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莫Zemmour直辟极右邪径 :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ZHU Yuanfa 1200x400

 
frc 1347bdee3af15e2d909eb1b4e97f0b48

 

 

 


内容导读
– 前奏曲
(一) 泽莫是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中的阴险黑马和出格的搅局者
(二) 泽莫的生平 :出生环境不佳,学业不得志
(三) 泽莫与女人 : 结发夫人、红颜帮手、投诉性侵犯的女士,歧视女性的谬论
(四) 从新闻记者起家,驰骋纸质媒体电台电视台,久经與论沙场,陈词滥调咄咄逼人
(五) 泽莫博学多才,剪裁法国历史,拈取法国政治经济文化事件,著书立说试图展示唤醒法兰西民族的灵丹妙药
(六) 泽莫的高深“谬论” :法国人口结构“大换血”,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分析与预测


前奏曲

夏一去,法国九月份的天气一下子冷起来了,气温低至 12 °C,最高气温只达 21 °C,十月份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十一月份更是寒炉局促坐成劳,暗淡灯光照二毛!

几何时面对其实并不太冰冷的地中海,体质异常单薄,身高才1米73的埃里克·泽莫(Éric Zemmour)几度跃跃欲试,真真假假,来个矫健的姿势跳入地中海游泳、畅游,海滩上成群结队的粉丝们拍手称快,特别是新交的红颜帮手莎娜·纳福女土肯定送上崇拜的眼神……

莫想想再等等吧!也许气温与民调指数一样会上升的,可是,如今天寒地冻,民调指数如冬日森林的磨茹一样,长到一定的高度就无法再拔高了……

天,公历2021年11月30日,泽莫终于下海了,跳入了汹涌澎湃的法国总统大选的浪潮中,成为2022年总统大选的公开候选人。既然能搅局,就一搅到底。泽莫抢在右翼共和党在12日4日推出总统大选候选人之前,先下手为強,砸乱共和党的布局,谁不知,泽莫的绝大多数选民来自右翼。腥风血雨,好戏在后头!

莫这一跳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极右阵营的玛琳娜·勒庞祈祷海水将泽莫活活呛死,传统右派期待海浪将泽莫打得落花流水、粉身碎骨,绿党等待海底的鲨鱼浮出水面将泽莫吞下去,极左的不屈服法兰西(党)等待海啸将泽莫卷走,法共指定的总统候选人法比晏·胡塞尔宣布理应斩草除根,想办法剥夺泽莫的被选举权,乱弹琴……,更真甚者,中间派的民主党人独立联盟(UDI)党主席让·克里斯朵夫·拉加德在电台公然请已逝的铁血内政部长查理·帕斯亙从墓地爬起来,给泽莫的脑袋灌一颗子弹。有如此粗暴之念,定是恨之入骨了。

这些恨缘起何处?一言以蔽之 :泽莫无情地抢占了政客们的地盘,夺走了选举中的选民份额。

在位管理法兰西天地的,还没有宣布参选的“朱比特总统” (Jupiter président)稳坐爱丽舍宫静观人海之战,博击海浪的泽莫终究会筋疲力尽,拖着骨瘦如柴的身子上岸时,不费吹灰之力,一个小小的勾拳将他打倒在地!


(一): 泽莫是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中的阴险黑马和出格的搅局者

莫从一个媒体记者,电视辩论者,畅销书作者一夜之间成为政治明星,来势凶猛,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自从九月份法国所谓的政治活动开幕以来,泽莫就成为了媒体的“宠儿”,只要提起总统大选之事,泽莫的所作所为所言便是新闻报道,各种辩论和访谈的中心主题,真可悲!

调指数不停上涨,2021年10月22日,法国《世界报》发表一项相对可靠的民调结果,因为该民调的抽样访问者是16 228人,而一般的民调对象不到1000人。根据 Ipsos-Sopra Steria, Cevipof, Fondation Jean-Jaurès为《世界报》所做的民调结果 :泽莫获得16%的投票意向,与极右派的另一候选人玛琳娜·勒庞的所获投票意向差之亳毛,略胜后者,鹿死谁手,二者谁能打败对手进入第二轮投票?天知,地知,唯有选民才知!

