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和勒庞的终极交锋:一场事关法国未来两条道路的对决

Matthieu 1800 x 600 px

法国政界有个普遍的共识: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是一场新的选举。这场选举,甚至还没等第一轮投票完全结束就已经开始。4月10日晚八点几个大城市的第一轮投票投票站关闭,媒体静默期的相关限制也随之解除。尽管进入第二轮投票的候选人名单还需要宪法委员会(Conseil constitutionnel)认证结果后才会得出,但不管是现任总统马克龙还是来自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候选人马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都早已等不及发表自己的“胜选演讲”了。

在经历第一个五年任期后,面临极右的挑战,马克龙将如何在第二轮投票前收获更多支持,谋求连任。尽管这次也像以往极右候选人杀入第二轮投票时那样出现“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即在第一轮投票中落选的候选人纷纷呼吁抵制勒庞,但这次仅仅通过“道德课程”可能并不能保证成功。

马克龙开出的药方中只有两味药:联合,并与勒庞针锋相对。“我呼吁所有自从六年前到今晚一直协助我的人们放下彼此之间的分歧,我们要团结起来为了我们的国家形成一个致力于团结和行动的伟大政治运动。”

而另一边,第三次征战总统大选的勒庞从来没有离总统宝座那么近过。同属极右阵营的政论作家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参选并未影响她的支持率,年初以来不少党内人士的叛变出走也没能打垮她,反而让一部分选民更加坚定他们的选择。而出于“有用投票”逻辑(编注:“有用投票”即投票给被认为更有可能当选的候选人,是一种阻止第三方候选人赢得选举的战略性投票)以及俄乌冲突爆发后她始终紧抓购买力问题的出色表现,她更是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23.1%的选票。她的策略与马克龙有所重叠,也是团结,不过对象却是所有反对马克龙的人。她在演讲中提到:“所有没有投票给马克龙的人都有加入我的运动的愿望。”

梅朗雄的选民:关键的潜在票仓

来自极左政党“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的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第一轮中获得了22%的选票。尽管他未能进入第二轮投票,但他的选民却成了马克龙和勒庞能否胜选的关键。在第一轮结束后的演讲中,这位今年已经七十岁的老人向他的支持者连续三次喊话:“一票都不要投给勒庞女士!一票都不要投给勒庞女士!一票都不要投给勒庞女士!”尽管梅朗雄的这一表态和他演讲时的语气被外界普遍看作是一种对马克龙的支持,马克龙也在自己当晚的演讲中对梅朗雄的表态表示了感谢,但在第二轮中除了投票给马克龙或勒庞之外显然还有有第三种选择——弃权。

frc d4510b433b4339a01dd3f261df56942f

此次大选第一轮弃权率高达26%,创下了近二十年以来的最高值。这一数字之所以没超越2002年第一轮总统大选时28.40%的弃权率,也有一部分梅朗雄的功劳。根据事后比对分析,民调分析专家们认为,不管是梅朗雄在第一轮投票中取得的突破,还是弃权率低于之前的预估都与在最后关键时刻梅朗雄在年轻选民中的动员密切相关。这些出身于平民阶层,居住在城市中的年轻人的选票,差一点儿就将这位老人送进第二轮角逐。

也正因如此,两位候选人都希望可以在第二轮投票前通过吸引激进左派候选人选民来为自己增加胜算。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后,马克龙和勒庞便开始为这一潜在票仓而努力,而他们的战场就在购买力、养老金以及物价问题上。

马克龙这位出身左派社会党的总统却在任期内逐渐右转。2017年他所承诺的退休改革由于新冠疫情不得不延迟,在第一轮投票前他就承诺如果胜选就会在今年秋天将这一改革重新提上日程。为了消除国家养老金账户长期以来累积的赤字,马克龙提议将退休年龄由当前的60岁延迟到65岁,同时统一养老金管理机制,废除之前养老金存在行业区分的特殊体制,由积分制替代。在第一轮选举后的转天他的态度就出现了明显转变。当天在前往法国北部诺尔省(Nord)与当地居民交流过程中他首先松口,表示自己并不排除在退休改革中把退休年龄延到64岁而不是之前的65岁,并且将考虑到部分工作的辛苦程度设定合理的退休年龄。而作为补偿,马克龙提议将最低养老金提升到1100欧,并将退休金与通货膨胀情况挂钩。

