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卡耶博特,印象派的幕后英雄

frc dbce0634842b2519eefb9ba7989df0cc

卡耶博特在卢浮宫广场上 1892年拍摄

 

这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品行高尚的人。

 

他理应为众人熟知,但至今他仍然不为大众所知。

 

当你流连忘返于巴黎奥赛博物馆的印象派长廊,发出种种惊叹赞美之声时,有谁脑海里闪现过这位默默无闻的印象派的“幕后英雄”?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 

 

如果我随便给你看几张图片,说这些都是画家、赞助人卡耶博特的捐赠,你一定会吃惊地问: “天啊,是吗?他是谁?我竟然不知道,快快告诉我他的故事!”

 

frc e05840b3ce447a26bde2864c843ebeb4

奥赛博物馆的几幅卡耶博特捐赠作品

 

是的,今日奥赛博物馆五楼印象派长廊的无数杰作来自古斯塔夫·卡耶博特及其家人的捐赠,而我们对他的熟悉了解程度远远低于他对艺术史的贡献。

 

他生前多么低调,富有慷慨,对朋友真诚相助。他总是豪爽地买下印象派朋友们卖不出去的作品,死后捐赠给国家又遭到重重质疑责难。

 

他是画家、收藏家、赞助人、集邮家、帆船运动健将、与莫奈不停切磋园艺的花卉种植家……他的身份很多,以至于我们常常忘记了他首先是一位杰出的画家。

 

他创作了无数优秀作品,很多在美国的博物馆,法国的博物馆也有不少,但更多的是在私人藏家手中,他弟弟的后代今天仍拥有他三分之二的作品。

 

直到今天,他的知名度仍远远低于莫奈、雷诺阿、德加、毕沙罗等人,他们当年是那么亲密的朋友。

 

2020年巴黎的秋天,阴雨连绵。好像一整年的雨水都攒到这秋天下了。

 

你想知道巴黎的下雨天是什么样子吗?

 

卡耶博特用他独特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一百五十年前巴黎下雨的街头。

 

frc 9692f8770f7c662b3aa0945c973181ae

卡耶博特《巴黎的街道,雨中》1877年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画中的男女主人公走在人行道上,戴礼帽、穿西装的男士撑着伞,旁边的女士挽着他的胳膊,两人的注意力似乎被什么吸引,扭头望向斜对面。人行道有点窄,迎面走来的路人侧了侧雨伞,与他们擦肩而过。

 

他们走在一百五十年前奥斯曼男爵刚刚改造完毕的现代化的巴黎街头,背后是放射形状的广场,数一数,画面上有几条街道?至少五条甚至六条街道向广场四周散。雨中行人打着伞匆匆走过,街面上铺设的整齐石块在雨水的冲涮下闪着湿漉漉的幽光。

 

注意看,男女主人公身后,有一杆煤气街灯,那是巴黎现代化的标识。

 

画家古斯塔夫·卡耶博特表现了一个工业化基本完成、时尚现代的巴黎。奥斯曼男爵主政改造巴黎二十多年后初见成效,楼房整洁舒适、街道宽广美丽,新型便利的路灯、排水设施一应俱全。巴黎市民的生活环境焕然一新,巴黎迈入现代化。

 

frc d31ce9278176fc28989a5c91581d4f28

卡耶博特《欧洲桥》1876年 日内瓦小王宫博物馆

 

画家卡耶博特是印象派大家庭里重要的一员,他的作品取景角度大胆独特、好像是摄影师镜头下形象隽永、意味深长的照片,令人过目不忘。这些画作生动记录了焕发时代新面貌的巴黎城市生活。

 

frc 6aa86e47af39070acad1197aa64b2811

卡耶博特《刨地板工》1875年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收藏的《刨木地板工人》是他的一个代表作,表现了在一幢典型的奥斯曼式楼房里,工人赤裸着上身,用力用刀片刨去地板表面已磨损的薄薄一层,重新打蜡上光,翻新木地板。

 

光线从雕花铸铁栏杆的落地长窗射进来,木地板反射着幽光,逆光中的工人用力干活,因为出汗,脱去了上衣。这是最早的反映城市工人劳动的画面,真实得像照片,观察的角度很低,几乎跟趴在地板上干活的工人同一个水平线,所以我们感觉木地板往后无限延伸。

