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法国大区选举的主要教训是什么?

2021年法国大区选举终于有惊无险地落下帷幕。

 

虽然人们为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 – RN)未能赢得任何大区的掌控权而欣慰,但却谁也不敢轻言胜利;因为,这次选举的选民投票率只有35%,而这一历史最低记录对于任何政党都意味着一种沉重的失败,一种危险而可怕的民主的失败……

 

 

frc 934bf2557b403762d393b4dae9a59076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2021627日星期天,法国六年一次的地方选举—大区议会换届选举(Elections régionales)落下帷幕。

 

关于这次第二轮投票及其结果,最值得记取的“启示”或“教训”大概有:

 

第一,选民弃权严重,凸显法国民主体制危机。

 

尽管在两轮投票之间,政府总理和各政党领导人发出“庄严呼吁”,号召选民履行投票义务,但是,各政党领导人期望的“民主惊醒(sursaut démocratique)”并没有发生,依然有3100(65.7%)选民没有参加投票,弃权率(abstentions)远远高于2015年大区选举的41.6%

 

 

frc 0c8d4256755f8f4d0655ea08a870d918

 

鉴于这种情况,需要对媒体对当选大区议会主席的得票率表述进行一番特别谨慎的“解读”;27日选举结束后,不少法国媒体都以有效选票(suffrages exprimés)得票率来报道各大区议会主席的连任当选,例如,奥克西塔尼(Occitanie)大区社会党籍主席卡罗尔·岱尔加(Carole Delga)57%得票率当选、上法兰西大区(Hauts-de-France)克萨维埃·贝特朗(Xavier Bertrand)和奥凡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Auvergne-Rhône-Alpes)议会主席罗朗·乌基耶(Laurent Wouquiez)分别以52%57%高得票率当选,法兰西岛(巴黎)大区瓦莱莉·贝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47%得票率当选等等;

 

但如果以登记选民数(inscrits)作为比率基数的话,他们的支持率就一下变成:岱尔加:20.9%、贝特朗:16.7%、乌基耶:17.8%、贝克雷斯:15%

 

如此低下的投票率和支持率,说明法国选民对这一次地方选举缺少兴趣,也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法国的民主体制已面临严重挑战和威胁;

 

 

frc 7aa5646fe8f137d5af21178d99b690db

 

第二,曾一度被媒体和民调机构看好的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N)没有在任何一个大区取胜,即便是势力对比对其最为有利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PACA)大区,国民联盟(RN)也未能得逞,夺得大区议会的控制权,使得许多担心极右派上台执政的法国人又松了一口气;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揭晓的当晚,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号召她的选民们在第二轮投票时大规模出动投票以扭转局面;但她希望的奇迹并没有发生;这就使人不得不对民调机构的预测或国民联盟(RN)及玛丽娜·勒庞的实际动员能力产生某种疑问;

 

当然,这并不会妨碍玛丽娜·勒庞从今天起孤注一掷,全力以赴,紧紧抓住明年也许是她最后一次竞选法国总统的机会;

 

 

frc a936140c6bdd249c74a332b87b1bf362

 

第三,马克龙执政党“共和前进党(LREM)”继去年市镇议会选举之后,再次遭受惨败,充分暴露了被人戏称为“走路党”的“共和前进”党是一个没有地方根基的“悬空党”;

 

在这次大区议会选举中,不仅“走路党”的总得票率低于10%,只有7%,而且在3个大区中,马克龙的执政党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被淘汰出局;

 

奉马克龙之命,“舍身”奔赴竞选“疆场”,列在由退休事务国务秘书罗朗·皮埃特拉柴夫斯基(Laurent Pietraszewski)领衔的选单上,企图与“上法兰西大区”的贝特朗“一决雌雄”的司法部长艾里克·杜邦莫莱蒂(Eric Dupont-Moretti)不仅以9.3%的得票率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而且,他那副西装革履佩戴着衬衫袖口翻边链扣(boutons de manchette)在“上法兰西大区”参加竞选活动的场景,也被很多人视为很“不接地气”,并被传为笑柄……

 

第四,2022年总统大选“三角鼎立”局面开始形成;

 

法国大区选举虽然只是一次地方选举,但因为它离明年2022年总统大选已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各路可能的候选人观察风向、“小试牛刀”的一次难得机会。

 

马克龙旗下执政党和极右政党已公开的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这次大区选举中的惨败使得“上法兰西大区”议会新当选主席贝特朗信心倍增;628日一大早,贝特朗不仅已经迫不及待地向媒体宣布明年的总统大选将是一场“三人之战(match à trois)”,而且还向另外两位右派阵营的潜在竞争者—法兰西岛(巴黎)大区议会主席贝克雷斯和共和党籍的奥凡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议会主席乌基耶隔山喊话,呼吁两人投他门下,组成一个“漂亮团队”,共同挑战马克龙和勒庞……

 

不过,直至目前,根据一项最新的哈里斯(Harris)民意调查,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意向指数表明,玛丽娜·勒庞的得票率为26%、马克龙25%,而已经以“第三者”自居的贝特朗的得票率虽然最近得益于大区选举而涨了3个百分点,但还只是停留在16%…..

 

 

frc be7b0c43e256fc7388ba3bb9b56754c1

 

第五,经这次换届选举之后,法国各大区议会的政治图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所有大区的上一届卸任执政派毫无例外地得到连任当选;在本土13个大区中,右派共和党或前共和党籍政要依然控制7个大区、社会党和左派掌握5个大区、科西嘉大区依然掌握在民族主义者手中;

 

与大区议会同时投票的省议会选举(élections départementales)结果显示,无论全国得票率还是在胜选的选区,右派明显占居上风:在95个换届选举的省议会中(巴黎、里昂、科西嘉、马提尼克和圭亚那等“省份”不投票),右派不仅在64个省获得多数,从左派手中夺得了阿尔卑斯上普罗旺斯省(Alpes-de-Haute-Provence)、阿尔岱什(Ardèche)和菲尼斯岱尔(Finistère)三省,从“共和前进党”手中夺得了布依德多姆(Puy-de-Dôme)省,而且还从法共手中夺得了瓦尔德马恩省(Val-de-Marne),使法国最后一个共产党堡垒(dernier bastion communiste)彻底消失;

 

左派则主要在西南部大本营继续抵抗;这一次改选只从右派手中夺得夏朗特(Charente)和阿莫尔海岸(Côtes-d’Armor)这两个省;尽管极右派国民联盟(RN)的全国得票率超过10%,但却只赢得了15个选区(canton),比2015年减少了一半,而且主要还是集中在它的传统地盘,如:沃克吕兹省(Vaucluse)、加尔省(Gard)、埃罗省(Hérault)和加莱海峡省(Pas-de-Calais)

 

至于马克龙执政党“共和前进党(LREM)”,它在本届法国省议会选举中几乎不存在。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040361fa1c5a160120f2f003b2fefd2

frc 151e86eaecb555b3f0ae07e2f0e1012f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