另一方面,勒庞则延续了自俄乌冲突以来思路,着重宣传自己在购买力方面的主张。她希望可以在胜选后将能源价格的消费税由目前的20%下调到5.5%,并且要完全取消部分生活必需品的消费税。在养老问题上,她也主张提升最低养老金,但反对延迟退休,主张保留目前60岁的退休年龄。

勒庞的提议看起来很美好,但却有致命的缺陷。她的上述两项主张,一方面大幅减税会削减国家税收收入,与此同时却要提高最低养老金标准,就必定会增加国家支出。如此,本身就负债累累的国家养老金账户必定雪上加霜,更不用说法国公共债务规模快达到近3万亿欧元。

 

对决:法国的两个未来

马克龙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攻击对手。在法国国营电视2台的采访中,马克龙就指出:“把那些消费税已经很低的商品的附加税彻底取消,这是在把人们当傻子。对于一盒婴儿纸尿裤来说,这就是几分钱的区别。”当然,这样的发言在勒庞看来是一个“富人总统”的典型发言:“(马克龙)不知道数百万法国人在月末就差这么5欧元。”

这样的往来隔空喊话中,牵扯到的并不仅仅是选战,更是法国的未来。尽管勒庞从2017年开始通过“去妖魔化”的策略改善自己在选民中的形象。但这更多是文字游戏和宣传策略,她的纲领仍具有强烈的极右特点。

她提出如果自己胜选将组织全民公决,如果法国人民同意就把“国籍优先(préférence nationale)”的原则的写入宪法来优先保障法国人的权益。这种全民公投的可行性暂且放在一旁,这条法律本身就与目前宪法序言中《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法语: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简称《人权宣言》)规定的平等性原则相冲突。而这样的法律一旦通过则会毫无疑问将歧视系统化、体制化。

这样的提议更是带有愚弄选民的意味所在。根据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判例,宪法委员会(Conseil constitutionnel)有权审查全民公决的内容,而这种与法国宪法原则相悖的修改内容,毫无疑问会被宪法委员会抵制。更不要说,在当前欧盟体系下欧洲人权法院(Cour européenne des droits de l’homme)也会对这种明显具有争议性的法案提出挑战。

而两人在其他方面的分歧更加明显。马克龙希望可以在重启核电站建设的同时不放弃风电以及太阳能发电这种可持续能源发展,勒庞则完全押宝核电,并宣称要把已经建成的风电场拆除。而在环保领域,勒庞一方面表示法国将不会退出《巴黎协定》,但又强调将不会遵守其中的限制和要求,根据法国的实际情况制定转型计划。而在对外政策上两人有更加明显的分歧,相较马克龙亲欧盟的倾向,勒庞则以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作为主要的政策出发点。尽管勒庞自2017年以来放弃了“退出欧盟和欧元区”的表述。然而她提出的重新设立边境以及降低法国对欧盟的经费贡献无法在当前的欧盟框架下实现,如果强制实施将会导致法国在欧盟边缘化乃至于脱欧。而在德法核心这一欧洲“引擎”上,勒庞表示这一架构限制了法国的发展,将会退出与德国的合约,并且将不再支持德国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在范围更广的国际问题上,勒庞强调将退出北约联合部队司令部,以保证法国的独立自主性。这一表态更是已经让美国担忧其胜选前景造成的影响。而在俄乌冲突这一问题上,勒庞主张出于保护法国人购买力的考量而撤销对俄罗斯制裁,并在冲突结束后与俄罗斯展开有关欧洲安全问题的谈判。如果她胜选,影响到的将不仅仅是法国的外交政策,将会有可能引领整个欧洲的政策走向。

辩论:唯一的交锋

勒庞和马克龙在竞选纲领上的针锋相对终于在4月20日的电视辩论中得到了最终体现。由于马克龙在宣布参选之初就宣布自己将遵照之前的惯例,在第一轮投票前不与其他候选人进行电视辩论,这场在两轮投票之间的电视辩论也成了此次总统选举中唯一的一场直接对决。这也是马克龙和勒庞两人第二次在这一场合交锋,上一次是在2017年大选的时候。只不过5年前那次辩论是马克龙“独角秀”和“授课”。而勒庞虽然抱着厚厚的材料上台却仍在辩论中频频出现基础性错误。

