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右派卷土重来!佩克雷丝满面春风!

ZHU Yuanfa 1200x400

 

frc 70503c3f8ab73c87710e352bd7f3bd78

 

 

 

 

 


导读 :
– 法国共和党吸取历史经验,关门初选,推出总统大选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
– 瓦莱丽·佩克雷丝其人
– 瓦莱丽·佩克雷丝的施政纲领
– 分析与预测


第一章

法国共和党吸取历史经验,关门初选,推出总统大选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


第一节 历史经验

国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 – LR)吃一堑,长一智,吸取了2016年的惨痛教训,举行关门初选,推出总统大选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 (Valérie Pécresse)。

所周知,2016年,共和党为了推出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举行当时流行的开放式预选。声势浩大,全法国倾情关注。当时参加共和党第一轮投票的候选人有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前总理阿兰·于贝,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等七位传统右派的精英和干将,阵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第二轮共和党的初选投票中,菲永以绝对多数票胜出。曾几何时“准总统”菲永先生,在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中仅得票20,1%,排在马克龙(24,01%)和极右派女首领马琳娜·勒庞(21,30%)之后,结果是黄粱美梦一场空。

举的输赢是民主制度下政坛斗争的家常便饭,本来没什么稀罕的,可是2016年共和党的初选俨然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噩梦,一方面,共和党的斗士们为了打败对手,明的、暗的手段、绅士般的计谋和政治痞子的诡计全用上了,互捅的伤口太深了,血流得太多了,至今还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如今有意无意瞅见伤口,往日的痛楚涌上心头,怨仇难却;另一方面,往日的右派“领袖红人”菲永先生东窗事发:名义上雇夫人为议员帮手,实为虚设岗位,从纳税人贡献的国家财政预算中领取了丰厚的报酬。菲永被推上司法审判台,在第一轮审判中,被判处五年徒刑,其中二年监狱服刑,还被判罚款375 000欧元,偿还国民议会一百万欧元。菲永不服上诉,二审业已完毕,法庭将在不远的将来宣布审判结果。

和党的人常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开放式初选造成的。其实,身正不怕影子歪,为什么不能坦诚地公平竞赛呢?

那场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中,马克龙当选法兰西总统了,同时也削弱了传统左右翼两大阵营。

国传统右派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即右翼阵营总是依赖领袖式的人物,如戴高乐、蓬皮杜、德斯坦、希拉克,甚至萨科齐。2016年初选之后的状况就是共和党没有“领袖”了,于是乎树倒猢狲散,散兵游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乌烟瘴气。2017年,共和党召开党代会,推选党主席。政治理念接近极右派的洛朗·沃吉兹(Laurent Wauquiez),高举 “ 趾高气扬当右派,不受约束扬右派”的大旗,以74,4%的高额票数当选为共和主席。温和的右派人士不干了,泽维尔·伯尔唐先生,瓦莱丽·佩克雷丝女士,诺娜·贝拉女士愤然而去,撕毁共和党党员证, 毅然脱党。共和党的四分五裂昭然于天下,路人皆知, 其他党派自然拍手称快,喝倒彩,唯恐天下不乱。

2019年的欧盟议会立法选举中,洛朗·沃基尔领导的共和党一败涂地,他打造的《右中翼联盟, Union de la droite et du centre》团队仅得8,48%选票,取得8个议员席位。对曾经的执政大党来说,这无疑是奇耻大辱。最初洛朗·沃基尔还想蒙混过关,谋求党派的东山再议,结果党内重量级人物结盟,纷纷亮出匕首,洛朗·沃基尔只能引咎辞职了,大快人心之事。在2019年十月的共和党党代会中,前总统希拉克的追随者,既无棱角,也无个人魅力,更无政治才能的克里斯蒂安·雅各布(Christian Jacob)当选为共和党主席。共和党每况日下,在2015年至2019年间,四分之三的党员弃党而去,从230 000名党员缩水至58 000党员,今不如昔啊!

