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著名医生、遗传学家、随笔作家阿克赛尔·卡恩逝世

“一个丰富和美好的生命会有一个终局;它属于生命本身,如同一个美好故事的句号。它甚至可以为生命增加有意义的色彩。在这么多蓝色晨曦之后,一个冒着火焰的黄昏”……

 

 

frc f798c2aed78361fd27d6fbf3d3449905

 

 

作者[email protected]©法兰西360

 

据法国癌症防治联盟(Ligue contre le cancer)昨天宣布,自20196月以来担任法国癌症防治联盟主席的法国著名医生、遗传学家、随笔作家阿克赛尔·卡恩(Axel Kahn)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202176日逝世,享年76岁;

 

 

frc 0be61a9cc036bcc2c74167f3c8812b95

 

卡恩于今年511日自己发布新闻稿,宣布自己已经处于生命临终期;然后,他接受了法国媒体的系列访谈,表现出他面对死亡的镇静淡定,为临近生命终点的人的生命体验提供了令人揪心的见证:“任何美妙时刻的欢乐因为知道可能不再有如此经历而得到倍增。前所未有的感觉,巨大的幸福”。

 

2021年61日,卡恩在自己的推特帐号上发推文说:“生命有终点。从未开始过生活的当然是例外。一个丰富和美好的生命会有一个终局,它属于生命本身,如同一个美好故事的句号。它甚至可以为生命增加有意义的色彩。在这么多蓝色晨曦之后,一个冒着火焰的黄昏。”

 

 

frc 6f381f96805718b14c26b3bba140c72d

 

阿克赛尔·卡恩194495日出生于法国安德尔卢瓦尔省(Indre-et-Loire)。他的父亲是哲学家让·卡恩(Jean Kahn),母亲是卡米耶·费里厄(Camille Ferriot)(1914-2005);他哥哥是化学家奥利维埃·卡恩(Olivier Kahn);他还有一个比他大6岁的哥哥,叫让弗朗索瓦·卡恩(Jean-François Kahn),是法国著名记者,政治新闻周刊玛丽安娜(Marianne)的创办人。

 

阿克赛尔·卡恩在与耶稣会的接触中丧失了天主教信仰,但为自己铸就了一种“没有超验的道德(une morale sans transcendance)”,一种他在晚年发现其实与基督教很接近的“无神论人文主义(humanisme athée)”。

 

他父亲的自杀对年轻的阿克赛尔·卡恩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尤其是他父亲在死前专门为他一人留了一封遗书,特别告诫他:“要理性和有人情(Soisraisonnable et humain)”;父亲这一非常含糊的指令成了他毕生求索答案的提问。

 

阿克赛尔·卡恩为了不与家族中的“四个男卡恩”竞争而选择了学医。他学的血液病学(hématologie)把他引向研究道路:1976年,他作为生化专家进入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加入了巴黎柯香医院(Hôpital Cochin)病理酶学(enzymologie pathologique)研究所;他一生主要的研究生涯都在那儿完成,主要研究方向是把遗传工程工具用于理解涉及血液病的酶异常现象;后来他又致力于基因治疗法潜力的研究。

 

阿克赛尔·卡恩在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还担任过不少重要行政职务。他是柯香研究院(InstitutCochin)的第一任院长(2002年至2007)20072011年当选成为巴黎笛卡尔第五大学(Université Paris-V Descartes)校长。

 

 

frc c1dddd6c256b4f07a44ddbf18347f7d3

 

在此之前,阿克赛尔·卡恩还曾担任专门负责对转基因组织培育申请进行评估的生物分子工程委员会(Commission du génie biomoléculaire)主席;1997年,因当时的朱贝(Alain Juppé)政府禁止在法国种植一个转基因玉米品种,卡恩辞去了该委员会主席职务;与此同时,他被当时的法国大型企业罗纳布兰克(Rhône-Poulenc)任命为主管生命科学的学术副经理(1997年至1999);由于罗纳布兰克集团从事转基因的工业开发业务,所以当时有些观察家认为卡恩在转基因问题上立场的独立性受到了玷污。

