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奥朗德为什么要降低前总统待遇?

frc f1e44e8da70777c276065edd3b4eae68

 

据法国国家审计法院的报告,维持3位在世“前总统”待遇的每年1030万欧元开支中,最贵的是吉斯卡尔德斯坦,总计390万欧元,其次是萨尔柯齐,总计330万欧元;开支最少的是希拉克,总计240万欧元……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法国今天还有3位在世的前总统。

 

他们分别是:1981年卸任﹑年龄已过90﹑但却还健壮得象条小牛的瓦雷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1995年下台﹑但却从此愈来愈受到法国人“爱戴”的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2012年只当了一届便被选民赶下台﹑但却仍身强力壮﹑野心勃勃并企图“卷土重来”的尼古拉萨尔科奇(Nicolas SARKOZY)

 

3位法国前“国家领导人”离职后的待遇和对纳税人造成的负担,近几年总会时不时地作为时鲜话题“冒”出来,成为法国舆论界一时的关注焦点。

 

前几天(2016105),这一问题再次成为法国媒体的头条新闻。那是因为,很有可能在明年2017年大选后也将成为“前总统”的现任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在法国《政府公告报》(Journal Officiel)上签署颁布了一纸“总统政令(Décret du président)”,对“前总统”离职后的待遇作出了新的规定。

 

frc 31a80facc687cf682547888c01d43201

 

这份“关于对共和国前总统提供人员和物质支持的2016104日第2016-1302号政令”十分简短,一共只有7条,主要内容如下:

 

1条规定:前总统在离职后5年内可以配备7名常务工作人员,其中1名由A+类高级公务员担任的办公室主任﹑3A类公务员级别的工作人员以及2名公务员或由中央政府合同聘用并支付报酬的勤务员;

 

2条规定,超过离职5年后,给前总统配备的常任助手人数减至3人,包括1名办公室主任,1A类公务员助手和1名公职或合同聘用勤务员;

 

3条规定:中央政府为前总统提供配家具和装备并与配置人员相应的办公场所;相关租金﹑杂费负担和办公费用由中央政府承担;

 

根据第4条,如遇前总统参加与其前国家元首身份相关的活动,中央政府可以为前总统本人和他的1名助手负担旅行和招待费用;

 

根据第5条,为前总统提供的人员与物质支持的管理由总理府负责;车辆及司机除外,由内政部按照前总统享受的警卫级别进行安排;

 

6条专门规定,对于2012515日以前就职的前总统–也就是目前已经有“前总统”身份的吉斯卡尔德斯坦﹑希拉克和萨尔柯齐3人–“离职5年内”的5年期限自本政令生效之日起计;

 

最后一条,即第7条,规定了总理﹑经济财政部长和内政部长负责这一政令的具体实施。

 

这一纸“总统令”其实很简单,归结起来无非一个变化,就是:前总统们的待遇不再是终身不变了,而是在离任5年后,配备的助手从7人减少至3人。

 

表面看来,这一变化应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尤其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能带来“节约”也是“不足挂齿”。

 

那么,为什么奥朗德总统非要“小题大做”大动干戈,而且法国媒体也要风风火火地大事渲染报道呢?

 

这儿得先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名叫勒内多齐耶尔(René DOSIERE),是一位亲法国社会党的埃纳省(Aisne)籍国民议会议员,大学教师出身,公共财政管理专家。这位议员套用一个中国说法,可以说是一位总统府开支的“找茬专业户”或者是“反腐专家”!多齐耶尔充分利用议员手里拥有的对政府的质询与监督权,把监督总统府的财政管理当作自己议员的“特殊专业”,专跟总统“过意不去”,而且无论右派还是左派总统,都一视同仁。

 

多齐耶尔曾花了整整5年时间做调查,于2007年发表了一份受到各方专家好评的报告,题为“爱丽舍宫(总统府)隐藏的钱(L’argent caché de l’Elysée)”。他在报告中揭露总统府预算不仅不透明,有许多掩盖实际拨款开支的手法,而且在希拉克任总统期间预算额急剧增长。

 

frc 9bc478bd1ad22d841a6ca8db28990692

 