第二节  2021年共和党的初选组织

了准备2022年的总统大选,共和党经过无数个挑灯夜战,谈判商榷之后,达成共识—— 共和党没有德高望重,令人信服的候选人,也没有民调中的热门人选。于是乎,把皮球踢给了党员们,由基层来决定是搞党内关门预选,还是像2016年一样实施开放初选。结果,2021年9月25日,共和党发动79 000名党员通过电子形式投票。50,3%的党员参加了投票,58%的投票者选择了党内关门初选方案。

是乎,共和党组织了关门初选活动,为了避免参选者人满为患的烂摊子,设置了一个不低的门槛,参选的资格是至少获得党内250名当选官员的签名支持,中国人觉得250这数字难听,不吉利,但是法国人没有这个概念。

1. 五位候选人入围

2021年10月13日,共和党的监督委员会在核实支持拥戴签名材料之后,验证了六位候选人的参选资格,现按字母顺序简单介绍如下:

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 现年70岁,1951年1月9日出生),27时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多次出任部长,欧盟委员会专员, 曾主持英国脱欧谈判,共和党忠诚党员。

泽维尔·伯尔唐(Xavier Bertrand, 现年56岁, 1965年3月21日出生),萨科齐任总统时任劳动与卫生部长,现任上法兰西大区议会主席。2017年退出共和党。2021年3月24日宣布参加总统大选,并且执意单干,不参加右翼的初选活动。末了改变主意,于2021年10月11日重新加入共和党,参加共和党的党代会初选活动。

埃里克·西约蒂(Éric Ciotti, 现年56岁,1965年9月28日出生),国民议会议员,政治倾向接近极右。共和党的忠实党员。

菲力普·宇万(Philippe Juvin, 现年57岁,1964年2月1日出生),现任大巴黎地区的拉加赫勒-哥伦布市市长,曾当选为欧盟议会议员,医学教授,乔治·蓬皮杜欧洲医院急诊科主任。新冠肆虐法国以来,经常在电视媒体露脸,赢得了一定的知名度。

瓦莱丽·佩克雷丝(Valérie Pécresse, 现年54岁,1967年7月14日出生),国家行政学院毕业,行政法院法官,曾执教于巴黎政治学院,多次任部长和国民议会议员,法兰西岛大区议会主席。2017年7月创立其政党“走向自由” (Soyons libres)。2019年6月5日脱离共和党,2021年重新回到共和党,参加共和党组织的初选活动。

外,企业家丹尼·佩雷(Denis Payre)因为没获得250名支持签名而被迫放弃。

2. 竞选活动的进行

和党的初选竞选活动基本上包括两大部分。大部分候选人访问了各地党的基层组织,召开公共的辩论会,走近基层党员,说服他们,简言之,拉选票。在此值得一提的是瓦莱丽·佩克雷丝在法国华人圈进行了拉票活动,因为许多华人与瓦莱丽·佩克雷丝接触甚多,不过中文拉票传单过于简单,只强调瓦莱丽·佩克雷丝亲近华人社团,没有说明其施政纲领究竟对华人有什么具体的好处,这才是政治的关键之处。

和党组织了候选人之间的四次公开电视辩论。第一场于11月8日举行,由 LCI 电视台和 RTL 电台直播,第二场于11月14日举行,由电视台BFM TV 和电台 RMC 直播,第三场于11月21日举行,由电视台CNews 和电台 Europe 1 直播,最后一场于11月30日举行,由电视台France 2 和电台 France Inter 直播。作为业余的时政论爱好者,笔者当然关注收看,可惜远远没有2016年的辩论那么引人入胜。法国资深的时政评论专家们的众口一词 :虽然表面上只有五位候选人,但人们深深感觉到有第六位影子参加,即埃里克·泽莫,他无疑是看不见的专题主持人,因为共和党的五位辩论者大谈特谈泽莫热衷的主题,移民、安全、主权和边界。五花八门的建议层层加码,犹似拍卖行的操作。辩论会俨然是一场青葱赛!谁表现突出?谁最有说服力?谁是赢家?鹿死谁手?没有显而易见的答案。

