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真的没有“石头”了么?

法国2019年出生的364 924名婴儿中,叫“Pierre/石头/皮埃尔的只有465人,只占当年新生婴儿总数的0.1% ;据统计,法国现在取名石头/皮埃尔的新生婴儿人数已只是30年前的九分之一 …..

 

难怪蒙贝利埃郊区的一位妇女前几天对到访的马克龙说:她8岁的儿子问她叫石头/皮埃尔的人在现实中是否存在 ?

 

由此引来马克龙的一脸惊讶和法国各路媒体的一阵躁动……

 

 

frc 3404ceeec08085daf85207e8069ec83d

 

 

作者 |柳庄人|©法兰西360

 

 

标题是偷懒的写法。

 

完整确切的表达法应该是:法国真的没有“Pierre/石头/皮埃尔”了么?

 

法语的“Pierre”,既可作“石头”解,又可以是人名,中文一般译作“皮埃尔”,是一个象“杜邦”、“弗朗索瓦”或“路易”那样常见的男性名字。

 

所以,一般来说,无论是“石头”还是“皮埃尔”,作为普通的事物和人,都不会太惹人关注的。

 

可是,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下把“Pierre/石头/皮埃尔”推到了法国新闻与舆论的漩涡中心,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frc 19efc4a047407a6b07292cb086840ac3

奈伊玛·阿马杜(Naima Amadou)女士

向马克龙叙述她儿子怀疑皮埃尔是否存在

 (图片来自网络)

事情是这样的:2021419日,马克龙总统就治安主题赴法国南部蒙贝利埃市(Montpellier)考察;在他视察西北郊一个叫“默松(Mosson)”的“敏感(指社会问题严重的贫困)街区”时,与当地居民进行了交流,听取居民的抱怨和意见。这时,一位名叫奈伊玛·阿马杜(Naima Amadou)的妇女,也是该街区委员会(Comité de quartier)的成员,对马克龙说:“我今年八岁的儿子问我‘皮埃尔(Pierre)’这个名字是真的存在的,还是只有书本里才有的?瞧这街区缺少族群混合(mixité)已到了这一地步。我告诉我儿子,名叫皮埃尔的人是存在的”;在法国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上不胫而走的这一视频的画面中,人们可以看到马克龙在倾听奈伊玛·阿马杜讲述时,神情专注、凝重,眼光里露出些许惊讶……

 

八岁小孩怀疑“皮埃尔”这一曾象“李”“王”或“陈”大姓一样普及的名字在现实中是否存在,它象一颗流弹,在一年来一直被新冠疫情独自霸占的法国媒体忽然触发一阵不小的骚动,也在政界引起了又一番关于社会分化、人群隔离的唏嘘感叹,其中也不乏趁机又牵扯出一些与移民、宗教和法国社会“伊斯兰化”相关的极右或阴谋论色彩的陈词滥调……

 

 

frc 7a2da3570e2fa86f23d6226978015579

 

奈伊玛·阿马杜(Naima Amadou)女士

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

 (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上,那位八岁小孩对“Pierre/石头/皮埃尔”的怀疑反映的可能首先是法国人在取名方面喜好和风尚的自然演变,因为每一时代都有不同的“流行”走红的名字。

 

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网站2021422日发表了一篇署名玛丽列艾维娜·米夏利克(Marie-Liévine Michalik)的文章,对“皮埃尔”这一名字是否在法国新生婴儿中消失以及近几年最走红的婴儿名字作了调查,对于回答八岁小孩的疑问不无启迪意义。

 

根据文章作者的调查,想知道那位八岁小孩生活的蒙贝利埃市郊区街区最流行的名字资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法国国立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关于新生婴儿的户籍统计资料是以省为单位编制的。

 

奈伊玛·阿马杜的儿子在儿童读物中遇到过名叫“皮埃尔”的英雄,但在实际生活中从未遇见过叫“皮埃尔”的真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frc 21fd13b254376b5819f1b6fc148f17dc

 

因为“皮埃尔”虽然曾一度是法国男性儿童中继“让(Jean)”之后排名第二的“时尚”名字,但最近几十年来,名叫“皮埃尔”的新生婴儿则愈来愈少,尤其是蒙贝利埃市所在的艾罗省(Hérault);例如,在该省2019年出生的婴儿中,取名叫“皮埃尔”的只有8人。

 

而在法国全国2019364 924名新生婴儿中,叫“皮埃尔”的总共也只有465人,只占当年新生婴儿总数的0.1%。据统计,法国现在取名“皮埃尔”的新生婴儿人数已只是30年前的九分之一 …..

 

那么,法国今天哪些名字(prénoms)最“潮”最走俏呢?

 

先来看看奈伊玛·阿马杜的儿子所在的蒙贝利埃市的情况:2019年,新生男婴儿中起名叫Léo(莱欧)”的最多,其次分别是:“Gabriel(加布里埃尔)”、“Raphaël(拉斐尔)”、“Adam(亚当)”和“Hugo(雨果)”;最近10年来,蒙贝利埃市人对男孩名字的偏爱趣味发生了明显的演变,某些象“Lucas(吕卡)”、“Louis(路易)”、“Clément(克莱芒)”和“Nathan(纳当)”这样曾风靡一时的名字已渐渐消失,起而代之的流行名字是“Amir(亚米尔)”、“Mohamed(默哈麦德)”、“Maël(马埃尔)”和“Noah(诺阿)”。

 

frc 43e46c0c0fc2c3048ac19abca3bac3cb

 

艾罗省的整个取名演变趋势也和蒙贝利埃市的情况相吻合;例如,2019年艾罗省全省新增婴儿共计12488名,其中叫“Léo(莱欧)”的最多,共92人,其次依次分别为:

