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宴风波”:法国总统府的国宴到底好不好吃?

 

frc 4afc81bd6fe6e0c4bc02239483c9c5d2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重新发布说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在“法兰西360”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遇到“敏感词”困难。

 

经反复测试验证,发现“敏感词”是“习近平主席”!

 

于是,为了“保密”和避免“敏感”,决定用“TA”替代“习近平主席”…..居然(暂时)躲过了封锁检查,文章被发布了!

 

然而,好景不长:不到十分钟,公众号的文章即因“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可能存在涉嫌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的表述内容”而“无法查看”….

 

面对这种卡夫卡式的场景,作为“汉语人”,真的不知道到底该哭,还是该笑了!

 

在本站重新发布本文时,决定原样保留“TA”,请读者朋友自行“替代”,并以此提醒我们作为“汉语人”目前所处的悲剧性的语言与社会环境……

 

再次隆重提醒:下文中的“TA”= “习近平主席”!

 

000 diner etat3

 

 

[本文首次发布于2020年8月]

 

这几天好像大家都在谈吃的事情,从“10个客人只能点9个菜”的吃饭新规,到“一个人上馆子究竟能点几道菜”的恐慌焦虑,涉及的大抵都是“老百姓”和“家常菜”的关系问题。

 

也有“奢”谈大多数人都肯定吃不上的“高大上”菜肴的,比如那篇“什么叫国宴”的图文并茂的文章,里边有的菜(比如“狮子头”)还真是能把人馋得口水直流……

 

于是便想起了法国总统府的一桩陈年旧案,一次绝大多数国人恐怕从未听闻过的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欢迎TA(*)的“国宴风波”,两相对照,颇觉好玩,索性写下来,凑个热闹,顺便也来看看法国人的“丑闻”到底长什么模样……

 

那是2014年的事。

 

亚洲某国领导人第一次以国家元首身份访问法国,于325日抵达里昂,过了一夜后于第二天来到巴黎。

 

2014326日星期三晚上,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按外国元首国事访问的最高礼节在爱丽舍宫举行国宴,招待到访的TA。当晚宴会细节暂时按下不表。

 

紧接着第二天中午,法国时任总理埃罗(Ayrault)又在总理府马蒂尼翁宫(Matignon)宴请TA一行。双方相互致礼,气氛亲切友好,不一时便酒醉饭饱,该握的手都握了,该签的合同也都签了(据说高达180亿欧元)TA一行遂结束紧张行程,带着“圆满成功”的喜悦打道回府……

 

 

frc aa300705384be170fc57a0a497ab949e

 

 

爱丽舍宫“国宴”大厅

 

(图片版权:董强教授)

 

 

可这边厢,法国政府却是后院燃起了大火!

 

这起因是因为有人“吐槽”总统府宴请TA的国宴“dégueulasse/令人反胃”,被媒体爆料,一时闹得不可开交,引发了一场差点酿成严重外交事件的“危机”……

 

事情是这样的,2014327日中午,总理府宴会散场,埃罗总理和夫人、外交部长罗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外贸部长妮柯尔·布里克(Nicole Bricq)和时任法国驻X大使白琳(Sylvie Bermann)等法方官员刚目送TA一行的座车离开总理府院子,外贸部长布里克便立即在总理府台阶上与总理夫人布丽姬特·埃罗(Brigitte Ayrault)攀谈起来。

 

 

frc 225bd739c93df36efc516783c04a0b1b

 

埃罗总理和夫人布丽姬特·埃罗(Brigitte Ayrault)、外交部长罗朗·法比尤斯(LaurentFabius)、外贸部长妮柯尔·布里克(Nicole Bricq)

和前法国驻华大使白琳(SylvieBermann)在总理府台阶上

 

(图片版权:来自网络)

 

可能是为了讨好总理夫人,她首先夸奖总理府“没有话说(La Maison Matignon, il y a pas photo)”,接着便开始吐槽总统府,说前一天晚上总统府为TA举行的国宴“Dégueulasse(令人反胃、令人厌恶、呕吐的)”,她的原话是:“A l’Elysée,non, c’était dégueulasse, il faut le dire/爱丽舍宫可不这样,它让人想呕吐,应该这么说”。

 

哪知道,女外贸部长向总理夫人的这番献殷勤表达,被当时还在一旁的BFMTV电视台记者的话筒全部录了下来,并很快在电视台曝光……

 

这效果简直如同一颗炸弹爆炸!