 

这是工业革命城市工人干活时的生动写照。如此一幅杰作,却在1875年被官方沙龙拒绝,理由是内容主题太过通俗。然而它在1876年落选者沙龙里大受欢迎。

 

卡耶博特1848年出生于一个非常富裕的大商人家庭,父亲是拿破仑三世军队的面料供应商,军纺企业。正如照片上显示,在卢浮宫广场上散步的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公子哥。

 

frc b66eff1897802f35f22240838b33a0f5

卡耶博特在卢浮宫广场上 摄于1892年

 

大学里他学习法律,但他根本不需要工作,画画也是出于爱好,卖不卖钱不重要。不像好友莫奈、雷诺阿必须把画卖出去才有饭吃。

 

frc f8969651f68c8585e831e26c58bde2ce

卡耶博特《自画像》1892年 奥赛博物馆

 

他经常买朋友们的画,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谁塞给他一幅画他都笑嘻嘻地收下,掏出钱包。在蒙马特高坡下的Café Riche 咖啡馆里每月的艺术家聚会吃饭,经常是他为所有人买单。某个人跟他耳语几句,飞快地跑出去转眼又回来,胳膊下夹着一幅画,卡耶博特扫一眼,还没看清画的是什么,钱包已经掏了出来……

 

他是印象派画家的支持者、赞助人,以至于我们经常忘记了他也是画家,而且是高水平的画家。他的画描绘的就是他的日常生活、他的家庭、巴黎的现代生活场景。

 

frc d541ac83b20c5ed181594782e68aaaf8

卡耶博特《午餐》1876年 私人收藏

 

这幅画里弟弟René 正低头专心吃饭,使劲用刀叉切着什么,母亲坐在桌子的另一头,老仆人正把一盘子食物端到妇人面前,请她取用。画家本人可能就坐在母亲对面,虽然看不到他,但取景的角度令我们猜想他正和我们一起看着母亲和弟弟,画面上露出他面前的半个盘子,一把刀子。面前的酒杯里盛着红葡萄酒,各种水晶杯子容器闪着晶莹的光泽。光线从背景里的两扇落地长窗射进来,形成了一种逆光。靠墙放的家具和摆设表明了这是一个富裕之家。

 

画面的视角非常独特,画家本人正藏在画外,与观画者一起,望着家庭午餐的一幕。

 

frc 1d6684cd290c523731d699eabe369b9f

《弹钢琴的男子》1876年

东京 Bridgestone美术馆

 

弹钢琴的男子是另一个弟弟Martial。阳光透过纱帘照进室内,淡雅的墙壁纸、厚重的织花地毯、锃亮的三角钢琴,典型的欧洲19世纪后半期有产阶级之家。弟弟Martial 是钢琴家、作曲家,与卡耶博特感情深厚。他是三兄弟中唯一有后代的一个。

 

frc b87f024889731349753982dbeaa0fa8e

《窗边的年轻人》1875年 私人收藏

 

弟弟René站在落地窗前,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仔细望出去,好像看到外面街上正走过一位妇人。弟弟的背影令画面如此安静,透过石头雕琢的栏杆缝隙,我们看到一辆马车停在街道拐角处,那位身影美丽的妇人是否刚下了马车……画面里好像隐藏着某些不可言传的秘密,一把橘红色的扶手椅像电影道具一样位于右下方。

 

frc d60fa9031900dbbc90066bac4b9f846d

《室内》1880年 私人收藏

 

这幅也是一样,女人立在窗前,男人正在看报纸,沉默安静的室内一幕。

 

他画中的人物大都沉默不语,气氛安静,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美国20世纪的画家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 继承了他这种对孤独的表达,将高度物质化的城市人类的孤寂感推向极致。

 

卡耶博特处在工业革命欣欣向荣的上升时期,他是巴黎现代生活的观察者、记录者,火车站、现代化大桥、咖啡馆,或奥斯曼式楼房、阳台、街心公园都在他的画中出现。

 

frc 4a2335b7891ca0fbd2dcdb0342df6a65

《咖啡馆里》1880年 鲁昂美术馆

 

