《扩展》杂志对与休闲业相关的不同行业联合会的调查统计,法国休闲产业的年营业额达1 420亿欧元,其中包括旅游业1 020亿欧元、家庭装修(bricolage)与园艺业180亿欧元、文化130亿欧元和体育90亿欧元。休闲产业的累计营业额高于汽车制造业或食品加工业。在就业方面,休闲产业直接就业人口150万,占可就业人口的6.65%,也即说,在休闲行业工作的法国人比在交通运输或建筑行业就业的人还多。

 

另据法国国家经济研究统计署(INSEE)的统计,2018年,法国人用于休闲和文化消费的总金额达977.76亿欧元,占家庭开支预算的10%,是继住房(30%)、饮食衣着(20%)和交通(15%)之后的第四大家庭消费开支项目。

 

法国人令人惊讶的奇迹在于,他们不仅追求享受休闲,而且还成功地确立相关法律制度,并利用休闲创造价值,形成一种各类服务、工业、技术创新和传统相结合的休闲文明。法国的政治和社会精英们在这方面功不可没;他们通过设立带薪假、青年招待所(auberges de jeunesse)、企业委员会(comité d’entreprise)、度假支票和缩短法定劳动时间(RTT),把人们关于拥有更多自由时间的理想转化成社会和制度现实,创造发明了现代休闲形式。

 

法国政界对休闲是如此的重视,以致在1936年人民阵线(Front populaire)主政时,就曾专门设立了一个主管体育与休闲事务的副国务秘书处,由莱奥拉格朗日( Léo Lagrange)掌管,以致至今人们还可在法国各地到处看到以拉格朗日名字命名的体育场和运动馆。

 

1981年,法国社会党首次上台执政;在皮埃尔莫鲁瓦(Pierre Mauroy)任总理的第一届社会党政府中,就曾设有一个自由时间部。自此,自由时间概念深深烙入全体法国人的集体想象,成为一种谁都碰不得的法国现代社会的基础神话。

 

直至今日,由左派当政的巴黎市政府(和其它大城市)的组织机构图中还设有一个让外国人摸不着头脑的时间办公室(Bureau des Temps)”,归属第一副市长领导;在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市政府机构中,都设有一名专管节庆活动的副市长。休闲和业余时间问题在法国政治和社会组织中的地位和影响,从中即可略见一斑。

 

10多年前,法国曾流行一本题为《自由时间的加冕:每周35小时工作制社会》的畅销书。该书作者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让维亚尔(Jean Viard)就认为,二十世纪人类的最大历险是减少法定工作时间。

 

今天的法国人,工作时间已只占生命时间的12%,而在上一世纪初这一比例曾为40%。因此,每个法国人在一生中可拥有40万小时的自由时间,也即为生命的一半时间。而法国的人均寿命自从1945年以来已延长了至少15年。因而,在人类历史上,男女众生从未象今天的法国人这样拥有那么多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

 

现代法国人对休闲和自有时间的追求可以说是一个法国特性。它体现了一种与68年一代

(génération 68)有密切联系的人生享乐观念,同时也是一种很现代的价值诉求。

 

休息时间已不再象马克思所说的是一种生产力再生所需的必要让步,而是成了决定人的生存的核心因素;比如,每年外出度假的52%法国人就认为,度假纯属一种生命需要(besoin vital)”

 

 

 

frc 2a99639a36b0454d47e0aa7b564c7ab3

 

 

“休闲文明/civilisation du loisir”概念的由来

 

“休闲(le loisir)”是一个经过长期演变后才成型的概念。

 

早在黄金时代(âge d’or),人类还在天堂生活时,休闲与劳动两者是混为一体的。

后来,由于人类在伊甸园里偷吃知识禁果,被逐出天堂;依照《圣经创世纪》的说法,“从此你(人类)得辛勤劳作了(Désormais tu travailleras à la sueur de ton front)!”

