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街头尿池”为什么引发争论?

有两件事,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写过的这篇讲巴黎“撒尿”问题的“专文”,把它从档案中调出来重发一次。

第一是前几天“巡视”巴黎,路过市政厅广场,看到那儿一字儿排着一批男用“尿池”,这款式与前几年出现在巴黎街头的略有不同,更为简洁实用不张扬;

但路人们(尤其是外国女游客)面对若无其事地在那儿撒尿的人所呈现的好奇心还是依旧……

frc ea8d3455bba12fc76590142d24d3ce44


第二件事是,今天,一个名叫“表弟看地球”的视频号在“西瓜视频”上发的一个关于巴黎和欧洲街头的“流动厕所”的视频,以其独特的画面和略带夸张与幽默的解说风格,引起人们的好奇,纷纷在不同群里流传
……

另外,前几年巴黎推出街头男用“尿池”后,引起很多女性的不满:“我们也有当街解急的需求啊,为什么没有适合女用的尿池?”

据说,一个名叫“MadamePee”的公司专门雇用女性设计师为女性设计了一款街头女用厕所;巴黎市政府去年夏天在“巴黎海滩/Paris Plages”上试用后,决定在巴黎街头部署,已在巴黎五区塞纳河边的“Jardins de Tino Rossi/迪诺·罗希花园”固定安装了两个……

frc 8f1198de911703f2941b33b42443a8ce


当然,就像任何事物在巴黎一定会落得个“爱者爱得五体投地,恨者恨得咬牙切齿”的结局一样,无论是男用还是女用街头“尿池”,要在巴黎街头真正“立足”,恐怕还得需要一定的时间
……

不管是“尿池”还是别的东西,一个城市的街头总有“新花样”引人瞩目,哪怕招徕的只是一片批评和指责,总还是比那些死气沉沉、毫无新意和创意的城市要有意思得多……

[本文最早发表于2018819]

 

男人随地“撒尿”是巴黎的一个古老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巴黎市的历任执政官们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

 

在巴黎圣路易岛这样一个高度积淀或“浓缩”了法国历史文化艺术遗产﹑且在一定程度上又是法国保守传统观念的坚固堡垒的地段,要引入一座哪怕是很实用的环保智能“尿池”,都可能遇到想象不到的抵抗和困难……

 

如何糅合与平衡历史传统与现代实用需求,是一件很考验一个城市执政官们的政治与管理智慧的事……

 

 

 

frc 7775707a00f622d1adf843771f6e23e8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法语里有一句惯用语,据说是出自尼采,说的是:“Le diable est dans les détails/魔鬼藏于细节”;它大概应和中文的“细节决定成败”或“于细微处见精神”的意思相近。

 

由此想到:判断一座现代城市管理是否人性化,也许可以根本不在乎那些表面鲜亮或“雄壮”的“高大上”建筑群或令人瞠目的“鸡的屁(GDP)”数字,而只要观察一些对于细节,尤其是跟人的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细节的处理。

 

比如,撒尿……

 

 

 

frc 4fe0909782b73c7b73013537d42e55e9

 

 

 

韦斯帕希安柱”到“智能尿池”:一部巴黎的“滚滚尿流”史

 

 

男人随地“撒尿”是巴黎的一个古老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巴黎市的历任执政官们也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

 

早在1819世纪,民众在公共道路上的撒尿需求就已随着巴黎城市规模扩大而变得日益突出。

 

1770年前后,巴黎警察总监德萨尔蒂纳(de SARTINES)开始派人在巴黎的各个街角设置便桶(baril d’aisance),开启了巴黎街头“公共厕所”的先例

 

到了1834年,时任塞纳省省长的克洛德-菲利贝尔朗布多(Claude-Philibert RAMBUTEAU)伯爵决定效仿古罗马韦斯帕希安(VESPASIEN)皇帝,在巴黎街道上修造公用男厕,并将其命名为韦斯帕希安柱(colonne vespasienne)

 

 

frc 07e227db02ff68b5c865afc6de4daf67

 

这一承袭古罗马韦斯帕希安皇帝发明的公共小便池从此一度流行巴黎,至20世纪初,已多达1230处;关于这一设施的法语名字,虽然后来也有人戏称朗布多柱(Colonne Rambuteau),或俗称之为tassepissotière,等等,但vespasienne(韦斯帕希安)却是尽人皆知的最正宗说法。

 

这位声言“皇帝必须站着死”的古罗马皇帝之所以成为巴黎公共小便池的代名词,那是因为他曾因在罗马城内创建“公共尿池”和征“撒尿税”而“臭”名昭著,而且,韦斯帕希安还曾说过一句迄今依然令人震憾的名言:钱是没有气味的!(L’argent n’a pas d’odeur !)

