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元旦展望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竞选连任胜券在握,佩克雷丝功亏一篑,二位极右分子勒庞泽莫苗歪不成材

ZHU Yuanfa 1200x400

 
frc 7d7cad3285ad9b3e5bde39fd75d8d54c

 

frc 723c68d7d5d481aea9735271b9aa52cc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7】


左翼阵营一盘散沙,无望出线;两位极右候选人勒庞女士和泽莫先生苗歪不成材, 竹篮打水一场空;传统右派候选人佩克雷丝夫人因选举群回旋余地有限,功亏一篑;马克龙竞选连任胜券在握

[法]朱元发 博士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2022新年伊始,放眼展望:在法兰西土地生活的芸芸众生和精英人士至少有两件绕不过的大事 :一是新冠病毒继续肆虐;一波又一波,二是法国政治生活的大事–总统大选和伴随的国民议会立法选举。

于新冠疫情,可以用一个网络流行用语以蔽之 :又双叒叕,火炎焱燚,水沝淼㵘!西方国家的管理方式自然是按照已知的科学知识和现有的医疗条件,根据民众的可接性来实施抗疫举措。故无法判定正确与否,好坏与否。任天由命吧!个人自由与集体义务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式的论战。还有法国社会中存在的“小数人骄横跋扈,多数人沉默不语”现象。戴高乐曾有一句名言:“一个人如何才能统治好拥有258种奶酪的国家?”

么总统大选的走势如何呢?

果从历史和政治高度论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戴高乐将军曰:第五共和国总统选举乃是人民与政治家的相会。换言之,人民拥戴一位领袖人物,具体操作方式是普选。

果从民俗经验来看,当选法国总统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巧合。政治学家们对历届总统大选的总结无非是稳操胜券,险胜,失之交臂,功亏一篑,更有众多的“如果……”,“要是……”,等等。历史就是必然发生的事件和偶然发生的事件的总和。

可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选总统就是,矮子里拨将军,短中取长。总统选举就是一种比较活动,没有十全十美的理想候选人,通常法国历次选出的总统是当时最不坏的候选人,民意如此,且从之。

果用时髦的大数据分析方法来操作的话,就是反复使用如下的SQL语言:SELECT [predicate] { * | table.* | [table.]field1 [AS alias1] [, [table.]field2 [AS alias2] [, …]]} FROM tableexpression [, …] [IN externaldatabase] [WHERE… ] [GROUP BY… ] [HAVING… ] [ORDER BY… ] [WITH OWNERACCESS OPTION]。

曼·罗兰曰:“尝试,我们常犯错。但是不尝试,我们永远犯错。……实干,我们有时会做错,但无所事事,我们永远做错。” 本着苦恋如此座右铭般的初心,作为业余的时政评论者,我斗胆对法国总统大选作一个冒险但有据可查的预测。预测的风险包括弄错,而未来可能爆发的严重突发事件不仅不能预测,而且会改变政治的轨迹!


〖第一论〗

法国左翼阵营一盘散沙,个个雄心勃勃,人人高呼团结起来,但唯自己的肚脐眼马首是瞻,败局己定


frc 151f5ad3cb8b1d5935524c1c826067bf

 


几何时,法国第五共和国史上已经产生了两位左派总统 :精明能干和狡猾超群的已故总统密特朗执政14年(1981年至1995年),还有如今无所事事,处处讲只值二块钱笑话的前总统奥朗德,2012年-2017年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住了五年,政绩平平,但绝非第五共和国最差的总统,因为有萨科齐垫底。

今的左翼阵营里,没有让众人心服口服的杰出首领,故虾兵蟹将,散兵游勇各占小山头,悲也!

第一, 左翼第一干将梅朗雄老骥伏枥, 矢志不渝,他的信念十分简单,只有其他人屈服他才行,否则免谈

朗雄在其不屈服法兰西党的拥戴下,自恃两次总统大选的经验和不错的得票率,2012年首次参选得票11.10%,2017年第二次参选得票19.58%,他深信有进步的空间,因此,年迈70岁的刻薄嘴巴(La Grande Gueule)梅朗雄老骥伏枥,卧薪尝胆五年,制定完整的施政纲领,牛皮哄哄,咄咄逼人。他对中国文化颇有了解,深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涵义。各种民调结果显示梅朗雄的得票率在10%左右。与其他左派的候选人合伙并肩战斗可以,但最高司令必须是梅朗雄本人。至此,左派的联军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第二, 绿党梦想成左翼阵营的领军,其激进彻底环保纲领令其他党派门前止步,左翼联盟成泡影

国左翼的第二位干将是法国绿党的实用主义者候选人雅尼克·亚朵。亚朵先生的民调指数保持在9%左右,突破两位数的瓶颈难上加难,他无疑是2022年总统大选中的跑龙套之辈。