莫关于法国历史、移民、伊斯兰教的咒语真给不少人灌迷魂药了。一位极右派的国民联盟党的上层干部有段终身难忘的经历 :夏天,这位政治老手一如既往在南法的尼斯市主持公开会议,蓦然,一位党的资深积极分子趋身道 :泽莫的电视专栏节目快到了,我得先回家看泽莫的节目,节目完后,我再回来参加你的会议。哇塞!他傻了。

2021年,法国滚动新闻电视台CNEWS 为泽莫开了每日专栏节目,七十至九十万电视观众翅首以待。

论是在电视节目里,还是在《费加罗报》的专栏撰文里,更不用提在其畅销书里,泽莫热衷且擅长的主题换汤不换药 :移民与伊斯兰。他的立论十分明了 :文明有冲突,移民导致法国人口结构“大换血”,法国将会打内战。

莫拥有无可争议的政治文化修养,他对古今,法国内外的诸事了如指掌,随手拈来佐证其立论,炉火纯青。他的叙事听起来好像天衣无缝,毫无争议之处,但是忽视某些事实的真相正是他的看家本领。

莫的那些粉丝们感觉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或者说“常听他鼓鼓噪,论据高一筹,理直气壮来,何乐而不为!”

莫深知历史是政治的工具,年轻人和媒体新人对历史的知识掌握不够深,于是他来以史明鉴,顺水推舟,利用历史蛊惑人心,棋高一筹。这也是法国社会中崭露头角的古鲁化(gouroutisation)现象,政治意识形态的邪教化,通过洗脑来建立政治根据地。

莫在白色年轻人中颇有影响和市场,他培训年轻人,指导他们的思想形成。这帮年轻人激情满怀,斗志昂扬,准备日夜为他发传单,贴标语。

莫是种族主义者,种族歧视者,仇外族者,仇外国文化者。禁止他的陈词滥调沒有意义,也铲除不了产生其信念和拥护者的根源。民主制度允许狂犬吠日,但是言论自由越过道德底线和违反法律,自会遭罪,泽莫因煽动种族仇恨被判刑若干次了。

泽莫绝对不可能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


(二): 泽莫的生平 :出生环境不佳,学业不得志

frc 00bf96a3129ee7f4c01adc9c2cdf82d2


里克·泽莫(Éric Zemmour )于1958年8月31日出生于现称塞纳-圣-但尼的穷脏乱的,满目黑人和阿拉伯人的蒙特勒伊市(Montreuil),在此环境下成长,他耳濡目染的一切无疑在他的世界观上印下不可磨灭和挥之不去的阴影。

莫的父辈是从前的法属阿尔及利亚藉犹太人,在1954年至1962年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期间移居法国本土。他自称为祖藉柏柏尔的法国人。

莫深受犹太传统教育,懂希伯来语,他在其父亲去世之前,常去犹太教堂祈祷。

莫的父亲在救护车行业谋生,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成年累月少在家,管教抚养全是他母亲。泽莫称其母亲不是男人,胜似男人。泽莫有个兄弟,开书店。

1979年毕业于大名鼎鼎的巴黎政治学院,接着连考两次国家行政学院(ENA),榜上无名。也许如今的泽莫反建制事出有因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三)泽莫与女人 : 结发夫人、红颜帮手、投诉性侵犯的女士,歧视女性的谬论

(1)结发夫人梅琳


frc 8acd60978cb3ec7e41bb6c48f7d8211a

 

 泽莫与结发夫人梅琳


1982年,泽莫与Mylène Chichportich (梅琳·奇赫波蒂奇)相识,她与泽莫出生于同一地方Montreuil市,其父辈是突尼斯犹太人。

莫夫人是一位职业律师,专事商法,公司法、银行和股票市场法、合同法和民法。

莫夫人是一位不爱出风头露脸的事业型女性,个性很强。据说泽莫夫人对丈夫不亢不卑,当泽莫名声高涨,大脑膨胀不知天高地厚时,梅琳抑或给他洗冷水澡,抑或当头一棒,聪明理智女人的那一套全用上。

