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特朗诞辰百年纪念会散记

frc f13300625b848af545e16841735a28a4

 

如果你昨天(2016年10月26日)下午17时在巴黎卢浮宫金字塔下面,买了票正准备进入展厅参观时,突然来了一群人,而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位你觉得很象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话,那么,你没有做梦,也没有眼花看错人。他就是法国总统奥朗德。他是来卢浮宫博物馆演播厅参加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诞辰100周年纪念会的……

 

 

 

作者 |柳庄人© 法兰西360

 

 

 

昨天(20161026)是法国前总统密特朗100周年诞辰纪念日。Institut François Mitterrand(法朗索瓦密特朗研究院)在巴黎卢浮宫博物馆演播厅(Auditorium du Louvre)举行隆重纪念讨论会及系列其它活动。

 

纪念会上午的主题是“密特朗与文化”。在主题交流之前,法朗索瓦密特朗研究院主席﹑曾在密特朗时期担任过总统府秘书长和外交部长的Hubert VEDRINE(于贝尔魏特林)和法国国立视听研究院(INA- Institut national de l’audiovisuel)主席兼总监Laurent VALLET(罗朗瓦莱)主持了由这两个机构共同筹备创建的密特朗专门网站的正式开通仪式。

 

frc 4b9d57cd12737184e9425d8238fb78f1

 

这一名为“François Mitterrand –Le Verbe en images(法朗索瓦密特朗–画面中的语辞)网站(http://fresques.ina.fr/mitterrand/)收集了300多个经过历史学家分析阐释的档案视频,记录了密特朗从战后直至冷战结束的长达50年的政治生涯。网站共有21小时的影像资料构成,可以通过“编年史画卷(fresque chronologique)”“地域入口(Accès cartographique)”和“主题经历(Parcours thématique)”三个入口进行搜索;除了背景介绍之外,每个视频都由相关历史学家进行解释评注,并对画面中密特朗的讲话作了完整的文字记录;这一网站对于发现﹑了解和研究密特朗的生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现代化工具。

 

这一新网站的开通也使昨天纪念会的形式别具一格,也即每一位见证人在发言之前,都先播放一个相关历史镜头的片断,发言者无需作长篇大论的介绍,听众则能立即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使整个研讨会生动活泼,丝毫不觉得枯燥乏味。

 

在上午的“密特朗与文化”主题单元中,密特朗时期的文化部长Jack LANG(雅克朗)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见证人。这一讨论单元的住持人是曾担任过电视节目主持人﹑密特朗总统文化事务顾问和“法国文化台(France Culture)”台长的Laure ADLER(劳尔阿德莱尔)。参加见证的法国文化界著名人士包括:哲学家Edgar MORIN(埃德加莫兰)﹑著名企业家﹑文化事业赞助人Pierre BERGE(皮埃尔贝尔杰)﹑著名出版社“Actes Sud(南方纪事)”社长Françoise NYSSEN(弗兰丝瓦兹尼森)著名作家﹑密特朗总统文化顾问(文稿起草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Erik ORSENNA(艾里克奥赛纳)﹑著名电影导演COSTA-GAVRAS(戈斯达伽佛拉)﹑著名戏剧演员﹑导演 Ariane MNOUCHKINE(阿丽雅娜努西金)当代艺术家Daniel BUREN(达尼埃尔布兰)著名建筑设计师Jean NOUVEL(努维尔)法国国家图书馆建筑设计师Dominique PERRAULT(多米尼克贝罗)演员﹑剧作家和导演Emmanuel DEMARCY-MOTA(艾玛纽埃尔Emmanuel DEMARCY-MOTA岱马尔西–莫达)

 