绿党的选民实力和历史成绩,就环保”勇士”亚朵的个人魅力和炮制的施政纲领来看,绿党在短期内不可能成为独立的执政党,因为绿党的理念和纲领与时代相比太激进了,尽管他们的施政纲领对人类、对环境、对社会和对个人有益无害。在全球化的今日,绿党若在法国推行其政策,那法国真会衰落下去。环保措施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全球共同推进。

国喜剧演员、电台主持人、演员、导演、编剧哥牛奇(Coluche) 言之有理 :“ 若想环保主义者当选总统,需要树木都参加投票”。

国绿党和亚朵先生也想做左翼阵营的老大,其他候选人不买账,因此,左翼联盟流产又增加了一片催产药。

第三,社会党候选人穷途末路,鼓吹左翼联盟,其他候选人当成耳边风

翼阵营的第三位候选人是法国社会的巾帼英雄,现任巴黎市市长安娜·伊达尔戈女士,她温柔可爱,当选无望。身为世界花都巴黎市市长,安娜也有若干政绩,如夏天在塞纳河畔打造巴黎沙滩,创意新颖独特,颇受欢迎,在法国首都巴黎实行限速行车,每小时最多30公里,开辟了许许多多的自行车道,提高了首都人民的生活环境质量,但是此举毁誉参半,因为商业界的生意运输真不方便了。绝大多数法国人认为安娜负责首都人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和幼儿园里的换尿布设施是非常称职的,但是执掌国家政府的指挥大权,安邦定国还欠不少火候,她会力不从心的。

调显示伊达尔戈的得票率在4%左右。这对往日的执政党,培养出两任总统的大党-社会党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会党的候选人伊达尔戈不仅无法成为左翼的领军人物,而且转身支持其他候选人也无门可投,因为她代表的政治势力太小了。

第四,法共党弱人微言轻,无人问津

翼阵营还有一位末将,法比晏·胡塞尔,他是法共推出的总统候选人。民调显示其得票率在2%左右,少得可怜。法共和其候选人胡塞尔既不愿意皈依前两次大选的合伙人梅朗雄,也无自己的领地和选民,作茧自缚吧!

上所述,左翼阵营已是病入膏肓,至少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不可救药了。其实,左翼联合并非是要各方承诺饮干海水之事。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各派拿出若干主旨纲领,汇聚一样,大干一场,如此这般,至少左翼阵线的联合候选人可以进入第二轮投票,即使最后左翼候选人败北,但是,对面的赢家也会考虑到左翼人民的诉求,这是成熟民主制的一种常识。可是,左翼的候选人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想吃独食,结果是左派的存在变成了虚无,悲哉!


〖第二论〗

两位极右候选人勒庞女士和泽莫先生苗歪不成材, 竹篮打水一场空


frc 2a8fd722445268034261004e8a5d9f36

 


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反移民等意识形态在法兰西的土地上方兴未艾。极右派领导人在总统大选中兴风作浪业已是不可绕过的风景线 :2002年4月21日,极右派党国民阵线的创始人让-马里·勒庞在总统大选的投票中得票率16.88%,名列第二,当时法国政坛晴天霹雳,俗称“4月21日大地震”,让-马里·勒庞在第二轮投票中仅得票17.79%,那时候极右派的支持者被视为不可来往者。其后,在2007年的总统大选中,让-马里·勒庞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10.44%,至此,极右的选举群似乎缩小了。但是,极右派后继有人,老勒庞有个叛逆继承者女儿,马琳娜·勒庞 (Marine Le Pen),玛琳娜篡位,清理门户,进行了所谓的“去妖魔化”,并将国民阵线更名为国民联盟党(RN),其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将极右党办成名正言顺的执行党,而她本人妄图坐上法国总统宝座。马琳娜参加了两次总统大选,2012年得票17.9%,排名第三。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马琳娜得票21.30%,入围第二轮投票,以33.9%的得票率被马克龙打得落花流水。

琳娜当然没有泯灭当总统的野心,早就宣布参加2022年的总统大选,并且脚踏实地,走街串巷拉选票。在她沾沾自喜之余,极右阵线杀出一匹强劲的黑马埃里克·泽莫。泽莫从一个媒体记者,电视辩论者,畅销书作者一夜之间成为政治明星,来势凶猛,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泽莫博学多才,剪裁法国历史,拈取法国政治经济文化事件,著书立说试图展示唤醒法兰西民族的灵丹妙药。泽莫有个所谓的高深“谬论” ,即法国人口结构“大换血”,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调显示两名极右候选人的得票率伯仲相间,大概16%左右。鉴于民粹主义在西方国家盛行,甚至在某些国家选举取胜,执掌治国大权,所以法国的极右派可能在大选中取胜成为了一种顺理成章之事,当然有不少唯恐天下不乱者期待极右派上台,以便火中取栗。变态心理!

