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小偷真是胆大包天,居然都偷走了巴黎市长老公的钱包!

被偷了钱包的巴黎市长老公让-马克·日尔曼其实有一肚子难言的苦衷:

 

要是巴黎街道太脏,他回家还可以大骂一通当巴黎市长的老婆,因为清洁街道是巴黎市政府的职责,所以,骂得再重,伊达尔戈也得忍受;

 

但是,抓小偷可明文规定是巴黎警署的职权;所以,被偷了钱包的让-马克·日尔曼回家还骂不了老婆:因为这不属于她巴黎市长管辖的范围……

 

 

frc f98c70597c1ce270f8b0a08e1cfbe952

 

作者 |柳庄人© 法兰西360

 

2021109日,巴黎发生了一件很多人至今都还不知道的匪夷所思的大事。

 

20211015日出版的法国八卦杂志Closer独家报道: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的丈夫让马克·日耳曼(Jean-Marc Germain)109日在巴黎市内乘坐公共汽车时遇到扒手,被偷走了钱包。

 

据该杂志透露,巴黎市长老公让马克·日耳曼那天是在回到家里后才发现没了身份证和银行卡的;一发现后,他立即就办理银行卡挂失,但已经迟了一步:小偷已经在一家PMU酒吧里消费了70欧元(因为现在用银行信用卡支付50欧元以下开支时都可采用无接触付款,已不需要使用密码,所以,卡在谁的手里谁就可以用来付款)

 

 

frc 6ebbf406fc510e6865384dc0caa16297

 

这一“八卦”新闻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大约三个星期前,我也有幸经历了到法国34年以来的第一次地铁被盗,并还未完全从对巴黎“神偷高技术”的惊恐心态中摆脱出来。

 

记得那天坐的是9号地铁,在Alma-Marceau站上的车;车厢满满的,我上车后,就在地铁即将开动的那一刹那上来一对年轻男女;开始并没在意,只是因为车挤,试图在人群中站稳脚跟;后来发现那最后挤上的那两人中,小伙子操着(估计是)东欧语言大声责骂起同伙的姑娘来,而且声音愈来愈大,引起周围旅客的注视。不一会车到了Franklin D. Roosevelt站,那男的骂咧咧地和那姑娘很快下了车。这时,一位刚从这一站上车的旅客从车厢门旁(快靠近门边缘!)的地上拾起一个钱包,问车上的人:“谁的钱包掉了?”我一看诧异了:这不是我的吗?接过一看,果然一点没错:身份证、银行卡和名片都是我的!直到这时,才忽然意识到:我放在左前侧裤袋里的钱包就在这一站车程中被偷了!而且是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

 

据我后来分析,作案的肯定是最后上车的那一对男女;他们的技术高超之处就在于:不仅从前侧裤袋里掏出钱包(我倒是常常注意放在后裤袋里的手机,对前裤袋的防患警觉则确实不足),而且还能在掏空钱包里的几十欧元现金后,迅速扔掉,然后下车走人……

 

 

frc 2c7c7a72871a6e9cb35ddbd6ae637bb3

 

所以,当一读到“巴黎市长老公让马克·日耳曼在公交车上被盗”这则八卦新闻时,虽说没有幸灾乐祸,暗自“大喜”,倒也立即感到一阵轻松,心想这巴黎小偷倒也“公平”,不讲贫富贵贱,也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连偷巴黎“父母官”老公的钱包都不手软!

 

而且,相比之下,我觉得真还是比巴黎市长老公幸运不少:至少身份证、银行卡不用挂失、重做了;

 

经过这么一“攀比”,那次地铁遭偷事件对自己造成的心理恐惧阴影居然顿时释然……

 

 

frc 890084107d056d10abdcb81c2eca6f4b

让-马克·日耳曼与安娜·伊达尔戈

 

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被巴黎扒手偷了钱包的让马克·日耳曼也许是一个今后值得关注和期待的法国人,因为他不仅仅是现任巴黎市长的老公,而且还是不久后有可能成为法兰西历史上第一位“第一丈夫”的法国人……

我今年曾有机会见过几次让马克·日耳曼。

 

今年六月份,在一篇题为我为什么钦佩巴黎市长儿子阿尔杜尔只身游塞纳河的挑战?”的文章中,我曾以中国首都城市北京市市长为比照,把巴黎女市长安娜·伊达尔戈(Anne Hidalgo)的“级别”定为“政治局委员”;

 

所以,我当时对(相当于)“政治局委员”的儿子阿尔杜尔·日耳曼(Arthur Germain)挑战塞纳河的勇敢行为深感钦佩,甚至都曾专程跑到离巴黎三百多公里的勃艮第塞纳河源头,旁观阿尔杜尔的出发仪式,在那儿近距离接触了赶来为儿子送行的“政治局委员”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和她的“家属”让马克·日耳曼……

 

