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执政党是如何在国民议会遭遇第一次失败的?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

不过,今年法国的立法选举使马克龙执政党失去绝对多数,无法再一意孤行为所欲为,同时,又使极左翼和极右翼在国民议会获得足够多的席位,实在是法国的大幸;

它不仅使得国民议会更加反映和代表法国社会与人口现实,而且还能迫使民主当选的执政者以更加民主和透明的方式及谦卑的态度讨论重大决策、立法和从事公共事务管理……

frc 0078d9a8dd048c3727d8a6e57c4c0cbc


2022年7月12日,法国国民议会反对党议员
成功投票否决了关于恢复设立卫生通行证(passe saniataire)
可能性的条款,集体起立鼓掌,庆祝历史性胜利


作者
|儒思忧 © 法兰西360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

2022712日晚,新当选的第16届法国国民议会(16e législature de l’Assemblée Nationale)审议并通过了第一部法律草案(projet de loi)

这部由博尔纳政府提出的立法草案的名称为:关于临时保留一项防止Covid-19新冠病毒的卫生检测与安全措施的法律草案(Projet de loi maintenant provisoirement un dispositif de veille et de sécurité sanitaire en matière de lutte contre la covid‑19)”;

制订这部法律的主要背景情况是:Covid-19新冠疫情发生后,法国于2020323日通过立法设立了“卫生紧急状态(Etat d’urgence sanitaire)”;最初的规定是,“卫生紧急状态”通过政令(décret)设立,有效期一个月,但它的延续则必须通过议会立法。

由于疫情一直延续,法国已先后通过多次立法对“卫生紧急状态”及卫生危机退出管理制度(régime de gestion de la sortie de crise sanitaire)作了一次又一次的延期,而2022122日的最后一项法律规定的“卫生紧急状态”及其相关措施的有效日期为直至2022731日。

这也就是意味着,从202281日起,法国的“卫生紧急状态”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卫生与疫苗通行证(passe sanitaire et vaccinal)”得以设立的法律制度将彻底消失(extinction),法国政府不能再以疫情为由对公民采取这几年以“卫生紧急状态”名义所采取的任何影响日常生活的限制性措施了。

然而,法国政府考虑到目前的疫情形势以及奥秘克隆BA.5病毒变种传播流行的后果,建议废止“卫生紧急状态”以及各种相关的严格防疫措施,但希望通过这部关于临时保留一项防止Covid-19新冠病毒的卫生检测与安全措施的法律草案》,保留两项技术性预防措施直至2023331日,这两项措施—也就是这部法律四个条款中的两个—分别是:

一、继续允许采集与Covid-19病毒检测相关的健康数据资料,直至2023331日;

也就是说,法国政府在明年331日之前还可以继续使用“SI-DEP”Covid-19新冠病毒人口普查检出全国信息系统(Système d’information national de dépistage populationnel de la Covid-19)和“Contact Covid”这两个技术工具,跟踪监视病毒的演变与传播,以便在必要时公布必要建议,并采取相关成比例的必需措施;

二、在2023331日之前,保留向12岁以上希望出入法国本土、科西嘉或任一海外省旅行的人士以及在相关交通工具的执勤人员在边境要求出示某些证明文件的可能性;这些证明文件包括:病毒检测证明、疫苗接种状况证明或新冠患者治愈证书;这一可能实施的措施的目的,是在一旦发生大规模病毒传播流行时,及时防止病毒新变种的入境与流行,使民众免受感染风险。

202274日,博尔纳政府把包含这两个主要条款的法案递交给国民议会,要求国民议会以“加快程序(Procédure accélérée)”进行审议。

2022711日和12日,法国国民议会对本届(16)议会收到的第一部法律草案进行了一读审议。

frc 375ff802645b078431033f819260441b

法国国民议会审议马克龙连任后的第一部法律草案


唇枪舌战的议会讨论持续了近
9个小时,以极右翼“RN国民联盟”和极左翼“NUPES社会生态人民新联盟”为主的国民议会反对党议员抓住这一象征性时机,对政府提出的立法草案发起高调攻击与责难。

NUPES”议员拉凯尔·戛里多(Raquel Garrido)率先提出了一项“预先否决提案(motion de rejet préalable)”,认为政府的这部法案既没有涉及解决医护人员紧缺所需的12000名未接种疫苗护理人员的返岗问题,也没有各地医院床位紧缺的解决方案;政府唯一想到的是恢复卫生通行证或疫苗通行证,限制人们出行自由的可能性,这与疫情两年半以后的状况毫不相适应;而且,政府动用立法“加快程序”也毫无必要,政府没有什么好怕的:假如今年81日起,“卫生紧急状态”终止,假如又出现第七甚至第十波疫情,国民议会的议员们自然会以保护公民的健康为首要考虑来表决通过任何与疫情现实成比例的防疫措施,没有任何必要匆匆延长两年半以前所作的与实际疫情不相符的限制公民自由的措施;在戛里多看来,政府推出这部法案的真正动机并不是出于科学防疫的需要,而是依然想和以前那样,保留撇开议会独自作任意限制公民自由的决策的可能性;

