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音 I 当我们喝酒时,我们到底在喝些什么…

CV LIU Jiayin 1200x400

 

frc 2e6f5be184ebf8e2a86dc4c6f452b9ad

 

最近打招呼,大家问的是:你阳了吗?

嗯,我已经阳过了,连续3周没怎么喝酒。不喝酒的日子,也可以清醒得想想事情。

 

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中写过:如果在仅有的幸福瞬间,我们的语言真的可以变成威士忌,饮下一杯酒所有的问题是不是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通过反复做的事成就自己。我认为,我们选择的酒,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定义一部分自己。

 

frc bef29a05c6212203849be929ee83107c

 

这两年,勃艮第、香槟、汝拉都火到不行。只是如今的勃艮第,价格已经飙到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步。酒评家丹直言,勃艮第已经不再是给法国人喝的酒这当中有一些市场的原因,但是与酒农的选择也自然不无关系。曾经买来不到300欧的Bizot,现在酒商售价都在几千欧,堪称惊人。在勃艮第遇到的餐厅表示,Domaine Bizot的Jean-Yves还会专门过来把自己铺在店面里的酒收回,就为了市面上不要出现太多低价的Bizot… 这样的Bizot,尽管葡萄酒真的美,也很难得到尊重吧。

 

我对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葡萄酒,或者说刻意将炒到很高的酒庄,都无法保持一种公允的态度。因为这些已经不再是葡萄酒,只是贴了标签的商品而已。

 

在法国,一瓶葡萄酒,从成本来说,就算是生物动力农耕,加请上一堆销售总监公关经理满世界做活动、葡萄园和酒窖里相关硬件马不停蹄更新换代,还有加上逐年升高的葡萄园成本,全部加在一起均摊,没有任何一家敢公开表示自家的成本会高过30欧元每瓶。只是到了销售环节,800、5000欧比比皆是。

 

frc eb2931da16c6429e0438848b6bdfbec2

 

当然对于哪些葡萄酒被高估低估的问题,答案并不总是那么简单。这当然是手段和品味的问题。但如同面对名表或是汽车,葡萄酒已经进入了奢侈品世界。看过奉俊昊的电影《雪国列车》吗?到了最后,美味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获得。

 

在我很着迷Rayas时,那还是一款大家都能买得起的教皇新堡。如果有幸能去到酒庄,甚至还能买到出厂价10欧-12欧的干白,小店里也能买到18欧的桃红Parisy,餐厅里有280欧的Fonsalette和250欧的Rayas。今天的Rayas成了天价,到了谁买了也不会喝,喝的人又难得是仅仅为了欣赏其美的行情。

 

frc fc351ea6e863b49e78b0a4e115228da0

 

COMMODITY

SIMPLICITY

 

酒农精神

 

常有人问到关于Liber Pater这款波尔多(以下简称LP)。这款酒的酒标2011年我在Pape Clement工作时,在当时的法国葡萄酒评论杂志上见到时就被震慑过。从颜色、图案设计,到纸质选择等细节安排,这是一款长在太多人审美上的酒标。但是说真的,当我知道这款酒价格号称贵过康帝的3万多欧,如此标榜自己全世界最贵的酒令我觉得这根本不是葡萄酒,酿酒人也干脆不是葡萄酒农,干脆就是商人。

 

LP出品的两款酒:正牌Liber Pater,饥饿营销的极致,年产不能超过400瓶,也就是至多2桶,由14个古早品种混酿。2006年,正牌酒每瓶以80售出,然后就是一路飙升到1500€、5000…如今这款酒的售价已经高达每瓶35000… 2020年,被誉为波尔多Cult Wine 膜拜酒庄的LP开始出品副牌酒Denarius,六个古早品种混酿,年产不能超过1000瓶,每瓶售价约500€…

 

说真的,即便是被全世界追捧的酒神遗作,当被炒到到了一个无法无天的价格,相信Henri Jayer 老人家心里都会有些惭愧吧。

 

