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同性恋大游行”与法国同性恋平等权利的演变

 

 

frc 3f37d2220bf27fd05c6d1f5989d71488

 

2021626日下午,近3万多人(据警方统计)不顾尚未完全结束的新冠疫情,参加了第34巴黎同性恋大游行

 

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每年一度的名为“Marche des fiertés(自豪前进)”的巴黎同性恋大游行未能举行。

 

而今年(2021)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最大新颖之处,一是由于疫情,没有往年吸引眼球并且音乐声震耳欲聋的彩车,二是今年游行的出发地点不在巴黎市内,而在塞纳圣德尼(Seine Saint Denis)93省的Pantin(邦丹)市,然后,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进入巴黎市内,直至共和广场(Place de la République);这是“巴黎同性恋大游行”1977年创始以来第一次游行队伍不从巴黎出发;

 

据组织者解释,这一出发地点的变动具有重要象征意义,它试图向人们说明:同性恋现象并不局限于巴黎市内被称为波波(Bobo)”区的3区或4区,而是遍布整个法国,即便在被人视为法国最贫困的93省也不例外;

 

然而,2021年巴黎同性恋大游行是马克龙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同时也可以说,这也是法国同性恋者对马克龙2017年竞选许诺表达普遍失望和不满的一次游行,不仅更加激进,而且也具有更浓的政治色彩。

 

这从今年游行的两个细节中可以见出:第一,不象往年,今年游行队伍的前头,没有由民选议员或著名政治人物组成的方阵;第二,今年游行的主题口号是Plus de droits, moins de blabla (多给权利,少说废话)”;矛头显然指向马克龙政府的不作为,甚至在同性恋问题上的倒退(on régresse)”…….

 

那么,法国同性恋者为什么失望?马克龙在四年前竞选总统时究竟作了哪些如今被人认为没有兑现的许诺呢?

 

以下文字写成于2017年,也许可以部分解答这一问题,对法国同性恋权利的演变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frc 2125d4e18184d73dd2fd0260a2d092d8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本文最初发布于2017627]

 

 

今年(2017624日星期六)的巴黎同性恋大游行是一次不寻常的游行。

 

首先,这是巴黎举行同性恋大游行整整40周年。对于组织方“Inter LGBT(法国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联合会)来说,为了赢得法国男女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人的权利和处境改善而不懈斗争,40年如一日,这无疑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不寻常纪念日;

 

为此,组织者们特地改变往年的游行路线,第一次在面对国民议会(Assemblée Nationale)的协和广场(Place de la Concorde)集合出发,沿巴黎老城中心的里沃利(Rue de Rivoli)街,经过司法部和卢浮宫金字塔这两处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建筑附近,直至“夏特莱(Chatelet)”,然后转入赛巴斯多波尔(Sébastopol)大道,走向终点共和国广场……

 

第二个不同寻常之处在于:政府破天荒地首次成为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合作伙伴!

 

尽管自80年代以来,每次走在巴黎同性恋大游行队伍最前列的不乏公开同情支持或声称自己是同性恋的政界重量级名人,而且无论左右,各个阵营都有,最常见的如前文化部长雅克朗(Jack Lang)﹑前巴黎市长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等等,但今年的情况却又不同以往,虽然刚刚当选的马克龙总统没有象他的“同仁”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那样亲自参加游行,但他却当天在自己的“推特”帐号上发帖,对同性恋游行表示支持。

 

马克龙624日发的“推帖”说道:“La France est arc-en-ciel. Nous sommes riches de nos diversités, soyons en fiers !/法国是彩虹。我们因我们的多样化而富有,让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frc ec99558ce129044ad07810bbc81af6f3

 

此外,他还特地委托两位新政府阁员,也即男女平等事务国务秘书玛尔莱娜·希亚巴(Marlène Schiappa)数码事务国务秘书莫尼尔·马如比(Mounir Mahjoubi)代表他参加了当天的游行。

 

