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正常化、民众分裂,马克龙虽然胜选却难有“好日子过”

Matthieu 1800 x 600 px

选举赢了,然后呢?

当地时间4月25日凌晨,法国内政部公布2022年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结果,现任总统马克龙以58.54%的得票率赢得大选,赢得了连任,成为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2002年修改宪法确认总统五年任期以来,第一位获得成功连任的总统。

M7a

数字不会说谎,但是却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办法。一边,在所有谋求连任的总统中,马克龙在第二轮投票中的得票率仅次于2002年大选时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 82%的成绩;另一边,极右候选人玛丽娜·勒庞( Marine Le Pen)凭借41.46%的得票率取得了2002年极右党派进入第二轮总统选举后的最好成绩;最后,在第一轮抱憾出局的极左候选人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则引用此次第二轮投票中高达28%的弃权率为论据,形容马克龙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选出的合法性最低的总统。”

“在第一轮我们做选择,在第二轮我们做排除。”这句法国评论人士常用来描述选民投票逻辑的话兴许在当前法国政坛还能派上用场。勒庞在辩论中暴露出缺乏经验和能力,她一旦胜选将会挑战欧盟官僚机构,造成“事实脱欧 ”的大胆实验。相较之下,马克龙在第一任期内展现出的能力,以及在面对连续不断的危机所展示出的魄力,成为了选民在第二轮排除勒庞的关键。

据法国著名民调机构Ipsos-Sopra Steria 4月20日公布的一份民调,在第二轮中选择马克龙的选民有36%主要是因为其在任内的表现所产生的信任,另有39%的选民则仍旧出于对极右掌权的恐惧,在“共和阵线”模式(编注:即在第二轮投票中各派政治势力联合起来抵制极右候选人)驱使下选择马克龙。仅有25%的选民选择马克龙是出于信服他的竞选纲领和提议,与之相对,在勒庞的选民中,这一原因占比高达42%。

这意味着2017年宣布参选时凭借“既不左也不右”为自己纲领在法国政坛崛起的马克龙逐渐丢失了自己的“突破性”。在此次竞选纲领中,有些内容是2017年参选时提出但后来没有实现的承诺,有一部分则来自传统右派。五年后,当年突破性候选人马克龙逐渐选择了“继续性”。

此次选举中,极右和极左的突破导致法国政坛重组,以及传统左、右政党社会党和共和党失利,更在某种程度上将马克龙及其党派夹在法国政坛中间。马克龙在第一轮投票中凭借偏右的经济和安全政策吸引右派选民投票,在两轮之间为获得梅郎雄选民的支持来巩固自己优势,马克龙又着重强调有关社会保障以及环保政策,执政五年后,马克龙终于完成了某种程度的“建制化” , 泯然众人矣。

M7b

极右正常化

在第一轮中就被淘汰的极右政论家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在勒庞宣布败选后挖苦道:“这已经是第八次以勒庞命名的失败了。”暗指女承父业的勒庞家族尽管多次尝试竞选总统却一直未能如愿。这已经是玛丽娜·勒庞第三次参选总统了,尽管仍旧未能成功,但此次的进步却足以让在政治光谱上同属极右的泽穆尔羡慕。

此次勒庞在第二轮投票中的得票率相较于五年前上升了7个百分点,在地区上,2017年勒庞仅在位于法国北部“铁锈带”自己选区附近的两个省拿到了大选多数票,而这次她在三十多个省赢过了马克龙,更在法属圭亚那和马提尼克翻盘,取得了超过60%的选票。尽管马克龙仍旧赢了勒庞,但需要承认,2002年极右候选人第一次进入第二轮投票时法国各政治势力“同仇敌忾”的场景,以后兴许再也看不见了。

这位“利用人们恐惧”觊觎共和国至尊权力的女候选人利用“去妖魔化政策”让极右势力在法国政坛进一步正常化。她的父亲让-马力·勒庞( Jean-Marie Le Pen)这样评价这个女儿:“即使什么都不做,她很受人欢迎。”

勒庞将这次投票结果称作一个“亮眼的成功”。在初步结果公布后,她对自己支持者的讲话中没有共和国传统中对获胜者的祝福,也没有任何对共和国前景展望以及对法国人的安抚,有的只是批评马克龙在竞选中对她和对她党派的“再妖魔化策略”。