 

19591221日,当时巴黎议会中的右派趁着一次夜间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陆续取消市内免费公共小便池的议案。巴黎街头“韦斯帕希安柱”的丧钟由此敲响。

 

 

frc 4c93cef04c6c4ebebdb8c7d8fe85b629

 

1980年起,被称作Sanisette(街头卫生间)的新一代收费厕所开始出现在巴黎街头,全面取代“韦斯帕希安柱”,迄今为止唯一一座作为“样板”保留供人们观赏的“韦斯帕希安柱”位于巴黎第1475 Boulevard Arago/阿拉戈大道75模范监狱(Prison de la Santé)一侧

 

2001年法国左派入主巴黎市政府后,主张免费开放巴黎街头的“街头卫生间(sanisettes)”;经过多年努力,已于2016年全面完成“免费撒尿”革命,巴黎街头400多个厕所已全部实行免费开放。

 

但尽管如此,在巴黎某些街区,男人随地小便现象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成为巴黎“脏乱”的一大顽症,不仅造成公共卫生风险,而且也对巴黎的形象带来诸多伤害。

 

现任巴黎市政府的主政官员们也为此伤透了脑筋。

 

最近几年,为了打击随地小便行为,巴黎市政府制订并实施了一个又一个具体行动计划,例如:提高罚款金额至68欧元;使检查人员人数从2015年的96人增加到2018年的3200人,其中320人全天候24小时执勤运作;2017年向5381名随地小便的巴黎人课以68欧元罚款;即将新增150个街头免费卫生间,等等,不一而足。

 

 

frc fbc1828edfcda1f453d484be0325bc7e

 

据巴黎市一名副市长透露,巴黎市政府一度还曾考虑象德国汉堡和美国旧金山那样在某些区域的墙面使用一种“抗小便油漆(peinture anti pipi)”:这种非水溶性油漆只要遇到尿液便会立即把它反射溅到撒尿者的皮鞋和裤子上,使得“l’arroseur arrosé/撒尿者被尿撒”,从此收敛不文明行为。但由于代价昂贵,每平方米需要3000欧元,而且油漆含有多个毒性元素;所以,巴黎市政府最终决定彻底放弃了这一方案。

 

但巴黎市政府没有放弃尝试创新,研制新一代占地面积小﹑美观﹑生态环保及智能管理的各式“男用小便池”。2018年以来,已在巴黎街头和某些随地小便多发地段(Saint Martin人工运河沿岸)悄悄地推出了包括地下掩藏式男用小便池(toilettes escamotables dans le sol pour hommes)﹑临时活动厕所﹑地面天沟(gouttières sur le sol)等在内的各种新式“小便池”的现场测试与实验,此外,还在巴黎10区靠近火车北站的Saint-Quentin(圣康丁)街安装了一面别具创意的“抗小便镜(miroir « anti-pipi »)”:一道长长的由镜面组成的墙,只要谁在那儿小便,便可反射出撒尿者的形象,其用途是对随地撒尿的人产生某种“惊慑”作用。

 

 

frc 92cbee9e48345e576bfd4f11f397ddc7

 

有一款名为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的智能尿池是巴黎市政府看好并准备推广的“创新产品”之一。

 

这款“智能尿池”由法国南特市(Nantes)的一家名叫“Faltazi”的新科技公司设计制造。法语名称“uritrottoir”就是“urinoir(小便池)”和“trottoir(人行道)”的缩合;它由上下两个箱体组成,上面种花作为街道装饰,下面是一个带干燥物的积尿箱,大容量的可容纳250/次尿量,小的可储存160/次尿量;渗透尿液的干燥物质定期取走后被送到一个工场制成堆肥(composte),然后用作巴黎市公园和花园的肥料。

 

 

frc 4844c1de625ad3fc17246535d6560f68

 

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的主要优势在于环保:尿液和尿味被红色金属箱里的麦秆(paille)所中和吸收,所以无需与水道系统连接,也不必用水冲洗;另外一个优点是:通过网络连接可以实时监控它的尿饱和程度,以此优化箱内干燥物的更换,实现智能化管理。

 

 

frc 5e6181c208ec34093312e65dac151ccf

 