莫与梅琳一起养育二子一女 :Hugo(1997年出生), Thibault(1998年出生)和 Clarisse(2004年出生)。



(2)红颜帮手莎娜·纳福 :八卦周刋《巴黎竞赛》发秘照,暗示的红颜知己


frc 35b79a7067491755471f567621d87fa4

 

《巴黎竞赛》周刊的封面。2021年9月22日,泽莫提出侵犯隐私的投诉。 


政治者必有支持者和亲密合作,就像树成长需要土盘根一样。据法国媒体披露,自从泽莫欲竞选总统宝座以来,身边总有一位妙龄女子Sarah Knafo(莎娜·纳福),年芳28岁,而泽莫先生今天已63岁了。

娜·纳福聪明过人,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才女,毕业时名列前茅,得以进入审计法院任高职,最近申请暂时离职,理由是私人事宜。


frc b408aa0c2287af76c78c52c3391bc646

 

Sarah Knafo(莎娜·纳福), 据八卦杂志《Closer》披露,泽莫的红颜帮手萨娜·纳福女士已有身孕。


娜·纳福既是泽莫的竞选班子的第一号人物,也是泽莫的贴身顾问,不过官宣是交流顾问,其实这对男女交流业已十分融洽!

国好事专吸眼球的八卦杂志《良辰在此》(Voici)写道 :在政治-新闻界,像泽莫与莎娜之间的恋情让人感到毫不奇怪惊讶!政治家们将工作与私人生活混为一谈是一种经典之作,如此这般,便于保护不正当的亲密关系。

不知,其实政治是最大的恋情催化剂 :政治有叱咤风云之感,政治有主宰芸芸众生命运的可能,政治有改变社会的初心!分享从政治活动的恋男痴女有做不完的事,道不尽的风流,政治里的一切都是变化无穷的,没有翻来覆去的冷饭,政治里总有征服不完的选民,政治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也为男女的悄悄低语提供了无穷的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一切的一切皆比柴米油盐酱醋茶,永远节省不够的钱和孩子们的考试成绩不佳更有浪漫之意,或者更少吵架的由头等等。

而,权力中心,或者政客身边总有数不清的含情脉脉的眼神,一夜情,生死恋和随着民调指数的互动情怀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3)投诉泽莫性侵犯的媒体女士

法国媒体报道,2021年4日份,吹捧泽莫竞选法国总统的巨幅”光辉”形象在南法艾克斯-普罗旺斯普的土地上蓦然出现,随之,一些女士愤怒不已,出来说话了,公开投诉泽莫性侵犯 :强吻偷摸等等。第一个站出来的是Aix-en-Provence的社会党的当选者Gaëlle Lenfant (盖尔娜·伦凡特)女士,她指控泽莫于二十一世纪初在La Rochelle 市强摸强吻。资本家的代言人想尝无产阶级的香,真是大逆不道,可笑!

此后,貌似打开潘多拉盒子,至少有五位媒体女土宣称,泽莫在与她们相处时贼眼放肆瞧,猪嘴定向拱,咸猪手到处摸。

莫自然谴责这是政治阴谋,旨在搞臭他的个人名声,阻碍他竞选总统宝座。中国有谚语说:无风不起浪。但是真假与否,法律自有定论。


(4)泽莫是彻头彻尾的性别歧视者,大男子主义者

国19世纪民族主义里夹杂着大男子主义和性别歧视意识。怀念法国传统曾经伟大的泽莫自然继承和发扬了大男主义意识和性别歧视理论。如今,泽莫被认为是法国大男子主义的代言之一。

莫反对男女平等,他认为女权主义者是男人的阉割者。

莫在其论著《第一性》和《法国自杀》中大谈特谈法国社会女性化。其结果是男权的衰落,导致性无能,男性身份的丧失。这些与侵略性,体力低沉、暴力,甚至民族的衰败和男子气概危机不无联系。

泽莫真敢胡说八道

什么女性在卓越领城的代表性不足?

莫说科学研究表明 :在子宫内,在怀孕期间,“荷尔蒙轰击“区分了女婴和男婴。在预科班里,竞争异常激烈,与打仗并无区别,而女子们是无心恋战的。

女是如何进入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的?

莫说通过男女平等的法律,不得不将她们列入选举名单上。我不知道是怎样列在名单里的,人们将女友、妻子和情妇放在那里。

 什么女性们今日能参政?