 

从此,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世界中,工作(劳动)不仅有了经济意义,而且被视为道德需要(nécessité morale),无所事事或“休闲”于是成了某种道德缺陷(“懒人”)或阶层特权(“贵人”从不需要“干活”)

 

圣保罗(Saint Paul)说:“不劳动者不得食(Qui ne travaille pas ne mange pas)”;法国著名作家马塞尔巴尼奥尔(Marcel Pagnol)也在一部小说中借一位小学生之口宣扬道:工作不会使任何人感到累。使人累的是无所事事,它是万恶之母(Le travail ne fatigue personne, ce qui fatigue, c’est l’oisiveté, la mère de tous les vices…)”;

 

于是,长期以来,“休闲”只是一个附属于“工作”或只为烘托“工作”而存在的概念与现实,不是一个名正言顺的诉求主体。

 

 

frc 3cbf9575d144131adb59623cc2f38f29

 

 

 

法国最早对休闲演变事实进行分析研究,并提出“休闲文明(civilisation du loisir)”概念的,是一位名叫若非尔杜马斯迪耶(Joffre Dumazedier)的社会学家。杜马斯迪耶(1915年—2002)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休闲社会学(sociologie de loisir),特别是大众休闲与包括工作、家庭或政治在内的一切日常生活活动之间的互动关系。

 

1962年发表的一本题为《走向一种休闲文明?》(Vers une civilisation du loisir)的专著中,杜马斯迪耶首次试图探讨自由时间增加所导致的后果,全面系统地分析考察了与休闲相关的种种问题,揭示了休闲对于人类和现代社会的重要性和有益性。他指出了“休闲”在人类社会中的演变历程,并对休闲概念作了如下定义:“休闲是任何个体在完成了职业、家庭和社会义务之后,为了休息,为了消遣,为了无利可图的资讯、培训、社会志愿活动,或为了自己的自由创造能力而乐于沉醉其中的一系列消遣活动的整体。”

 

杜马斯迪耶以多项社会学调查为依据研究了休闲与工作之间的辩证关系,指出在家庭生活中,技术进步使得实用性活动减少,与此同时,休闲更多地被引入家庭;休息放松的需求在愈来愈不具有节庆特性的娱乐之中得到满足;此外,一种逃逸的需求不断发展,说明家庭尚未适应现代生活;杜马斯迪耶认为,应当把全部家庭活动当作一个从个人和体制双重角度看是平衡或失衡的义务与休闲以及半义务(semi-obligations)和半休闲(semi-loisirs)的动态系统。杜马斯迪耶在《走向一种休闲文明?》一书的第二部分中集中探讨了休闲与文化的关系。在现代社会中,休闲与文化的关系问题变得日益重要,并且与关于大众文化的争议有着直接联系。他通过对旅游、电影、电视、阅读、自学等大众休闲案例的分析,阐明了他的“休闲文明”观念,并揭示了它对现代社会生活的重要性。

 

“休闲已不是一个小问题,不是附列在重大问题清单后的、只有在有剩余位置、时间或金钱时才会去顾及的‘杂项’,它已作为千百万劳动者所亲历的文化的中心要素呈现,并与劳动、家庭和政治的所有重大问题不仅都有着细微和深刻的关系,而且在它的影响之下,使所有这些问题都以新的方式被提出……

 

“休闲文明”这一概念/观念的形成与确立无疑有助于“工作/劳动”与“休息/休闲”关系的调整与平衡,从而促使法国社会进入了一个更为人性与文明的发展方向,使当政者能以某种睿智与远见设计与规划相应的制度(如“带薪假”“缩短法定工作时间”等等)和基础设施,同时,也使得法国人能够更“理直气壮”地把“休闲”放到与“工作”同等重要的位置,纳入自己的个人和家庭生活,使个体生命的意义不再局限于“工作”、“金钱”与“成功”……

 

在某种意义上,透过“休闲文明”这一观念,法国人为人类展示了另一种“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经济组织方式是可能的,它不只是一种幻想,而是正在成为法国和法国以外愈来愈多的人类群体的当下生活现实……

 

 

 

frc c92ad712d4ff205c786cb2bd6fd16da1

 

 

法国人是怎么休闲的?