今年5月以来,巴黎市政府已先后在里昂火车站(Gare de Lyon)﹑克里希大道(Boulevard de Clichy)5区塞纳河边的“SquareTino Rossi(迪诺罗西)”露天雕塑公园安置了4个“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供人们试用;整个巴黎市内共有12个不同款式的公共“尿池”在塞纳河右岸人行道(Berges de Seine rive droite)﹑蓬皮杜文化中心(Centre Pompidou)等公众聚集和流通量大的街区悄悄地接受实地测试。

 

 

frc f4905557daf6c3f2bb8f9d8339f69952

 

按照巴黎市政府的计划,如果试用效果理想,这些现代化“尿池”将逐渐出现在巴黎街头,如同当年的“韦斯帕希安柱”一样,满足巴黎男人们的内急之需,同时改善因随地小便而造成的巴黎公共卫生面貌……

 

 

 

frc 59d14ed589062a854e648610d718eff7

 

 

巴黎圣路易岛的居民们为什么不接受“智能尿池”?

 

 

然而,当第5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7月底出现在巴黎圣路易岛(Ile Saint-Louis)昂儒沿江马路(Quai d’Anjou)的时候,却出现意外,受到当地居民的指责,引起争议,同时也引来法国媒体的大量渲染报道。

 

 

frc aa6bfae80c77dc2e64f55c44466b7f87

 

圣路易岛的居民们也真是有点叶公好龙:其实他们曾经一直在抱怨小岛卫生状况每况愈下。圣路易岛一到气候宜人季节,晚间引来大量游客和举行私人聚会的年轻人。因为岛上缺少Sanisette(街头卫生间)”或其它开放可用的设施,情急之下,不少男士便在街头巷尾随地方便,使得某些角落常常“尿味冲天”。居民们屡屡呼吁巴黎市政府采取措施解决。

 

照例说,在岛上安装这一采用最新技术的公共尿池,是巴黎市政府对圣路易岛街区居民请求的一个积极回应,它可以方便有急需的行人或游客,减少﹑甚至消除随地撒尿现象,改善街区卫生和形象,这用心应当是明确,而且值得称赞的。

 

但圣路易岛的居民们却不完全这样认为。

 

要理解双方的这一“对立”,恐怕得先从巴黎本市“地缘政治”的角度,对圣路易岛作几句简介。

 

塞纳河在巴黎市中心地段有两个自然小岛。“圣路易岛(Ile Saint-Louis)”是东边面积较小的那一个岛,全岛面积11公顷,2013年人口统计的居民人数为2426人。

 

 

frc 982a8d09792a1b138522fd925febafc3

 

圣路易岛应该说是巴黎心脏的心脏。从17世纪起,岛上便布满了由当时著名建筑师(如路易勒沃[Louis LE VAU]和弗朗索瓦勒沃[François LE VAU]兄弟俩)设计建造的公馆(hôtel particulier),人称“宫殿岛(Ile des palais)”,曾有许多法国名门望族和历史名人在此生活居住,每个角落恐怕都有令人唏嘘感慨的故事的残迹,可以说,它首先是一座承载着许多巴黎和法国历史与文化符号的小岛。

 

尽管巴黎城市的发展重心曾发生多次位移,但圣路易岛自17世纪“城市化”之后却没有经历什么变化。只是从1980年代以来,岛上的房产价格飞涨,目前应是巴黎(也许是全世界)最贵的区域;岛上许多房产都是富人的第二住宅(résidence secondaire)或者临时落脚处(pied-à-terre)

 

 

frc fd2057795bb6dead3fae100e80111a92

 

这一现实恰恰可以解释巴黎圣路易岛的两个“地缘政治”特点:第一,“法定居住人口(population légale)”稀少:岛上虽有这么大一片建筑群,常住居民人口却不到2500人;第二,它应是巴黎和法国“超级富豪区”的象征,居民大多为法国或外国的富人,政治上偏向传统与保守,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在政治上与巴黎市现任左派市政府和市长“势不两立”。

 

 

frc 666e6117955e3cba2041e8e4e49208d1

 

所以,当那个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的红色金属箱子和挂在杆子上的那幅幽默漫画式的“撒尿示意图”出现在昂儒沿江马路(Quai d’Anjou)的时候,许多居民忍不住了,对这一本来用于让人发泄的“尿池”大肆发泄起来:一位名叫Paola(宝拉)的岛上女商贩对“巴黎人报(Le Parisien)”和不少闻讯赶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大声说道:“我感到羞耻。你们意识到没有?在波德莱尔曾住过的岛上最美公馆之一的罗赞公馆(Hôtel de Lauzun)窗下,给我们安置这样一个塑料尿池?这么没有审美趣味,巴黎可要贻笑大方啦!”

