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特朗并不水性扬花:前法国总统写给情妇的1218封秘密情书发表

frc 3de5ee04a70e7807ed5959f611ef6cee

 

密特朗是最后一位酷爱法语语言﹑善于使用法语动词虚拟式过去时﹑知晓隐喻的色彩并且会写激动人心的情诗的法国总统。看来他比人们传说和想象的还更人性和伟大……

 

 

作者 |柳庄人© 法兰西360

 

 

 

据法国《观察家》(L’Obs)杂志2016105日独家报道,法国伽里马出版社(Gallimard)将于20161013日前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诞辰100周年这一天,公开出版一本将对法国政界和社会造成轰动的新书:密特朗写给情妇安娜班若(Anne PINGEOT)的书信集《给安娜的信》(Lettres à Anne)

 

frc a22135482cac2e2a2b12139b031fefeb

据提前披露该书“精彩片断”的《观察家》周刊评论说,密特朗的这些情书,以其“长久性﹑强烈性﹑专一性﹑秘密性”,尤其以其“文学品质”,对政治理性形成挑战。它不仅证实了密特朗独特的作家才华(他也是最后一位酷爱法语语言﹑善于使用法语动词虚拟式过去时﹑知晓隐喻的色彩并且会写激动人心的情诗的总统),而且它将会纠正人们以往强加于他的那种用细腻金粉涂绘而成的水性扬花﹑不忠诚甚至厚颜无耻的佛罗伦萨君王式的肖像,而使其形象陡然升华,增添一抹从未见过的颤抖的光辉。

 

因为,弗朗索瓦密特朗从开始一直到他的最后一息始终疯狂地爱着优雅﹑有信仰,又有艺术情趣的安娜班若!她曾经是他固定的激情,也是他的最大的惋惜:在接近临终时,密特朗曾感慨道:把一道如比美丽的火焰掩藏了30多年之久,并把他的“女人–女儿–鲜花–果实–美丽的太阳”因此封闭在阴暗之中,真是多么可惜啊!

 

当然,这也是一个运气。它使安娜免予遭受总统职责带来的重荷与种种繁文缛节,也避免了使密特朗的这一诗人画像堕入执政者的乏味散文的巢穴:因为,虽然安娜没有成为第一夫人,但毫无疑问,她是密特朗的伟大的情爱。

 

frc 473dc86053b1f899846433045ae9916d

 

密特朗和安娜的爱情犹如一本美丽的小说,一个漂亮的故事。他们俩第一次邂逅,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那时,密特朗46岁,安娜才19岁。除了共同的文学爱好之外,他们两人几乎没有什么相像之处。密特朗当时是社会党人,已经12次入阁当部长,时任Nièvre省籍的参议员,而且早已和达妮埃尔(Danielle)结婚,有2个已是青春少年的儿子。而出身布尔乔亚的年轻姑娘安娜班若z则还刚刚离开父母家,住在巴黎的一个青年女子之家……

 

初次结识之后,19621019日,密特朗从巴黎卢森堡宫参议院给安娜写了第一封信;信中承诺要帮她找到一本他们俩有一天晚上曾谈到过的关于苏格拉底的书。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今天发现这1218封《给安娜的信》,人们才如梦初醒,惊愕万分,才又仿佛重新认识了另一个与30年前的总统判若两人的弗朗索瓦密特朗!

 

这些情书展现了一个疯狂地爱自己所爱的女人的密特朗。对于这一爱情,密特朗从一开始就把当成是一个长久的故事,即便他已经结婚,而且事实上他也从未真正考虑过要与达妮埃尔离婚,但他却不再想象一种没有安娜的生活(从年龄看,安娜都可以是他的女儿!)

 

这些情书不仅反映了密特朗的人情和个性,而且字里行间也洋溢着他的作家和诗人气质,许多书信读来如同散文诗,例如:

 

“我遇见了你,我立即便猜到了我将出发作一次伟大的旅行。我无论到哪儿,至少我知道你将永远在那儿。我祝福这张脸,我的阳光!对我来说,从此将不再有绝对的黑夜。死亡的孤独将不再那么孤独,安娜,我的爱。”

 

收入这本集子的最后一封信写于1995922日,也即离密特朗去世只有3个月。这封信的结尾是这样写的:“你曾是我生活的运气。怎么能不更爱你呢?(Tu as été ma chance de vie. Comment ne pas t’aimer davantage ?)”。

 

frc d0a234e26cf538d2537cda55235fc612

 

这些情书是由“密特朗研究院(Institut Mitterrand)”建议安娜班若将它们公诸于世的。“密特朗研究院”的主席是曾在密特朗时期当过总统府秘书长和政府外交部长的Hubert VEDRINE(于贝尔魏特林);密特朗和安娜的私生女Mazarine PINGEOT(玛萨琳娜班若)也是该研究院理事会的理事。

 

 安娜班若同意把这些书信发表,但只发表密特朗的1218封信;一向低调的她要求对自己写给密特朗的信依然保密。

 

不过,这些情书不仅刻画了一幅密特朗的最好的自画像,而且也可以透过密特朗信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看到另一幅无形安娜的光彩照人的肖像。

 

这本书信集的出版时间似乎也是经过了精心计算:2016年是1981年至1995年曾入主爱丽舍宫的密特朗百年诞辰纪念,而密特朗的合法妻子﹑前第一夫人达妮埃尔去世也已有整整5年;因此,它的问世可以说是“正是时候”,对于密特朗的亲族或旧部好友都不会造成过大的心理冲击。

 

据法国媒体报道,安娜班若本人将不会参加该书的任何媒体推介活动。

 

 

以下为本站广告

 

 

 

 

Pub chutes 1747x1240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