现已95岁高龄﹑但仍精神矍铄的哲学家﹑社会学家Edgar MORIN(埃德加莫兰)首先发言。他透露,他和密特朗曾有“战友”关系,是目前仅存的密特朗当年加入的抵抗运动小组的成员之一;他简要回顾了自己与密特朗时近时远曲折跌宕的关系之后,认为在“有文化的总统(président cultivé)密特朗和“有灵感的部长(ministre inspiré)贾克朗这对“搭档(couple)”当政的1981年至1992年,是法国当代历史中文化发展“最辉煌的10(10 années glorieuses de la culture française)”,其中最重要的成果是确立了国家鼓励支持文化艺术创造的政策,使国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保护人(Etat mécène des artistes)”,使得这一时期法国文化艺术创造获得空前的繁荣;在密特朗上台后实施的文化政策措施中,包括制订了迄今仍起着重要作用的“图书单一价格(prix unique du livre)”政策﹑创立音乐节(Fête de la musique)”以及兴建了一大批具有地标性意义的文化事业建筑,例如,大卢浮宫及金字塔入口计划﹑巴斯底新歌剧院﹑国家图书馆新馆﹑拉戴芳斯新凯旋门,等等。

 

frc 7ac6107511cd147ddbada6f015e4e8ff

 

被不少法国人称为“永恒的文化部长”的Jack LANG(雅克朗)也回顾了当年与密特朗总统一起对一些重要文化项目作决策的经历。他指出,密特朗是一位“艺术家保护人总统(président protecteur des artistes)”,他不仅有生活趣味(le goût de la vie),喜欢读书,看戏,看电影,有修养有文化,而且也有历史眼光,敢于排除种种阻力,支持创造和文化建设,在他14年任期中推出并完成了近40个大型文化工程项目。Jack LANG(雅克朗)回忆当年他和密特朗总统不遗余力地促进文化事业,其动机是想“给社会以喘息的可能性(donner à la société la possibilité de respirer)”。

 

参加会议的其他嘉宾也各自以亲身经历,分享了他们与密特朗交往的经历和轶事。

 

frc f535dacbc17d1fc2edc4a59c9bc99796

 

下午的的主题是“密特朗与法国”,由两位在密特朗时期就已走红的著名记者主持;女主持人Michèle COTTA(米榭尔戈达)曾担任过法国高级视听委员会(Conseil supérieur de l’audiovisuel – CSA)的第一任主席;男主持人IvanLEVAI(伊万勒瓦依)也是法国著名的电台和报刊记者。近30位曾和密特朗有过亲密交往或曾在其治下担任过总理﹑部长或亲信幕僚的“部下”和亲族作为见证人,通过一个个文献纪录片段,回忆当年某一重大新闻事件的细节或“幕后”背景,以此缅怀纪念密特朗,对他从反对派直到领导法国左派赢得大选胜利并掌权执政的政治生涯进行了别开生面的回顾。

 

出席纪念会的密特朗“旧部重臣”包括:曾任首届莫鲁瓦(Pierre MAUROY)政府装备与交通部长和国民议会主席的Louis MERMAZ (路易麦尔玛斯)﹑曾任内政和国防部长﹑国家审计法院首席院长的Pierre JOXE(皮埃尔若克斯)﹑曾任国民教育部长﹑科技部长﹑国防部长﹑内政部长的 Jean-Pierre CHEVENEMENT(让–皮埃尔舍维纳芒) ﹑曾任城市规划与住房部长﹑交通部长﹑国防部长﹑内政与公共安全部长的Paul QUIES(保尔基耶斯)﹑曾任首届左派政府中新设的妇女权利部部长的Yvette ROUDY(伊万特卢迪)﹑曾任技术教育国务秘书和农业部长的 Jean GLAVANY(格拉瓦尼)﹑曾任预算部长﹑现为宪法委员会成员的 Michel CHARASSE(米歇尔夏拉斯)曾是最年轻﹑也是任职时间最长(9)的总统府秘书长﹑也当过社会事务部长的Jean-Louis BIANCO(让–路易毕昂戈)﹑曾担任农业部长和司法部长的 Henri NALLET(亨利纳莱)曾任总统府秘书长﹑外交部长﹑现任密特朗研究院主席的Hubert VEDRINE(于贝尔魏特林)以及曾密特朗特别顾问的Jacques ATTALI(雅克阿达利)等;

 