 

法国雇主协会(MEDEF)(法国大企业主,也可以说是法国大资产阶级的“代表”)前主席罗伦丝巴利佐(Laurence PARISOT)则更是直截了当地于85日上午在她自己的推特(Twitter)帐号上发帖,(义愤填膺地)质问:“Mais qu’est-ce que cette très ‘élégante’ nouvelle connerie parisienne ?/这一桩很‘优雅’的巴黎新蠢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frc ccdda6f255b434d55c1dae26f4feb736

 

本来也许只会让经过昂儒沿江马路的游客感到奇怪和吃惊的这一“智能尿池”这一下可成了“明星”,不仅各路媒体记者蜂拥而至,拦住经过这红色尿池前的人便问人家的“想法”,而且社交网络上也一片沸腾,说巴黎市政府“贴心周到”的赞同者有之,批评指责甚至谩骂的反对者也有之;而更多的人则不特别表示赞同或反对,只是借题发挥,调侃揶揄娱乐一番,聊以弥补八月份假日新闻源短缺的遗憾……

 

而且很快,圣路易岛某些本地居民把对这一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的不满演化为对本届左派市政府的某种成见与仇视,有人甚至明确在推特上提出要“让伊达尔戈滚蛋/Dégager Hidalgo”,给人的感觉是:从这一“智能尿池”闻到的不是尿味,而是2020年巴黎市镇议会选举的火药味……

 

面对意想不到的争论和网络回应,巴黎市政府不得不透过媒体重申:圣路易岛的这一“智能尿池”只是“试验性(à titre expérimental)”的,也是为了满足本地居民的要求;至于最终安置的具体位置,市政府完全可以和街区的居民们商议决定……

 

最近几个月来因为“Vélib’/自助租赁自行车”服务工程拖延和“Autolib’/自助租赁电动车”停运而被舆论媒体和政敌四面追击的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深深知道,现在不是与对手较劲的时候,而且“随地撒尿”和“巴黎脏”是一个很敏感,甚至是“爆炸性”的话题,如若处理不当,她2020年的连任计划很可能就会“砸”在这“一泡尿”上!

 

看得出,面对圣路易岛居民们的挑剔,甚至挑衅,巴黎市政府很低调,有点想息事宁人。

 

frc 2f561cc779712bc852e4d8c7144f6f4f

 

在这一圣路易岛“智能尿池”事件中,巴黎市政府回应市民要求积极寻求解决随地小便及其造成的巴黎脏乱与公共卫生问题的初衷显然没有问题,甚至是应当给予赞扬的。

 

综合起来,圣路易岛的居民们对“智能尿池”的不满和指责主要集中在两点之上:第一是设计“丑”,缺乏“审美趣味(goût)”;第二是地点不合适:因为“uritrottoir/人行道尿池”如金鸡独立般地“屹立”在昂儒沿江马路,不仅靠近罗赞公馆(Hôtel de Lauzun),附近30米处有一所小学,而且红色尿液箱几乎紧挨着两条供游人休息的长凳;乍一看倒是更象塞纳河边的一个“观景台”……

 

如果说,居民们关于“美观”的指责值得商榷,甚至可以不予理会的话(—因为第一,“美”毕竟是一个难以达成一致意见的主观概念,无论市政府还是设计者都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审美趣味”;第二,这款“尿池”的主要创意特性在于它的环保和智能管理之上,这才是所追求的功能和主要目标—),那么,对于地点不合适的批评,的确需要予以认真考虑。

 

说到“地点不合适”,倒还不是说当地居民都希望“尿池”远离自己家门口,而更是指“尿池”与近邻建筑风格的差异性或“反差”过大的意思。

 

 

frc fc9ea3c1282648a5df47f4e6e2380c52

 

比如,“智能尿池”现在所在的那个位置最近的隔街“邻居”是罗赞公馆。罗赞公馆可不是一座一般的建筑。这栋巴洛克风格的公馆建于16571658年,由法国著名建筑设计师路易勒沃(Louis LE VAU)和夏尔勒夏莫瓦(Charles CHAMOIS)设计;1682年被罗赞公爵(Ducde Lauzun)买下作为住宅,并因此得名。曾有许多法国名人在此居住。例如著名诗人岱奥菲尔戈梯埃(Théophile GAUTIER)和夏尔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波德莱莱就是在这栋楼里认识了给他许多诗歌灵感的“缪斯”之一的萨巴提埃夫人(Madame SABATIER),并与其亲密交往。他那首著名的诗歌“邀游(Invitation au voyage)”就在这儿写成。整座建筑于1906年被列为法国受保护历史文物(monument historique classé);从1928年起,该楼成为巴黎市政府的财产。201311月以来,巴黎市政府把巴黎高级研究院(Institut d’études avancées de Paris)设在罗赞公馆,作为接待社会人文科学领域国际研究人员的住处。

 

罗赞公馆临塞纳河一侧的外立面中,有一个在巴黎极其罕见的精工制作并镀成金色的铸铁阳台,给人一种异常典雅精致的印象……然而,如今这阳台正对的恰好就是这一“测试中”的“智能尿池”!