 

休闲形式会因其它社会现实和时尚的演变而发生改变。和法国人的生存状况一样,他们的休闲生活如今也变得愈来愈分散而多样化。

 

作为一种重要的休闲形式,法国人外出度假的习惯近10年来也在发生一些变化,其趋势和特点大致可概括为行期缩短、次数增多、假期形式与内容安排上追求与众不同。由于重组家庭(familles recomposées)、双职工夫妻以及岔开休息时间(如:工时缩减休息日[RTT]和按地区岔开的学生假期等)愈来愈多,安排连续三个星期合家度假已变得犹如演杂技一般的不易;这就使得人们的假期变得短暂而频繁。据法国旅游部的统计,大部分法国人的平均每次出行时间低于或等于4天。

 

在法国人所钟情的休闲形式的演变中,首先值得关注的是游乐园(Parc de loisirs ou d’attractions)娱乐近年在法国的迅速走红和发展。据统计,近二十年来,法国各种主题游乐园数量猛增,目前已达600个之多,其中230个为法国全国文化娱乐空间联合会(SNELAC)的成员;该联合会旗下游乐园每年吸引游客近3千万人次,营业额达23亿欧元。除了每年有12百万观众光顾的巴黎迪斯尼乐园外,瑟堡(Cherbourg)海洋公园、普瓦捷(Poitiers)未来公园以及旺岱(Vendée)杜弗山(Puy-du-Fou)游乐园等一些不同主题的游乐园也一时风靡。

 

 

frc d9103fc4917e6d88ac844821b9372a32

 

 

而法国人之所以青睐游乐园娱乐,除了法国人愈来愈多的零散休闲时间与游乐园这种消费模式不谋而合外,也和法国各类游乐园所提供的娱乐价格合理、使普通家庭都有能力享受消费,并且安全得到可靠保障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当然,游乐园的繁荣也对法国各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拉动作用。

 

上世纪中叶那种动不动到海滩上傻烤(bronzer idiot)”的休闲方式业已过时;人们对自己的业余时间更加珍惜,即便在休闲中也不愿随意浪费时间!

 

周末和假期已成为丰富知识和获得快乐的时间。法国人也因此而蜕变为闲逛-发现者(flâneurs-découvreurs)”,并由此催生了一个全新的旅游行业:工业景点观光。据法国工商会全国联合会的统计,每年约有1 470万法国人参观企业、工业遗产博物馆和厂址等工业观光景点。每年一到夏天,图鲁兹空中巴士空间城、布雷斯特兵工厂、拉哈格核电站等法国著名工业圣地都会出现人头躜动、游客如云的景象。

 

 

frc 904e04f6cd4397f82c1a92a695807e0d

 

 

体育活动也是法国人所崇尚的有用休闲(loisirs utiles)”形式之一。法国人的体育运动开支居欧洲各国之首这一事实也证实了这一点。据法国政府经济财政部2018625日发布的一项关于“法国体育市场关键数据”的资料统计,2013年法国体育用品的总营销额达到130亿欧元;法国人购买体育用品的年平均开支为每人253欧元,巴黎人的平均开支甚至超过300欧元。所有与认识发现自然相关的体育活动器具的销售毫无例外地快速增长,例如,越野自行车﹑步行运动用品和其它各类滑行运动-包括高山滑雪、水上滑翔、公路和城市轮鞋滑行等-用品的销售年年呈上涨趋势。

 

 

值得指出的是,法国人对体育运动项目的选择也充分体现出某种与他们的个性相一致的时代精神,即偏爱绝对自由的环保型体育,而明显拒绝那些竞争激烈并且约束和限制过多的运动项目。

 

劳动与自由时间关系的演变也改变了法国城市与居民之间的关系。居民变成了各类文化活动的消费者。一种文化学习风气在全国范围普遍形成:音乐学院、戏剧班、舞蹈班、陶瓷绘画、玻璃雕塑、装饰艺术业余创作间等各种文化场所的注册人数激增,人满为患;在巴黎和近郊城市则更是出现许多文化活动的等待名单漫长、名额难求的紧张局面。