 

这还了得?奥朗德总统招待TA的国宴“令人反胃”?而且这话还不是出于普通市井之民之口,而是堂堂外贸部长人证俱全的视频录像!

 

这可不是一般的闹着玩啊!奥朗德总统、爱丽舍宫主厨纪尧姆·戈梅兹的脸该往哪儿搁?法国“国粹”美食和“法式生活艺术”的声名如何弥补?……而这一切又该如何向TA和X方贵宾解释收场?

 

一时间,被媒体喧嚣吵醒的法国人民也都疑虑满腔,好奇心突发,非常想弄清楚TA到底在爱丽舍宫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是否真的受了什么虐待,以至于连自己的外贸部长都忍无可忍,觉得“dégueulasse”?

 

 

frc f74396892748cf888f7dfbb589437313

 

 

爱丽舍宫“国宴”的菜单

 

(图片版权:董强教授)

 

 

 

怎么办呢?

 

……菜单!先看看菜单,幸亏有宴会菜单可以拿来作证!

 

费加罗报(Le Figaro)一马当先,立刻从总统府拿到那份宴请TA的“令人反胃”的国宴菜单,把它公诸于众;

 

真相终于大白!原来,TA那天晚上吃的是:

 

—头道前菜:Gourmandise de foie gras truffé/百吃不厌松露肥肝,配1997年的Châteaud’Yquem/滴金酒庄;这没心没肝的费加罗报记者居然在文章中还加括弧注明: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评分96分,公开售价220欧元一瓶!

 

—主菜:Volaille landaise rôtie,viennoise de champignons et moelleux de pommes de terre forestière/朗德烧鸡配维也纳式蘑菇、柔软森林土豆;喝的是1999年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菲酒庄(帕克评分95,公开售价每瓶460欧元)

 

奶酪与甜品:Plateau de fromages & Nuancechocolat et caramel, glace acidulée/奶酪拼盘及焦糖巧克力、微酸味冰淇淋;

 

奥朗德前总统那天招待TA用的是2005年的Deutz年份香槟酒(champagne Deutz millésime 2005)……

 

面对媒体报道和舆论压力,总统办公厅主任火速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处理危机;总统府主厨纪尧姆·戈梅兹(Guillaume Gomez)提出辞职,被奥朗德总统一口拒绝。外贸部长布里克见事不妙,遂于2014328日星期五一大早亲自打电话给戈梅兹,对前一天的不当言论向他表示道歉;戈梅兹断然拒绝接受外贸部长的道歉;总统办公厅主任不得不亲自到爱丽舍宫厨房,向主厨和全体工作人员表达奥朗德总统对他们的完全信任…..

 

用法国最独立、最有幽默感的周报绑鸭报(Le Canard enchaîné)对这一事件高度深刻的概括来说,便是“La cuisine est dégueulasse,mais la soupe est bonne/厨艺虽然令人生厌,可汤还是好喝的”……

 

 

frc 722d9bdda7d3acbecd4e63bfbfde68ac

 

前总理埃罗夫人在国宴上

(图片版权:董强教授)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招待TA的这一“国宴风波”虽然最终只是一件法国的“内交事件”,而且在发酵几天之后便渐渐平息,并被很快遗忘;但在事过6年之后的今天回想起来,有两个问题却还依然难以释怀。

 

第一个问题是:法国总统府的国宴到底好不好吃?

