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纪 谁不是一边想放弃 一边被迫雄起?

frc 34865f3ea6995b4548a1bbe4a6dcda86

frc abce1e630c972609befd8d35a3b03c21

如果能睡懒觉,谁愿意起大早?

如果能信步闲逛,谁愿意匆匆忙忙?

今天有读者朋友感叹,为什么曾经的同学那么快就财务自由了,而她,快40岁了还在苦苦地赚取一份不高的薪水。想当年她可是优秀的学习委员。人的命运何其不公平?

这位读者有房有车,并无衣食之忧。当然还有账单之虑。

我问她,财务自由的同学比例如何?她说也就三两个。

她羡慕我的状态。可她有所不知的是,她发感叹时,我正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

我和她一样,也是挣一份工资,衣食无忧,但既不富也不贵。她说的一些话,我有同感却又不全苟同。

答应给她写篇鸡汤文,于是我也趁机感叹一番。

年少时,心与力都宏大壮阔,谁都能用一根杠杆撬动地球。

人到中年,有多少人还有当初的雄心壮志?

被生活这张磨砂纸反复打磨后,大多数中年人壮志未酬却只想躺平,再不奢谈恢弘的初心。

可是,身后没有舒适的支撑,躺下后的感觉只有坑洼不平。谁还敢躺下?谁还愿躺下?

液体现代化的今天,似乎所有的物事都可能瞬息万变。速度和金钱成了一目了然的度量衡。就算你甘于平凡,快速致富的广告牌在梦中都会抓住你不放。

看着别人轻易成功,动不动就“先赚一个亿再说”,工薪族的你我怎能不焦虑?

除非是塑料人,做现代阿Q也需要动脑筋。

但焦虑何时能助你解决实际问题 ?一边焦虑,一边还得加快手脚处理账单。

越处理账单,越感觉没有焦虑的资本。

是的,焦虑不是没有成本的。恰恰相反,焦虑的成本非常高。

frc cdaac6a5c3f9099e923bcafedaef3ae5

但是,完全摈弃焦虑是乌托邦的理想主义。

偶尔有些许焦虑,既是人性使然,也可促进动力的再现。

“赚取一个亿。”只是金字塔尖的偶然与必然。

我们观望到的只是远处耀眼的光环,其背后是否存有我们不能不愿甚至不屑的心酸?

事物都是立体的,具有多面性。目及之处只是一个微小且单薄的平面。

谁的人生有容易二字?从投生到离世都有技术门槛。

钱多有钱多的责任,钱少有钱少的清静。

仔细辨认,我们焦虑的不是金钱的不足,更多的是碌碌无为的平庸。

当焦虑降临,不妨跳出自身,以他者的视角省察,如果能以上帝的视角俯瞰就是高人。

当我们跳出当下,将时间拉长,将空间放大,受困的此刻就不再是越不过的高墙而是鸡毛蒜皮。大自然中的许多律条并未改变,于是心绪随之朗阔。

纵深看,从生物学意义讲,塔尖与塔底的人,基本需求没有太多不同。

一日三餐饭,一宿一张床。

平面看,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处于战火中或战火之后的废墟中?还有多少人还没长大就死于饥饿?

公平是相对的。不公平是绝对的。

frc 1f72e5ba13b9d47c724120b5b63621d6

追求更幸福的人生,当然是值得肯定的。此处可参照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

但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千古公案!

金钱可以是简单粗暴的衡量,却远不是唯一标准。

向外求,比较出来的幸福感,只会是昙花一现。因为一山更比一山高,远处的风景更好看。

向内求,心灵不断强健,成为更优秀的自己。当内心强大如磐石,幸福感才有不竭的源泉。

心灵导师克里希那穆提说,当我们挣扎时,起因总是来自真实的自己和期望中的自己之间的冲突。

文化基因的进化始终滞后于科学技术的变化,于是内心与外界的冲突始终存在。期望中的自己正是环境诱因预设的骗局。

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不断地让期望中的自己降下来、让真实的自己升上去。不断地促进理想化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和解。也即慢慢破解预设的骗局。

幸或不幸,我们必须也只能亲历亲为地过完自己的一生。内心的建设更不可能假他人之手。

与其羡慕他人的故事,不如变被动为主动,了解真实的自己,用心去发现最微小的精彩,促成好心态的良性循环。

愿我们都能放眼远方,同时脚踏实地。不迷乱,不局限,一步一步向前,每天提升一小点,让自己的人生多一些诗意少一些遗憾。

2021-10-04

09 Langjitiany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浪激天涯,首发于 “诗情话宇法兰西”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