所以,她认为,这项法案既不紧急,也不属优先事务,更不合时宜(opportun),建议事先否决,不予审议。我们不能盲目地授权给政府,给予它行使不是“紧急状态”下的紧急状态措施的权力!

frc 91ec2e7ae79fad6c07ceb600452aa999

极左翼“LFI”议员团主席玛蒂尔德·巴诺发言


经过一番激烈较量后,国民议会对“预先否决提案”付诸投票表决。
366名议员参加投票,绝对多数票为184票,而该提案只获得174票赞成,192票反对,所以没有获得通过。

在接下来对法律草案和修正案的审议过程中,反对派议员毫不松懈,据理力争,步步逼进,多次把“在一起(Ensemble)”执政党联盟置于尴尬境地,并赢得法案修正案的胜利;继法律专门委员会审议时把政府希望两项特殊措施延长的时间从2023331日缩短至2023131日之后,反对派议员又在公开审议中把“法案”第2条中要求出具“卫生通行证”或“疫苗通行证”的年龄从12岁提高到了18岁;

在讨论中,反对党议员对此提出的理由是,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中心一项关于新冠病毒对019岁儿童和青少年影响的研究,新冠病毒对儿童的危险性极其有限,对这一年龄段人群的致死率只有0.003%;政府为保护儿童免受病毒感染的措施既不是在学校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也不是对增加了34倍的儿童和青年人抑郁症流行病予以重视,而是通过恢复“卫生通行证”限制个人自由……而且12岁这一年龄界限也毫无科学根据,为什么不是13岁或14岁呢?如何证明12岁是个更成熟、更危险、更具有风险的年龄?

反对设立这一年龄的议员们还认为,近3年来,儿童与青少年已经饱受各种限制,尤其是学校停课、远程教学、社交自由被剥夺等种种牺牲,成长历程烙上了严重创伤,政府不应当只为了自己的管理方便而再向青少年儿童强加不恰当、并且无实际效果的限制性措施了……

取得第2条文本修正案投票胜利的反对派议员乘胜追击,最后甚至以219票反对、195票赞成的投票结果否决了 “法案”已经过修正的第2条,也即这部法案最重要的条款;

frc 8fc25c1860c71eee6e0cf3e2a021d093


法案第2条投票表决结果(会议记录)

当会议主席宣布投票结果,并正式确认法案第2条被否决时,半圆形议会大厅里,从最左边(极左翼座席)和最右边(极右翼座席)的席位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LFI议员和RN议员们甚至不约而同地起立,公开表达获胜的喜悦。

国民议会当天的会议记录上,在投票结果之后,还在括号里特别加注说明: RN”、“LFI-NUPES”、“GDR-NUPES”和“Ecolo-NUPES”议员党团的男女议员们起立并热烈鼓掌……


总统执政党议员团主席奥劳尔·贝尔杰
(Aurore Bergé)见事不妙,赶紧打电话发短信,调兵遣将,召回在专门委员会参加有关购买力法案讨论的议员,试图弥补因17名政府部长议员的候补议员尚未就任不能参加投票而造成的票仓“短缺”;

午夜12点左右,政府议会关系部长级代表弗朗克·里埃斯岱尔(Franck Riester)一反常态地出现在国民议会半圆形会场,对于马克龙派议员来说,这是一个警讯。

凌晨145分,国民议会当日会议主席把关于临时保留一项防止Covid-19新冠病毒的卫生检测与安全措施的法律草案整部法律付诸投票表决;由于LR共和党议员“雪中送炭”投了赞成票,还有多名社会党议员弃权,无疑对政府造成了“救场”效应,使得马克龙连任后递交国民议会审议的第一部法律草案最终还是以221票赞成、187票反对和24票弃权的结果获得了一读通过。

然而,即便获得了表决通过,这已经是一部被反对党议员“肢解”了最主要条款的“残缺不全”的法律,与政府动议立法的初衷早已大相径庭。在某种意义上,这意味着马克龙政府的一次重大失败。

frc 7ba5573e5cc65412f0b28cecc97b04f4


政府卫生与预防部长布罗恩在国民议会讨论现场


代表政府在国民议会为这项法案辩护的卫生与预防部长弗朗索瓦·布罗恩
(François Braun)在法案获得通过后,向在场的国民议会议员表示,“听到了”议员们的声音,并“注意到今晚的讨论(en prenant acte des discussions de ce soir)”;同时,他还表示,“我们还只是在立法程序的开始,我将不遗余力地试图说服你们相信法案第2条的恰当性和利益”。