外,共和党于2021年11月20日组织了五位候选人的口头答辩会。

整体上来看,共和党本次初选活动组织得很好,有条不紊,候选人之间的辩论颇有君子风度,不像2016年的辩论时暗箭伤人,你死我活,昭然若揭,因此伤痕累累,不利于随后的团结和共处共进。

3,  两轮投票

一轮投票于2021年12月1日和2日通过电子方式举行,113 038名共和党党员参加了投票。


frc c55500782467b95a244a330a7bab38de

 


二轮投票于12月3日和4日通过电子方式举行, 115 792名共和党党员参加了投票。


frc ab6410ef932b8283f373bf3e54be3626

 


瓦莱丽·佩克雷丝 (Valérie Pécresse) 被共和党选定为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候选人。

实佩克雷丝在共和党的初选中胜出生,笔者早已闻到一些蛛丝马迹了。法国95省的漂亮小城圣佩市(Saint-Prix)的一家文化协会 Centre Social FRAT邀请武汉大学校友,巴黎七大的老师,业余画家刘君和我做一次中法文化交流专题活动,刘君女士作个人画展,我做场讲座,与法国人谈谈拙著《法国闪亮智慧》的译书理念。共和党LR的女市长席琳娜·维尔古(Céline Villecourt)于10月29日与我们一起举杯剪彩!谈笑之间,我与她谈起共和党的初选之事,她亳不隐讳地告诉我,她是佩克雷丝的支持者,而且佩克雷丝在共和党内呼声很高,当时,我还不以为是,因为媒体天天炒泽维尔·伯尔唐,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frc ca6c81d5009a39af15369c3e47af908e

 


第三节 民主直选的政治现实 :选民的自由意识与政客的野心

第一,民调中的热门人物,可与马克龙搏一搏的泽维尔·伯尔唐落马了,摔得很疼。结果出来后,法国媒体和时政评论者皆瞠目结舌,惊讶不已。的确,伯尔唐自从2021年3月12日宣布参选以来,逢人便说他是马克龙的唯一的强劲对手,他是右翼阵营的最佳选手,只有他才能打败马克龙。换言之,他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而历史上大意失荆州者比比皆是。正在这种极端良好的感觉下,伯尔唐一直坚持撇开共和党单干,他以为会像马克龙2016年一样,一呼百应,群情拥戴。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

2021年6日20日和27日的大区议会选举中,伯尔唐领衔的团体得票52,37%,成绩斐然。但是伯尔唐讨厌的洛朗·沃基尔在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领衔的团队得票55,2%,超过伯尔唐的得票率,而瓦莱丽·佩克雷丝在法兰西岛大区,法国最重要的大区再次当选为大区议会主席。相形见绌,在这种政坛力量对比之下,伯尔唐无法成为右翼理所当然的”自然领袖”。另外,支持伯尔唐者也没有蜂涌而至,钱囊鼓鼓者也无影无踪。伯尔唐眼观四方,识时务者为俊杰,或者做机会主义者都是聪明之人,于是乎,他于2021年10月11日宣布回到共和党,参加共和党组织的初选。可惜,共和党党员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共和党的党员都知晓其中的故事,认为他是一个纯粹的机会主义者。“ 伯尔唐以为我们都是傻瓜,我们不陪你伯尔唐玩!” 聪明反被聪明误!更有趣的是伯尔唐在知道自己惨败后,立即镇静起来,转身讨好瓦莱丽·佩克雷丝,估计做起了总理梦。

一堑,长一智!在政坛中从来没有死刑,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伯尔唐在被打懵之际宣布眠灭了全国性的政治野心,但是日后肯定会东山再起。

第二,名不见经传的埃里克·西约蒂因共和党党员的信仰而横空而出。西约蒂先生无疑是共和党初选中的一匹黑马,他虽然常常在媒体“咬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在第一轮投票中领先。他名列前茅无疑反映了传统右派里一部分已走近了极右的意识形态,同时传统右派里的意识形态的分歧昭然若揭。

第三,瓦莱丽·佩克雷丝实至名归。她没有偷走任何人的成果。众所周知,她是一位实干政治家。她在法兰西岛大区的根据区是她撸起袖子,脚踏实地干出来的。选民的眼睛又是雪亮的。

 