Raphaël(拉斐尔)”、“Gabriel(加布里埃尔)”、“Arthur(阿尔杜尔)”、“Jules(于勒)”、“Adam(亚当)”、“Lucas(吕卡)”、“Amir(亚米尔)”和“Mohamed(默哈麦德)”;

 

法国全国的最新取名趋势又是如何呢?据统计,获得男孩名字前三名的,依次分别是“Léo(莱欧)”、“Gabriel(加布里埃尔)”和“Raphaël(拉斐尔)”;紧随其后的分别为:“Adam(亚当)”、“Louis(路易)”、“Hugo(雨果)”、“Jules(于勒)”和“Maël(马埃尔)”。

 

 

frc d9a2f307a8add29e0cb7d67592ce6561

 

但是,人们也可以发现,对新生儿的取名偏好,存在着明显的地方差异;

 

比如,在第29Finistère(费尼斯岱尔),除了不可或缺的“Léo(莱欧)”、“Gabriel(加布里埃尔)”、“Hugo(雨果)和“Arthur(阿尔杜尔)”外,进入“十强”最前两名的是“Maël(马埃尔)”和“Malo(马罗)”;

 

在第64Pyrénées-Atlantiques(大西洋比利牛斯),新生婴儿取名则明显受巴斯克民族(basque)特色的影响,“Sacha(萨夏)”、“Oihan(欧伊汗)”、“Eneko(艾纳戈)”和“Pablo(巴布罗)”是该省最受青睐的名字;

 

而法国这种新生婴儿命名的“地缘差异”最明显的,则莫过于第93Seine-Saint-Denis(塞纳圣德尼)了:在那儿,“Mohamed(默哈麦德)”、“Adam(亚当)”、“Ibrahim(伊布拉希姆)”和“Amir(亚米尔)”这些带有明显族群特征的名字取代了法国人的传统名字;

 

 

frc 92ea818fcaaf52ec2e676b238f14b696

 

从这些新生婴儿名字数据资料可以看出法国某些市镇和街区的外裔居民人口的增长情况;按照法国Ifop(伊福普)民调公司民意部经理、法兰西群岛(L’Archipel français)一书作者Jérôme Fourquet(杰罗姆·福尔凯)的分析,法国至少有一位移民父母的年轻人的比例约占18%左右。

 

这儿值得说明的是,新生婴儿名字的演变一方面反映了法国人对名字选择的喜好随着社会时代的演变而变化,某一个曾经得到青睐的名字逐渐“失宠”甚至“消失”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另一方面,新生婴儿的取名趋势也可以反映某些街区、城市甚至国家人口组成的演变,这也是一个不可否认、也无法掩盖的事实;

 

对人口现实的分析应该多元,但并不一定要落入到“移民”或“伊斯兰祸害”等极端意识形态的巢穴;虽然法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一样,面临严重的社会分裂和移民融入问题,甚至危机,但从整体来说,一个人不等同于他/她的“名字”,即便是名字带有外族色彩,也不应该成为受偏见、歧视或迫害的理由;特别是应当相信法国有能力通过法律,尤其是通过教育的力量,缓和、甚至消解各种族群问题和社会矛盾……

 

 

frc 6127dfe04cb96d34ab30a95af7265f5d

 

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蒙贝利埃奈伊玛·阿马杜女士8岁的儿子的担忧非常可爱;对于这一前几天被某些法国媒体过度解读、过度渲染的“蒙贝利埃皮埃尔事件”,我甚至倾向于认为,它其实预示了法国未来社会年轻一代演变的一个好兆头:因为,这位年仅8岁的孩子不仅牢牢记住了儿童书中的“皮埃尔”的形象和名字,而且还为自己在生活圈中没有遇见过“皮埃尔”而深深担忧!这说明这孩子的心目中不只关心自己或与他可能同一族群的人,而是关注着“他者”、担心着“皮埃尔”的存在……

 

因此,在结束这篇短文之前,很想用一个具体实例来宽慰那位可爱的8岁男孩,并告诉他:“Pierre/石头/皮埃尔”是存在的!

 

因为在我自己身边就有一位活生生的“皮埃尔”。他叫“Pierre YANG”。为节约和简短起见,我也常常叫他“石头”……而这也是为什么我胆敢把本文题目中的“Pierre”简化为中文的“石头”一词:因为在我看来,“Pierre YANG”无疑是“Pierre/石头/皮埃尔”这“三位一体”的最好存在例证。

 

我认识的这位“石头”不仅是著名的翻译家,余华活着、林海音城南旧事等中文名著的法文译者,而且还是少见的能直接用法语写作的华裔法籍作家,出版过一部法文名叫“Démons nocturnes(夜鬼)的小说,显然是一个典型的、活生生的与法国社会融为一体的多语言与多文化人…..

 

 

frc 85a1ad8bf1e395ace55e3feff6b88ece

“石头”的法语小说“夜鬼”

 (图片来自网络)

我甚至想建议朋友“石头”给蒙贝利埃那位怀疑“Pierre/石头/皮埃尔”存在的8岁小朋友写一封信,甚至邀请他来巴黎,让他亲手摸一摸这位长得不象其他法国“皮埃尔”的“石头”,以便使他幼小的心灵尽早感到放心踏实,并能够在某一天自豪地、振聋发聩地对着他母亲和整个街区大喊:

 

“法国有石头,我亲自见过他!(Pierre existe, je l’ai rencontré !)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89960f81faf220a7d513c7a7b971622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info@falanxi360.fr 或 微信号:PietonDeParis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