LP是成功的,毕竟这个品牌已经开始在国际上被不少机构认可是”已经一款证明了其商业价值的葡萄酒商品“。别的酒庄如何努力让瓶子里面的酒足够好喝,这件事大家也许看不见,但LP的每一项努力都是实打实的卓有效果:Marketing做到极致,从第一个年份起就在“动真格儿”的没少下功夫:绝对的高密度种植、真根无砧木非嫁接、波尔多历史葡萄品种、试图重现根瘤蚜前波尔多葡萄酒的味道限量中的极致、陶罐酿酒、从不重样的艺术酒标以及最奢华的酒标材质…

 

frc 2dc376233957fc8897535f4da050700a

 

我们当然能理解葡萄酒作为一种社交手段是有需要被认可的商业价值。请客吃饭,无论是出现拉菲还是茅台,不需多说一个字,其商业价值已经完成。而LP的商业价值,无异于一支异军突起的股票,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是有所谓的升值空间。毕竟物以稀为贵,噱头如此之多,全世界富翁里找出几十个有好奇心的就能够养出这样的人才。只是,我始终认为,酿酒人或者酒庄庄主要有自己的底线,消费者也应该守住自己的标准。如果我们像选一支股票、一件雕塑那样取占有一瓶酒,那么葡萄酒在被品鉴时传递的真正价值,就被隐去了。葡萄酒的美,难道不是不应仅限于漂亮的酒标,而需要在被人打开品饮欣赏之时,感受到风土,感受到一个年份里那春夏秋冬作用在果实上的印记么。

 

frc 04119996c6cc8bf62d609cb9fea720e9

 

其他酒庄同仁们对这位自学成才的酒农和酿酒人的态度也分两极化。一方面,列级阵营自然而然得会不解,表示哪里杀出个反列级,还被世人如此追捧;另一方面,有些酒农甚至能把Liber Pater的创始人Loïc Pasquet奉为打破波尔多陈旧列级制度的破局者,是“葡萄酒文化传承和口味多样性的胜利”,人家酒价卖的越高,这些人反而越是面上有光,这一点简直匪夷所思。就算LP的噱头里也有在提到回归波尔多的历史之味,但如此定价又难道不是在侮辱其他葡萄酒农日日努力的辛苦。

 

最后,如果你问我这款酒Taste如何,我并不能告诉大家。虽然酒庄有在2009年参加过贝丹德梭香港Le Grand Tasting,但据贝丹说实在难以惊艳世人。另外尽管品鉴某种19世纪后期波尔多葡萄园被毁灭性的根瘤蚜虫害蹂躏之前的历史性葡萄酒之味还是相当有诱惑力,但我始终会认为类似事情应该由INAO或是其他相关国家机构来完成,而非个人的商业行为,也并不想去有意无意为人背书。我只是会很担心,假如商业的大成功而令LP成为了未来的波尔多精神,那到底波尔多还能剩下点什么 …

 

COMMODITY

SIMPLICITY

 

RUDY 的调配公式  酒农精神  消费者要有底线吗

 

这里就不放他家的酒标了,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可以查一查,作为一个商业案例真的值得研究一下。不过首先作为葡萄酒爱好者的我,绝对更加好奇另一位亚裔天才,用其他酒款勾兑出老年份顶级酒庄的Rudy Kurniawan的”酿酒“水准。

 

下面这个公式就是Ruby著名的调配Recipe之一:

 

1945 Ch Mouton-Rothschild =
50% 1988 Ch Cos d’Estournel
25% 1990 Ch Palmer
25% 2000 California Cabernet

frc fea1c659fce1374970b01cfb906e39cc

 

Rudy的做法说明了一个道理,只要是了解了最终成品的滋味,无论人工勾兑,还是出动人工智能,都能做出个惟妙惟肖的复制品出来。那既然如此,红酒爱好者到底要不要底线?