 

frc 775f9db90f98c70e8171c227e4de1ab0

塞纳河源头

照片来源/Crédit Photo : F360

那天,在塞纳河源头(Source Seine)”,让马克·日尔曼给我的印象是象一个细心负责的勤杂工;因为在当时的现场,阿尔杜尔一直忙着接受几家媒体的现场采访,伊达尔戈戴着口罩很低调地远远呆在一边,只有这“政治局委员家属”让马克·日耳曼一个人在那儿忙个不停,亲自为儿子整理行包,并略带焦虑地碰碰这,触触那,试试皮艇划子(kayak)拉链是否密封……

 

那天在塞纳河源头,脑子里一直被两个奇怪的“巧合”所缠绕:

 

第一个“巧合”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有关。

 

塞纳河源头所在的那块地皮(Domaine des sources de la Seine)虽然位于离巴黎近三百公里的勃艮第(Bourgogne)大区,但却属于巴黎市政府的财产。

 

被视为塞纳河起源的几处泉水早在19世纪拿破仑三世和奥斯曼男爵时代就被修整一新并被保护起来;而且,巴黎市政府还于1864年签约买下了这块地;直至今天,还是有一名巴黎市政府园林局的公务员常年驻扎那儿,专门管理那块象征塞纳河源头的“飞地”。

 

 

frc c57077d2e2fef006c1de14213ecd87ac

巴黎市“塞纳河源头领地”

 

当时的巴黎市政府为什么要买下这块除了“塞纳河”河名之外与它“毫不搭界”的领地?莫非当年的“市领导”高瞻远瞩,早已预见到了150多年之后的伊达尔戈市长的儿子会从这儿出发游泳直至塞纳河入海口?

 

对此当然没能得到答案。但有一点可以确信:66日那一天,这是巴黎市政府在获得这一财产150多年之后,第一次迎来“主人”:伊达尔戈是第一位亲自踏上这块巴黎属地的巴黎市长!而市长一家人那天虽然身处300公里之外,但其实并没有离开巴黎,还在自己的“地盘”之内……

 

第二个“巧合”则和让马克·日尔曼相关。

 

由于塞纳河源头所在的Source Seine(塞纳源头)村原来的正式名称叫“Saint-Germain-Source-Seine”,我被这地名中的“Germain(日耳曼)”所吸引,便突发奇想:怎么这么巧?一个姓“German/日耳曼”的巴黎年轻人来到一个曾叫“Saint-Germain-Source-Seine/圣日耳曼塞纳源头”村的地方,对这条巴黎和法国的“母亲河”发起了挑战……

 

 

frc 64b95412865a02b4fee7b64fc6cf1b55

 

就在我觉得这两个“巧合”有点不可思议的时候,让马克·日尔曼正好闲下,踱步到我身边站住。于是,我便向他解释了我的困惑,并问他的老家是不是就在这村庄。

 

他一听便乐了。他说不是,他老家是里昂;里昂附近有不少姓日耳曼的人……

 

那是今年我第一次在塞纳河源头碰见了让马克·日尔曼。

 

后来,七月四日,阿尔杜尔游经巴黎市区那一天,又在巴黎的塞纳河岸边见到了他。

 

那天让马克·日尔曼还是一样默默无闻地忙这忙那,为欢庆阿尔杜尔游抵巴黎做准备;不知底细的人以为他是巴黎市政府派来的一位后勤工人;谁也想不到他就是堂堂巴黎市长的老公,“政治局委员”的“家属”……

 

 

frc be46e3dc94273ad1255e8902da45c9fc

阿尔杜尔与让-马克·日耳曼在巴黎

照片来源/Crédit Photo : F360

其实,让马克·日尔曼自己本人也曾经在法国政坛上叱咤过风云……

 

1966年生于里昂的让马克·日尔曼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出身,毕业后进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担任行政官员。1992年进法国政府经济财政部预测司工作;19978月,进时任就业与团结部长的玛蒂娜·奥布里(Martine Aubry)的部长办公厅担任技术顾问。

 

从此之后,让马克·日尔曼的政治生涯便和法国社会党“大象”之一的奥布里女士发生了紧密的联系:除了2000年至2002年曾在里约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总理的总理府办公厅担任幕僚之外,他曾跟随奥布里,先后担任过里尔市政府行政总监(directeur général des services)、里尔大都市共同体(Lille Métropole)主席办公厅主任和法国社会党总书记办公厅主任等要职。

 

 

frc 79cde851182a0dbe58a9b14aea38f06c

里尔市长、法国社会党前总书记、政府部长玛蒂娜·奥布里

 

2012年至2017年当选为上塞纳河省(Hauts de Seine)籍国民议会议员;但对奥朗德治下三任总理的经济和社会政策不满,成为社会党议员团中著名的“投石党人(frondeurs)”之一;所谓“投石党人”,也即党内反对派,虽然属于议会多数派,却在政府提交的某些立法草案中公开投不支持政府的反对票或弃权票,导致法国社会党党内政策路线的公开分化。

 

2012年法国社会党图卢兹大会上,让马克·日尔曼当选为社会党主管劳动与就业的全国书记,2014年改任社会党主管国际与法语国家事务的全国书记。在2017年总统大选中,让马克·日尔曼支持贝诺瓦·阿蒙(Benoît Hamon),并担任他的竞选事务共同总监(codirecteur de campagne)