第二章   瓦莱丽·佩克雷丝其人

 

第一节 名门闺秀,聪明好学, 夫君门当户对,家庭和谐幸福

瓦莱丽·佩克雷丝出生名为瓦莱丽·安娜·埃米莉·胡(Valérie Anne Émilie Roux),于1967年7月14日在巴黎西郊的殷富的塞纳河畔讷伊市出生。她的父亲多米尼克·胡(Dominique Roux,1943年5月1日出生)绝非等闲之辈,可谓是法国政治、经济和社会中的顶级精英成功人士,游刃于政治金融权力圈,人脉广泛,无疑是瓦莱丽的得力“好爸爸”。她的爸爸大人是经济学家,经济学家俱乐部成员,胡先生也是企业家, 曾任Bolloré集团的Bolloré电讯公司总裁,1997年- 2005年任国家电信监管局(ART)的成员,2006年被前总统希拉克任命为“ 未来电视策略委员” 成员,曾任国家在国营的海外广播电视网的代表。2015年以来,瓦莱丽的爸爸任环球金融集团法国子公司执行董事会主席。


frc f1a128654002790491172428b4e4bf5d

 

瓦莱丽与父亲多米尼克·胡


莱丽的母亲是凯瑟琳·贝尔塔尼亚(Catherine Bertagna), 似乎名不经传。但外祖父路易·贝尔塔尼亚则是一位知名的精神病医生、虔诚的天主教徒和二战时勇敢的抵抗者,因为在纳粹党军占领法国期间,他秘密主持打理《基督教见证》报。另外,前总统希拉克的女儿劳伦斯得了厌食症,其主治医生就是瓦莱丽·佩克雷丝的外祖父。巴黎的权贵社会的圈子真不大。

莱丽在天主教环境上受教成人。她说自己首先是一位世俗主义者,但是在“灵魂深处”的私秘领域与宗教息息相关,不过在政治领域则不然。她欣赏教会的社会教义。

莱丽从小曾就读于很不错的私立学校 Sainte-Marie de Neuilly。 15 岁时,她曾前往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市的共产主义青年夏令营学习俄语。她在 16岁时即通过高中毕业考试(BAC),然后,她开始学习日语,并去日本东京市一边销售了摄像机和烈酒,一边练习日语。

中毕业后,瓦莱丽因学习成绩优秀得以进入凡尔赛的顶级私立学校 (Lycée privé Sainte-Geneviève,俗称Ginette,或者BJ)预科班,主攻经济和商业课程,一举考入巴黎高等商业研究学院(HEC Paris),并于 1988 年毕业。然后在巴黎第九大学上课准备考试,1990年,顺利考入国家行政学院(ENA),1991年,时任法国政府决定将国家行政学院从巴黎迁址到斯特拉斯堡市,瓦莱丽是占领巴黎学校圆形教室以抗议这一举动的学生之一。

家行政学院毕业时,瓦莱丽考试成绩排名第二名,顺利进入行政法院(Conseil d’État), 成为一名行政法官,名符其实的法国政府高级公务员。

2002年,瓦莱丽进入法美基金会青年领袖班深造。

莱丽的学业生涯只能如此形容与摡念 :聪明、好学、优秀!她迈的是学而优则仕的法兰西精英的金光大道,前途无量。

1994年 8 月 6 日,瓦莱丽与杰罗姆(Jérôme Pécresse,1967年3月17日出生,现年54岁)走入婚姻的殿堂, 成为佩克雷丝夫人。据说瓦莱丽与杰罗姆一见钟情,甚似好莱坞情感大片里的浪漫故事。八卦杂态《巴黎竞赛》周刊在2021年12日9日号披露了些许鲜为人知的细节 :杰罗姆参加一位狐朋狗友的婚礼,误认瓦莱丽为新娘子,虽然不认识佳人,但是斗胆坐在她身旁,一见钟情如火山爆发。随后闪电般成婚,他们在一起走过了三十年的风风雨雨,仍然相爱如初。


frc 03cb94770198a6a89757599859222cdc

 