 

2014年“国宴风波”发生之时,特别是当费加罗报公布了招待TA国宴的菜单之后,从许多法国网民在各大法国媒体网站留下的评论来看,外贸部长布里克说总统府国宴“dégueulasse/令人反胃”可谓是触犯众怒,不仅得罪了整个美食界,而且套用一句某国官方时尚用语的说法—也显然“伤害了许多普通法国人的心”,所以,女外贸部长一时成了众矢之的,批评、指责、嘲讽、辱骂之声如潮水般涌出,有说她“忘本”、“脱离实际”的,有影射说她像当年惊讶“何不食肉糜”的王后的,有嘲笑她是“鱼子酱左派(gauche caviar)”的,也有请她去他们街区的“食堂”尝一尝的,而其中一条我认为最牛、最精彩、最实际—也可能会最得“贝丹德梭X国”庄总青睐的—评语是这么说的:

 

“看这菜单,即使厨子不小心把这几道菜全部都做砸了,能喝上几杯1997年的Château d’Yquem/滴金酒庄和1999年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菲酒庄,也够值的了,可以心满意足了,哪会惨到Dégueulasse的份上!”

 

 

frc 3b96630ceddeef3a9f99a959b17cb3df

 

 

当然,这些网民的绝大多数肯定没有吃过国宴,恐怕多少都有点“吃不到葡萄,就想象那葡萄特别甜”的心态;他们对外贸部长公然“污蔑”国宴表示愤怒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实际上还是回答不了“法国总统府国宴到底好不好吃”这一问题。

 

“无巧不成书”:我正好有一位老朋友,是奥朗德欢迎TA这场国宴的嘉宾之一;他叫董强,是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教授,中国傅雷文学翻译出版奖组委会主席;他不仅出席了这次宴会,而且“由于其对法X交流作出的重要贡献”而被当时的法国总统府特地安排在离主桌奥朗德总统和TA最近的第2桌,和埃罗总理夫妇、X国驻法大使同桌,左右邻座分别是埃罗总理的夫人布丽姬特·埃罗(那场即将到来的“国宴风波”某种意义上的“被动”主角)和曾经在历届社会党政府中担任过欧洲事务部长、司法部长和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等要职的艾丽莎贝特·基古(Elisabeth Guigou)女士;数小时后将在总理府台阶上亲身见证经历“辱骂国宴”场面的法国驻X大使白琳女士也在同一桌上。

 

 

frc 19a320d81ef211d6a61f332513ee4a00

 

法国前司法部长、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

艾丽莎贝特·基古(Elisabeth Guigou)女士在国宴上

(图片版权:董强教授)

 

于是,为了弄清楚这法国的“国宴”到底好不好吃,我便特地请教董教授,请他用尽全力回忆一下当年的国宴口味,告诉我到底是不是像外贸部长所说的那么“dégueulasse/令人反胃”。董教授很快回复,还给我发来了几张那天“国宴”的现场照片。而他对国宴菜品评价的答复却让我很受启发,而且对理解或解释下面第二个问题—即:“外贸部长为什么如此评论总统府国宴”—提供了另一把“钥匙”。

 

董教授的大意是说,在这种场合,对一般受邀的宾客来说,对那种“巨人满座”和富丽堂皇、觥筹交错的气势的感受往往更甚于对菜肴美味的感觉。我立即明白董老师的意思。这是一种只有亲历过现场、吃过国宴的人才能作出的一种理性和人性的评判。

 

董老师的回复,使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光听那些偶尔受邀吃一场国宴的人的意见,其实也不完全能够回答“国宴好不好吃”这一问题……

 

无奈之下,只好“旁敲侧击”,用法国人评价美食的两个元素—厨师和价格—来对“国宴”的好吃程度做一个大致的“定位”了。

 

法国人在吃的方面有严重的“大厨”崇拜情结,有时甚至都有“凡大厨必信”的迷信趋势,这就使得“大厨”在法国受万众追捧,其地位远远高于许多其它职业,大概只有“艺术大师”可以和“大厨”作一攀比。所以,这里先说几句爱丽舍宫现任“主厨”纪尧姆·戈梅兹(Guillaume Gomez)的故事。

 

 

frc 699eb93e9fd335fbc2d06bfcc2681bd6

 

法国总统府厨师长纪尧姆·戈梅兹(Guillaume Gomez)

(图片版权:来自网络)

 

 