由马克龙创建的“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 LREM)”也派了一辆“彩车”,组成了一个自己的“方队”,走在游行队伍中……

 

frc 1b6d0d5a3ad7bd60abb2af0204b2becc

 

可以肯定的是,那天在游行队伍里跟着花车﹑随着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在巴黎街头尽情欢乐的年轻人们也许已经真的把“同性恋游行”当成一个与其它节庆一样的欢乐节日,而不一定再把它看成是一种争取权利的抗争活动。

 

然而,巴黎同性恋大游行40年所见证的变化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至少,人们可以说,“同性恋”目前在法国已不再是一个讳莫如深、令人生畏的禁忌话题。

 

但是,与其它西方国家一样,法国社会对这一人类的“另类”情感事实的认识和理解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尽管同性恋作为人类情感行为古已有之,而且在历代文学、绘画、戏剧等艺术作品中也有各种隐晦曲折的表现,但由于在宗教和主流社会道德规范的影响下,它始终被当作一种“反常”、“变态”的邪恶而受到蔑视甚至憎恨,为整个社会所不容。例如,在1982年以前,同性恋在法国曾一直是一种法律明文规定的犯罪行为。

 

然而,自从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随着西方社会现代生活方式和社会思潮的演变,对同性恋现象的看法也逐渐发生转变,尤其是愈来愈多的同性恋者开始以各种方式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在社会中的平等地位。

 

最能反映这一争取社会承认和反对歧视过程的,大概就是最早叫作“Gay Pride”,后来改称“Marche des fiertés”的“巴黎同性恋公开大游行”了。

 

frc c7079e055e249d3c876d992804e9af2b

 

巴黎最早的一次独立的同性恋游行发生在1977625日;当时的诉求是反对把同性恋作为犯罪判刑;随后几年也年年有小规模的同性恋游行。而真正被视为第一次“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是198144日,也即在密特朗首次当选法国总统执政前几个星期的那一次游行。那一天,几百名同性恋者组成的队伍从巴黎5Maubert广场一直游行至Beaubourg广场,而当时这还属于一种非法行为。

 

1991年,以每年组织不同诉求主题的同性恋游行为宗旨的法国“同性恋自豪”协会(GayPride)正式成立;但只是到了1995年,巴黎的同性恋游行才开始形成规模,每年大约有68万人参加。

 

此后,每年的游行队伍不断扩大,除了知识界、文化艺术界名流之外,还有不少公开同情甚至声明自己是同性恋的政府部长、议员、政党领袖等纷纷加入到了游行队伍。

 

至此,巴黎同性恋游行不仅吸引了巴黎的市民,而且都几乎成为一个象高级时装表演会或上流社会社交舞会那样的人人都争着在那儿“亮相”的“时尚”事件。参加人数近十年来每次都达到4050万人;有人甚至说,法国没有哪个政党或工会能单独动员如此多的人上街。

 

在这一背景之下,法国社会,尤其是法国的历届左派政府也开始正视这一社会现实,不仅承认同性恋者的权利与自由,而且以开放的态度采取积极的措施,试图解决和同性恋相关的现实社会问题,比如:

 

法国社会党在1981年上台后的第二年,便修改法律,彻底废除了同性恋罪;

 

1999年,社会党政府又就同性恋和同居者问题专门立法,采用“公民连带协约(PACS)”的形式承认同性或异性同居者的法律地位,使同性恋同居者在社会保险、住房、税务等社会生活领域可以享受类似传统婚姻夫妻那样的待遇和保障。而由法国社会党动议制订的这部法律,也得到了部分右派议员的支持。

 

frc ef54b7c4879f6eaf0351a26ff4e0850b

 

接下来的一个历史性进步,是法国实现了“同性恋结婚权”立法。

 

这也许是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2012年至2017年任总统期间所完成的一项对法国社会影响最大的社会改革。

 