他和弟弟曾住在巴黎歌剧院后面的一幢奥斯曼式楼房里,从这个套房望出去,他描绘了生机勃勃的现代化的巴黎。

 

今天这楼房依然在。下面这张照片是从奥斯曼大街老佛爷百货公司顶楼望出去的卡耶博特和弟弟Martial 曾住过的那幢楼,四楼带阳台的拐角的那套房就是当年他住过的,他从这里望出去画过很多画。

 

frc 05feb3fc1deb9dedc733f72934fe9e2c

老佛爷百货公司和巴黎歌剧院之间的老楼房

 

19世纪50年代起,由拿破仑三世倡导,塞纳省省长奥斯曼男爵负责的巴黎市政规划建设使城市变得整洁美丽,风格统一的奥斯曼式楼房的某些“高贵”楼层拥有了阳台,这种新型狭长的室外空间使巴黎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观察城市风景的角度和场所。

 

frc 1f864be0d7835301b59c735f297ed8f6《阳台上的男人》1880年 私人收藏

frc 78150421a803280b0637ed2c1290cf9d

《从楼上望下去的大街》1880年 私人收藏

 

阳台上的男人俯身往下望,卡耶博特干脆用俯视的角度描绘出他楼下的街景: 树木的枝条、绿叶铺展到整个画面,树下街上的几个行人因俯视而身材缩短了。一百五十年前,有几个画家这样观察事物?

 

能看得出,卡耶博特这种突兀大胆的构图、出其不意的取景角度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影响。

 

frc 915716e6e12aa135cc3e2c83337d4c09

歌川广重   江户百景 亀戸梅屋舗 1857年

frc a258744bedc07ac5d6fbb6fbe161d933

《阳台》1881年 私人收藏

 

他也曾描绘落雪的巴黎屋顶。阴沉的天色,寂静的城市,只有雪花悄无声息地飘落。他应该是站在更高一层的楼上,望着烟囱林立、雪花覆盖的巴黎铅灰的屋顶。

 

 

frc db36ffde656d77df7554e6bafaa7f994

《巴黎的屋顶,雪景》1878年 奥赛博物馆

 

他如果生活在今天,一定是个优秀的摄影师,他完全可以去拍电影,他的镜头感太强了!

 

他还是水上运动健将,沿塞纳河流域,他和朋友们驾帆船,组织划桨比赛,他亲自设计建造他的帆船,多次夺冠。对水上运动的痴迷从他的画中可窥一斑。

 

frc f10b93b96f0f9b065b68576e372f1de7

《划船手》1878年 私人收藏

frc 1342bd6c780c6379f75127b9d6b9d132

《Yerres 河上的划桨手》1877年 私人收藏

frc 0c45e33cc0d846aafae8094675ad0098

《划桨手》1878年 Rennes 美术馆

frc e4cdb8881d73e0d63357e9358d7c1e18

《准备跳水》1878年 私人收藏

 

他还无比热爱园艺,住在郊区 Petit Gennevilliers乡下时,他和莫奈交往密切,俩人不停地互相拜访或通信切磋园艺栽培技术。

 

frc 90ed49b230592edebbca7b08384f2af6

《园丁》1875-1877年 私人收藏

frc a00d426bf32de135a0e28615035f7b02

《白色和黄色菊花》1893年 马蒙丹-莫奈博物馆

 

在Yerres 乡下与母亲、弟弟们在一起的生活是他宁静快乐的时光。

 

frc e2ab1c95c2194a379d00944eed35bf92

《乡村景象》1876年 

Baron-Gerard 艺术历史博物馆,Bayeux

frc 51fe3491d7bea55c171821dcfa4faa6a

《橘子树》1878年 休斯顿美术馆

 

1892年画家莫奈与爱丽丝结婚,卡耶博特是他们的证婚人。他送给莫奈两幅画作为结婚礼物,一幅是《钢琴课》,另一幅是《雨中巴黎街道》的练习稿。

 

frc 1f09f013d40f57bc44d8ee9923159c71

《钢琴课》1879年 马蒙丹­-莫奈博物馆

frc c944601a26571c6723b579c8abcc731d

《巴黎街道,雨天》草图

1877年 马蒙丹­-莫奈博物馆

 

这两幅画20世纪60年代由莫奈的儿子米歇尔捐给了巴黎的马蒙丹莫奈博物馆。

 