者认为法国极右派候选人, 一丘之貉的玛琳娜和泽莫不可能在2022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道理如下 :

第一,法国社会存在诸多问题和矛盾 :如失业问题、人与财产的安全问题,移民的融入问题、恐袭事件频频发生、贫富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社会保守改革难行,但是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和社会矛盾的激化度还没有达到将一个极右派者推向权力顶峰的地步。

第二,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施政纲的狭隘性和偏激性不足以获得相对多数人的信仰和托付,推选她/他为法国总统。

第三,法国的传统理性和质疑的能力暂且不会被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花言巧语蒙骗,从根本上相信他们能拥有治理好法国的实际措施。极右派反移民的陈词滥调在少数法国人中有一定市场,但是民粹主义绝非是什么灵丹妙药。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法国人(媒体和政客)一向以德国的管理方式为榜样,整天总是在说,“我们的邻居德国如何如何?他们做得不错!”等等。君不知,在德国最新的内阁成员中有两名是移民的后裔,德国新任农业部长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是土耳其移民二代,任负责移民、难民和融合事务的国务部长阿拉巴利-拉多万(Reem Alabali-Radovan)出身于伊拉克的难民家庭。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第四,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个人魅力和行为不足以获得法国人的认可和拥戴。

第五,总统选举是一种比较活动。在法国政坛上,优于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政治家大有人在。在谨慎和理性的比较之下,推选玛琳娜·勒庞或泽莫为法国总统绝非是多数法国人的首选。

第六,玛琳娜·勒庞的国民联盟党掌权管理的地方并没有脱颖而出成为”天堂”。管中窥豹,国民联盟党并无彻底改变法国社会现实的回天之力。

第七,法国人浪漫有余,法国认可男女平,推选女人做总统并没有心理障碍,但是玛琳娜·勒庞还不是法国人的理想人选。

第八, 在控制新冠管理中,法国的当权者并非是欧盟内的“劣等学生”,应该处于中上列。因此,现任总统马克龙重新当选的希望并非泡影。即便是玛琳娜·勒庞与马克龙像2017年一样, 在2022年4月24日最后一决,马克龙必赢。若是泽莫入围第二轮投票,与马克龙决斗的话,年轻气盛的马克龙定一拳打倒体质异常单薄的埃里克·泽莫。

有悬念,极右派的玛琳娜和泽莫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的所作所为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三论〗

传统右派候选人佩克雷丝夫人,选举群回旋余地有限,功亏一篑


frc 069dd79d81e5b40f260e72477f3a5266

 


和党推出瓦莱丽·佩克雷丝作为总统大选候选人。此举对于共和党来说利大于弊,也许瓦莱丽·佩克雷丝是共和党的最佳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的身世与传统右派的保守形象珠联璧合,而且瓦莱丽·佩克雷丝是一位女性,其才能和脚踏实地做事风范有目共睹,没有疑点。瓦莱丽·佩克雷丝定标在法国政治棋盘上的右,即传统右派,旁敲侧击中间派和极右派。在这块有极右派,右派与中间派的地盘上只有一大蛋糕,而分食蛋糕者至少有三位猛将,第一位是极右的玛琳娜·勒庞,但她也有一些极左的选民,第二位是本次竞选中的黑马极右派泽莫,但他也在传统右派和左派主权主义中有一定的市场。泽莫、玛琳娜和瓦莱丽·佩克雷丝,谁能胜出,到今天为止是一个未知数。

瓦莱丽·佩克雷丝入围第二轮总统大选投票的话,面对的是现任总统马克龙的话,其胜数还有待投票箱的结果出来说话,一切的一切扑朔迷离。从纯粹的选举社会学上讲,瓦莱丽·佩克雷丝的选民绝大多数是右翼的保守派,而马克龙虽然实施的主要是中右性的政策,但是他毕竟来自左派社会党,灵魂深处也有“社会纤维”,因此,左派选民投票给马克龙的人数远远超过投给瓦莱丽·佩克雷丝的人数。瓦莱丽·佩克雷丝的个人观点和施政纲领很难获得一些左翼选民的青睐。