这一事件,特别是极左翼和极右翼势力结成临时联盟投票否决法案第2条,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不能简单、甚至象马克龙派议员们那样不屑地归结为极左与极右的“联姻”;它尤其是对已失去了绝对多数的总统执政党和政府的一次严重警告:如若不改变方法,不尊重国民议会,那么,在马克龙未来五年的执政中,将出现更多这样的尴尬,使得政府工作不仅无法有所作为,而且都将寸步难行。

看得出来,在疫情危机管理问题上,极右翼“RN国民联盟”和极左翼“NUPES社会生态人民新联盟”与马克龙执政党“积怨甚深”,因为在刚过去的三年中,马克龙执政党利用上一届议会中的绝对数量优势,在讨论各项与疫情管理有关的法案时,曾经非常粗暴傲慢地拒绝特别来自“LFI不屈法兰西”和“RN国民联盟”籍议员在疫苗接种、卫生与疫苗通行证等问题上的理性声音、建议与修正案,使得国民议会成为马克龙个人专断意志的“橡皮图章”,制订了一些过于限制与惩罚性而并不一定科学合理和“成比例”的法规措施,有的甚至就像马克龙所自爆的那样,只是为了“emmerder ces gens/恶心那些人”!

所以,对马克龙执政党议员在上一届议会立法过程中的独断专行的所作所为还记忆犹新的“LFI不屈法兰西”和“RN国民联盟”议员们对这次政府希望通过的法案持坚决反对的立场是可想而知的。

frc 9696ff720a99aab36feaf04d8b1628c1


博尔纳总理在国民议会


而马克龙政府这次遭受挫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可能就是一口拒绝了“
LFI不屈法兰西”和“RN国民联盟”提出的让大约12000名因拒绝接种疫苗而失去工作的医护人员重新返岗的要求(réintégration des soignants);当然,面对“LFI不屈法兰西”和“RN国民联盟”议员有理有据的公开辩护与讨论,卫生与预防部长弗朗索瓦·布罗恩关于这一问题的立场也不得不发生变动,从711日第一天讨论时一口断定“不在考虑范围”,到712日最后已松口“将就此征求并遵循专家委员会的意见”……

卫生与预防部长的这一“松口”,也许是在为最终拯救这部法案的命运作铺垫和准备了。

因为,根据法国议会两院的正常立法程序,一部法律草案必须获得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对“相同文本”的表决通过才能成为有效的法律;也就是说,议会两院讨论通过的文本必须完全相同,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不同;如果两院达不成一致文本时,就得由两院组成联合委员会进行讨论;假如经联合委员会讨论还是无法达成一致文本时,就由国民议会单独作最终讨论与表决,并以这国民议会最终投票通过的文本为最终有效法律文本。

所以,法国政府提出的这部法律草案虽然在国民议会一读审议中被否决了第2条条款,但这还并不是最终结果,政府还可以设法在参议院一读审议时,通过修正案形式,把被国民议会取消的第2条重新引入文本,假如在参议院得到表决通过,那么,这一经参议院修正表决的文本就会返回到国民议会,进行二读审议;而这时,政府就有可能与反对派议员进行商议,达成某种让步,以求得法律表决通过所需的绝对多数票……

这一过程对于常人来说繁琐无比,但是对于议会和政府的民主运作来说,却是极其重要,因为它可以迫使总统和政府学会与反对派谈判与妥协,避免出现象马克龙这样的强势领导人一意孤行,实行事实上的“专制”统治…..

在这个意义上,今年法国的立法选举使马克龙执政党失去绝对多数,无法再一意孤行为所欲为,同时,又使极左翼和极右翼在国民议会获得足够多的席位,实在是法国的大幸;它不仅使得国民议会更加反映和代表法国社会与人口现实,而且还能迫使民主当选的执政者以更加民主和透明的方式及谦卑的态度讨论重大决策、立法和从事公共事务管理……

说到“透明”,在这儿想特别说明:法国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的任何讨论与表决完全公开,通过议会的“LCP (La chaîne parlementaire)”和“Sénat Public”两个议会电视台直播向所有观众开放,而且,在议会的网站上,几乎可以同时查阅议会讨论发言一字不漏的完整记录;公民随时可以查阅某一部法律草案讨论或议会对政府质询的详细记录,这无疑是公民监督议员和政府的强有力的措施。

本文资料来源/Source

法国国民议会立法档案议会《关于临时保留一项防止Covid-19新冠病毒的卫生检测与安全措施的法律草案》一读审议讨论完整记录:

https://www.assemblee-nationale.fr/dyn/16/comptes-rendus/seance/session-extraordinaire-de-2021-2022/deuxieme-seance-du-lundi-11-juillet-2022#2809251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5e61d4949b7109d085bf5905b5c882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