而在巴黎市埃菲尔铁塔下的战神广场,马克龙在胜选演讲中仍旧表示了自己对勒庞的“尊重”,还制止自己的支持者对勒庞发出嘘声。他进一步表示:“我是所有法国人的总统。”

 

新任期,新方法

作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要面对的困难和阻力也更多。在2017年的胜选讲话中,他承诺“将会让法国人再也没有理由选择极右”。但五年过后,这一承诺不仅没有实现,勒庞的得票率却稳步提升。就他自己来说,此次58.54%的得票率虽然相较于他的前任们并不逊色,甚至有所超越。但和他在2017年第二轮投票中66.10%的得票率相比,这一趋势不仅体现出极右势力进一步发展,更意味着他下一任期的“操作空间”将会进一步受限,而这正是他进一步改造法国,推进往往不受欢迎的改革所必不可少的。前人的教训历历在目:2002年,希拉克在击败极右后受限于政治局势,在第二任期的五年中内未能有明显的突破和建树。

而这次大选马克龙被俄乌冲突引发的危机缠身,未能对竞选投入很大精力,这导致很大程度上他的竞选未能产生足够影响。本应该利用总统大选为契机进一步巩固民意基础,团结民众来为下一任期打下基础的意图也随之失败。无法指望借力由选举产生的“顺利时期”(état de grâce ,意为广受民众拥戴的顺畅时期,往往有利于推行改革),在第二任期开始之初他要面对的就是反对派的声讨,以及本已经就无比分裂的法国民众。

为此马克龙在两轮投票间就提到自己将采用“新方法”治理国家,这正好也符合他提到的将会把为了平息“黄背心危机”而设立的“大辩论”机制常态化。根据目前透露的消息,马克龙将在夏天之前首先推出更多措施保障购买力,至于会涉及到更多人利益以及面临更多阻力的退休改革,马克龙本人倾向于在今年秋季开启。

在人事方面,目前担任总理的让·卡斯泰(Jean Castex)将会根据共和国的传统在下周提出政府总辞,以便于组建新的政府班子。根据他本人意愿,卡斯泰将不再担任总理,但仍有可能留在政府担任其他职务。目前担任劳工部长的伊丽莎白·鲍尔娜(Elisabeth Borne)和农业部部长的朱利安·德诺曼迪(Julien Denormandie)凭借丰富经验以及对政府运作机制的熟悉度是目前比较热门的总理人选。

同时,由于不涉及权力交接,马克龙此次仅会在4月底于爱丽舍宫举行简单的仪式并发表讲话来显示新任期。而之后他将前往凯旋门,向无名烈士墓致敬,并随后前往柏林与德国总理朔尔茨会面。

欧洲时刻

马克龙胜选更是让欧洲人松了一口气,这在当前欧洲门口正在发生战争的背景下更加重要。第二轮投票前的4月21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以及葡萄牙总理科斯塔联合在法国全国性报纸《世界报》上发表了署名文章为马克龙拉票,强调“法国人在大选第二轮投票中面临的选择不仅对法国而且对我们每个处在欧洲的人都无比重要。”

尽管勒庞在此次大选中放弃了有关退出欧盟以及退出欧元区的表述,但不管是通过降低法国对欧盟的贡献来节省开支还是申根区设置边境管控,都与欧盟一体化趋势相悖。而她所期待的修订法国宪法,确立法国宪法对欧盟法律的优先性更有可能在欧盟中产生更大反应,引起其他国家效仿。而在欧盟一体化的主要推手德法轴心问题上,勒庞将本应是伙伴的德国视作保证法国独立性的障碍,声称胜选后将退出与德国已经签订的各种合作协议,并且放弃对德国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支持。

和2017年的胜选演讲时一样,此次马克龙在入场时的音乐仍旧选择了德国音乐家贝多芬谱曲的《欢乐颂》,这一旋律也是欧盟盟歌。毫无疑问,马克龙不仅是欧盟一体化的倡导者更是践行者。正是他的倡导和积极斡旋才有了在疫情后欧盟宣布发行共同债权为各国复苏提供资金。而作为2022年上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更是在当前的欧盟日程中有着重要作用。在即将到来的6月,欧盟委员会就将会对乌克兰加入欧盟的申请提供参考意见。

但就在马克龙胜选的那一刻,另外两场战争也打响了:第一场有关6月中旬的立法选举,而第二场则有关2027年的总统大选,谁将继承他的衣钵?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