戈梅兹今年才42岁,但已经在爱丽舍宫工作了20年;现有推特(Twitter)粉丝235500人。戈梅兹是一位天才大厨,200425岁时,获得“法兰西最佳工匠(meilleur ouvrier de France)”称号,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得这一荣誉的厨师。1997年进总统府厨房迄今,已经历了希拉克、萨尔柯奇、奥朗德和马克龙四任总统,于2013年成为总统府厨师长。

 

20125月,即将离任的萨尔柯奇总统亲自授予戈梅兹“国家功绩勋章(Ordre national du Mérite)”骑士级勋章,并在致辞中说:“您可能不知道外国元首们是如何向我赞美爱丽舍宫的厨艺的;(……)您无法想象您对法国的形象有多么重要;(……)我曾经与世界上最强的团队一起工作,而您则是法兰西的永久值班人”( « Si vous saviez ce que les chefs d’État étrangers me disaient de la cuisine de l’Élysée. […] Vous n’imaginez pas combien vous comptez pour l’image de la France. (…) J’ai travaillé avec la meilleure équipe du monde. Vous êtes la permanence de la France »)

 

另外据说德国总理默克尔也特别喜欢吃戈梅兹的菜,多次派她的厨师长来爱丽舍宫“进修”,让戈梅兹传授厨艺。

 

因此,可以说,戈梅兹虽然不是“米其林”星级厨师,但他在法国美食界的地位恐怕不会低于628位星级厨师,而且,如他所说的,只要他自己愿意离开总统府,立即获得几颗“星”,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因此,从厨师水平来说,大概不应成为“总统府国宴不好吃”的原因。

 

当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戈梅兹的水平再好,假如总统府或者说法国国家“囊中虚空”,没有足够的财政预算,那倒也是可能妨碍大厨发挥才能,影响国宴质量的。

 

近二十多年来,法国的国力和公共财政在不断恶化,政府在各个领域紧缩预算开支,这倒是一个事实。但这还不至于影响到总统府的运作预算,尤其是法国有悠久的“美食外交”传统,不会忍心首先拿法国自认是全世界最好之一的美食和生活艺术领域“开刀”,因为这事关法国的国家形象。

 

具体地说,法国总统府每年的饮食招待预算约440万欧元;主厨戈梅兹手下有25名厨师每年为总统府炮制95000份饭,其中包括国宴和各种正式招待宴席;而法国每年只接待35个国家元首的国事访问,也就每年只举行35次国宴;2014年全年法国只接待了TA、英国女王和瑞典国王夫妇3次国事访问。

 

法国“国宴”的嘉宾人数大约在200300(2014年那次为300),每位客人的预算没有公开的数据,但据法国电视6台“禁区(Zone interdite)”栏目2015426日播出的一个名叫“一次国宴每一位嘉宾的成本是多少?(Combien coûte un dîner d’Etat par invité ?)”的调查,2014122日,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和王后西尔薇雅访问法国时,法国总统府国宴每位宾客的合计成本费用为每人3000欧元;当然这预算包括了所有相关费用,仅宴会的菜肴费用(不含酒水)大约为每人50欧元……

 

为了进行比较,我们可以列举几个法国比较典型的餐饮价格数据;例如:据OpinionWay民调机构2017年的一项调查,法国人每月用于饮食的开支视收入档次在222欧元至539欧元之间,平均为396欧元;2020年餐馆一餐饭的平均价格为15欧元;2019-2020学年大学生餐厅每餐饭的价格是3.30欧元;而作为法国“美食”顶尖的米其林3星餐厅的平均价格大约在80欧元至250欧元(不含酒水),最贵的可以超过400欧元(不含酒水)

 

 

frc dc09a522c2bbb28c957a77c10491dcb2

 

米其林3星餐厅的“氛围”

(图片版权:来自网络)

 

 

从这几个基本数据对比应该可以看出,爱丽舍宫“国宴”从价格上来看,尽管不如“米其林3星”,但是完全超过普通人的消费能力,属于“豪华奢侈”类消费,应该说,除了饮食习惯完全不同之外,对于像外贸部长布里克这样的地道法国人,无论怎么样都不至于难吃到“令人反胃”的地步的……

 

于是,这儿便引出第二个问题:前外贸部长布里克到底为什么要如此贬低总统府的“国宴”呢?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一个身居政府外贸部长要位的政治人物为什么会如此极端、如此低俗地吐槽象征某种法国文化和生活艺术精神的“法国大菜”?