卡耶博特家族在郊区Yerres的乡下宅子依然存在,他当年精心开垦的花园今天是市民散步的公共花园。

 

frc 51aa35b0a1edd1d6debcc688880570fa

《Yerres 的花园》1875年 私人收藏

 

他物质生活无忧,慷慨大度地帮助接济朋友。当家人一个个早早地离开人世,尤其弟弟René 二十六岁就去世时,他意识到家族成员的寿命都不会长,187628岁的他第一次写遗嘱。

 

在这份遗嘱里,他已明确表示要将自己收藏的印象派作品捐赠国家,也预言至少需要二十年公众才能理解这些画。他已指定好友、画家雷诺阿为其遗嘱执行人。

 

他继续作画、旅行、夏季到诺曼底海边或塞纳河边从事帆船运动。他和弟弟Martial 还热衷集邮,他们收集邮票的规则沿用至今,卖给英国人Thomas Keay Tapling 的邮票今天展示在大英图书馆,被认为是世界顶级集邮珍品。

 

他继续购买收藏莫奈、雷诺阿、毕沙罗、塞尚、西斯莱等人的作品,尤其是当他们的作品无人问津、不名一文时,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以解朋友的燃眉之急。他是真正的绅士,一次又一次地为朋友慷慨解囊,好几次出资赞助印象派的独立画展。

 

1894年2月21日,当他在Petit Gennevilliers乡下花园里做园艺时,他感到不适,他勉强走进室内,拿起画笔,想继续一幅画,突如其来的脑溢血袭击了他,46岁的他倒下了。

 

frc cd6a7206a0a991bac2d36de7c1531e04

卡耶博特在 Petit Gennevilliers 的乡下房子 

1891年照片

 

他早已写过好几次遗嘱,他从收藏的众多印象派作品中,精心挑选出67幅,希望能捐给国家,同时为印象派办一次画展。

 

这次捐赠在巴黎艺术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报纸上的大辩论。

 

学院派画家Jean-Léon Jérôme 公开发表文章,坚决反对接受这批画,说如果接受这批画,那将是全社会道德和审美的堕落,这是一批“垃圾”作品

 

老友雷诺阿是其遗嘱的执行人,和Martial 一起,经过两年多艰苦的“谈判”和努力,冲破重重阻力,1896年11月,卢浮宫学院派的老朽们终于同意接受38幅!

 

当塞尚听说其中有他的两幅作品时,他跳起来大叫:“让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当时走红的学院派画家)见鬼去吧!”

 

印象派的作品终于名正言顺地走进了国家博物馆。

 

卡耶博特在遗嘱中写道:“……至少需要二十年公众才能接受这些画……。” 他的预言一点不错!当美国人开始购买印象派的作品时,法国的保守派仍然顽固抵抗着这些现代大胆的作品。

 

当时被法国政府拒绝了的很多捐赠作品,最后被美国、日本及其他国家的博物馆和私人藏家买走!

 

随便看几幅卡耶博特捐赠给国家的作品吧。其中不乏是我们今日耳熟能详的。我们会惊讶这么动人的作品当时怎会不被人看好!可人类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一点点冲破自身的狭隘,学习接受新事物。

 

感谢这些充满勇气和前瞻眼光的人吧!

 

frc 5be7ddc4f1bf85587018ea9b94be9be1

德加《明星舞者》1876-1877年 奥赛博物馆

frc 09c9ab172c1ad9d0ed7ed1b28a8bced8

雷诺阿《煎饼磨坊的舞会》1876年 奥赛博物馆

frc a1062f6fad6e8257c20f842b9eff55cd

马奈《阳台》1868-1869年 奥赛博物馆

frc 9533cc5f9a4b909baeadd05af3ef2d33

莫奈《圣拉扎尔火车站》1877年 奥赛博物馆

 

了解艺术史,就是了解人类自己。我们的狭隘顽固,我们的不宽容,我们缓慢而迟钝的接受和认知过程。历史的长河,漫长而曲折。

 

下次您走进博物馆,如看到卡耶博特的作品,请放慢脚步,向他致敬。

 

 海霞写于2020年10月27日巴黎

 

06 Haixi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海霞,首发于 “海霞艺术讲座”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