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市长儿子阿尔杜尔已于7月24日提前4天游抵塞纳河终点勒阿弗尔市

巴黎市长19岁的儿子阿尔杜尔·日耳曼(Arthur Germain),成功地实现了他的挑战,已于2021724日星期六下午1747分游抵塞纳河入海口城市法国勒阿弗尔(Le Havre)市的海滩,比预计日期提前了4……

 

 

frc 916aea2f69f3f4d4310b731ee5249e16

 

 

 

作者|柳庄人|© 法兰西360

 

被法国媒体开始称为“生态冒险者(éco-aventurier)”的巴黎市长19岁的儿子阿尔杜尔·日耳曼(Arthur Germain),成功地实现了他的挑战,已于2021724日星期六下午1747分游抵塞纳河入海口城市—法国勒阿弗尔(Le Havre)市的海滩,比预计的728日足足提前了4天。

 

今年66日从勃艮第大区的塞纳河源头(Source Seine)出发,在没有后勤支援和团队保障的完全自主情况下,拉着一只装有全程所需的近100公斤的干粮食物和露营物资的小划艇,只身游泳784公里,每天游程1519小时,水温开始只有1012度,后来达到20度,以48(原定52)时间,完成了这一难以置信的勇敢挑战。

  

2021年7月24日星期六下午17点47分

阿尔杜尔游抵勒阿弗尔(Le Havre)海滩

受到支持者和粉丝们的热烈欢迎

(视频来源/Crédit Videos:https://twitter.com/arthurg_h?lang=fr)

frc 0e35a490353a84e6699dd0c1e42522d5

 

依照预定计划,阿尔杜尔每到一地,都在塞纳河沿岸野地自己搭吊床露营,用营养师专门为他设计的食谱使用干粮或用随带的袖珍燃气炉简易烹调食物,只在志愿帮助者家中洗澡和补充饮水,以保持“独立自主”的野外求生原则。

 

阿尔杜尔这一挑战的目的并不只是游泳和体育;它更是一项环保和人性方面的挑战;环保的目的是唤醒民众善意主动保护(而不是在“惩罚”的威胁之下)塞纳河生态环境的意识,呼吁人们积极保护塞纳河,减少垃圾污染,使塞纳河早日成为一条人们可以任意游泳嬉水的河流;

 

与此同时,阿尔杜尔利用此次挑战,与塞纳河流域研究机构合作,完成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塞纳河生态污染状况采样调查:阿尔杜尔使用研究机构提供的河水和污染物采样装置,每隔5公里作一次采样,并实时传给研究机构,进行处理和记录,使得研究人员对塞纳河的污染状况的分析有更详细的一手资料作为支撑……

 

所谓人性挑战,除了基本的野外极端条件下的求生能力之外,也更是一次忍受孤独的严峻考验;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渗透已无处不在的现代世界中,如何忍受48天孤独,在游程中,除了必需联络之外与外界“与世隔绝”?这对于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而言,恐怕已经是一个连想都不敢一想的问题……

frc df54a5d8746616258ce23ec8257e9db0

 

阿尔杜尔自己在抵达勒阿弗尔之后接受采访时也说:“我曾遇到各种艰辛,经历了树丛、闸门、暴雨,在河边睡了48个夜晚;这是一种疯子才会有的经历。当我看到勒阿弗尔的海滩时,我不禁热泪盈眶。”

 

阿尔杜尔的女友以及数十名支持者和“粉丝”专程从巴黎和各度假地点赶到勒阿弗尔海滩,迎接阿尔杜尔。

724日对于阿尔杜尔可能是一个注定的好日子:三年前的2018724日,年仅16岁的阿尔杜尔成功泳渡英吉利海峡,成为历史上泳渡英吉利海峡的最年轻法国人。

 

 

frc 65c0208c7b483644c0822fac2795aa5c

 

阿尔杜尔的母亲巴黎市长伊达尔戈724日不在现场。

 

估计是为了避免出现一个尴尬的局面:因为勒阿弗尔市去年新当选的市长不是别人,就是前任总理埃德华·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在法国政治光谱上属于右派的菲力普与属于左派的伊达尔戈虽然不是政治“死对头”,但肯定不是亲近朋友;而且目前两人都处于一种“暧昧状态”之中—也就是两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窥探法国时局的演变和马克龙的“动静”,说不定在今年秋天两人都会宣布投身明年的法国总统大选,成为公开的“对手”。

 

按照法国的“共和礼节(courtoise républicaine)”,假如巴黎市长到访勒阿弗尔市,即便是为了迎接儿子游抵勒阿弗尔这样一件(其意义并非完全是)“私事”,也肯定会对作为“地主”和当地“父母官”的菲力普提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共和礼节”问题:到底是见还是不见伊达尔戈?

 

 

frc 3c8a3f25ef88c69d36ae5fbde746e115

 

66日,当阿尔杜尔从勃艮第的塞纳源头出发时,伊达尔戈和她丈夫都去那儿为儿子送行。那一天,除了阿尔杜尔自己的朋友之外,只有61个居民的Source Seine(塞纳源头)市的市长索菲·卢埃(Sophie LOUET)和勃艮第弗朗什孔岱大区(Bourgogne-Franche-Comté)大区议会主席玛丽居伊特·杜非(Marie-Guite Dufay)虽然很低调,但都曾在场,礼节性地欢迎贵为“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巴黎市长的到来;

 

这儿值得说明的是:Source Seine(塞纳源头)“市”,虽然是一个只有61个人口的“村庄”,但在法律地位上,这个村的“村长”与人口230多万的巴黎市市长是完全“平等”的:在法律用词上不仅也叫“市/commune”和“市长/maire(而不是在法国行政区划中并不存在的“村”或“村长),而且拥有理论上同样的市长事权,还都是“法国市长协会”的成员;

 

当然,塞纳源头所在的大区议会主席属于法国社会党,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属于“同党”,所以,这“共和礼节”就显得比较自然和谐;假如不是“本党”,可能彼此就会显得尴尬和不自然,自然也会影响气氛……

 

大概是为了避免出现这一尴尬局面(当然这未经证实,只是本人的按理推理猜测),伊达尔戈没有去勒阿弗尔迎接儿子阿尔杜尔;所以,本来有可能发生的左派巴黎市长和右派前总理、勒阿弗尔市长的“共和礼节”性见面也就没有发生……

 

 

frc 0ac90e9d2eba1f00a44b69fd4c9507e3

 

当然,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阿尔杜尔勇于游泳挑战塞纳河的“环保冒险”之举已经通过媒体和社交网络的传播,已使许多法国人(和外国人)知晓;在这个意义上,阿尔杜尔这次挑战的目的实际上已经达到。

 

下一个目标:就像巴黎前市长希拉克在上世纪80年代所允诺和现任市长伊达尔戈在近年所再三重申的,使巴黎人真的能于2025年下塞纳河游泳……

 

用一句粗俗一点的话,大概可以这样概括:儿子都已从头到尾全程“畅游”了塞纳河,难道还能再继续禁止(虽然不是巴黎市长下的禁令!)百姓天热时到塞纳河里泡个澡么?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e2f914d80ea00f3758abfd915e6d101f

frc 9040361fa1c5a160120f2f003b2fefd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