瓦莱丽与夫君杰罗姆.佩克雷丝


说, 瓦莱丽与杰罗姆也是门当户对的情愫派对。杰罗姆也非等闲之辈,绝对的精英人物。杰罗姆的父亲是银行家。杰罗姆在众所周知的,座落于凡尔赛市的顶级奥西中学( lycée Hoche)就读,然后考入大名鼎鼎的综合理工学院 (l’École polytechnique),成为国家的桥梁与道路工程师,那可是法国的真正的技术类高级公务员,终生衣食不愁。

罗姆的职业生涯同样辉煌,1992就职于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Crédit Suisse First Boston-CSFB),并且是合伙人,副总裁和负责并购的董事,1998年,进入Imetal/Imerys,一家法国的跨国公司,专门从事工业矿物的加工,2002年被任命为战略与发展主管,任财务与战略部副部长; 2006年任陶瓷、耐火材料、磨料和过滤分公司总经理,2008年任执行总经理。2011年被任命为阿尔斯通可再生能源部总裁,阿尔斯通执行总裁。

莱丽与夫君杰罗姆在各奔东西,打造个人成功职业之余,生养三个孩子,Baptiste, Clément et Émilie。据说两位高智商者非常理智,商定分担家务事的清单,各司其职,不用吵架,定下家规 :每周孩子们最多只能单独度过两个晚上,换言之,不论夫妇工作多么忙,晚会多么重要,都必须推掉应酬,轮流在家看管孩子。他们完全有足够的钱雇保姆,看孩子,点外卖,但是家长的在场是不可取代的。不过,法国出生的孩子真不好管,据法媒《巴黎人》披露,2016年9月的某日,瓦莱丽的儿子被警察检查时,身藏4克大麻,立即被关进监督。末了,瓦莱丽怀疑是政治对手搞的鬼,于是投诉X, 另外,可以看出吸毒者和贩毒者也不仅仅是外国移民的孩子。

在决定意识。” 您不会再偶然来找我们的” (Vous ne viendrez plus chez nous par hasard)(法国的道达尔石油及天然气公司的广告)。

莱丽. 佩克雷丝脱颖而出,绝非偶然之事 :父亲的光环与人脉,夫君的卓越与支持,和谐的传统右派的家庭价值观……

 

第二节 从行政法院辞职,步入职政治生涯

1992年至1998年,瓦莱丽·佩克雷丝在巴黎政法学院教书,讲授宪法,这只是她的副业罢了!在她的官方简历中没用有教授称呼,因为法国的正职”教授“一职是由共和国总统签署任命的。君不知,许多中国同胞只要在法国大学代过几节课,便到处称自己是教授,恬不知耻!

1992年开始任职于行政法院。

1997年,时任总统希拉克,他1995年当选,听信于阿兰·于贝的诡计解散国民议会,进行立法选举,结果总统失去在议会已有的多数席位,被迫进入右派总统和左派政府的共治政治格局,社会党的若斯潘出任总理。

本文的主人公瓦莱丽·佩克雷丝同时收到了希拉克的团队和若斯潘的团队”勾引”信号,因为她是一个优秀的技术官僚。

1998年7月2日,瓦莱丽·佩克雷丝进入总统府,负责研究、前景和信息社会事务,2000年被任命为总统的技术顾问,一直担任到2002。君不知,在法国的政权组织系统里,总统和部长们的顾问都是公开的,在政权公报《Journal Officiel》上发表的。在华人圈流行的所谓某总统的私人顾问是假的,某些中文记者以讹传讹真是无知。

2002年,瓦莱丽·佩克雷丝迈出了成功从政的第一步,在伊夫省的第二选区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

年,瓦莱丽·佩克雷丝被认命为希拉克的人民运动联盟党(UMP)的副秘书长,随后成为发言人。

2004年,瓦莱丽·佩克雷丝当选为法兰西岛大区议会议员。

2007年5月17日,右派的萨科齐当选为总统,菲永任总理。瓦莱丽·佩克雷丝被任命为高等教育和研究部长,直至2011年6月29日,共4年1个月11天。

2011年6月29日 – 2012年5月10日,瓦莱丽·佩克雷丝任政府发言人和预算、公共财务和国家改革部长。

2010年的法国大区议会选举,在法兰西岛大区,瓦莱丽·佩克雷丝首先在党内初选中,打败了负责议会关系的国务秘书罗杰·长鲁奇,然后领衔右派团体参选,最后败北于社会党的队长让-保罗·于雄(Jean-Paul Huchon)。对佩克雷丝来说,此次选举只是决斗的开始,后会有期。