Edith CRESSON(艾迪特克莱松) Laurent FABIUS(罗朗法比尤斯) Lionel JOSPIN(里约内尔若斯潘)三位还在世的社会党前总理未能亲临会场,但通过视频录像表达了对密特朗的怀念。

 

frc 9cc5485b34b389987cda910d03d0b0d3

 

密特朗的小儿子Gilbert MITTERRAND(纪尔贝密特朗)和私生女Mazarine PINGEOT(玛萨琳娜班若)也代表家族成员作了见证发言。曾经被全法国媒体疯狂追逐﹑现为哲学学衔教师﹑作家﹑电视文化节目专题评论员的班若谈了1994113日她和密特朗的一张照片被《巴黎竞赛(ParisMatch》封面首次披露后的感受以及当时他父亲密特朗是如何教她应对这一事件的。班若特别指出,她和她父亲第二家庭“秘密”被法国媒体“曝光”一事意味着一个时代的断裂和结束:法国媒体以前所保持的不介入和不报道公共人物私生活领域的“禁忌”和“底线”从此被打破,媒体在追求揭秘明星和政治人物私生活方面走得愈来愈远,愈来愈象英美媒体。至于对这一随着社交网络发展而愈演愈烈的现象究竟该如何看待?作为“过来人”,班若的回答似乎是否定的……

 

下午1715分,法国现任总统François HOLLANDE(法朗索瓦奥朗德)来到了卢浮宫博物馆演播厅,发表纪念密特朗的讲话,给持续了整整一天的纪念讨论活动划上句号。

 

frc 04b357fc22a9d33cdb4ad421f2e30d29

 

奥朗德在讲话中回顾了密特朗的生平和他对法国社会党﹑左派以及整个法国社会所作出的贡献;当他特别强调密特朗曾受到过各种挫折﹑责难﹑批评﹑反对,甚至被辱骂,但他却锲而不舍,意志坚定,毫不动摇地走向既定目标的时候,在场的许多听众似乎觉得奥朗德“话中有话”,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会心的微笑。

 

在奥朗德到来和发表演讲时还发生了两个小小的插曲:一是奥朗德总统入场时,全场起立鼓掌,向总统行使“共和国礼节”;鼓掌延续了近1分钟;这时听众席中有一人突然大喊“Bravo !(好!)”。奥朗德听到后,以他惯有的机智和幽默回应说:“我还没开讲呢!”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另一个插曲则典型地反映出了奥朗德总统目前在法国政坛所面临的“四面楚歌”的微妙处境:在奥朗德到来之前,现任法国国民议会议长Claude BARTOLONE(克洛德巴尔托洛纳)曾专门来到会场,和听众交流,回忆1990年社会党雷恩大会前夕密特朗与社会党人士的关系。巴尔托洛纳在台上谈笑风生,对密特朗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怀念。然而,就在讲完之后,却特别选择在奥朗德到来的前一刻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会场,几乎有点像“拂袖而去”!

 

frc 010b4ec210dcd1d60f63a82d534e9d16

 

为什么身为国民议会议长(国家“第4号”领导人)的巴尔托洛纳居然会这么“无礼”,一点不给奥朗德总统“面子”,甚至不顾正常的“礼节”呢?

 

这“个中缘由”,在场的听众和许多法国人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前几天两名法国记者发表了一本名为《一个总统不该说的》(Un président ne devrait pas dire)的书,透露了他们与奥朗德总统的事先获得许可的采访谈话;谈话也包含了奥朗德许多不加掩饰的“得罪人”的话,其中就曾提到过克洛德巴尔托洛纳,说他没有能力,不够资格担任总理等等;该书前几天在法国出版上市后,巴尔托洛纳得知了这个情节,便对奥朗德大为不满。而昨天在卢浮宫密特朗纪念会上故意和奥朗德“失之交臂”,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frc f3ec45c500ec3ef099fd1a9453fee8be

 

值此密特朗诞辰百年纪念之际,法国邮局专门发行了一枚密特朗头像图案的邮票。

 

 

 

以下为本站广告

 

Citation 01 1600x1200

Citation 02 1600x1200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