当然,围绕“同性恋结婚权”立法,法国社会曾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争论与撕裂,在2012年至2013年立法过程中,不仅媒体和社会舆论展开了激烈讨论,而且支持者和反对者阵营曾多次发动大规模游行,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街头抗争运动。

 

这部被媒体习惯称为“人人有结婚权利法律(Loi Mariage pour tous)”的法律的正式名称是:《关于对同性伴侣开放结婚的法律(Loi ouvrant le mariage aux couples de personnes de même sexe)》。

 

这一法律的宗旨是寻求平等原则的实效性(effectivité du principe d’égalité);主要内容是给予同性伴侣(couples de même sexe)结婚和收养子女的权利。

 

这项法律虽然赋予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但却不剥夺任何其他人的任何其他权利;法律不改变与婚姻或收养亲子关系(filiation adoptive)相关的现行法律制度,而只是把包括权利与义务在内的婚姻制度向同性人士开放;

 

此外,法律还对同性恋结婚生效后对“丈夫”﹑“妻子”﹑“父亲”﹑“母亲”等传统称谓及领养子女姓氏的确定等各种法律及法典细节的变动作出了相应规定。

 

同性恋结婚法律虽然引起了法国部分民众的强烈反对,但整个法国社会的民意共识业已具备,时机已经成熟。所以,奥朗德总统和法国政府当时还是不顾反对者数十万人大游行的压力,继续按既定日程,将法案付诸议会两院审议通过。

 

2013517日,《关于对同性伴侣开放结婚的法律(Loi ouvrant le mariage aux couples de personnes de même sexe)》在法国议会两院通过后正式颁布生效,使法国成为欧洲第9个﹑全世界第14个允许同性恋婚姻的国家。2014年,法国登记的同性恋婚姻达到高峰,共计10522起,占婚姻总数的4%2015年起登记数量有所下降,2016年为7000起。

 

frc ab4f893e72aeffc913a96d1528bd349d

 

今年624日从协和广场走向共和广场的第40届巴黎“同性恋大游行(Marche des fiertés)”的诉求主题是“所有女性有权使用PMA(医学辅助生殖)/La PMA pour toutes”。

 

继同性恋结婚权利获得确认之后,所有女性的“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利已成为法国同性恋组织努力争取的目标。

 

目前,在法国,按现行法规,“体外授精(fécondations in vitro)和“配子捐献(don de gamètes)”只适用于患不育症的异性夫妻。而同性恋组织认为,PMA(医学辅助生殖)”并不是一种治愈不育症的治疗,而是一种获得孩子的医学技术的享用权,不应该只给异性伴侣享用。

 

向所有女性开放“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利也曾经是2012年奥朗德的总统竞选诺言。这一诺言在奥朗德执政期间曾几经拖延和变卦,先得到一部分左派的主张和推动,后来又考虑以获得全国伦理咨询委员会(Comité consultatif national d’éthique – CCNE)的赞同意见(avis favorable)为条件,最后由于“同性恋婚姻法律”制订过程对全社会造成的强烈震荡,迫使奥朗德政府不得不放弃,以不了了之而告终。

 

今年416,当时的总统候选人马克龙曾向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发表一份公开信,表示赞成制订一部“允许向女同性恋和单身女性开放PMA(医学辅助生殖)的法律”。他在该公开信中还强调:“为了避免重复过去的错误,将对这一改革的日程表作精心安排。我将先让全国伦理咨询委员会发布意见,以便能够构建一种尽可能广泛的共识。”

 

对于法国同性恋团体来说,今年624日的巴黎大游行提出“立即无条件开放PMA(医学辅助生殖)”这一诉求正是“恰逢其时”,因为,法国全国伦理咨询委员会(CCNE)将于627日就这一问题发表它的意见。他们希望“巴黎同性恋大游行”40周年时发出的诉求声音能得到包括全国伦理咨询委员会在内的政府公权机构的倾听与采纳。

 

frc aaaa46298e8dd98758a794c2e5f5026e

 