2015年,瓦莱丽·佩克雷丝力排人民运动联盟党内的各种挤压和异议,获得党内提名,领衔竞选法兰西大区议会选举,她日夜走街串巷联系群众,拉选票,便得“战士”荣称(c’est une battante !),一举打败社会党的,曾任国民议会议长的克劳德·巴托龙(Claude Bartolone),在法兰西岛大区议会获得多数席位,成为议会主席,从此,法兰西岛大区成了瓦莱丽·佩克雷丝的根据地,在法国搞政治,拥有自己的地盘,根据地和忠诚不谕的选民是王道。

2015年,瓦莱丽·佩克雷丝当选为大区议会主席后,毅然辞去了行政法院的金饭碗职务,离开了高级公务员队伍,11月4月,她被公务员系统正式去名。瓦莱丽·佩克雷丝慷慨激昂地宣布她反对脚踏两只船,累积公职,特别是在大区一级100%的累积职务的行为。当然瓦莱丽·佩克雷丝敢辞职,不怕以后当选不成功没饭吃,是因为她有一个富裕的家底和夫君的丰厚收入做后盾。

2018年11月28日,瓦莱丽·佩克雷丝当选为大巴黎建设委员会主席(Grand Paris Aménagement)。

2021年法国大区议会选举,瓦莱丽·佩克雷丝再次领衔团队在法兰西岛大区竞选,打败左派和极右团体,获得法兰西岛议会多数席位,2021年7月2日,当选为大区议会主席。

2017年,瓦莱丽·佩克雷丝创立自己的小党“走向自由”(Soyons libres)。

2021年7月,瓦莱丽·佩克雷丝宣布参加右派可能的初选总统大选候选人的活动。2021年12日4日,她成为共和党党员通过投票方式选定的右派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

是人走出来!鲁迅在《故乡》中写道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佩克雷丝应该深明其理。

第三节 佩克雷丝的个人观点与政治理念

在经济方面,瓦莱丽·佩克雷丝女士崇尚自由经济模式。2021年8月宣称她的经济信念三分之二是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另外三分之一是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

关于欧盟,瓦莱丽·佩克雷丝支持欧盟,主张建立一个“强大的”欧盟,反对欧盟法凌驾于成员国的国家法律之上。

关于伊斯兰教,瓦莱丽·佩克雷丝谴责街头祈祷,主张与伊斯兰教订立协约。

关于同性恋结婚,瓦莱丽·佩克雷丝反对法国同性婚姻法案,她在 2012 年至 2013 年期间参加了各种反对同性婚姻和同父母关系的示威活动,特别由人人游行( La Manif Pour tous)组织的巨大示威游行。当时,她建议如果法律获得通过,她掌权后,会解散同性恋伴侣的婚姻。

是,2017年,瓦莱丽·佩克雷丝改变了看法,宣称如果右派重新掌权,永远不可能废除同性恋婚姻法,因为从人道上讲,是不可想象之事。

克雷丝夫人于2016年当选法兰西大区议会主席之后,任命反同性恋的卡罗琳·卡曼特朗女士为大区家庭与社会行动委员会主任。

关于移民,瓦莱丽·佩克雷丝主张对法国的移民问题采取更严格的方法,将其视为“重大社会挑战”。 尤其是建议引入最高年度移民上限和更严格的居留许可签发条件,例如拥有“充足的资源”(将现有的标准额增加25%)、“精通法语”和“尊重世俗主义和共和国的价值观”。 最后,她希望将在法国居住不到五年的人排除在社会援助计划之外。


第三章 瓦莱丽·佩克雷丝的施政纲领

 