 

 

frc 56ab2ecd5931811d602f190dc06c6caf

 

当然,要在圣路易岛上寻找一座没有故事的普通楼房可能也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因为几乎整座岛已被列为法国政府的保护文物,每一座建筑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个性。例如,紧挨罗赞公馆的“朗贝尔公馆(Hôtel Lambert)”更是一个具有神话色彩的地方。且不说这座也是由路易勒沃(Louis LE VAU)设计建于1640年,由著名画家伦勃朗(Charles LE BRUN)﹑欧斯达绪勒绪厄尔(Eustache Le Sueur)和德拉库瓦(DELACROIX)先后参与室内装饰绘画的建筑所汇聚的艺术瑰宝,只要从这一公馆长长的曾经业主的名单中略摘其中的几位,恐怕就足以说明它的分量:给予这一公馆名称的“朗贝尔(LAMBERT)”的全名叫Nicolas LAMBERT DE THORIGNY, dit LAMBERT LE RICHE(尼古拉朗贝尔托里尼,人称“巨富朗贝尔”),他曾在王权时期担任审计法庭(Chambre des comptes)庭长达46年之久,积聚了一笔巨额财富,仅在巴黎圣路易岛就拥有14座别墅!这一公馆后来的业主包括:包税人Claude DUPIN(克洛德杜班)Marquis du Châtelet(杜夏特莱侯爵)﹑波兰Czartoryski(查尔多里斯基)王室王子;1975年,Marie-Hélène de ROTHSCHILD(玛丽—艾兰娜罗斯柴尔德)购得这一公馆,成为业主,直至2007Guy de ROTHSCHILD(居易罗斯柴尔德)去世。朗贝尔公馆现在的主人是卡塔尔埃米尔(émir du Qatar)的兄弟Abdallah Bin Khalifa-Al-Thani(阿布达拉加利法—阿尔—塔尼)。

 

 

frc d02e34bf4621638dc4c34ba5b051362c

 

列举这些,只是想说明:在圣路易岛这样一个高度积淀或“浓缩”了法国历史文化艺术遗产且在一定程度上又是法国保守传统观念的坚固堡垒的地段,要引入一个哪怕是很实用有益的新事物—例如环保智能“尿池”—,必然会遇到想象不到的抵抗和困难,如何糅合与平衡历史传统与现代实用需求,其实是一件很考验一个城市执政官们的政治与管理智慧的事。

 

在巴黎圣路易岛“智能尿池”事件中,从法国媒体的采访调查报道可以看出,许多非本岛居民的游客或过客都充分肯定这样一个公共设施的有用性,但也指出现在所在位置对整体景观带来的某种不和谐,总的来说,与本地居民的意见大致相同。

 

不过,巴黎圣路易岛“智能尿池”引起的争论实际上凸现了一个很实质性﹑但目前尚无解的问题:所谓“智能尿池”,无论从法文名称,还是到它的形式和实用功能上,都体现了“大男子主义”这一根深蒂固的社会现象:为什么只考虑男人的小便需求并为此设计专用设施,而对女性同样存在的需求却熟视无睹呢?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巴黎市和全世界其它城市当政者们考虑并予以完美解决的问题……

 

 

 

资料来源/Source :  

 

https://www.pariszigzag.fr/histoire-insolite-paris/le-dernier-urinoir-de-paris-vespasienne

 

http://www.madmoizelle.com/urinoir-ecolo-paris-948004

 

https://www.sudouest.fr/2018/08/14/les-uritrottoirs-cette-experimentation-qui-suscite-agacement-et-moqueries-a-paris-5308957-706.php

 

https://www.pinterest.fr/ojfoucher/urinoirs-parisiens/

 

http://www.salutparis.fr/insolite-photos-urinoirs-publics-paris-vintage

 

 

(部分片来自网)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5e61d4949b7109d085bf5905b5c882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