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爹罕见发声,力挺儿子:“法国人都很忘恩负义”

马克龙爹说:我很欣赏他目前领导国家的方式。我觉得这需要许多勇气。法国人都很忘恩负义,但这并不是新鲜事。对于他做的事,90%我都赞同。人不可能100%都一致……”

 

 

frc ccefc399bccc205ee2fd3dd65e400e7d

 

 

作者|柳庄人|© 法兰西360

 

 

法国总统大选最重要和最危险的关头看来已经到了。

 

不仅马克龙和玛丽娜·勒庞的各自政党和追随者们都卯足了劲儿,在菜市场、地铁口或竞选集会上摇旗呐喊,两位候选人本人也都在全力以赴地准备星期三晚上事关成败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就连两位候选人的老爹也都按捺不住,极为罕见地跳将出来,不顾场面,分别公开为自己的儿女鼓气助力……

 

最先露面的当然是老牌政客、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FN)”的祖师爷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410日第一轮投票结果刚揭晓不久,为女儿再次进入第二轮而兴奋不已的老勒庞便捐弃前嫌、忘却“弑父之仇”,向媒体表示要“投勒庞(女儿)”的票,并认为她“能够当选,而且必须当选”。

 

几乎整整一个星期之后,另一个爹—极少在媒体露面的马克龙的爹—神经科医生让米歇尔·马克龙(Jean-Michel Macron)终于也坐不住,也不顾后果如何,直言不讳地向媒体“顷诉衷肠”了!

 

这不,复活节星期一(Lundi de Pâques)这个宗教例假日刚过,就在离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仅剩几天的这个节骨眼上,法国的所有重要媒体都被一条醒目标题刷屏:马克龙父亲说:“法国人都很忘恩负义(Le père d’Emmanuel Macron : « Les Français sont très ingrats »”!

 

这篇由法国共和国东部报(Est républicain) 2022418日星期一首发的篇幅不长的独家采访稿非常惹人注目的标题一下吸引住各路媒体编辑、时政论者或普通选民及“网民”的眼球,一时转发和评论如潮,可以说掀起了今年法国总统大选的最后一片波澜……

 

有读者赞同马克龙爹的说法,在网上评论说:“法国人都很忘恩负义”,是的;无论是哪个候选人当选,也无论什么主题做什么决策,从来都没法让人满意。法国的这一问题不是政治家的缘故。”

 

 

frc 5000f56449ecf9be5692363a03a4d007

 

但也有论者立即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并以“Tel père,tel fils/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一法国谚语得出“结论”:原来,“蔑视人民”是马克龙的“家传”!

 

因为,马克龙他爹的“忘恩负义论”马上使人联想到马克龙五年执政期间,在各个不同场合发表的言论中所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某种高傲和对人的轻蔑语气。例如,20188月,马克龙在访问丹麦时的一次谈话中,称法国人是“抗拒变化的高卢人(Gaulois réfractaires)”;20211月,马克龙面对人们对政府当时混乱的抗疫管理提起追责时,马克龙抱怨“这种无休无止的对错误的追赶(cette espèce de traque incessante de l’erreur)”是一种法国的“名副其实的国民体育运动(véritable sport national)”,他甚至当着一伙记者的面愤愤不平地说:“我们都成了一个由六千六百万检察官组成的国度(Nous sommes devenus une nation de 66 millions de procureurs)……

 

 

frc b02a9402268060594f7928205113655e

 

有网民读了这篇马克龙爹的采访后,心中豁然开朗:“终于明白儿子的蔑视是从哪儿来的啦。看来猫是生不出狗来的……”;

 

当然,也有不少对马克龙满肚子怨气的“忘恩负义”的网民趁机发泄调侃:“幸亏布老师老了,不能给埃马纽埃尔一世(Emmanuel 1er)留后代了!不然我们可得受三代人的蔑视啊!……

 

马克龙爹这番好心为儿子辩护的“忘恩负义论”到底会不会对心理和“感情脆弱”、已经不起被国家领导人蔑视的法国人和今年这场行将结束的总统大选的结局造成影响?

 

目前恐怕谁也无法预料。

 

至于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力赞儿子的马克龙爹在这次采访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他说得到底有无道理?