在萨尔柯齐任总统期间,多齐耶尔议员也屡屡上总统府“找茬”,揭露总统府滥用公币的行为,其中几件事在媒体曝光后,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萨尔柯齐刚入主爱丽舍宫不久,总统府曾给他当时的前妻赛茜莉雅(Cécilia)发了一张总统府的银行信用卡,用于支付购物。此事曝光后,赛茜莉雅很快就还了这张卡。但多齐耶尔还是紧追不舍,在国民议会政府质询时,公开提出了“第一夫人”在总统府体制中的法律“身份地位”问题,要求作出界定和澄清。他还对萨尔柯齐夫妇去美国度假一个星期花费21800多欧元房租提出质疑。

 

2009619日,多齐耶尔又在国民议会公布了他关于总统府开支的新报告,揭露萨尔柯齐上台仅一年时间,从2007年至2008年,总统府预算增加了18.5%,达到1,132亿欧元;同时,他继续提出预算不透明以及预算操作等问题。

 

在多齐耶尔的不懈努力之下,也迫于舆论压力,萨尔柯齐终于在2009年决定改变总统府的预算方式,引入了两大“史无前例”的改革:一是把原来分摊到各部承担的费用都统一集中到总统府的单一总预算中,送交议会审批;二是决定今后总统府每年的开支帐目,都送交国家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进行审计,并公布于众。

 

多年来,多齐耶尔敢于坚持在“太岁头上动土”和“找茬”,终于使法国总统府的预算与开支方式彻底告别了原来的“灰色”操作,确立了透明和完整的预算机制,不仅接受议会和国家审计法院的年度检查,而且还向公民和媒体公布。那是2009年的事。

 

可是,多齐耶尔议员对总统府的“找茬”并没有就此结束。他把眼光转向了前总统们的待遇和中央政府为此而作出的开支。

 

经过调查,他发现:用于维持3位“前总统”待遇的开销非常庞大!据多齐耶尔自己收集和各部门印证核实的数据,法国政府每年花在3位前总统身上的开支总计将近1000万欧元。于是,近几年,他几乎每年都在媒体披露这一信息,以引起公众与舆论的关注。2015127日,他又动用议员对政府的质询权,向政府内政部长就3位前总统的安全警卫费用发出书面质询提问,经过17个月的等待之后,内政部终于给了他答复;多齐耶尔据此得出前总统待遇的每年开支达960万欧元。

 

与此同时,奥朗德总统也曾要求法国国家审计法院首席院长和国家行政法院副院长(实际上就是正院长,因为国家行政法院的正院长名义上由总理兼任)就前总统的待遇问题向他提供一份秘密报告。这份秘密报告在2014年夏天就递交给了奥朗德总统。法国著名媒体Mediapart网站于2016920日公布了这份报告;根据法国国家审计法院的估算,法国每年用于3位前总统各项待遇的总开支为1030万欧元,比多齐耶尔计算的数字还要高!

 

那么,这么一个巨大的开支数额到底包含了哪些项目?每个法国前总统可以享受的具体“优待”究竟又有哪些呢?

 

首先是前总统的报酬;报酬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薪金,约每个月6000欧元,每年毛额薪金65000欧元;第二部分是宪法委员会委员补贴每个月毛额为14400欧元。

 

按照宪法规定,前总统是宪法委员会的当然成员;前总统只要参加宪法委员会的工作,就可以领取这份津贴。但是,在这3位前总统中,目前只有吉斯卡尔德斯坦还在担任宪法委员会委员,希拉克因健康原因已不参加宪法委员会的活动;而萨尔柯齐则因为2012年总统大选时的选举财务账目被宪法委员会判处违规,并因此不能再参加宪法委员会的活动;所以只有吉斯卡尔德斯坦还能享受这份津贴。

 

frc 6d97103a256d6597660ef1f57c385625

 

据法国国家审计法院的计算,3位前总统的“报酬”这项开支总计为367366欧元。

 

第二项是为3位前总统配备的每人7名助手的人事开支总计184万欧元;

 

第三项是所谓的“物质支持”开支,包括每人一处带家具和装备的办公室的租金和杂费﹑车辆﹑每人2条电话线以及办公费用,这一项总计每年912667欧元;

 