莫说那是因为她们与男人上过床。


(四): 从新闻记者起家,驰骋纸质媒体电台电视台,久经與论沙场,陈词滥调咄咄逼人

无疑问,泽莫是当今法国新闻界最引入注目的专栏评论家和辩论家之一。

如西谚所曰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Rome was not built in a day)。泽莫的新闻记者生涯也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他从一个简单的实习记者开始,然后在巴黎的主流媒体跳来跳去,名声日益高涨,收视率也如水涨船高。泽莫在媒体的麻烦甚多,因口无遮拦被投诉引来司法麻烦不断。君不知,法国的媒体是一种商业活动,收视率好,广告收入就高,投资者的利益就来了,因此泽莫总有收入颇丰的立足之地,民主制度下的新闻自由使然也。

泽莫从业的媒体无非是三类

纸质媒体 :报纸与周刊 : Quotidien de Paris (1986), InfoMatin (1995), Figaro (1996), Marianne (1997), Valeurs actuelles (1999), Le Figaro Magazine (2010-), Spectacle du monde

电台 :RTL


frc 555c9bcfd7e48fde98ea313e25eaa99c

 

泽莫在电台RTL主持节目


电视台 :I-Télé (Ça se dispute), Canal+ ( Vendredi pétantes), France 2(On n’est pas couché ), Tempo (RFO) (L’Hebdo), France Ô ,  Paris Première( talk-shows), CNews (Face à l’info).


frc 4484728e4e4184be178212b88cf5e838

 

泽莫作为专栏作家- 辩论专家参加法国国营电视2台的名星节目(On n’est pas couché )


frc cc5ee8864f9f29655b0f548502988dee

 

2021年,法国滚动新闻电视台CNEWS 为泽莫开了每日专栏节目,七十至九十万电视观众翅首以待.


(五)泽莫博学多才,剪裁法国历史,拈取法国政治经济文化事件,著书立说试图展示唤醒法兰西民族的灵丹妙药

莫是一位多产作者作家,已经撰写出版了19本书。其中六本是名符其实的畅销书,像刚出炉的小面包一样卖得快。

(1)抨击性小册子《第一性》(Le Premier Sexe )(2006)。这是一本畅销书,卖掉了十万多册。这是一本挑战书,对象是法国著名女权主义者西蒙娜·德·波伏娃的扛鼎之作《第二性》。

泽莫在《第一性》书中赤裸裸地立论如此 :所谓的社会“女性化”就是“去男性化”。 在文学、媒体、政治、体育甚至时尚里,出现了可怕的从传统父权社会向女性化的现代社会的演变,而且这种女性化可能对法国经济、社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后果。另外, 社会女性化与最近几代移民现象存在因果关系。

(2)小说《小兄弟》(Petit Frère )(2008)。小说的构思和叙事明显带有反移民的政治倾向。小说描写两个发小的生死怨恨故事 :故事的出发点是一个年青的犹太音乐节目主持者(DJ)名为Simon Sitruk),被他最好的发小阿拉伯人Yazid Chadli(亚兹德·查德利)杀害。一个信仰左翼意识形态的记者对这个刑事凶杀案件蛮有兴趣,于是乎在案件发生的巴黎19区展开了深入的调查,并且逐渐发现了一系列社会现实 :法国式社会触入的破产,族裔社区化,不同种族和宗教信仰的群体之间关系的紧张和恶化。

3)论著《法兰西凄凉》Mélancolie française (2010)。作者泽莫认为在150年间,法国人的雄心就是高乃依的金句 :“若您不是罗马人,就值得成为罗马人”。法国是罗马和罗马帝国的传承。法国自从国王克洛维斯一世(481-511年)开始,其使命就是为欧洲带来和平。实现此目的和放弃此目的正是法兰西凄凉的隐瞒缘故。
2010年3月25日,泽莫因此书获得所谓的自由思想奖《离经叛道之书奖》。

(4)惊世骇俗的论著《法国自杀》(Le Suicide français) (2014)。这是一本编年叙事旁敲侧击引伸立论的畅销书。据媒体披露,书上市后每天卖出5000册,总销售量极有可能超过400 000册,一方面,众多法国人喜欢这本书,另一方面,泽莫也发了一笔小财,在某种上程度上获得了个人财务小自由。