当然,法国的同性恋团体和巴黎大游行组织者们并没有因为马克龙发“推特”支持﹑两位政府阁员以及总统多数党“共和国前进”派花车组方阵加入游行队伍而掉以轻心,而是恰恰相反,他们对马克龙总统能否兑现竞选诺言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与压力。

 

因为,有几个迹象使得人们对马克龙新政府实施这一诺言的日程表表示担忧。

 

首先,从政府组织机构设置角度,似乎缺少某种明确的组织机构保证:依照《公共健康法典》(Code de la santé publique)的定义,PMA(医学辅助生殖)”属于卫生与团结部长阿妮艾斯布赞(Agnes Buzyn)的事权,但卫生与团结部长的职掌范围很宽,而且立法选举后改组的新政府没有为部长配设以往各届政府通常都设的国务秘书或部长级代表,所以,让人无法知道政府中将由谁来具体负责承担相关法案的推动;

 

这里值得指出的是,2016612日美国奥尔兰多(Orlando)发生仇视同性恋的凶杀,导致49人丧生的惨案之后,法国政府决定对同性恋的保护纳入政府体制机构的范畴,把原先的“打击种族主义与反犹主义部际委员会”这一机构正式更名为“打击种族主义﹑反犹主义与反LGBT同性恋仇恨部际委员会(Délégation interministérielle à la lutte contre le racisme, l’antisémitisme et la haine anti-LGBT)”(简称“DILCRAH”,相当于一个局级机构),目前归总理下辖的“男女平等”国务秘书领导;但这一机构只负责处理与仇视LGBT同性恋相关的事务,对推动PMA(医学辅助生殖)”立法没有管辖权。

 

其次,让法国同性恋组织担忧的是,和以前社会党不同,在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内至今还没有出现一位比较公认的为LGBT同性恋事业代言的有影响力人物;原马克龙竞选班子的发言人本杰敏·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比较关注同性恋问题,但他在最近这次政府改组中被任命为经济与财政部长下辖的国务秘书,对PMA(医学辅助生殖)”立法无疑是“鞭长莫及”,自然无法﹑也无权过问;

 

另外,与此形成对比,而且也给法国同性恋组织造成深层忧虑的是:曾在2012年至2013年以共和党国民议员身份在国民议会大肆反对“同性恋婚姻”法律,并积极支持反同性恋婚姻法游行的社团组织(Manif pour tous)的两位前右派人物进了马克龙改组后的新内阁中,一位是公共财务与行动部长杰拉尔德·达尔马南(Gérald Darmanin),另一位是欧洲与外交部长下辖国务秘书让–巴蒂斯特勒莫瓦纳(Jean Baptiste Lemoyne);另外,在立法选举时,一位海外省籍国民议员候选人虽然被揭露曾公开发表过仇视同性恋言论,但依然得到了“共和国前进”党的提名……

 

这种种因素使得人们对马克龙政府履行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向所有女性开放的立法诺言心存疑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624日下午,当“共和国前进”党的花车和方队出现在巴黎同性恋大游行队伍时,曾一度受到一个同性恋激进组织的围攻和起哄;这一激进组织的人借机抗议,对马克龙在新政府中启用曾公开反对同性恋婚姻法的右派人士表达不满。

 

显然,由于法国同性恋团体以及各种人权组织长期不懈的努力抗争,法国社会对同性恋平等权利的承认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有目共睹的进步,但离彻底消除歧视,实现真正“平等”的目标依然还相当遥远。

 

至于马克龙总统和他的新政府在这一人权与社会发展领域究竟将如何行动,究竟是否会根据竞选诺言并依照一份明确的时间进程表推进“PMA(医学辅助生殖)”立法?

 

人们不妨予以时日,并拭目以待……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ad1e7ed0196d514970a386fcaf240cb2

frc 151e86eaecb555b3f0ae07e2f0e1012f

frc 9040361fa1c5a160120f2f003b2fefd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