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试图强加给马克龙的“同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让马克龙连任总统,但却又不愿给他议会绝对多数,甚至还希望他与别人同居”……

这显然是一种不合逻辑的矛盾行为;但这似乎并不是法国人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成熟与连贯的态度……

莫非是法国人开始腻烦马克龙的独断专横倾向,怀念起告别了整整20年的同居时代了?

frc 259bd1502fff5119d5358925fab5ad76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这下马克龙的麻烦大了。

法国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仅不“听话”、不知体恤国家领导人,而且还专给“领袖”找麻烦。

这不,2022612日和19日两轮立法选举投票,硬是把“朱庇特”马克龙从天堂里拉下来,投入了地狱般的无底深渊……

先来看看几个数字:马克龙的执政党联盟“Ensemble !/共进党”在这次立法选举中只获得了245个国民议会议员席位,与20176月前一届的308席相比减少了63席,而特别要命的是,离通过任何法律草案所需的“绝对多数(majorité absolue)289席还差44席之多!

 

frc 6bc87885c3fc379613f15ac86df4f2fb

这就把马克龙弄尴尬了:用稍形象一点的方式解释,这情景就仿佛马克龙原来凭籍国民议会远远超过“绝对多数”的席位,曾是一个可以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任性小孩,要什么玩具就有什么玩具,现在这下可惨了:光靠那245个追随自己的议员,他可任何一件玩具都得不到了!从此后,只要每想要一件玩具,就都得求爹爹告奶奶地到别的党派议员团那儿求情“化缘”,而且每次还必须凑足44人,才能达到目的,成功地得到一件玩具…..

这无疑等于说,马克龙虽然还是法国总统,但已经从原先威力无比、可以随意“任性”的“朱庇特总统”,一落千丈,成了事事都得看人脸色乞讨支持的“乞丐总统”!

更有甚者,对于马克龙来说,惨还惨在:他眼下面临的真的是一种“ingouvernable/无法治理(不可收入)的”状态。

如果马克龙执政党离绝对多数只差十来票,那还相对比较容易,还有可能在不属于任何党派的“散兵游勇”议员中“抓”到临时盟友,实现通过法案的目标;

然而,马克龙面对的阵势,一方面是两大气势汹汹、矢志践行“凡马克龙必反”的“坚定反马”集团,也即梅朗雄主导的左翼四党联盟“NUPES(131名议员)和玛丽娜·勒庞破天荒强势当选的RN国民联盟(89名议员),而另一方面则是一个对马克龙此前“釜底抽薪”的分裂瓦解行为仍然耿耿于怀的共和党议员团(64名议员),除此之外,没有一个足够数量的“中间党”(其实马克龙执政党联盟本身聚集的就是“中间[偏右]势力”),在这样的格局中,无论要形成马克龙在2022622日电视讲话中所说的“执政联盟(coalition de gouvernement)”或“联盟政府(gouvernement de coalition)”,还是“按个案(cas par cas)”寻求联盟,为每一项法案在非总统多数派阵营中寻找44票临时支持票,都不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于已在上一届国民议会中习惯于凭绝对多数而随意任性、且又(天生?)缺少谈判与交流意识的马克龙来说,将多多少少是一种“煎熬”……

而最让马克龙哭笑不得的是:这帮“扯了烂污”—把一个不好收拾的“烂摊子”扔给了他的法国人,居然还在2022622日的一次Elabe民调中,有71%的人认为他没有获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是一件好事!

让马克龙连任总统,但又不愿给他议会绝对多数,甚至希望他与别人“同居”,这显然是一种不合逻辑的矛盾行为;但这似乎并不是法国人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成熟与连贯的态度。

例如,虽然马克龙在今年2022424日第二轮投票中以58.6%得票率连任当选,但在当选第二天425日的一项OpinionWay的民意调查中,63%法国人就已经表示不希望马克龙在接着而来的立法选举中赢得议会多数,他们甚至公开希望再来一次“同居(cohabitation)”!

又例如,据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2022429日发布的一项BVA民调结果,64%法国人希望立法选举带来“同居”;而且,希望实行“同居”的1834岁年龄段法国人的比例甚至高达四分之三!

但与此同时,根据这项民调,有同样比例的法国人(64%)希望马克龙的“同居者”既不是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败选一出局就号召人们选他“当总理”的极左翼领袖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也不是总统大选第二轮落败、但在这次立法选举中获得历史性胜利的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

frc 8071975ea4dd60008100b5a2acdca9c3

202255日的赫芬顿邮报(Le HuffPost)法国版也以一项YouGov民调结果为依据,有点“幸灾乐祸”地向梅朗雄宣告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好消息是,在YouGov民调中,大多数法国人—58%—希望马克龙与另一政治力量“同居”(瞧,他主张的“同居”概念是何等深得民心!);而坏消息则是:法国人不想看到他入主马提尼翁宫当总理!而更让梅朗雄伤心的是:尽管有72%社会党员同意“NUPES(社会与生态人民新联盟)”协议,但在接受调查的社会党人中,只有40%接受梅朗雄当总理与马克龙“同居”……

瞧,这法国人就是这么“有脾气”,这么“刁钻”!