书的内容从 1970 年开始,每一年一个章节,选取该年的大事件来解说法国国力的丧失。法国的一些精英经过风起云涌,震惊世界的68年5月学潮罢工运动洗礼之后,对经济和移民的国家控制权的连续放弃,在法国各个领域矢志经营“三连环”丑态 : 自嘲不凡、解构放松和破旧除根(triptyque « Dérision, Déconstruction, Destruction »)。

外,泽莫在书中通还过一首流行歌曲或一次总统演讲,绘声绘色地描绘手握大权的经济和文化层精英是如何在经济、社会、文化和家庭领域等等牺牲国民主权。

(5)怀旧之作《法国命运》,(Destin français) (2018)。该书也是一本畅销书,书上市当年卖掉了100 000册。
该书是泽莫对法国1500年历史的沉思录。他重温或重写法国历史 :从国王克洛维斯到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戴高乐将军,也大谈特谈十字军东征和当今的伊斯兰圣战。

(6)最近(2021年)出版的政治纲领性的论著 《法国还未最后表态》(La France n’a pas dit son dernier mot)(2021)。该书由泽莫自行出版印刷,他的出版商放弃出版,因为泽莫已有参加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的明显意向。该书未出之前,媒体己经炒翻天,泽莫最近在法国城乡举办签销书会,据说他所到之处追随者如苍蝇闻到臭肉一般蜂拥而至,排长队恭候泽莫本人签名。


frc 4d8556a732c6d3ec6ec09d7f962a132d

 

泽莫签售其政治纲领性的论著 《法国还未最后表态》(La France n’a pas dit son dernier mot)


(六) 泽莫的高深“谬论” :法国人口结构“大换血”,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1). 泽莫的思想来源

莫大言不渐地承认是极右理论家查理·莫里斯(Charles Mauras, 1868年- 1952)思想的继承者。莫里斯是法国记者、散文家、政治家、诗人和法兰西学院院士,提倡世袭君主制,他反犹,反新教,仇视异族,反共济会。

国历史学家洛朗·乔利(Laurent Joly)认为在法国两大极右派知识分子莫里斯·巴雷斯 (Maurice Barrès,1862年8月19日- 1923年12月4日)和查理·莫里斯之后,没有其他知识分子、记者和作家与泽莫一样,在传播极右思想中有如此庞大的粉丝群。

2020年,法国偏极右杂志《当今价值》的编辑部主任坦白说 :对于我们极右思潮的发展进步,泽莫比国民阵线党在45年里所做的贡献还多。

莫号称崇拜20210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得主米歇尔·乌勒克(Michel Houellebecq,1965年2月26日出生)。

莫也号称欣赏左翼政治家让·若雷斯的爱国主义思想,联系人民的方式。

于当代的政治家,泽莫钦佩法国已故的政治家菲力普·塞甘(Philippe Séguin, 1943-2010),后者曾是法国传统右派的社会戴高乐主义者,曾任部长,议员,国民议会议长和审计法院院长。塞甘在法国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政治家。

莫宣称与左翼社会党的,曾历任部长,力主法国独立自主的政治家让·皮埃尔·舍维内芒 (Jean-Pierre Chevènement)拥有若干共同点。

(2).  泽莫的政治思想

莫自谓高卢-波拿巴主义者,他的信仰是法兰西的伟大,国家的威武,尊重法国文化传统。

国历史学家尼古拉·勒堡认为泽莫的政治思想包括四大因素:

第一,波拿巴主义,泽莫相信“伟人”在一个国家的命运中的重要性。

第二,一神论,统一团结的重要性至关紧要。

第三,整体主权,泽莫认为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国家-民族主权来解决。

第四,痴迷于颓废的民族主义,其表达形式是达尔文主义。如果法国不进化,他们将被历史抹去。泽莫认为国与国在进行你死我活的竞争。

国专门研究移民的历史学家Gérard Noiriel 在其论著《笔中的毒液 :爱德华·德鲁蒙,埃里克·泽莫,共和国的阴影》(Le Venin dans la plume. Édouard Drumont, Éric Zemmour et la part sombre de la République)认为泽莫关于种族身份的逻辑修辞推理和反伊斯兰教的理论与爱德华·德鲁蒙的反犹主义的推论同出一辙。