 

从公布的视频画面看,布里克似乎不应该不知道有电视台和媒体记者在周围;这就使得无论她自己本人还是别人都无法以“私下谈话”为由替她作些许辩护;总统府主厨戈梅兹也正是认为部长的言论不属“私人交谈”性质而拒绝了她的道歉!

 

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可以为外贸部长布里克的这一行为进行某种比较合理的解释呢?

 

以下几点想法也许可以尝试提供一些理解的线索:

 

第一,法国人在作客时有赞扬女主人的习惯;布里克那天可能是过于陷入了私人社交的幻境,以为应该像夸家庭主妇那样来猛夸一下总理夫人,而且采用的也是那种“长舌妇(commérage)”的办法,通过贬总统府来拔高总理府,本来就有点“挑拨离间”的嫌疑;但终因在“拍”的过程中“用力过猛”,造成了不可收拾的“丑闻”;

 

frc d1c3a413f226e0b11a4ad4925f1f8efc

 

法国前外贸部长妮柯尔·布里克(Nicole Bricq)

(图片版权:来自网络)

 

 

第二,按照董老师给予的启示,也许可以把布里克部长归为那种“国宴”(或类似的奢华宴席)吃得多了的人,她的参照可能都是“米其林”3星,所以才敢于出口不逊,把“国宴”贬得一钱不值;

 

第三,本质上可能是欺负奥朗德“单身总统”;因为2014年年初,正是奥朗德总统骑摩托私自出宫幽会新女友于莉·加耶(Julie Gayet)的绯闻被记者曝光,前女友瓦莱莉·特里耶维勒(Valérie Trierweiler)和他分手刚搬出爱丽舍宫不久TA3月份访问法国时,奥朗德总统正处于女友交替的情感危机时期,爱丽舍宫没有女主人,就跟家里没有堂客一样,所以,布里克部长可能是抓住了奥朗德总统的这一“软肋”,趁机攻击没有女主人打理的爱丽舍宫,连国宴都办得一塌糊涂……

 

 

frc 139392bf61be3751494b5dc19393cac5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骑摩托幽会女友“绯闻”曝光

(图片版权:来自网络)

 

 

第四,也有某些法国政论家认为,前外贸部长布里克是故意制造事端,试图借机退出内阁,返回议会当议员,以竞争社会党议员团主席一职;因为,在TA抵达法国的前两天,也即2014323日,法国举行市镇议会换届选举,在第一轮投票中,奥朗德的社会党便遭惨败,所以,当时的法国政府内阁正处于“摇摇欲坠”状态之中,开始人心涣散,有作鸟兽散的迹象;因此有人怀疑布里克敢如此明目张胆、直言不讳地“侮辱”总统府的“国宴”,是因为知道政府改组在即,她自己的去心已定,或者她已经觉察到已不可能留任下一届内阁…..

 

果然不出所料:在布里克大骂总统府国宴“dégueulasse/令人反胃”4天之后—也即TA离开法国的第3天,2014331日,埃罗政府内阁总辞,奥朗德任命瓦尔斯(Vals)为新总理,并责成他组建新内阁。

 

前外贸部长布里克当然没有进入新一届法国政府……

 

值得在此说明的是,布里克女士此后的命运并不顺畅,甚至有点悲剧:20145月,她重返参议院担任参议员;2016年起,她公开疏离社会党,并属于最早宣布支持马克龙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的社会党人之一……

 

201786日,布里克女士因家庭事故从他哥哥家的楼梯上不小心跌倒,送医院抢救医治无效而死亡;终年70岁。

 

2014年她掀起的那场“国宴风波”从此成了她终身的“政绩”,也成了法国总统府历史和法国美食史上一个永远无解的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83e5f7bc791b0fa00e0ca6d3cc4acab

 

frc f35487c9bf6401fb9decb0796593e03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