 

2017年国民议会议员连任选举失败后,让马克·日尔曼回到最早任职的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担任“专员(chargé de mission)”,伺机准备“东山再起”……

 

1999年,让马克·日尔曼在奥布里部长办公厅任职期间认识伊达尔戈,于2002年生下了今年夏天勇敢挑战塞纳河的儿子阿尔杜尔,并在2004年与当时已成为巴黎市第一副市长的伊达尔戈正式结婚;婚礼由当时的巴黎市长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主持,玛蒂娜·奥布里是他们的婚姻见证人之一……

 

 

frc fb607526b93e51ad35f43d78c3eed423

伊达尔戈被正式提名为2022年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

 

就在让马克·日尔曼被偷钱包五天之后,20211014日,好消息传来:伊达尔戈在社会党残余部约2万多名党员的内部投票中获得72%选票,被正式指定为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

 

这一下,在INSEE经济研究与统计署的数字堆里静坐多年的让马克·日尔曼终于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希望: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第一丈夫(Premier Epoux)”!

 

在这儿值得一提的,是让马克·日尔曼在被扒手偷钱包之后(可能)默默忍受的一个巨大的郁闷,一种被偷了却还“有苦难言”的郁闷:

 

巴黎市内治安这么糟糕、扒手到处跑,连自己都遭了殃,而作为让马克·日尔曼,他又可能怪谁呢?怪巴黎市长—他那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婆伊达尔戈么?

 

不,不能啊!

 

这倒不是因为让马克·日尔曼患“气管炎”或“怕老婆”,而是由于巴黎市属于首都城市,历史上巴黎人又习惯于革命和起义,所以,法国朝廷和后来的中央政府一直对巴黎市政府存有戒心。这一“戒心”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和其它城市或村镇的“maire/市长”不同,巴黎市长(马赛和里昂也一样)的职权设置中,没有“治安权”,也就调动不了警察;巴黎市的治安归属人们熟知的“巴黎警察署(Préfecture de Police de Paris)”管辖;而这个机构却属于中央政府,由一名总统任命的“省长级别”的“巴黎警署署长(Préfet de police de Paris)”领导。

 

 

frc 85035b0b847bd367194c987b67266662

现任巴黎警署署长

所以,在外人眼里,巴黎的事情就变得有点奇怪和复杂:

 

比如,如果让马克·日尔曼上街觉得巴黎街道太脏,他回家还可以大骂一通当巴黎市长的老婆:清洁街道是巴黎市政府的职责,所以,骂得再重,伊达尔戈也得忍受。

 

但是,抓小偷可明文规定是巴黎警署的职权;所以,被偷了钱包的让马克·日尔曼回家还骂不了老婆:因为这不属于她巴黎市长管辖的范围……

 

当然,话说回来,即便让马克·日尔曼一气之下去找巴黎警署署长,也未必真的管用:巴黎警察和小偷的大战,如同猫和老鼠之战一样,持续了千百年,有时还真的分不清到底谁赢谁输…..

 

不信吗?有以下两则“旧闻”为证:

 

—十年前的20111019日,时任巴黎警署署长米歇尔·戈丹(Michel Gaudin),在巴黎12区里昂火车站准备坐火车,被一个小偷帮盯上,先是有人佯装请他签署一份请愿书,转移警署署长的注意力,另一拨同伙立即趁机近身霎眼间偷走了他的手机……

 

—同年八月份,法国政府情报机构全国总协调人(相当于“中情局局长”)安日·芒西尼(Ange Mancini)在巴黎八区一家餐厅的露台座上吃饭时,手机居然也不翼而飞,被小偷偷走……

 

这不,即便是身负抓小偷使命的堂堂巴黎警署署长和掌管法国全国最机密情报的长官,也都难免于幸,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帮无法无天的巴黎小偷毫无脾气地盗走手机,作为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和游客,或作为巴黎市长老公的让马克·日尔曼还能怎样呢?

 

 

frc 6d5056563007f9250309435c32812e12

 

 

好在让马克·日尔曼终于有了一丝盼头:明年2022年,一旦伊达尔戈当选为法国总统,他的身价也将从“政治局委员家属”一跃成为“法兰西第一丈夫”;

 

到了那时,要是再在巴黎街头坐公共汽车时被小偷偷走钱包,让马克·日尔曼就至少可以有机会大骂老婆伊达尔戈了:因为,一旦当上了总统,那就什么事都属于老婆伊达尔戈管了:无论巴黎街道依然脏,还是小偷继续猖獗,骂老婆伊达尔戈就变成一件永远不会错的事!

 

(……)

 

20211020日本文截稿时的最新消息,法国社会党2022年总统候选人、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的Harris Interactive民调支持率最近一周已从8%跌至4%……

 

这便意味着:让马克·日尔曼当上“法国第一丈夫”和可以随便大骂伊达尔戈的当下概率是4%……

 

拭目以待吧!万一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029cf56946f49ed64220336d89d2bea3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