 

以我个人来说,我推崇的葡萄酒,始终要有风土印记的传递。如果给我OPUS ONE 和ALMAVIVA,这题就很容易。最好就是不要太大规模,因为很多事一上量就难以把持初衷。用美食来作比喻,有的小馆子一开分店,味道就难正宗了。之前在日更时写过西西里岛Arianna Occhipinti,后来的出品都有点难以找到最初的感动,其实也就是这个道理。

 

frc 4f745bb62e4336f28825f27c544a2f60

 

说到尊重风土、保持自我风格,西班牙酿酒鬼才Raul Perez绝对是这样的代表。外表好像魔界中的矮人族王者,Raul Perez曾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不要为富人酿酒,因此再美的酒,价格也都很亲民,出品的Ultreia红白系列甚至顾问系列都相当出色,基本可以做到看到名字就买不会出错。我在之前的日更葡萄酒系列中写过,微博链接在这里: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25197846022017&sudaref=www.google.com

 

在Ribeira Sacra产区,Raul Perez 与Bodegas Guimaro 也有合作生产两种葡萄酒:El Pecado 和 La Penitencia。这两款因为绝底的产量与难得的片田,所以价格略微贵一点点,但仍然算得上是非常值得购买的不到3位数欧元的酒款。经过下海陈藏的sketch,造价也是高了太多,但即便如此,价格也不会贵到离谱。因为你做出的作品,总希望分享给更多爱它、懂它的人,才是真正的酒农。

 

frc 0e07bf026fdafca0533c41d29293182a

2015年,Raul Perez荣登贝丹德梭年度酿酒人

 

那么,我们要喝些什么酒呢?

 

记得村上春树说过这样一句话:”在鸡蛋和石头的面前,我的选择必定是要选择鸡蛋的一边 “。我很愿意把我微博的酒钱拿来支持独立小酒农。我记得在去到鲁西荣一间酒庄的时候,看着庄主两兄弟为了葡萄园防风来种树,还不辞辛苦的承包下周边整整10公顷森林,一点点的将森林重新拾掇齐整,心中的敬意,根本不是买几瓶酒能够表达的。

 

酒农们面对自然的态度,以及面对宇宙的态度。

 

frc 51d723c5a0e583f4dce52328de7b27e8

 

之前北京的德国雷司令进口商叁拾峰给我寄了一款莱茵黑森Groebe家的Kirchspiel“主教园” 特级园。这款酒香气馥郁,从薄荷醇、茴香、到青苹果、干杏仁、蜜瓜、热情果层层递进,浅金色油亮,如去甜感的麦芽糖般在口中慢慢晕开 … 那是一种很鲜爽的苦甜,清凉而透亮,若隐若现的白色石头与汽油的温润感由内及外,回甘迷人。

 

这片特级园总共6,7公顷,是位于Kirchspiel葡萄园中较陡峭部分的优质片田,海拔150米,坡度高达30%。四周环绕着保护其免受西风侵袭的山丘如一个圆形剧场般直面莱茵河。葡萄园面向东南或东,因此可以抵御寒风,这也是这片葡萄园微气候绝佳的原因之一。土壤为粘土泥灰岩,嵌有石灰石和风化的钙质壤土。在更深的土壤主要以石灰石为主。

 

这片园子仅有几家酒庄拥有,Keller、Wittmann和Groebe。而其中的Groebe应该是性价比最高的一家,Wittmann其次。德国葡萄酒性价比极高,哪怕是如此只有几公顷的特级园,价格也可以相当亲民。当然,如果是Keller,价格可就得加上一位数字,但至少绝非天价。

 

frc 3c8cd6cdbd54b7b719d21384e4041c04

 

德国还有不少令人感动的美酒,虽不是耀眼被人追捧的勃艮第,不是能让人喝出星星的香槟,但也许那才能代表大多数的我们和自己。

 

 

“一个人的肌肉误了锻炼,以后还可以补上;而智力的飞跃,即心灵中那种内在的理解则不同,它只能在决定性的那几年里成型;只有早早地学会敞开自己心扉的人,以后才能把整个世界包容在自己的心里。”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参考资料:https://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downey-routing-the-fakers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dfd216db382bc251cbcc84a71bb508ad

 

 

frc 1e9ccabaca0111a9b9484b0295cae191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刘佳音,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一杯灵”,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