 

对此,我们找到了法国共和国东部报(Est républicain)于昨天2022418日下午1930分发表的这篇访谈稿,并把全文完整译成汉语,发布如下,以供读者朋友们自己分析判断。

 

 

frc 86caeef624999cb106737a808789bb72

马克龙父亲、神经科医生让米歇尔·马克龙

在马克龙长大的亚眠住所

(图片版权/Crédit photo : EBRA/Luc Chaillot)

应本报[《共和国东部报》(Est républicain)]提议,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父亲让米歇尔·马克龙(Jean-Michel Macron)在亚眠(Amiens)接受了我们的一次独家专访。目前还住在他儿子长大的房子里的这位神经科医生的言语极为稀罕。他谈到了儿子的政绩、谈到了第二轮投票,也谈到了他与布姬特·马克龙(Brigitte Macron)(布老师)的关系。

 

采访记者:吕克·夏约(Luc Chaillot)

 

《共和国东部报》:您怎么看您当总统的儿子?

 

[米歇尔·马克龙] 我很欣赏他目前领导国家的方式。我觉得这需要许多勇气。法国人都很忘恩负义,但这并不是新鲜事。对于他做的事,90%我都赞同。人不可能100%都一致。我不是邪教的信徒。

 

《共和国东部报》:您担心第二轮投票吗?

 

[米歇尔·马克龙] 人们对孩子总是担心的。等着瞧吧。

 

《共和国东部报》:投票结果会很接近吗?

 

[米歇尔·马克龙] 是的,可能是这样。不会是五年前那样了。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相似的。

 

《共和国东部报》:您害怕424日是玛丽娜·勒庞赢吗?

 

[米歇尔·马克龙] 不,我不怕;但总有风险存在。不管怎样,我还是有信心。

 

《共和国东部报》:您对您儿子五年任期怎么看?

 

[米歇尔·马克龙] 他在应对落到他头上的所有事情中,特别是新冠病毒,有很多功绩。面对乌克兰战争,他很有勇气。没有很多欧洲领导人做到他所做的一切。

 

《共和国东部报》:五年前您儿子在亚眠的第一轮投票中得票领先。而今年却是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名列第一;您对此如何解释?

 

[米歇尔·马克龙] 与其让玛丽娜·勒庞领先,那还不如是让-吕克·梅朗雄呢。

 

《共和国东部报》:您经常见您儿子吗?

 

[米歇尔·马克龙] 我偶尔见到他,但不经常。我参加了他42日在南戴尔(Nanterre)La Défense Arena举行竞选大会。他嘛,您想象一下他的时间安排……他最近一次可爱地到这儿他长大的家来看我,是20191121日,那天正好是亚眠大学新理学院的揭幕典礼。

 

《共和国东部报》:2017年庆祝他胜选时您曾在卢浮宫现场?假如他这个星期天获胜,您会去跟他一起庆祝连任当选吗?

 

[米歇尔·马克龙] 到时看吧。我不知道。目前还没有任何安排。

 

《共和国东部报》:他当选以来是不是为他自己的故乡城市做了足够的事?

 

[米歇尔·马克龙] 他没有徇私偏袒(favoritisme),但他在有些情况下帮了亚眠人。他宣布将把法国国家图书馆的一个附属机构设在这儿,但亚眠市女市长却选择了支持共和党(LR)的候选人。人的分寸感和优雅都到了这个份上,就别从政,该去干别的事了。

 

frc ddf646c63069e158c95f5b826812cd9f

在法国亚眠市Delpech小学

上小学一年级时的马克龙(前排最右边)

 (图片版权/Crédit photo : DR)

 

《共和国东部报》:您儿子当年17岁时是为了躲避布姬特而离家去巴黎的吗?

 

[米歇尔·马克龙] 这是胡说八道和儿童故事。埃马纽埃尔一开始就是准备要去巴黎亨利四世高中(Henri IV)读高中毕业班的,这是为了进预科班更容易。没有任何变动,并不是为了躲避他现在的妻子。那位让我特别烦、而且我也不想记住她名字的记者写的是虚假故事[编者按:指法国Plon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一位如此完美的年轻人》(Emmanuel Macron, un jeune homme si parfait)一书的作者安娜·富尔达(Anne Fulda)]

 

《共和国东部报》:您对“绑/膀”走了您那当时还很年轻的儿子的布姬特是否还心存些许怨愤?

 

[米歇尔·马克龙] 也许埃马纽埃尔的母亲更有怨愤,而不是我。如果是男人,今天人们都认为,17岁的年轻人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是他们的生活。我信奉的第一价值,就是自由。埃马纽埃尔证明了他当时是自由的。他承担了。只是他可能是早熟的。但实际上……后来也表明了这是一件靠谱的事。

 

《共和国东部报》:您跟布姬特的关系如何?

 

[米歇尔·马克龙] 我跟她的关系是好的,尽管不是每天跟她一起吃饭。可以的,我们互相说话,不会打架,没问题。

 

 

资料来源/Source

《共和国东部报》数码版2022418 / Le journal Est républicain,édition numérique du 18/04/2022

(图片除注明作者外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