第四项是3位前总统的司机费用,每人2名司机,每年的总计开支为376800欧元;

 

第五项,也是数额最大的一项,就是安全警卫费用,3人每年总计6 804331欧元,其中包括驻守警卫费5531331欧元,近身警卫(protection rapprochée)费用1273000欧元。

 

法国前总统的警卫开支之所以如此庞大,是因为除了3位前总统在巴黎的住处需要警卫外,吉斯卡尔德斯坦和希拉克两人在外省各人有一个私人城堡,需要常年由宪兵保卫,吉斯卡尔德斯坦的外省城堡守护开支每年130万欧元,希拉克的私人城堡的守卫开支是每年502407欧元。萨尔柯齐虽然在外省没有需要看守的城堡或房产,但他在巴黎的住宅保卫和近身警卫费是3位前总统中最贵的,高达179万欧元,吉斯卡尔德斯坦其次,113万欧元,希拉克最少,为800756欧元。

 

所以,按照法国国家审计法院的报告,3位在世前总统的待遇开支中,与多齐耶尔的计算结果一样,最贵的是吉斯卡尔德斯坦,为390万欧元,其中警卫开支250万欧元,工作人员开支110万,运作开支30万;其次是萨尔柯齐,总计330万欧元,其中警卫开支180万欧元,工作人员开支120万,运作开支30万欧元;开支最少的是希拉克,总计240万欧元,包括警卫开支130万欧元,工作人员开支90万欧元,运作开支20万欧元。

 

这便是奥朗德总统关于降低前总统“待遇”的“总统令”出笼的背景。

 

如果从节省中央政府开支的角度看,奥朗德总统这项决定的影响的确非常有限,因为这项“总统令”涉及的“待遇降低”,实际上只与每年1030万欧元中的184万欧元配备助手的人事开支中的一部分相关,绝大部分开支,比如报酬和警卫费用等都无法大量压减。

 

frc 141a7e198c33b0c6ec16bbfc181862f3

 

但是,奥朗德的这项决定却具有很大的象征性意义。

 

首先,它结束了原先关于前总统待遇的一个法规性空白。因为在此之前,关于前总统的待遇,法国没有一个正式的法律或条例进行规定;到目前为止3个前总统所享受的“待遇”的依据,是当时的法国总理﹑现任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罗朗法比尤斯(LaurentFABIUS)198518日写给当时已卸任的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一封普通信函;因为当时他还是唯一的“前总统”,所以时任总理只是以书信方式向他罗列了政府应提供给他的各项待遇,没有通过制订正式法规条例的形式。当后来希拉克和萨尔柯齐也先后成为“前总统”的时候,只是参照吉斯卡尔德斯坦的“惯例”予以处理;法国政府事实上还没有考虑到随着参选人年龄愈来愈年轻和人均寿命的增长,未来的在世“前总统”人数有可能愈来愈多;而奥朗德的这一“总统令”恰好填补了这一空白,为未来的–而且第一个“适用”的肯定也是他自己!–“前总统”的待遇定下了一个基本框架。

 

其次,在目前经济不景气,公共开支大规模削减的背景下,对离任5年后的“前总统”的助手班子人员进行削减,符合情理和需要,虽然省钱不多,但也是一种参与节省公共开支的努力,不愧为一个能赢得民心的举措;特别是在有多齐耶尔这样尽职的议员和媒体及舆论的监督压力之下。

 

当然,也有人认为奥朗德此举是一种为明年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作秀”,其目的是讨好选民。

 

关于这一点,值得指出的是,在考虑这一措施的时候,奥朗德开始曾设想这一政令的规定从他自己离任开始生效,也就是说,不准备触动现在这3位“前总统”的既有待遇。但他显然是改变了主意,因为正式颁布的“总统令”规定,从2016105日起至2021104日,现在的3位前总统可享受第1条规定的(也就是现在的)7名助手的待遇;但从2021105日起,假如他们还在世的话,则按第2条规定,只能配备3名助手了。

 

最后,至于奥朗德总统的这一“变招”,到底能否挽救他明年的总统运,使他再推迟5年成为“前总统”?

 

这恐怕还得拭目以待……

 

 

以下为本站广告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