那么,这梅朗雄求之不得、而法国人又那么希望强加给马克龙的“同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对于马克龙和法国人又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同居”,也即不同政党的“共治”,是法国第五共和宪法的制订者戴高乐有意或无意留下的一个体制“伏笔”,体现了法国第五共和制度的某种“伸缩性”。

简单地说,“同居(共治)”就是总统多数派(majorité présidentielle)和议会多数派(majorité parlementaire)发生不一致,也即属于某一政党倾向的总统和一个在国民议会反对总统的政治多数派的同时存在;这时,行政权(exécutif))变成真正的“双元执政”或“两头执政(dyarchie de l’exécutif)”:全民普选产生的总统失去对行政权(exécutif),也即对政府的领导作用,而须对国民议会负责的总理不仅领导政府,而且成为行政权的主要象征和名副其实的议会多数派领袖。

在某种意义上,“同居(共治)”揭示了法国第五共和体制的“混合”性质,也即既不是完全的总统制,也不是完全的议会制。

frc 2cf0f2fcfad03c4c59dbe5b79da4c013

 


产生总统多数派和议会多数派的主要原因是在第五共和国初期,总统任期和国民议会任期的差别:总统每七年改选一次
(septennat),而国民议会则每五年改选一次(quinquennat),使得选民在总统选举两年之后的立法选举中改变选择,不再承认总统多数派,在国民议会选出一个与总统对立的多数派。

第五共和宪法并没有明文规定出现这种情况时,在全民直选中被否认的总统必须辞职;戴高乐本人大概是主张这样的,因为当1969427日他动议的全民公投(référendum)失败后,戴高乐即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但当1986年和1993年两次立法选举出现议会多数派变动时,时任总统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却认为,他是被选民选举担任七年总统的,按属地选区(circonscriptions territoriales)投票的立法选举不能撤销按全国范围投票的总统选举;因而,尽管1986年和1993年两次立法选举失败,他都没有辞职;1997年,右派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
在解散国民议会之后,新当选国民议会左派占多数时,也作了与密特朗相同的不辞职选择。

 

frc e3aa43c2677b95dfebce21f3687e636c

因此,法国第五共和历史上便出现了1986年、1993年和1997年的三次共计9年的“同居(共治)”实践。在“同居(共治)”时期,总统与总理的权力分配发生明显的变化,行政权力的中心暂时从总统转移到总理手中。

例如,在“同居(共治)”时期,根据宪法,总统依然拥有任命总理的权力;但这时总统只能在新议会多数派中物色总理人选,而不能随意任命自己阵营的人,因为总理必须得到国民议会多数的信任与支持,不然,国民议会可以动用“不信任案(motion de censure)”程序弹劾政府;

同时,总统也失去政府内阁成员的选择权,也就是总理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组阁;但通常有两个“例外”,即,对于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人选,总统有权过问,因为在“同居(共治)”时期,国防和外交成了总统“专属范围(domaine réservé)”;

 

frc 8c1b2443353fe98e048adc1d16c1405b

又例如,“同居(共治)”时期,总统不能要求总理辞职。总理不再对总统负责;由于行政权的两个首长分别属于两个对立的政治阵营,所以,依照宪法,总理只对国民议会负责。


当然,即便在“同居
(共治)”时期,总统还是拥有不少宪法赋予的权力,例如,签署法令与政令、任命国家高级军职和文职官员;此外,总统还拥有解散国民议会的权力,等等。


“同居
(共治)”时期,虽然政府运作效率受到影响,国家重大结构性改革也难以展开,法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也可能受损(特别是当总统与总理意见不一致时),但是,由于制度的“弹性”,法国的国家政权还能依然保持有序的运作,不至于陷入失控和混乱;

frc 9411c51e24be1eeee7e5d08a013b558d

为了避免出现“同居(共治)”局面,200010月,时任总理若斯潘(Lionel Jospin)和总统希拉克决定修改宪法,把总统任期缩短至五年,使得总统任期和国民议会议员任期相同,都为五年;

与此同时,议会还通过2001515日法律,修改了立法选举日期,使得立法选举在总统选举之后举行,形成了四月底总统大选,六月份选举国民议会的固定选举时间表;而作这样设计的目的,除了减少“同居(共治)”风险之外,是在总统选举和立法选举之间建立某种“逻辑”关系,即以总统选举为“核心”,并使得总统多数派可以趁着大选胜利的“余威”,一鼓足气,在紧接而来的立法选举中,再赢得一个与总统政见一致的议会多数派。

在关于总统任期和国民议会任期改制的宪法修正案生效后,2007年和2012年的两次总统大选和立法选举中,当选总统萨柯齐(Nicolas Sarkozy)(2007)和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2012)都在随之而来的立法选举中获得了绝对多数:2007年萨柯齐的“UMP(人民运动联盟党)”获得313席,2012年奥朗德的社会党获得280席,加上其它“盟友”的席位远远超过绝对多数,成功地如修宪设计者所设想的那样,避免了“同居”,但也发生了萨柯齐和奥朗德连续两届总统谋求连任失败的记录……

2017年马克龙如一匹黑马闯入法国政坛,不仅赢得总统大选,而且在20176月份的立法选举中,马克龙那“乳臭未干”的“共和前进党”也一气获得308席,不仅不需要“同居”,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怂恿”马克龙,使他养成了依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几乎“为所欲为”的“霸道”习惯,特别是不尊重反对党,拒绝了92%的修正案(其它历届议会的修正案拒绝率大约在80%左右)

于是,便出现了今年2022年法国政坛前所未有的“新局面”:马克龙虽然罕见地在“非同居”状况下连任当选,但却没能在立法选举中得到绝对多数……

莫非是法国人开始腻烦马克龙的“独断专横”倾向,又在怀念告别了整整20年的“同居”时代了?


(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7aa29b529bffc510967b4b9ab22bf6e

frc c9f9bd9af84b255d67cc67fa0ea8a265

frc c2435ccd9e80f9207c2a737ad7bb99f5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