克雷丝提出的施政纲领与其个人观点和政治信念保持一致。她制定了一套完整的,一致性的施政纲领。毋庸置疑,在日后的竞选大会中,她会一方面完善其施政纲领,另一方会提出新的治国之策。不断加码是竞选运动中的常态,是否能够实施先不管,等当选总统之后再议。反正都是空头支票。

第一节 经济领域 :提高劳动的价值

  • 将净收入低于 3,000 欧元的法国人的净工资提高 10%。财金来源是靠结束“35 小时工作制”后带来的产值,另加裁减公务员方面提供资金。
  • 将净工资提高10%,直到是时下最低工资(Smic)的2.2倍。
  • 2022年开春重启养老金改革:65岁开始退休,工作一辈子“至少有一份相当于最低工资的养老金。
  • 增加遗属养老金,退休后可以兼职。
  • 增加六个月后失业救济金的递减制
  • 第一线工作人员享有优先住房的权利
  • 裁掉20万个公务员岗位,但在保护安全、教育和医护领域增设五万个岗位。
  • 成立雷厉风行

     

    的“斧头委员会”来实施行政简化。

  • 废除每周工作 35 小时制。

第二节 移民政策

克雷丝夫人希望向议会提交“两部宪法性法律,这些法律将提交全民公决以阻止不受控制的移民”。

  • 议会投票决定的年度移民配额。
  • 对不收回被驱逐的侨民的国家,法国将停发签证,强化包机驱逐移民行为。
  • 在驻外大使馆提交庇护申请
  • 移民在法国居住五年后才能享受社会福利。
  • 加强申请家庭团聚的限制条件。

第三节 法国社会世俗性与移民的融入

  • 公务员宣誓“尊重世俗性”,若激进化可以被解雇。
  • 激进的恐怖分子”刑满后继续被监禁。
  • 禁止被迫佩戴面纱,禁止学生陪伴者佩戴面纱。
  • 每个小区最多拥有30% 的社会住房。

第四节 社会安全与司法

  • 投资50 亿欧元用于装备警察,每年投资 90 亿用于法院。
  • 武装市政警察
  • 对于日常生活中的犯罪行为,审判必须在六个月内完成,对家庭暴力行为,必须15天内判决。
  • 建设20 000个监狱床位,开设封闭的短期监禁中心。
  • 从工资中扣除“未付罚款”
  • 刑事成年从16岁开始。
  • 在72个共和重新征服区犯下的某些罪行视为“情节严重”,重判。
  • 公共交通中装备人脸识别系统。

第五节 气候与能源

  • 在欧盟边境设碳税
  • 打造”2050年”碳中和目标, 从2040年开无新热能汽车。
  • 建设6个欧洲加压核反应堆(EPR)
  • 设立禁止安装风力发电机组的区域

第六节 学校

  • 在小学里增加两小时法语课和一小时的数学课。
  • 6 年级入学考试,如果不及格,则入“进修班”补课。
  • 组织退休教师创建“国家教育储备”队。
  •  加强小学中学和大学的自主权。
  • 教师职业升级,起诉对老师蔑视或侵略等所有的不法行为。

第七节 家庭、健康与文化

  • – 设900欧元”的生育奖金,从第一个孩子开始每年皆发。
  • – 增加家庭津贴额。
  • – 单亲父母抚养费免税。
  • – 每六年向后代免税捐赠。
  • – 医院招聘25000名护理人员。
  • – 残疾成人津贴与婚姻脱钩。
  • – 创设全法英雄日。

分析与预测

和党推出瓦莱丽·佩克雷丝作为总统大选候选人。此举对于共和党来说利大于蔽,也许瓦莱丽·佩克雷丝是共和党的最佳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的身世与传统右派的保守形象珠联璧合,而且瓦莱丽·佩克雷丝是一位女性,其才能和脚踏实地做事风范有目共睹,没有疑点。

何评估瓦莱丽·佩克雷丝和她的当选机会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因为许多的动态因素难以捕捉,故在此主动放弃使用业余时政评论家的风控标识(一猛减30公斤,二戒烟,三终身食素)。

过,我们至少可以归纳几点如下 :