 

1992年至2004年,就在遗传工程与生殖技术的发展在法国引起很大争议的时期,阿克赛尔·卡恩是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Comité national consultatif d’éthique)的成员。阿克赛尔·卡恩经常就克隆(clonage)、基因测试(tests génétiques)、基因疗法(thérapie génique)等尖端话题发声,由于他的发言条理清晰,又注重方法,所以一时成为各种媒体的“红人”;他甚至还与别人一起共同创办了医学/科学(Médecine/Science)杂志。

 

阿克赛尔·卡恩公开表示反对对女田径运动员或在移民家庭团聚程序中使用基因测试,也反对基因或治疗性克隆(clonage thérapeutique)的可获专利性(brevetabilité)。他认为,由超人类主义者(transhumanisme)所推进的生殖基因治疗(thérapie génique germinale)说到底是企图实现“增强版”人类(augmenter l’espèce humaine),这必然是一个“不平等”,并因此是一个“哲学上可批判”的计划;卡恩认为,个人并不归结为基因,所以,当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尔柯齐(Nicolas Sarkozy)简单地认为恋童者或年轻人的自杀倾向有基因原因时,他予以强烈反击。

 

阿克赛尔·卡恩的这一反对立场不只是科学的,也有政治参与的因素:卡恩在读高中时便加入法共(PCF),直至1977年;即便是密特朗在1983年转向紧缩政策之后,他的心还依然在左派。2012年,卡恩获得社会党提名,在传统上属于右派的巴黎市第二选区参加国民议会议员选举,但在第二轮投票时,败给了右派候选人、前法国总理弗朗索瓦·菲雍(François Fillon)

 

据卡恩自己透露,他曾两次拒绝政府研究部部长职务,因为看不到在“受制约的条件下”自己究竟能做什么。其实他对法国研究领域的状况了如指掌:2004年时,他就是那些发起“拯救科学研究”运动的科研界“大伽”之一,曾要求当时的研究部长克洛蒂·艾涅莱(Claudie Haigneré)增加整个科研界,特别是柯香研究院(Institut Cochin)的经费投入。

 

 

frc db810cc3a358357ef61199dd4bdcddef

 

阿克赛尔·卡恩是一个永不知倦的步行者,曾从自己无数次漫步中汲取了他的一部分随笔的灵感。他一生撰写发表了近30部关于伦理、生物技术、道德的或自传性著作,最后一本名为那善在这一切中起什么作用?(Et le bien dans tout ça ?),于今年三月份在巴黎Stock出版社出版。

 

最近几个月,因新冠病毒大流行,阿克赛尔·卡恩也频频出现在法国各种媒体,就这一前所未有的卫生危机管理提供他的顾问建议;而他频频介入的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为了保护癌症患者;在228日接受世界报的一次采访中,他特别强调:“推迟诊断、延后手术、医院病感染(infections nosocomiales)都会给癌症重症病人带来次生危害”。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巴黎笛卡尔大学生物制药学院教授吕克·希诺贝(Luc CYNOBER)及其团队关于L-瓜氨酸(L-citrulline)对肌肉蛋白合成的活化剂功效的专利研究成果,便是在阿克赛尔·卡恩担任巴黎笛卡尔大学校长期间取得的;当时,就是在阿克塞尔·卡恩校长的积极鼓励与支持下,希诺贝教授和莫瓦纳尔博士成立了一家名叫CITRAGE® (茜特拉日) 的初创公司,专门开发经营这些专利,并研制出了ProteoCIT® (普岱奥茜特)L-瓜氨酸营养补充剂和MyoCIT® (米奥茜特)L-瓜氨酸食物补充剂,用于保护老人肌肉,预防营养不全和肌少症。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2a1716d59630f9015863331027f28608

frc ad1e7ed0196d514970a386fcaf240cb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