此,瓦莱丽·佩克雷丝这2022年的总统大选中,将功亏一篑。


〖第四论〗

马克龙竞选未雨绸缪,连任胜数在望

第一,朱比特总统马克龙的民调指数持续保持在25%左右,换言之,他有25%的忠实选民,总是处于领先地位,与历史上密特朗和希拉克竞选连任的经历相似。

二,马克龙执掌大权继续抗疫有巩固一国之首的治国形象。疫情始初,马克龙宣布“我们处于战争中”。如今,疫情方兴未艾,抗疫鏖战不可能在数月内结束。众所周知,指挥战争中的国家首脑容易获得人民的继续支持拥戴。马克龙领导的法国抗疫战在西方国家内应该可以是说打得最好之一。法国的反对党对马克龙政府的举措微词甚多,而且猛烈开火,但是反对党除了善于质疑之外,并没有提出行之有效的建议性举措,因此,他们慷慨激昂的抨击显得苍白无力。

第三,当前法国的左右政治势力大概是40/60。当选总统的条件是50%+1票。我们不妨做一个简单的排列组合:第一情况,实际上不可能发生的事,若左派有一候选人进入第二轮与马克龙对垒战,左派仅有40%的政治势力,左派的候选人输定了, 马克龙赢。第二种情况,极右的一个候选人,马琳娜·勒庞或者埃里克·泽莫进入第二投票选举与马克龙对阵,极右的任何一个候选人最多只能获得40%的选票, 因为法国的极右派遇到了瓶颈现象(可能的选民少于40%),马克龙赢定了。第三种情况,传统右派的候选人佩克雷丝进入第二轮投票,与马克龙决一雌雄。一方面,从个人魅力上看,马克龙, 略胜一筹,而且马龙享有执政下台者受到奖励的优势(prime au sortant),另一方,佩克雷丝的竞选纲领限制了她的选举群范围,诚然,佩克雷丝的某些施政纲领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法国的经济强大,但是对左翼的选民是无法接受的。而马克龙会继续沿用美国政治专家迪克·莫里斯发明的政治三角测量法,即一种实用的拿来主义,取两家之长,铸造高于两者的第三大家。马克龙虽然被法国媒体判定为中间偏右的政治家,但是他会继续走出意识形态的循规蹈矩教义,吸取左翼,甚至极左,右翼,甚至极右的一些政治需求,纲领,目的有二,扩大选民的范围和搅乱对手的阵脚。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马克龙就是使用该策略取胜的,毋庸置疑,马克龙2022年的总统大选中一定会启用他的“老办法”。鉴于此举,马克龙的选民群的范围大于佩克雷丝,因此,马克龙的胜数在望。

也许马克龙胸有成竹,他在2021年12月31日除夕夜的总统致辞中承诺道:“ 在2022年,我将继续为您们服务!”


 国际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HuffPost)根据最近五顶民调投票意向的加权平均值。

frc 9072de58ae1c7a00642c71aea70eac7e

温馨提示 :民调不是对选举结果的预测,而是反映特定时间的投票意向的快照。


〖结束语〗

树根越深,树冠越高 (诺奖得主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尔之语)

为业余的时政评论者,我在此斗胆对法国总统大选做一个预测,仅仅是在我的业余研究,分析和演绎推论基础上的预测,我既无与天地、神明沟通的明谕,也没有能够透视一切的水晶球( boule cristal),更无大数据的超级算法。故,诚请阅读拙文者且当一家之言笑阅。

是,笔者欲来一点温馨提示 :研究法国,写政评也许有两种搞法,一是喊口号,上纲上线,视观点为现实,满篇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貌似天衣无缝,高屋建瓴的立论和反立论,人人拍案叫绝 :理论水平高也!毋庸置疑,崇赏如此行文方式的读者定鄙弃这篇小文,因为他们看不到他们梦寐以求的立论和批评,屏蔽我吧!志不同,道不合。君不知,政治现实是不以一些人的意见为转移的。

一种研究政治方式是,走出简单的珠算口诀三下五除二,从基本的小学生的算术加减乘除水平走向高等数学里的微积分。我在大学里虽然读的是文科,但是也选修过微积分,因此,自不量力地在时政评论里玩玩微积分,写下松松散散的,没有简单易记口号和响当当结论的“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系列评论” :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法国绿党率先举行预选, 推出总统候选人Jadot, 跑龙套之辈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2】安娜·伊达尔戈,左翼社会党的候选人,温柔可爱,当选无望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3】法比晏·胡塞尔,法共的总统候选人梦想在总统狩猎场打猎,下辈子吧!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4】马克龙民调独占鳌头,时下的竞选策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5】泽莫Zemmour直辟极右邪径 :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6】法国右派卷土重来!佩克雷丝满面春风!

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篇!且听下回解读。


frc 98f8b910c938a0b723f7a9fc9e3c248b

 


frc fba8c1e5aaa075b068f67dda6de746dd

 


frc 65108f7669f6f0042762449eeb34fe5f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www.3ren.fr)“,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