第一,众所周知,总统选举就是一种比较活动,既如此,我们首先来个同类项相比。抛开政治观点和价值判断,作为一位女性候选人,与2007年进入第二轮总统大选投票的塞格伦娜·罗娅尔(Ségolène Royal)夫人相比,瓦莱丽·佩克雷丝的可信度(crédibilité)不可同日而语。罗娅尔夫人飘逸,沉迷于展示女性政治家特有的形象魅力,忽略务实和实干才能,哪怕掌舵之术至关重要,瓦莱丽·佩克雷丝精明强干,对国家的事很熟悉,貌似拥有治国之才。

第二,2022年总统大选,至少有三位巾帼英雄受人关注,极右派的玛琳琳·勒庞,左翼社会党的安娜·伊达尔戈,传统右派的瓦莱丽·佩克雷丝。若法国会出现一个女总统的话,最大的可能性是瓦莱丽·佩克雷丝,而非另外两位女性。

第三,瓦莱丽·佩克雷丝是否能够杀出第一轮投票的重围,入围第二轮投票?这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分蛋糕的问题。瓦莱丽·佩克雷丝定标在法国政治棋盘上的右,即传统右派,旁敲侧击中间派和极右派。在这块有极右派,右派与中间派的地盘上只有一大蛋糕,而分食蛋糕者至少有三位猛将,第一位是极右的玛琳娜·勒庞,但她也有一些极左的选民,第二位是本次竞选中的黑马极右派泽莫,但他也在传统右派和左派主权主义中有一定的市场。泽莫、玛琳娜和瓦莱丽·佩克雷丝,谁能胜出,到今天为止是一个未知数。

史上有最好的范例:1995年的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出乎意料:希拉克得票20,84%,若斯潘得票23,30%,巴拉杜尔得票18,58%,让-马里-勒庞得票15%。君不知,当时媒体和民调的“红人”是巴拉杜尔。

2002年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结果更如晴天霹雳一般,希拉克得票19,88%,让-马里-勒维得票16,86%,而若斯潘只得16,18%,后者羞愧难却,退出政治舞台。

许2022年4月10日的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后,许多人扼腕叹息,因为玛琳娜,泽莫和瓦莱丽·佩克雷丝得票率咬得实在太紧,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第四,若瓦莱丽·佩克雷丝入围第二轮总统大选投票的话,面对的是现任总统马克龙的话,其胜数还有待投票箱的结果出来说话,一切的一切扑朔迷离。从纯粹的选举社会学上讲,瓦莱丽·佩克雷丝的选民绝大多数是右翼的保守派,而马克龙虽然实施的主要是中右性的政策,但是他毕竟来自左派社会党,灵魂深处也有”社会纤维”,因此,左派选民投票给马克龙的人数远远超过投给瓦莱丽·佩克雷丝的人数。瓦莱丽·佩克雷丝的个人观点和施政纲领很难获得一些左翼选民的青睐。

第五,西谚曰 :一燕不能成春(Une hirondelle a fait le printemps)。根据12月7日星期二公布的BFMTV / L’Express的Elabe民意调查,刚刚被共和党大会提命的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丝, 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上升到20%的投票意向,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为23%。如果这两位候选人之间进行第二轮投票,即将离任的总统将以48%的微弱优势落败,而瓦莱丽·佩克雷丝则为52%。

个昙花一现的民调对共和党,瓦莱丽·佩克雷丝本人及其支持者无疑是第一声春雷,对其他窥视总统宝座者则是晴天霹雳。

“ 统计分析与超短裙一样: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政治民意测验同出一辙!总而言之,民意测验也许与中国的迷信一样,不可不信,不可全信。”(朱元发《五月爱丽舍宫》,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2017年)。

国的总统大选运动是比信念、比毅力,比初心的长征。选民就是略带”水性扬花”的大家闺秀,她们只有在投票箱前首肯后,才真正托付五年的光阴和命运。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女中)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frc 98f8b910c938a0b723f7a9fc9e3c248b

 


frc fba8c1e5aaa075b068f67dda6de746dd

 


frc 65108f7669f6f0042762449eeb34fe5f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www.3ren.fr)“,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