相比较于马克龙的信心满满,勒庞抱着厚厚的材料上台。尽管有这些提前准备的材料支持,但在辩论中她仍然频频出现基础性错误。勒庞不停打断马克龙的阐述,攻击他的纲领,却又缺乏实质有建设性的提议。而勒庞夸张的肢体动作以及狂妄的笑声则满足了法国人的搞笑趣味,将她的动作做成动图传播。就连她自己事后都承认:“这场辩论是她的败笔之一”。

frc ed8685a5d038dec364fb9b0c5221db7e

当地时间2022年4月20日,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电视辩论举行,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极右翼党派“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参加电视辩论。

对于勒庞来说,今年这场辩论的意义除了说服选民之外,更是洗刷前耻之举。她在辩论前48小时就消失在了媒体中,闭关准备这次对决。而被斡旋俄乌冲突占满日程的马克龙一直缺乏与其他候选人正面交锋,在褪去总统光环后重新全身心竞选连任的他,更需要通过这次辩论来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支持基础,为自己有可能到来的第二任期积累更多人气,为自己施政并且推行进一步的改革奠定基础。

这场辩论中的每个细节都在考虑之中。双方的竞选团队主持人的选择,到两位候选人的位置,从主题的顺序,在到两位候选人发言的先后,甚至是播出时电视画面中出现的的在对方发言时反应聆听的画面都被一一敲定。甚至在双方反复僵持的问题上,在咨询过法国公共视听和数字媒体管理署(Autorité publique française de régulation de la communication audiovisuelle et numérique)后采用的抽签的方式最终一锤定音。而勒庞更是在辩论前48小时就消失在了媒体中,闭关准备这次对决。由此,足以可见双方对这次电视辩论的重视程度。

时隔五年,马克龙在这次交锋中又占了上风。他始终从勒庞竞选纲领的可行性和连续性下手,强调勒庞的提议看似美好,但在缺少明确资金来源的情况下不过是“画饼”,并指出勒庞主张的前后矛盾——她一边号召降低燃料消费税来保证法国人能够开车出行,一边又强调将加强减排力度保证能够法国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与五年前不同,此次勒庞更加专注与阐述自己的施政纲领,而在有关社会、年轻人帮扶以及医院等问题上指责马克龙首个任期没有实现当年的竞选承诺,并且由于他过度自由化的经济政策进一步降低了社会福利标准,让一部分法国人的生活更加困难。

M6 Image1

左侧 法国周刊《自由射手》,标题为“10个抵制马琳娜·勒庞的原因”,

右侧为马克龙的竞选传单,标题为“10个投票给艾玛纽尔·马克龙的理由”。

(作者供图)

 

 

悬念:花落谁家

马克龙获得了诸多止步于第一轮投票的候选人的支持,也获得了诸如共和党籍前总统萨科齐( Nicolas Sarkozy)、社会党籍前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以及社会党籍前总理若斯潘的明确支持。然而,这些支持背后究竟有多少人会去投票给马克龙呢?

时过境迁,抵御极右势力的“共和阵线”早已不像以前那样牢固。同样跻身共和党党内初选第二轮的共和党籍国民议会议员艾力克·裘蒂(Eric Ciotti)表示自己在第二轮中不会把票投给马克龙,也不会向选民就第二轮投票提出任何建议。而根据一份民调显示,在第一轮投票中支持梅朗雄的选民有44%会在第二轮投票中弃权,另有23%的人会投给勒庞,只有33%的选民会投给马克龙。

马克龙在第一轮投票后表态,他在第二轮投票中采取的策略应为“创造最大公约数”,尽可能团结一切进步力量抵制极右阵营。可以肯定的是,以当前法国的民意,同时照顾到左翼和右翼选民并不容易,但如果这一策略能奏效,无疑会为马克龙第二任期推行更加大胆的改革奠定更广泛的民意基础,凝聚最大共识。而勒庞选择“团结一切反对马克龙的力量”则意味她将选择更加“激进”的道路,将自己第二轮投票的重点放在批评马克龙的纲领以及其第一任期内政绩上。

4月24日的第二轮投票即将开始,能改变双方力量对比的时间所剩无几,孰胜孰败,仍是变数。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