 

这一状况既是普遍缩短法定劳动时间(RTT)所造成的后果,同时又与法国各地市政府以文化活动吸引居民的城市发展策略密切相关。尤其在那些人口流动性大的大型城市圈,为了吸引并留住居民人口,各地的地方政府不惜在城市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竞相加码,投入大量资金。一个城市仅仅设有传统的游泳池、体育场和青年文化之家早已远远不够;为了满足市民愈来愈苛刻的生活和休闲需求,各种形式的城市街区娱乐与教育性公共设施纷纷应运而生。

 

然而,尽管各种休闲活动激增、出行频率提高和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增多,但这一切不应使人忘记的是,法国人首位的休闲活动还依然是……看电视!据一项Médiamétrie(媒体测量)的调查,2018年,法国人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尽管比往年有所减少,但还是达到3小时46分钟。有人甚至据此通过计算得出结论:一个今天出生的法国人,在其一辈子的清醒时间中,用于看电视的时间将超过工作时间!当然,最近十年来,和全世界的大趋势一样,法国人用于互联网的时间也逐年增加,2018年已达到每天看电视时间的近一半。

 

另外,也不应忘记的是约有40%的法国人因经济能力等原因,从不外出度假,而这一比例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不曾改变。

 

 

frc ec74b9d4a093d93ffa9143ae3df32325

 

 

当然,即便是无条件外出度假的法国人,也有足够的活动打发假期和业余时间:这便是法国的另一项全民嗜好:家居装修(bricolage)。据统计,园艺和家居装修是法国人的第一大休闲开支,每个家庭每年平均花在这方面的钱远远多于其它休闲支出,达到近1000欧元。2018年法国家居装修业的营业额达到260亿欧元;法国最大的非食品业家居超市Leroy Merlin(勒洛瓦-梅尔林)集团的营业额近20年来年年递增,2017年已超过60亿欧元。

 

 

家居装修业的繁荣,除了法国人通常擅长家庭装潢布置,讲究改善居住环境的喜好之外,还与拥有自己房产的法国人的比例已达到55%这一事实有关。在许多外观几近雷同的别墅小区中,人们只能绞尽脑汁,透过别出心裁的室内装饰和花园整治工程来凸现自己与众不同的个性。此外,外部经济环境的日益恶劣和不稳定也促使人们更注重经营一个能抵御外界冲击的小安乐窝,而多媒体、宽带互联网等现代通信交流技术的普及,则把整个地球引到家庭沙龙之内,使人更热衷于品味足不出户也能知天下事的现代化生活品质。这一切不仅使大量的业余休闲时间得到占用,而且还迅猛促进了法国家居装修品销售业的繁荣发达。

 

在法国人的休闲领域,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发展趋势是:老年人观光旅游(tourisme des seniors)愈来愈成为一种大众时尚现象,其前景被旅游业界普遍看好。据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的公布数据,50岁以上年龄段的人目前占法国总人口约三分之一,至2030年将达到人口的一半。目前,55岁以上年龄段的人占15岁以上人口出游总数的33%,占旅馆过夜总数的42.1%

 

因而,老年人市场(senior marketing)”已成为法国旅游业各大企业的争宠对象,从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法国航空公司直至各大连锁酒店和旅游公司,纷纷向这一年龄段的顾客群施展魅力,推出适合他们需求的旅游休闲项目和特殊服务。

 

 

 

frc d00c8002a73bea4e40aa48cfdbe8f563

 

 

资料来源/Sources

 

https://lexpansion.lexpress.fr/actualite-economique/le-loisir-une-identite-francaise_1426138.html

 

https://www.economie.gouv.fr/entreprises/chiffres-cles-marche-sport-en-france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本站广告:

 

 

 

Pain4 1600x1200 1
Citation 01 1600x1200

Citation 02 1600x1200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