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我们离儿童有多远?

frc 34865f3ea6995b4548a1bbe4a6dcda86

frc a2c0de6d20181e20d346b1530db4022e

儿童节,我们离儿童有多远?

作者 || 浪激天涯

法国今天节日,工薪族带薪休息,但却不是因为儿童节。

六一国际儿童节是“第三共产国际”的节日,不包括法国。这个儿童节,连法国商家也无所谓,没有任何特别的促销活动。

今年的六一只是刚好和法国的“圣灵降临节星期一”(Lundi de pentecôte )重叠了。

在今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法国从3月17日禁足到5月11日有限解禁。政府特意避开今天这个节日,到明天6月2日,解禁才进入第二阶段,即个人活动距离不再受限100公里、酒吧和餐馆等餐饮业重新开业(巴黎大区仅在露台接待客人)等等,一步一步接近全面解禁。

frc 70ea572d2f6ecb7ab50392f9b72dea79

这个节日,每年都让人纠结:到底是不是休息日?我今年同样犯糊涂。以往糊涂,随口问一声旁边同事就明白了,今年远程工作只好发邮件询问。因为是同一小组互享信息,结果收到各种回答,大意是“不是,你值班,我们休息”“你帮我顶一天班,我休两天”。于是我就确认了周一的休息日。

这一天从来都是节日,直到某一年,政府要求大家贡献一天的工作量以补贴养老金。而各个公司执行的方式不统一,有的是员工自我决定是否休假,有的是强迫休假。我们公司是强迫休假,即减少一天固定休息日(35小时周工作量累计休息日),保留“圣灵降临节星期一”假日。

法国同事对公私界限分得非常清楚,该工作时不含糊,该休息时也绝不犹豫。

frc 71a2a8cb3c4afba1c674dd3775c3add1

三天的长周末,艳阳高照气温宜人,却不能去100公里之外。那就继续亲近塞纳河吧。

周六、周日连续两天沿塞纳河岸逆流徒步。

接近Evry的这段河岸非常适合散步,有水、有树林、有农田……每天都有新发现、新偶遇。

第一天采了艾叶做艾条。引发好多关注。

第二天,还没走几步,大约11点半,就看见两位法国男士在往河里扔鱼。

心下疑惑,于是走近攀谈。

他们特别友善(法国人一般很友善,但也有例外),一边数放生的数目,一边和我们交谈。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这鱼,说是不好吃,刺太多。这让我想起,我的法国同事们在食堂吃鱼柳的时候遇上几根刺都会抱怨。他们大概真的不会吃河鱼。对我来说,吃鱼就是和鱼刺交流的过程。从小就吃河鱼的我,对鱼刺有很熟悉的感受。

他们说五点就起床了,天不亮就到河边守候。

“21”终于数到最后一条。

下水的鱼,很快就如解禁重获自由一般,头也不回地撒着欢儿游走了。但有两条,一直肚皮向上浮在水面不动,我怀疑它们可能正在死去。他俩齐声说,没有死,缺氧而已,在“禁闭室”幽禁几个小时,憋的。果然,过不一会儿,其中一条翻了几滚就潜入水下了。另一条却还是懒洋洋的,终于它翻了过来,但一直在岸边转悠显得郁郁寡欢。它大概是元气损伤太过,虽然意识恢复了但体力不支。到我们离开它还在岸边,仿佛伸手就能抓住。

frc 1f7f8281203a81f64c6f545aa5ca4e1d

我以为这是鲤鱼,他们说不是。然后说了一个法语名,没记住。

常钓鱼的朋友说这鱼法语叫Brème。查一下,中文叫欧鳊,是鲤科欧鳊属的唯一一种 。

“这鱼好吃,你咋不问他们要一条?”朋友看了我发在朋友圈里的图片发问。

我当时真动了一下这个心思,没好意思说出口。而且也不确定接下来走路的时间长短,时间太长,鱼死太久了估计也不好吃。

让我感概的是他们钓鱼却又放生,我一路都在琢磨这事(一路上遇到很多钓鱼的,但真钓到鱼的不多)。

五点即起床,这是需要激情的。他们的动力是什么?

他们最终收获的不是鱼肉,应该是比鱼肉更高层的心理按摩。

钓鱼时的静谧多像打坐冥想,眼里只有水面与钓竿,心思聚焦般集中在浮漂的动静上。再看他们现在放生的喧闹,每捡起一条,便评论一番,即使没有外人那喜乐也是不可掩饰的。

一静一动,时间流逝了,他们的内心也一定清洁了。

那些没钓到鱼却乐此不疲的,大概也是在乎“钓”而不太在乎“鱼”。

我们徒步的效果不也是心理更干净澄明了吗?虽然出发点并非一定如此。

今天儿童节,虽不能返回少年的单纯,写写美好的物事不也可以净化心理、靠近童真吗?

(图片均摄于当天徒步路上)

2020-06-01

09 Langjitiany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浪激天涯,首发于 “诗情话宇法兰西”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