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腹背受敌?外有梅朗雄来势汹汹,联盟内部也潜藏危机

Matthieu 1800 x 600 px


mathieu10 melenchon

“(我离)马提尼翁宫(注:法国总理府)越来越近,不是越来越远。”在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束后的第二天,法国激进左派政党的领袖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满怀信心地在记者面前表示。

6月12日法国举行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选举国民议会议员,第二轮投票将于6月19日举行。在一个月前举行的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仅仅以不到2%的差距落后于极右候选人马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而未能进入最终角逐的老人离他当时设立的成为总理的目标越来越近,至少从数字上来看。

根据法国内政部清点完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全部选票后的最终结果,梅朗雄领导的左翼联盟——新环保与社会人民联盟( Nouvelle Union populaire écologique et sociale,NUPES)获得了25.7%的选票,以0.1%的差距落后于支持总统马克龙的选举联盟“在一起!”(Ensemble !)。而如果按照Nupes自己的统计,他们的得票率达到了26.11%,甚至超越了当前的议会多数党25.88 %的得票率。

曾经在活动现场高举着《毛泽东选集》的梅朗雄,通过这次选举成功报了总统大选的仇。通过推动组成选举联盟,他将在总统大选期间始终未能联合起来的左派力量加以整合,联合了自己的“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 ,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贡献了两位总统的传统左派的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随着环保意识觉醒而在年轻人中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欧洲-环保绿党(Europe-Ecologie Les Verts),还有在此次大选中超常发挥的法国共产党(Parti communiste français)。

 

 

梅朗雄的雄心能否实现?

梅朗雄还利用自己在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较高的得票率将自己成功推到了舞台的最前沿,成为了法国左派联合名义上的领袖,占据了总统大选后舆论中心。在联盟的协商中,他不仅让自己的纲领成为了共同纲领的基础,而且还强迫之前他的对手接受由他的党派一手确定的选区分配。

就连在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与马克龙争夺的总统宝座的马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后者的党派虽然在此次选举中拿到了18.68%的选票,甚至有希望在议会中拥有独立的党团,但在舆论层面的影响远远比不上梅朗雄和Nupes。

当然,梅朗雄的野心明显不止于此。当他的老对手马克龙和极右政党领袖马琳娜·勒庞在总统大选两轮投票之间仍在为了争夺总统宝座互相攻击时,他就在采访中深情淡然地提出“我恳请法国人将我选举为总理”。利用国民议会选举,他希望自己的党派可以成为议会中的多数党,阻挠马克龙政府具体提案在议会中的表决;并藉此给马克龙配上一个桀骜不驯的总理,成为其施政过程中绕不开的阻碍。

兴许这样的愿望从法理上来讲就不太可靠。一方面,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半总统制就决定了总理这一位置并不是由人民选举得出,而是由总统任命;同时根据法国权威民调数据显示,尽管超过半数的法国人不希望马克龙这位“朱庇特式的总统”(编注:朱庇特是古罗马神话中的众神之王)在第二任期内垄断议会多数,但是如果涉及到梅朗雄做总理,只有31%的法国人会接受。

左右共治的阴影

根据第一轮结束后的预测,在总席位数为577的国民议会中,支持马克龙的政党将在议会中取得255到310席,而Nupes将凭借150至220席取代共和党成为议会中最大的反对派。这意味着,马克龙很有可能失去议会绝对多数派地位,仅仅拥有相对多数。面对来势汹汹的左派选举联盟,马克龙如果希望自己的提案能够在议会中顺利通过,就需要寻求在政治上更加接近的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的支持。

由于法国宪法规定,法国总统不得有第三个任期,原本希望可以在第二任期内大展拳脚,完成自己预期中改革的马克龙如果在议会中丧失了绝对多数地位,则会面临到处掣肘。自从赢得连任后,马克龙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亲自为自己的党派的立法选举造势。诚然他想利用自己总统的身份,淡化选举的政治意味,根据第五共和国一直以来的惯例理所应当地取得议会绝对多数地位。但这样的策略显然没有奏效。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创始人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汲取了自第三共和国以来议会制政体的教训,创立了半总统制,加强了总统和政府的权力,且由于总统的党派一般在议会拥有多数派,保证了总统及其任命的政府的意志可以相对顺利地通过议会表决。但随着1986、1993以及1997年三次出现左右共治(cohabitation),即总统所属党派与议会多数派党派不一致的局面,法国于2002年通过修改宪法,将总统任期由7年缩短为5年,同时将立法选举安排在总统选举之后以减少左右共治局面出现的概率。

修宪后,从2002年到2017年的四次立法选举中,总统出身的党派往往都凭借在总统大选中积累的人气,一鼓作气通过立法选举成为议会多数派。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能解释马克龙在赢得总统选举后的“懈怠”。当然,这种“懈怠”也可以理解为是某种程度上对挑战者的不屑。

最后阶段

反观马克龙对手这边,梅朗雄不仅很早就开始为立法选举准备,而仅仅在第一轮结果刚刚出来之后,他就开始了新一轮对马克龙阵营的攻势。他6月13日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马克龙政府将会在第二任期中普遍提升消费税,从而增加800亿欧元收入来使法国符合欧盟对于成员国在债务上的标准。一方面,由于俄乌冲突影响,欧洲面临通货膨胀威胁,普通法国人的购买力一直是最近的热点问题。而提升消费税,更是会直接反映到每个法国普通家庭的开支上。

新政府中的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迅速出面澄清政府的政策一直是进一步减税并且将坚定地保护法国人的购买力。他还批评梅朗雄这一结论忽略了法国经济增长,以及由此带来的税基增长,而粗暴地将政府财政收入增长与加税联系在一起。但不可否认的是,梅朗雄这一句或是随口带出的金句,或是与顾问们精心策划的宣传攻势,无疑再一次为他自己赢得了曝光度。

马克龙这边也终于在立法选举第二轮前的最后阶段放下身段,投入竞选中。在登上专机前往罗马尼亚慰问部署在该国的法国军队士兵前,他在停机坪发表了简短的演讲。演讲中他呼吁法国人能通过即将到来的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为法国提供一个“稳固的(议会)多数派”,以进一步推行改革。

这样的发言兴许也是迫不得已。一旦未能够取得议会多数席位,马克龙面临的不仅仅是反对派在议会中的各种阻挠。而且,根据第一轮投票结果看,有三位参选的政府部长在各自选区中面临在第二轮被淘汰的风险,其中更不乏像环保部长阿梅丽•德蒙夏兰(Amélie de Montchalin)以及欧洲事务部长级代表克莱芒·博纳(Clément Beaune)这样的重要人物。而根据总统府之前的表态,这些未能成功当选议员的部长将会依照共和国传统离开政府。

对于即将正式开始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总统任期的马克龙来说,更需要担心的是由于自己党派未能取得议会多数而不得不与共和党联合。而在他的联盟内部也潜藏危机——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lipe)以及他的盟友弗朗索瓦·贝鲁(François Beyrou)是否会在他的第二任期进一步显露出自己的个人野心,为后马克龙时代打下伏笔,以至于在重大事项上与他作对?

6月19日的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决定的绝不仅是议会的席位分布,更是未来五年内法国的走向。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d7e44db33bf9f302fc386263be7e0360

frc c2435ccd9e80f9207c2a737ad7bb99f5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