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毛装”引入了法国政界?

 

昨天(2022123),曾经为时任法国左派社会党政府文化部长的雅克朗(Jack LANG)定身制作毛领上装,使毛装破天荒地闯入法国国民议会半圆形会场(hémicycle)的杰出设计师梯埃利缪格莱尔(Thierry MUGLER)在巴黎逝世,享年七十三岁……

 

与知识界和时装界把毛装和切格瓦拉的贝雷帽(béret du Che)一样当作抗议者的着装符号(dress-code)”欣然接受的情况不同,法国政坛对毛装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距离….

 

毛装当年在法国政坛登堂入室,除了雅克朗的勇敢之外,设计师梯埃利缪格莱尔自然也是功不可没……

 

 

frc 2d192ffffe97ac8ff9e7d27bf068ed45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说起毛装,法国人更喜欢,或更习惯于说毛领(Col Mao)”装。

 

当然,在中国更确切的叫法是中山装。因为知道孙中山的法国人相对不多,而穿着中山装领导中国的(泽东)”却给法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很久以来,毛装在法国已成为一种习惯说法,一般人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frc 4e14cd42f6f50487494a1024e1506d94

 

 

应该说,毛装是和中国文革一起被引入法国,并一度成为法国流行的时尚的。

 

据有人考证,最早一件毛装是在远洋货轮船长多特莱斯姆(DAUTRESME)家族于1968年开张的一家法国东方与中国公司(CFOC)”的店铺里出售的。那是一件从法国土伦旧货市场收来的靛蓝色旧毛装工作服。

 

那是一个巴黎拉丁区法国文革方兴未艾的年代。人们致力于抗议和抛弃一切,甚至都想摆脱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秩序﹑成功或社会地位的西装革履

 

毛装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引入法国的。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毛装在巴黎一上便受到民间的青睐:除了衣服本身朴素和易于工作时穿着的特性之外,来自当年法国左派年轻人羡慕不已的文化大革命故乡中国的毛装所承载的象征性意义,决定了它在那个年代非受欢迎不可的宠幸命运……

 

 

frc 64c4c9e3e82b40ecdd43cc412f42c0d8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当毛装在巴黎圣日尔曼德普莱(Saint-Germain-des-Prés)街区一亮相,就被既讲究实用,又喜欢时髦的画家凯撒(César)如获至宝地接纳;在1967年拍摄记录片《中国女人》(La Chinoise)时就已使用过毛装的新浪潮电影导演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自然不甘落后,从此也常常披着毛装出没于巴黎街头或拍摄现场;

 

当年已在巴黎时尚界声名斐然的皮埃尔卡丹(Pierre CARDIN)﹑艾马纽埃尔恩加罗(Emmanuel UNGARO) ﹑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坎佐(KENZO)﹑阿妮艾思(Agnès B.)等设计师则更是用尽想象力,不仅使毛装一步登天,一下从中国的水稻田(rizières)”田埂跳到了巴黎宫殿级(palace)”豪华酒店里茨(Ritz)”的时装“T”台上,而且还演绎成了适合各类品牌和钱包的大众消费品;

 

至于龟缩在拉丁区的毛派知识分子们,则更是把毛装毛像小红书(Petit livre rouge)”(毛语录)一起当成了必不可少的时髦宠物”……

 

总之,毛装很快风行法国,获得普通法国人的接纳和喜爱。

 

但是,毛装的流传也深深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由于不少法国人认为,“毛”的政策曾导致了大量中国人受害致死,是20世纪全世界最惨绝人寰的政策之一,所以,也有人把“毛装”看作是某种专制统治的象征,如同希特勒的胡子一样的令人反感,并予以断然拒绝。(注:此段因未能通过微信公号审查,不得不在微信版中删除……)

 

与知识界和时装界把毛装和切格瓦拉的贝雷帽(béret du Che)一样当作抗议者的着装符号(dress-code)”欣然接受的情况不同,法国政坛对毛装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距离。

 

 

frc 6a49fef9141d5f9103673d0c37d315c9

 

 

那么,毛装当年是如何被引入法国政坛的?而且这又是谁的功劳呢?

 

法国国民议会(Assemblée Nationale)是法国政治权力中心之一,是一个政治家聚集的地方,当然也是法国政坛最具象征性的一个场所。

 

长期以来,法国国民议会议员们的权力和威严除了反映在他们制订通过的一部部让普通民众肃然起敬﹑生畏的法律之外,也体现在他们穿戴的服饰之上:议员进入国民议会所在的波旁宫(Palais de Bourbon)时,必须穿西装,佩领带。

 

虽然国民议会内部运作条例对议员的着装规定很简单,只是要求衣冠端正”(Tenue correcte exigée)而已,并无硬性规定哪些服装可穿,哪些衣服被禁。然而,自从议会存在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议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打破这一规矩或习俗,穿奇装异服出入这庄严的国民议会圣地。

 

 

frc 61ad05a91e9812000b1a6937bb9bcf93

 

然而,1985417日早上,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时任法国左派社会党政府文化部长的雅克朗(Jack LANG)身着一件由设计师梯埃利缪格莱尔(Thierry MUGLER)设计制作的毛领上装走进了国民议会半圆形会场(hémicycle) !

 

雅克朗的这身奇装异服使会场里那些虽然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但却都有点昏昏欲睡的议员们顿时眼睛一亮,顷刻间都醒了过来,许多议员仿佛受到冒犯似地大喊“Scandale/太不象话啦!

 

面对右派议员们的激烈反应,雅克朗毫不示弱,镇静从容地回应:他有权爱怎么穿着打扮就这么穿着打扮

 

一时间,一场口水战迅速展开。风度翩翩的文化部长成了大多数右派议员的众矢之的,半圆形会场因这一毛装入侵而几乎吵翻了天!

 

据说,那天当雅克朗穿着毛装刚到国民议会大门口时,一位身着燕尾服的议会庶务员(huissier)看到雅克朗的这身打扮,大惊失色,大喊来人,让拿东西来遮住雅克朗的上身以便不让议员们看到这身在他眼里肯定惨不忍睹毛装”…… !

 

这一轶闻今天看来令人捧腹,但确实是对当年法国政界保守和开放势力之间较量情形的一种非常形象的注解;

 

同时,它也告诉人们:原来,雅克朗不仅仅是音乐节文化遗产日等家喻户晓的法国文化节庆的开山鼻祖,而且还曾为毛装首次进入国民议会立下过汗马功劳

 

今天,离当年雅克朗穿毛装勇闯国民议会已有足足30多年。

 

时过境迁。即便是在法国政界,毛装也早已不再是洪水猛兽。不仅如此,曾一度被中国政界领导人冷落毛装似乎还在上一届法国总统大选时大受几位候选人的青睐,曾流传过不少候选人马克龙着“毛装”的图片,甚至还因此引出过马克龙到底是不是“毛派”的讨论……

 

 

frc d176f50bd5b2083df2af22786f7df64f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8e8c191250be802780bd8ecc25ae955e

frc 969e72ccfc842cebde1518a412a14997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