人将泽莫与英国极右政客电台主持人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相提并论,因为泽莫希望改变法国的政治格局。

(3). 从理论研究走向邪恶的意识形态洗脑

2010年开始,泽莫的极右翼辩论家的名声开始浮出水面了。他的听众是极右阵营的一小撮人。泽莫比国民联盟党(RN)更加激进,他的言辞三句话不离本行 :种族,移民,土生土长法国人的大换血,身份,伊斯兰教,穆斯林,迁徙。

国记者和作家Eric Dupin于2017年写道 :泽莫被他在电视上的成功所陶醉,从曾几何时的不墨守成规的戴高主义者变成了极右思想的煽动者。

2019年,极右派年轻貌美,曾当过国民议会议员的从政者Marion Maréchal与其亲信者组织右翼盛会,泽莫应邀出席。法国专门研究反犹的历史学家 Tal Bruttman 认为该大会是一个转折点。从此以后,泽莫的讲演再也不是与极右派打得火热的辩论者之辞,而且公开宣扬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更可怕是泽莫明言承担这种角色。泽莫的政治纲领一口以蔽之 :种族斗争。相比之下,法国历史上的贝当元帅和莫里斯的极右思想只能算是温和派。

2021年,法国《世界报》的记者Zineb Dryef 认为泽莫从一个专栏作家变成了极右翼活动家。

莫拒绝极右的标签,他认为这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斯大林式的套路,即将所有的对手定性为法西斯主义者。

(4). 泽莫关于革命与组织制度的想法

莫声称自已是与法国大革命思潮背道而驰的信仰者,换句话说,泽莫自认为是“反”革命者。在公开场合,泽莫声嘶力竭地反共和制,谴责1789年产生的启蒙运动和“进步的邪恶“。

莫认为法国大革命与当代新自由主义如出一辙。

莫反对自由民主制度,因为它将精英与人民分离。自由民主制支持多元化的意识形态,而媒体,电影,广告和互联网的监管机构等等皆是宣传工具。

莫公开呼吁粉碎法制国家,因为法制是阻碍民众意志的一种手段。

莫谴责普世主义,因为普世主义包含两大对立方 :商人与伊斯兰。

(5).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维希政府

历史学家阿兰·米歇尔(Alain Michel, 1954年5月13日出生)是研究法国维希政权的专家。他在《维希与大屠杀 :法国悖论的调查》(Vichy et la Shoah – Enquête sur le paradoxe français,2012)论著中提出了一种奇葩的理论 :当时维希政府与纳粹分子缔结了”魔鬼的契约” :牺牲外国犹太人来拯救法国犹太人。此举可能拯救了95%的法国籍的犹太人。

泽莫完全相信米歇尔的理论,并且大肆宣扬,尽管该立论在法国知识界备受质疑,且与历史事实不符。

(6) 大换血,移民和伊斯兰教

国作家、政治家,反犹太分子雷诺·加缪(Renaud Camus)在其论著《纯洁的ABC》中提出了一种奇葩的阴谋论 :欧洲人口结构的“大换血”。一个蓄意策划的移民运动正在悄悄地进行中,来自非洲的黑人和北非马格里布的非欧洲人在逐渐取代正统的法国人和欧洲人。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意味文明的变化。可怕的是这一演变得到了欧洲政治界、知识界和媒体的支持,当然是因为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的缘故。

莫非常相信这种极右的,种族主义和仇外的阴谋论, 并且不遗余力地继承和发展了这种阴谋论。

莫说在巴黎中市的繁华区城,如Les Halles街区走走,看到满目的法国人,身心感觉还真不错,但是一旦踏入一些郊区就会发现法国人的身影消失了,到处都是阿拉伯穆斯林人。

莫说在他成长的所有地方,如Drancy, Montreuil, Stains和巴黎18区,大换血已经开始了, 这是活生生的现实。一旦有了太多的移民,而且这些移民不融入,不被同化,那么大换血就在法国人口结构中产生了。

