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克龙和政府部长们夏天只“休息”而不“度假”?

法国的度假制度有一个很人性的特点,那就是:它不仅是有一份正常工作的普通百姓都拥有的神圣权利,而且也是总统和政府部长们的权利:无论危机如何深重,公务如何繁忙,八月一到,总统和部长们则都和凡人一样,都有权而且必须享受度假,拖儿带女地奔赴各自的度假地点,进行休整精神营养补充(se ressourcer)” ……

 

frc 4f3394cfcae7b611f78bbd4ce5865af4

 

作者 |柳庄人|© 法兰西360

 

按照夏季法国人只有“七月派/Juillettistes”和“八月派/Aoûtiens”之别而暂无“左派”和“右派”之区分的“分类”标准,马克龙总统和政府部长们明显是属于“八月派/Aoûtiens”。

法国的度假制度有一个很人性的特点,那就是:它不仅是有一份正常工作的普通百姓都拥有的神圣权利,而且也是总统和政府部长们的权利:无论危机如何深重,公务如何繁忙,八月一到,总统和部长们则都和凡人一样,都有权而且必须享受度假,拖儿带女地奔赴各自的度假地点,进行休整精神营养补充(se ressourcer)”

所以,部长们也是可以在日常繁重公务的煎熬中,盼望加入“八月派”,夹在人群中一起出发度假的。

早在一个星期之前,法国政府总秘书处(Secrétariat général du Gouvernement)即以博尔纳总理的名义向各位内阁成员发出了一份“关于暑期政府值班组织(Organisation de la permanence gouvernementale pendant la période des congés d’été)”的通函(Circulaire),对今年政府内阁成员的“度假”事项作了规定;

依照这份“通函”的安排,暑假前的最后一次部长理事会(Conseil des ministres)定在729日星期五,假期后的第一次部长理事会定在824日星期三;

这便意味着,理论上说,今年法国政府内阁成员的假期时间是从81日至823日。

然而,“通函”特别强调:总理要求各部长参加议会讨论直至议会会议期结束。

总理的这一“要求”使得部长们的假期安排大打“折扣”:因为它意味着部长们在87日议会两院结束特殊会期之前,都不能离开巴黎,前往自己选定的度假地;

 

frc ce5af36990f9cb2dace60c579c2e4091

 

当然,这也完全是在情理之中:议会两院目前正在加班加点讨论的是政府希望尽快实施的关于提高民众购买力的法律,对于这样一部事关法国人生计的法律,政府阁员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谁也不敢冒险,在议会两院表决通过之前便公然离开巴黎前去度假,尤其是在目前执政党在国民议会不拥有绝对多数的情况下,更不敢冒这样的天下之大不韪……

所以,无论自己的职掌是否与议会正在讨论的法律草案的主题相关,大概没有一个部长敢在87日议会闭会前离开巴黎……

即便是87日至823日期间可以离开巴黎拖儿带女与家人一起度假时,“通函”还提醒部长们无论身在哪儿,必须作好随时赶回巴黎的准备,以应对处理夏季随时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事件或危机;

从这个角度看,部长们的假期还真是大大有别于普通“八月派”的度假

这差别,如套用一句马克龙总统在2019年夏天所说的话,那就是:部长们只是休息(se reposer)”,而不是度假(être en vacances)”

而“度假”与“休息”最明显的差别则在于“手机”和通讯联络的“状态”。

大凡在法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一旦开启“度假模式”后,一个最重要的举动,是立即彻底“切断”与职业生活相关的一切联系:依照法国法律规定,一个雇员在度假期间,可以不接电话、不收电子邮件、不过问任何与企业或职业相关的事务;

而部长们则恰恰相反,按照马克龙近几年对部长的要求,他们的手机从不远离手头,而且必须永远处于开机状态,随时回应相关事权范围的任何请求……

如若按照这个定义,部长们的确没有“度假”,而更象一个受“Astreinte/强制待命”约束是企业高管或技术主管,虽然可以在某一地点“休息”,但必须随时回应各种请求,并随时紧急返回岗位。

 

frc 1e734aa0d7775e111aa67b89d0addafe

 

 

最早发明部长们只休息(repos)”度假(vacances)”说法的,是萨柯齐(Nicolas Sarkozy)总统。

萨总统当年的原话好像是这么说的:“Les ministres ne prennent pas de vacances, même s’ils peuvent se reposer(部长们即便休息也不放假)”;据说,总统非常在意这一许多人都觉察不到的细微语义差别。

当然,无论是当年萨柯齐,还是今天的马克龙,他们之所以别出心裁、削尖脑袋地强调部长休息度假的差别,那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无法忘怀的共同参照

那是将近20年前的2003年夏天的事。

那一年,法国8月份遭受突如其来的酷暑,其时,政府部长们都早已各奔东西度假去了。

不幸的是,几天之间,巴黎老年人因经不起酷暑折磨而纷纷去世;记者们得知这一异常情况,找到在阿尔卑斯山上避暑的卫生部长;可那迟钝的卫生部长却还舍不得离开度假地,居然按兵不动,还身披长袖波罗衫作很潇洒状地在电视上露脸辟谣,声称局势并不那么严重!