莫断定所有穆斯林都是殖民者,他们将其历史、习俗和伊斯兰教法律带到法国,他们有意或者无意,抑或通过武力强迫法国人服从,或者逼迫法国本土人逃离法国本土。

莫认为穆斯林是是法国人民之中的异族。

莫认为面对穆斯林的威胁,弱小的白人处在被遗弃的境地,因此,白人的生存不好不乐。

莫反问道 :那么,法国年轻人会同意在他们祖先留下的土地上成为少数群体吗?如果是这样,他们应该被殖民化,否则,他们将不得不争取获得解放。

泽莫眼里,法国的政治正确的主流媒体认为“大换血”的现象不需要辩论,实际上这是一种潜在加杀人意识形态,这是欧洲灾难的最严重的盲目之处。

莫认为伊斯兰教与法兰西共和国水火不相容,穆斯林必须在伊斯兰教和法国之间作出选择。法国必须在生存和共存之间作出选择,因为法国伊斯兰教化已接近不可收拾的边缘。

莫认为一场种族宗教战争正在撕裂法国,这是一场对信仰天主教,异性恋白人的灭绝战争,而受困扰的则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法国所谓的杰出进步者将法国人民带回了种族战争和宗教战争,因为自称的进步主义者坚信人是没有区别的,可以互换的,没有性别的,没有根源的。

莫希望法国通过将穆斯林驱逐出境来保扩自已免受”大换血”的影响。

莫建议停止所有的移民流动,包括合法的,非法的,政治避难,家庭团聚和外国学生。

反,泽莫认为来自地中海南部的人是法国人的分支,他们是融入和被同化的模范。

(7) 加人法籍者,其名字必须法语化,而且必须是与基督教圣徒相联的名字

莫认为在孩子名字的选择中,每个人都在寻找他们的根源。

莫道 :“ 自从共和国存在以来,它就强加了取自圣徒日历的名字。革命党人于十一年(共和日历,介于1802与1803年之间)投票通过了类似的法律。这一原则得戴高乐总统于1965立法的肯定,1972年乔治·蓬皮杜也通过法律再次肯定这一原则。

莫严厉斥责尼古拉·萨科齐,萨科齐在任法兰西共和国总统期间给他的小女取了一个意大利名字朱莉娅(Guilia Sarkozy)。

国专家指出泽莫的解读有误,第一,泽莫所指的1965年和1972年的法律不是针对出生时起名的。两项法律规定在获得法藉时,若申请人愿意,可以将其名字法语化,第二,十一年(1803年4月1日)的萌芽法第一条关于名字和姓的改变,并没有提及圣人日历,而是说公民身份登记时可以接受的名字可以是各种日历中使用的名字,以及古代历史上已知人物的名字。第三,1966年的政府通告规定容忍外国名字,并建议“允许法国穆斯林的孩子接受古兰经的名字”,同时建议加一个法国名字以便以后更好地同化。”


(8)泽莫散布种族歧视言论,煽动对穆斯林的仇恨已被多次判刑

莫屡屡公开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特别是煽动对穆斯林的仇恨,法国的人权组织和相关协会当然行使了投诉的权利,泽莫也被依法判刑。虽然泽莫屡屡被判犯法,但他狡辩道 :他使用宪法保证的言论自由,他因言论犯罪,他不是不法分了,而是政治正确的持不同政见者。

2010年3月6日,泽莫在电视上推销其论著《法兰西凄凉》时道 :“ 雇户有权拒绝雇用阿拉伯人和黑人”。“ 为什么会被警察检查17次?为什么?因为大多数不法贩子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道理如此,这是事实”。

第一次审到时,巴黎大审法庭判定泽莫犯煽情种族歧视罪,罚款1000欧元,精神赔偿费1000欧元和2000欧元的司法费用。

二次审判时,因为有不同控告者,法庭判泽莫煽动种族歧视罪,罚款1000欧元,1欧元的精神赔偿费和750欧元的司法费用。理由是泽莫认为在招聘中的非法歧视行为是合法的,他超出了言论自由的授权限制。

外,泽莫还有若干司法控诉在即,在法庭没有作出判决之前,不在此述,应该遵循无罪推理的司法原则。


分析与预测

莫无疑是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运动中的阴险黑马和搅局者。

莫真掀桌子了,现有的党派费尽心机,机关算尽的政局被打乱了,习惯就座的餐桌被打翻了,君不知,法国的极左极右派和反建制政客们特别喜欢用掀桌子来比喻其行动和施政纲领的革命性和彻底性。诚然,泽莫的搅局和掀桌子的行为得到一部分选民的喝彩,泽莫得到一部分法国人的拥戴,但是泽莫这条小鱼是跳不过龙门的。

朱老师,泽莫呼声甚高,您觉得他会当选法国法国总统吗?”面对研究法国政治者和对法国总统大选感兴趣者,我的幽默回复是: 若泽莫当选为法国总统,作为法国时政评论家的我,一猛减30公斤,二戒烟,三终身食素。白纸黑字写在文章内,将写在《2022,四月爱丽舍宫》一书里。

莫的确是一个人物。在当今的法国政治人物中,其知识和理论水平可谓首屈一指,他深谙法国历史,掌握法国经济、文化和社会一切事情。一般平庸的极左极右政客只会喊口号,重复一些似是而非的陈词滥调。而泽莫懂得如何剪裁历史史实来佐证其推理,抑或歪理,在此意义上讲,泽莫的确高人一筹。可以毫不夸张预测,法国一般的政客与他论战会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哑口无言。泽莫害怕是单项论战,即每个领城的专家与他只讨论一个方面的主题。

莫是一个讲歪理扬邪理的种族歧视主义者。简单地骂他脑残,或者不屑一顾解决不了问题。若我们冷静地研究一下他的理论和信仰不难发现,一些法国人总能认同他的某些观点、推论和看法。这是泽莫这匹黑马奔腾咆哮不可一世的缘故。

莫不可能当选为法国的下一总统,因为他不具备当选法国总统的两大充分和必要条件 :拥有超群的个人魅力和能得到多数人支持的施政纲领。

莫是否能超越国民联盟的候选人玛琳娜·勒庞进入第二轮竞选呢?也许只有在2022年4月10日第一轮投票结果出来后才有肯定明确的回答。

国极右派老大,国民阵线党的创始人让·马里·勒庞,也就是如今改头换面的国民联盟党主席的生父让·马里·勒庞有个名言 :“法国人总是更喜欢原件而不是副本“ (Les Français préféreront toujours l’original à la copie)。” 山不转水转,如今,泽莫与玛琳娜·勒庞这两位狼狈为奸者共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相形见拙,泽莫的种族主义仇外陈词滥调以其理论化和激进性成为了原件,而挂洋头卖狗肉,妄图偷天换日的玛琳娜·勒庞只能是副本了,但他们永远是一丘之貉,频频内讷,对骂不辍,中国有句俗句,五十步笑一百步,丑态百出,让他们去吧!看官看好戏!

亡齿寒。禁止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不是一种依靠“政治正确”的禁忌,而是关系到人类每个人的出身平等和基本生存的权力问题。诚然,作为移民的华人常常是黑人和阿拉伯人抢窃殴打的对象,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深受其害。但是,我们并不能因此同意泽莫的歧视黑人和阿拉伯人的理论和信仰,道理如此 :

  • 第一,如果允许种族歧视的话,那就意味着承认种族之间有优劣之别,同时为迫害甚至屠杀异族提供了道德许可和理论基础,历史上希特勒屠杀犹太人,还有亚美尼亚大屠杀,卢旺达大屠杀,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人类的灾难。
  • 第二,如果允许种族歧视,那就意味着承认高卢白人的优越性,如今,高卢白人讨厌黑人和阿拉伯人,成批赶走他们,随即,他们可能不喜欢华人,那么华人岂不是成了被驱逐的对象?
  • 第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支持泽莫的种族歧视就是没有基本的人性,苟且偷生!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绝非华人自我保护的上策。
  • 第四,千万别等轮到自已的族裔惨遭歧时才后悔当初没有参加反歧视的大军。

 

​​​​


frc 98f8b910c938a0b723f7a9fc9e3c248b

 


frc fba8c1e5aaa075b068f67dda6de746dd

 


frc 65108f7669f6f0042762449eeb34fe5f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www.3ren.fr)“,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