后来经媒体揭露,当人们发现一个夏季死亡老人数都超过了15000人时,政府部长们对这一事件不负责的不作为立即变成了一个巨大丑闻,引起公民的愤怒,以致直到现在还有人不饶恕当时政府官员们的疏忽!

大概是对这一丑闻还心有余悸,也可能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自那以后的历任法国总统每年一到政府夏天度假时节,都会象当年萨柯齐那样,对部长们三令五申,强调暑期只休息放假

而这言下之意就是,部长虽然身处休息状态,但心却必须保持随时机动待命,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得立即赶回巴黎的部机关。

法国政府的官员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是怕一个意想不到的天灾人祸造成人员死亡;所以,他们即便身在海滩或游泳池中,也得紧握手机,做好随时脱下游泳衣套上西装赶回巴黎的准备……;这大概是部长们只休息度假这一常人难以捉摸的区别的由来。

 

frc 63c468f4ce5e670ee6b04bbc0132e4d2

现在,每年夏季一到,在政府开始休息之前,政府总秘书处(Secrétariat général du Gouvernement)都会向每一内阁成员传发一份通函(circulaire)”,提醒部长们应如何安排自己的休息,除了要求安排部办公厅幕僚(cabinet)和高级行政长官的双重值班机制和部长本人保持应急待命随叫随到(rester joignables en permanence)之外,还会根据时事和舆论民情,提出一些相应的规定,例如,今年博尔纳总理对部长的告诫与她的前任菲利普总理和卡斯泰总理一脉相承,即:选择一个与部长责任相兼容的目的地(choisir une destination compatible avec ses responsabilités ministérielles)”

所谓“与部长责任/职务相兼容的目的地”,在这儿可以至少有几个层次的不同解读,首先是地域和实用意义上的,也就是说,部长们选择的度假地哦不,休息地” —不能离巴黎太远,如遇紧急情况,必须能在3个小时之内赶回巴黎;

其次,是提醒部长们要注意影响,不要选择去过于“blingbling/高大上( ?)”或过于遥远或异国情调的地方,以避免给公众造成某种脱离现实的印象;因此,部长们一般都会尽可能留在法国就地休息;即便出国,也不离开欧洲……

当然,法国政府对部长休息地的这一要求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据法国总理府所属的法兰西战略(France Stratégie)”分析研究中心一项研究表明,最近20年来,出门度假的法国人数量不再增加,有近三分之一的15岁以上人群从不度假。

另据民意调查机构每年的调查,约有45%的法国人没有经济能力外出度假,而且,即便是有度假条件的法国人,其中一半以上也只能留在法国国内就地避暑,而且计划在外度假时间也明显缩短。

这些数据,加上法国近几年“黄衫党”和疫情影响以及目前俄乌战争带来的巨大影响,都充分说明了愈来愈多的法国人已处在贫困化压力之下,生活条件日益恶化,正在为生存而挣扎;如果部长们都一窝蜂似地涌到国外度假,给人的印象可能过于奢侈和脱离民众;因而,在这黄衫党运动余韵犹存﹑社会危机四伏的年头,总统和部长们留在法国国内度假哦不,“休,与民众同甘苦,共患难,便具有了一种政治上的含义……

 

frc c48691bf11875a11f6e18be0081efe02

 

的确,时代变了,法国总统和部长们的暑期“休息”方式也不得不变。象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那样到非洲狩猎远征(safari africain)或象希拉克(Jacques Chirac)那样去毛里求斯岛(Ile Maurice)海滩烤晒,或象萨柯齐2007年刚当选那年夏天坐富豪朋友的豪华游艇游乐的度假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也早已不为舆论和民众所容忍……

马克龙明白这一点。

所以,自2017年当选以来,他成了法国第五共和国在夏季“休息”方面最“乖”的总统:每年七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一到,他便会和布老师一起拎着他们的度假行李箱到位于地中海边马赛和尼斯之间的法国历任总统的夏宫(résidence estivale)”—布莱冈松要塞(Fort de Brégançon),开始休息

直至今天,不知不觉中,马克龙已创下一个“记录”:他已是使用“布莱冈松要塞”总统避暑“夏宫”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总统……

 

 

frc c6bdc4ccf083030c13b02d56b5a28111

 

尽管内阁部长们还得遵命呆在巴黎“就地休息”,和加班开会的国家议会两院的议员们最迟厮守到87日,但小马和布老师却已象往年一样,早走一步,于2022729日星期五傍晚抵达了“夏宫”“布莱冈松要塞”,开启了今年的“勤劳的暑期休息(congés d’été « studieux »)”模式。

据法新社报道:202281日星期一,开始第一天“休息”的马克龙总统在“布莱冈松要塞”夏宫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一个半小时……

瞧,马克龙在“休息”期间还在为法国和世界人民的和平与福祉操劳……。谢谢小马总统!

也祝即将出发去各自选定的与其身份相称的目的地休息的部长们好好休息,以充沛的经历迎接九月份的各种紧张……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网站广告

 

frc 26b61a7a39f95b3980ae0590c045fa48

frc 9abbc26d349888db96e8d8d27cf996e4

frc 4e3da0f1da99442eba09798ea71844ff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